第101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林月兰这样说,萧景玉根本就无所谓,脸上带着嘲弄的笑意,她质问道,“哈哈,林月兰,这恐怕是你拒绝本公主嫁入将军府的借口吧?”

随即语气一转,抬头挺胸,很是傲然的说道,“这就不需要固国公主你的事了。以后,咱们就是共侍一夫了。大将军,以后,请多多指教!”

不管林月兰答应不答应,龙宴王朝皇帝已经拒绝了乌云国一次求娶,却绝不能再拒绝她的婚事了。

所以,她嫁给蒋振南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宇文珑焱听着萧景玉直接自已自做主张,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的目光微微扫向林月兰和蒋振南,瞧着他们态度,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萧景玉放在心上,这心微微放了下来。

说实在的,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不是乌云国立马攻打过来,也不是哪个皇子皇孙会突然谋权篡位,而是林月兰突然间翻脸,撒手不干。

为何?

当然是因为,他把成为千古明君,创造一个太平盛世,这种丰功伟业希望放在林月兰和蒋振南身上去了。

在桃源村那段时间,他心里很清楚,林月兰绝不可能就这些本事,她肯定还有大本事没有放出来,不然,她也不会把他的邀求应爽下来。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对林月兰这个义女,只要他心清楚自已在做什么就好。

现在他们两人自已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他也不会去阻止。

不过,他心里也很是疑惑,兰丫头就这么轻易的让萧景玉嫁过去?

不管萧景玉能不能嫁进镇国将军府,可他的圣旨一下,那么萧景玉就挂上了蒋振南平妻的名号,这丫头肯吗?

宇文珑焱很是狐疑起来。

“话别说的这么早,玲珑公主!”就在这时,林月兰说道,“你现在还不是我男人的平妻,请别以平妻身份,对向本公主和我男人!”林月兰很是霸道的说道。

萧景玉无论何时,听着林月兰的话,都会被气得脸色铁青,可是每一次又都被林月兰犀利的言辞,再一次气得铁青,周而复始。

不过,这一次没有等她向萧景睿投去求救的眼神,萧景睿就主动帮她了。

说起来,也不是在帮,而只是因为他有自已的考量和打算。

萧景睿看向宇文珑焱,冷戾中隐隐带着一种威胁,他直接说道,“那就请陛下下旨,让龙宴王朝与我乌云国结为秦晋之好!之前,本皇子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三十年内,乌云国与龙宴国成为友好邦交,互不侵犯!

他必须先上萧景玉名正言顺!

萧景玉眼神登时一亮,神情乍然有些激动起来。

对于一眼看中的蒋大将军,萧景玉自是喜欢的。

女人,对于嫁给自已喜欢的人,当然是幸福了。

听着萧景睿说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刹时,让在场的朝臣们一阵激动。

这可真是在大好事啊。

有这三十年,龙宴国不被乌云国频繁骚扰,那他们龙宴国在这三十年里,不断可以调养生息,百姓们也可以免除被战乱骚乱及恐怖,可以安平的过日子。

但同时,却又有一种顾忌。

就如他们之前所想的那样,乌云国公主可以嫁给龙宴王朝的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是陛下,可以是太子,但绝不能是蒋振南。

万一,蒋振南手中的兵马分布图被他们偷去了,可怎么办?

一时之间,群臣都在踌躇,不知要该如何选择?

但瞧着萧景睿那强硬的模样,他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必须答应了。

群臣们眼神立即灼灼的看向宇文珑焱,不知陛下会有怎样的定夺?

“用不着这么着急,”就在这时,林月兰又说话了。

萧景玉听到林月兰的声音,就如听到了魔音一般,真是又恨又惊又怕。

“你到底要怎样?”萧景睿神色冷清的说道,“要知道,你已经拒绝了本皇子求娶,那就不可能再拒绝本皇子皇妹嫁与蒋大将军!再说了,本皇妹嫁给蒋大将军还只是一个平妻而已,并不会威胁到你正夫人的位置!”

萧景睿根本就无视林月兰所说,她的男人只有她一个女人,一生一世一双的话。

林月兰冷笑着看向萧景玉说道,“玲珑公主,不知你可否听说过,蒋振南孤独煞星,克亲克妻一说?”

萧景玉闻言脸色一白。

她来龙宴国皇都城第一天,就对城楼上的蒋振南一见钟情,自然的就会着人去打听他的事。

可打听下来,就知道,在半年以前,这蒋振南是带着一张银色面具。

蒋振南带着银色面具,她早就听说过,而且因为这张面具,蒋振南在他们乌云国还有一个名号:银面修罗!

因为,在战场上的蒋振南就如地狱修罗一般,不断的收割着他们国家士兵的性命。

对于,蒋振南带上面具一说,乌云国与龙宴国一样的猜测,有说蒋振南带上面具,是因为长得过于女气阴柔,要带上面具才会显得自已更有威严和气势;也有人说,这蒋振南是因为容貌被毁,成了一个丑八怪,无脸见人,所以,必须要带上面具遮丑;也同样有人说,蒋振南长相过于俊美,才会带带着面具上战场的等等……

但不管是哪一种,她确实对于摘下面具,俊朗刚毅的蒋振南是一见钟情。

可是,她打听来的结果是,这蒋振南是还没有成亲,但却已经有了未婚妻。

而他之前一直没有成亲,是因为他有个煞星命格,一出生就克死了母亲,他还会克妻,再加上在战场上杀人无数,身上的血腥煞气,分外骇人,根本没有哪个女人,哪个家族的女儿愿意嫁给他。

即使在三年前,龙宴国陛下将他的九女儿指给蒋振南,结果这个九公主一哭二闹三上吊,让蒋振南直接拒绝了这门婚事。

可让人很有趣味性的则是,三年后,这个九公主宇文灵竟然如她一般,对这蒋振南一见钟情,非他不嫁,为此,还不惜对蒋振南下药,只是,没有成功。

前段时间,京城爆发出一股流言,说这宇文灵被人破了身,而且破身之人,不是一人,是四人!

听到这种流言,她还嗤笑了一翻呢。

堂堂一个皇家公主,竟然落入到这种下场,真是没用!

想到宇文灵的流言,萧景玉的脸色猛然一变!

这宇文灵有这样的下场,完全是因为喜欢蒋振南导致的后果。

这过程有没有蒋振南和林月兰参与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事是因为宇文灵喜欢蒋振南导致的结果。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节操没有了,却已经没有罪魁祸首了,就是想要出气泄愤都不能了。

想到这,萧景玉蓦然有些害怕和恐惧了。

如果蒋振南真是个克妻命,即使她再喜欢他,她也不可能嫁给他。

因为比起嫁给蒋振南来说,还是命重要!

萧景玉惨白着脸,看向萧景睿,带着些恐惧的说道,“二皇兄,我不要嫁给蒋振南,我不要嫁给她!”

她这话一出,刹时间,就受到很多人的鄙视。

明明之前,还之前还喜欢蒋大将军,嚷嚷着要嫁给大将军,就因为的固国公主这么一说煞星之命,就说不嫁了!

真是丢脸!

不过,说来,凡是听到蒋大将军孤独煞星命的女人,都不愿意嫁给大将军,当然除了固国公主和九公主之外,否则,蒋振南的后院,早就应该妻妾成群了。

乌云国虽也觉得丢脸,但是,如果蒋振南真是个煞星克妻命的话,让六公主嫁给他,不要连镇国大将军的大门都没有进去,就一命呜呼了,那对他们来说,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根本就划不来啊。

所以,为保险起见,他们认为把六公主嫁给龙宴国任何一个王公贵族,都应该比嫁给蒋振南更有利。

只是,这事是他们二殿下……

乌云国使团众人都一致看向萧景睿,想要看他的决定。

萧景睿却眼神一冷,目光锐利的射向萧景玉,很是威严的厉声说道,“这事由不得你嫁不嫁!”

这是说,她嫁给蒋振南是嫁定了。

实际上,这萧景睿一点都不相信蒋振南克妻一说,如果蒋振南真会克妻,那么,他这么爱林月兰,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时之爱,而让林月兰失去性命?

再说了,蒋振南真会克妻,林月兰同现在又怎么会好好的坐在他旁边呢?

所以,对于那些传言,他本人就是嗤之以鼻!

因此,他绝不会让那样一个不实的传言,而错杀眼线安插到蒋振南身边的机会。

萧景玉似乎早到这样的结果。

她这位二皇子所决定的事,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挡!

而且,这人很绝情,绝起情来,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动摇他的那颗冷酷之心。

方才虽大喊着不嫁,实际上就是带着一点点希望的,希望她还有些作用,换个人跟她联姻!

现在听到萧景睿的话,萧景玉的眼神立马暗淡起来,整个人看着都萧条颓废,失去了生气一般。

只是萧景睿却没有一点心疼之意。

他说道,“不管大将军有着什么样的流言名声,本皇子都愿意将皇妹嫁给大将军,让大将军坐享齐人之福,大将军,你认为如何?要知道,不管是固国公主,还是我皇妹,可都是人间绝色啊,一般男人,可真没有这个命!”

确实,无论是林月兰,还是萧景玉,这容貌都堪称天下绝色,虽说萧景玉比起林月兰来说逊色几分,可好歹人家是乌云国第一美人啊!

蒋振南直接冷哼几声道,“拖了殿下你的洪福!”他心里可是只有月儿一个,至于其他女人,哼,他根本就不需要。

只是这一次这个萧景玉,蒋振南瞧了瞧微微掐在自已臂弯的小手,及那张白净小脸上的激动与兴奋,他冷酷的脸庞顿时有些无奈了。

硬加女人到他身边,就这么好玩吗?

没错,很是了解林月兰的蒋振南,很确定林月兰这是拿着萧景玉在玩。

萧景睿听着蒋振南没有拒绝,嘴角一弯,很明显有着嘲讽,他看向林月兰,阴冷的笑说道,“公主,你不是说你的男人只许你一个女人吗?瞧,这大将军打算享受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蒋大将军都没有拒绝,难道你就这样甘心?”

众人,“……”

挑拨要不要这么明显啊!

不过,对于蒋大将军没有拒绝萧景睿,也是让他们一阵疑惑,难不成,他真打算享受齐人之福不成?

只是,大将军愿意,那固国公主呢?

问题又似乎反回去了啊。

林月兰听罢,嗤笑的了几声道,“二皇子,你是不是太过多管闲事了啊?不管我男人有几个女人,似乎那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又何必多嘴呢?”

众人,“……”这固国公主真是太过妄为了吧?

萧景睿,“……”一脸黑!

“再说了,你说让这位玲珑公主嫁进将军府,就嫁进来啊?”林月兰接着说道,“那也要看看这位玲珑公主的命会有多硬了!”后一句,听者明显有着淡淡的嘲弄和威胁。

众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真的好吗?

萧景睿咬牙切齿的说道,“公主,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些外国使团的安危,全部由你们龙宴王朝来负责吗?”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有一点闪失,就是龙宴国的责任。

这样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引发两国战争。

所以,如果他们对萧景玉有任何动作,那就是对乌云国的挑衅。

林月兰却点头,说道,“本公主知道啊!不过,龙宴国要保证的是外人作用之下的人身安全,比如被人下毒刺杀等,但如果本人自己导致的意外,你们倒让龙宴军兵如何去保护?”

什么叫做本人自己导致的意外?原谅他们真的听不懂!

“公主,你这话是何意?”郭公爵代表众人这疑问提了出来。

林月兰淡淡的笑着回答,“所谓的本人自己导致的意外,就是自已没有注意,把自已给作死了。比如,吃饭把自已给噎死了,自已走路不心把自已摔死了等等,你们认为这些是人为可以保护的了的吗?”

众人,“……”不能。

随即,反应过来,固国公主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求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