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一粒瓜子引发血案!/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说道,“吃饭把自已给噎死,走个路把自已摔死等等,二皇子,你认为这些会是我朝的保护不力的责任吗?”

萧景睿眼睛微眯,看着林月兰那神采飞扬的表情,若有所思。

只是,林月兰话虽是这样说,但是一个人把自已作死的可能机会,会不会太小了?

这个林月兰又凭什么,能让这些自已导致的意外而发生意外呢?

林月兰又补充的说道,“毕竟,在整个龙宴国,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就是镇国大将军蒋振南可是天孤煞星,克亲克妻呐!所以,发生这些这个导致的意外,不是很正常的吗?”

听着林月兰所说,萧景玉越听越是害怕!

整张脸,看着青了紫,紫了白,最后变成一片灰败,瞧着整个人都是处在惊恐不安之中。

如果蒋振南真是天定孤独煞星,那么喜欢他的她,肯定会如林月兰所说,可能会发生各种意外,好一点的,可能活着,但却不可能是完整的活着,最为糟糕的情况,真有可能吃个饭,就会把自已给噎死的。

她不要就这样每天在惶恐不安中过着日子,她更不要就这样无生无息,这般没有出息的就死去了。

萧景玉想到这,转过头,一脸惨白的对向萧景睿,两只手措不及防的抓着萧景睿的胳膊,哀求的说道,“二皇兄,我不要嫁给蒋振南,我不要嫁给蒋振南,二皇兄,求求你了,以后,你让皇妹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众人,“……”

好丢脸!

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了。

任谁知道,自已可能随时会把自己作死,都可能惶恐不安吧。

萧景睿锐利的眼神,狠戾的盯了一下萧景玉,让萧景玉整个人都颤抖哆嗦起来,双手也不自觉得放开了,只是整个人看着就是呆呆的。

萧景睿冷笑着问道,“公主,如果真你所言,蒋大将军是天煞孤星,那么,为何他的父亲还好好的,他们蒋氏一族还好好的,更重要的是,你作为他的未婚妻,也是好好的呢?”

这些被指出来的事实,当初宇文灵也同样的对她母妃说过,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蒋振南克亲克妻一说,一意孤行喜欢蒋振南,想要嫁给蒋振南。

现在,这话又从另一人口中指出,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指出。

他所说确实是事实。

一时之间,在场的众人似乎都在思量。

林月兰笑着道,“既然二皇子如此不信,那你大可以让玲珑公主嫁进军府!不过,”她意味不明的说道,“她出任何意外,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

听着林月兰这句很具有威胁的话,萧景睿轻皱了一下眉头。

他的心里有一种直觉,如果他真的想要强硬,把萧景玉嫁进将军府,很有可能真会发生她所说的那种自身导致的意外。

到时,他就是想要找龙宴王朝的麻烦,也不太可能。

所以,到底要不要嫁进镇国将军府,又值不值让萧景玉嫁给蒋振南。

以萧景玉的姿色和才华,她可会是在龙宴国很好的棋子,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要想光明正大的插人,那就很难了。

只是,就这样让他放弃这个机会,他又很不甘心。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有所决定的说道,“陛下,请下旨吧!”

刹时间,萧景玉整个人都瘫住在地上。

此刻的林月兰并没有阻止,不过,精锐的眼神之中,有着晦暗不明的神色。

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闯地狱,她要成全他不是。

宇文珑焱看向林月兰,用眼神在询问。

林月兰笑着道,“既然如此,陛下,您就下旨吧!毕竟,这位二皇子不听劝,那么这玲珑公主自身有任何意外,也不关咱们的事,是吧?”

听着林月兰朱的话后,宇文珑焱暗暗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作为皇帝,让一个小丫头决定两国邦交之事,确实有些损他一国之君的威严。

在众人的眼里,他这个皇帝似乎对林月兰放纵过了头,任凭这丫头自作主张。

然而,也只有他心里很清楚。

因为,他太了解这丫头了。

就算他不放任这丫头自作主张,这丫头也不会对威胁她之事,有任何妥协的,即使使用权利去逼迫,大不了,这丫头可能会来个鱼死网破。

所以,与他当初跟林月兰的交易评估了一下,他选择了对他,对龙宴国最为有利的方式。

宇文珑焱想到这,笑了笑说道,“好吧!”

虽不知道这丫头有什么办法,让这个玲珑公主“自身导致自已意外”,但能借此机会,除去一枚明钉子,也是很好的。

毕竟,就像这丫头所说,这些使团既然来到我龙宴国交流,那么我龙宴国就有这个责任,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可这些安全,却不包括,因自身原因而导致的意外,比如吃饭把自已噎死,这种意外可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不是吗?

最后,宇文珑焱下旨,让乌云国玲珑公主萧景玉嫁与我朝镇国大将军蒋振南为平妻,三日后,举办成婚仪式!

只是,这三天内,按着龙宴朝的习俗,新娘和新郎在这三天之内,是不能见面,否则,很不吉利,一生都不会幸福。

乌云国虽没有这样的习俗,但是入乡随俗。

萧景睿只是轻微皱了下眉头,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其它国家使团,看着乌云国和龙宴国结盟,虽有不满,但也大都没有吭声。

本来,乌龙国的萧赫天和萧赫水来此的真正目的,就是阻止乌云国和龙宴国结为秦晋之好,联手吞并乌龙国。

乌云国虽对龙宴国同样虎视眈眈,但在利益跟前,同样的可以化敌为友,两国联手,瓜分乌龙国!

可是现在,他们却眼睁睁的看着乌云国和龙宴国结为秦晋之好!

本来,他们是打算阻止的,毕竟,以萧景玉姿色,或许真能让蛊惑蒋振南,让蒋振南为她所用,这样一来,就算龙宴国危险,他乌龙国同样的危险。

可看到后面,从萧景玉的恨嫁,到后面拒绝这样反转性的一慕,真是让他们瞠目结舌。

最为主要的是,到了最后,这个固国公主林月兰,竟然没有阻止。

这让他们意外。

因为,从一开始,林月兰就说了她的男人,只能有她一个女人。

可她竟然没有再阻止了。

这让他们分外好奇了。

难不成,这萧景玉在嫁入将军府之前,会被自已噎死。

听着就感觉不可思议啊!

所以,暂时萧赫天和萧赫水都没有出手阻止。

他们就是想要瞧一瞧,这萧景玉是不是真会把自已给噎死,摔死……

如果,萧景玉真顺利嫁入将军府,他们后面再作计划!

京城内,有两大消息。

一是,他们圣上把自已最为宠爱的九公主宇文灵嫁去阿朵柴国当王子妃去了。

二是,乌云国的玲珑公主萧景玉三天后,就要嫁给他们的大将军蒋振南为平妻。

一时之间,众人对于这两起和亲事件津津乐道。

对于,他们普通百姓来说,不管谁和谁成亲,都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只要和平安居乐业的生活。

不过,对于九公主去阿朵柴国和亲,乌云国公主嫁给他们大将军,这事,还是让他们好奇和疑惑的。

九公主竟然去和亲了,而克妻天定煞星的大将军,这艳福一个又有一个啊,前有我朝的固国公主,后有乌云国的玲珑公主,在她们之中间时,还同样有个九公主。

说来,可都是公主啊!

只是,固国公主还没有过门,她愿意让大将军的平妻先入门吗?

这事别说放在王公贵族身上,就算放在他们这些一般百姓的门户之中的女人,都不愿意吧。

当然了,乌云国公主嫁与我朝大将军,虽说是和亲,但也算是下嫁,只要是两国保持和平,就算在大将军再多娶几个公主,他们也没有意见。

不过,也有人可怜固国公主了。

自已都还没有过门,竟然让别的女人先过门,这简直是再狠狠打她脸吧。

或许是从农家女一跃成为固国公主的吧,没有后台,没有靠山,被人这样欺负,也无法回击回去,也只能忍受着委屈,暗暗吃下这个大亏了。

三天之后,就要嫁进镇国将军府了。

回到驿馆的萧景玉,整个人都处在懵白失魂落魄的状态,还变成了时刻疑神疑鬼,不敢随便吃东西,不敢一个走路。

不过,萧景睿也吩咐下人注意一下人萧景玉自身安全。

自从听了林月兰的话后,心里总感觉有一股不安,仿佛会被林月兰说中一般。

他必须保证这三天内,萧景玉顺利的嫁进蒋振南将军府中。

只要萧景玉嫁给了蒋振南,不管萧景玉会不会发生意外,她总算在蒋振南身边占据了一个名份,隔应了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时间久了,即使萧景玉真被蒋振南克死了,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就可能不是隔应,而是隔阂了,他们肯定会渐渐生出嫌疑的。

毕竟,这固国公主眼里可是容不下一粒沙子,更何况萧景玉平妻身份,是在狠狠打她的脸,也表示着蒋振南感情污点。

只要这林月兰和蒋振南分开了,那么,他就有办法,让林月兰为他效力。

“二殿下,二殿下,不好了,”伺候萧景玉的丫头脸色青白匆匆的赶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扑到萧景睿怀里。

“大胆!”站在萧景睿身边的护卫厉声的喝道。

这丫头脸上闪过害怕的表情,她看着萧景睿,很是惊恐的说道,“二殿下,公主出事了!”

萧景睿眼底厉光一闪,厉声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宫女说道,“公主吃了一小片西瓜,被……被噎住了!”她是公主的贴身宫女,昨天发生的事,她也是一清二楚。

所以,当看到自家主子真被一粒籽给噎住时,顿时惊呆了!

“什么?”萧景睿的神情满是震惊!

随即,他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丫头汇报道,“公主不敢吃饭,可公主从昨天宫里回到驿馆,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就想着吃些软绵东西填填肚子,就想到吃西瓜。谁能想到……”谁能想到,一瓣西瓜里的一粒粒小小的西瓜子,都能让公主噎住。

萧景睿立即快步走向了萧景玉的房间。

房间内,他们所带来的太医,已经在她房间内。

“公主,请张大一点嘴巴!”一个中年太医说道。

萧景玉想要张大嘴巴来着,可时卡在喉咙管处的那粒瓜子,就像是有生命一样,越长越大,就快撑破了她的喉咙,怎么也无法张开。

因为堵住了喉管,萧景玉根本就喘不了气,一张脸被憋的青青紫紫的,像是随时憋破整个人。

萧景睿眉头紧紧拧着,随即上前,走到萧景玉后背,伸手手掌,使用了些内力,在她的后背一拍。

然后,一粒小小的西瓜子从萧景玉的口中飞出,连带着,一些鲜艳的红色液体。

“咳咳……”西瓜子没了,萧景玉不住的咳嗽,还时不时,嘴角边带着些血迹。

太医从地上捡过那粒现在还带着血的西瓜子,很是疑惑的道,“按理说,这么小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卡到公主喉咙啊?”可现在偏偏就卡到了,真是邪门儿。

其它人看着那粒只有婴儿指甲盖大小的西瓜子,也同样疑惑。

这么小小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卡住喉咙管的啊,可这事偏偏就发生了。

萧景睿看着太医手中带血的西瓜子,眉心紧紧的拧着,进入了深深的思考!

回过神来的萧景玉,“扑通”一声,直接朝着萧景睿下跪,磕头声泪俱下的说道,“二皇兄,我不要嫁给蒋振南,我不要嫁给二皇兄,求尔你了。”

随即,她就看向萧景睿带着绝望的说道,“二皇兄,那蒋振南真的克亲克妻。昨天,我才刚被下旨嫁与蒋振南,今天就一粒西瓜子,就把我卡住了。如果二皇兄来晚片刻,我就没命了。我不想被蒋振南克死,二皇兄,求求你了,只要不嫁给蒋振南,在龙宴国内,嫁给任何一人都可以,皇兄,求求你了!”

萧景玉绝美容颜,梨花带泪,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让跟随萧景睿的大臣,于心不惹了。

这位凭大人想了想,说道,“殿下,或许蒋振南的煞星之命,真能把嫁给他的女人,不然,这么一粒小小的西瓜子怎么可能让公主噎住。为了大局着想,我们还是让公主另选人选吧?”

另一位年轻的官员,也同样的附和道,“殿下,我赞成凭大人所言!”

接着,还有另外几位臣子同样附和。

是萧景睿有些不信邪,他厉声的道,“这只是一次意外,你们用不着大惊小怪!还有你们,继续照看好公主,如果公主有任何损伤,唯你们是问!”后一句,是对保护萧景玉的人。

听到殿下的命令,这些保护萧景玉的脸色一白,顿时有一种绝望之感。

公主吃东西被噎住,这是他们能保护的了的吗?

“是!”但是,主子的命令还得遵守!

萧景睿立刻退出了萧景玉的房间,留下的一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就有些无奈起来。

看来二殿下,根本就不相信啊。

“公主,你放心,微臣等人尽量说服二殿下!”这位凭大人安慰萧景玉道。

然而,萧景玉面如死灰。

她很给清楚萧景睿,绝对是个冷酷无情之人。

他也根本不可能就这一次意外,就让他的一切计划打破。

她也曾是高贵,倍受父皇太子皇兄疼爱的女儿妹妹。

同时,她心里很清楚,他们对她的疼爱,只是因为她的容颜和才华,有巨大的利用价值。

这一次三年一次的五国友谊交流会她接受到的是父皇和太子皇兄的命令,在龙宴国选择一个男人。

当然了,这个男人对他们来说,同样必须有利用价值的人。

皇帝,太子,皇子皇孙,或王公大臣等等。

她心里虽不愿意,可也清楚,她根本就不可能反抗父兄。

可到了这里,她才知道。

原来早在他们出发龙宴国之前,她的父皇太子皇兄,都已经被二皇兄给控制了。

在到达龙宴国驿馆的第一天,她还对这个二皇兄不屑,认定了只要等她太子皇兄登基了,就有他好看的。

然而,到了第二天,她才明白,父兄被控制,朝廷上的大部分官员,已经是萧景睿的人,而随行来龙宴国的大臣们,更是萧景睿身边的人。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可又似乎在预料之中。

之前,明明她觉察到这个二皇兄的狠戾,又怎么可能会没有野心呢?

只是,朝廷之中官员,都已经成了他的人,而他——萧景睿就差登基了。

不知不觉,他就成为了一代君王,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萧景玉听着凭大人所说,心里仍然抱着一丝希望。

她哭着感谢道,“谢谢凭大人!”

回到房间的萧景睿,用手不断的摩擦着自已大拇指扳指儿,思索着,“这事是纯粹的巧合,还是林月兰使用了什么手段?如果是使用手段的话,她又是怎么使用手段的?”

萧景睿发现自已对林月兰这人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