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太医给一脸模糊的萧景玉把脉之后,面色沉重的说道,“殿下,公主,公主,她已经无生息了!”

什么?

众人先是一阵惊愕,接着就很是很是震惊!

他们的耳边,顿时响起了,林月兰在宴会上的话。

人如果是自身意外导致自已死亡的,任何人都保护不了吧。比如,吃东西噎死,走路摔死等等……

所以,他们的玲珑公主,吃东西没有被噎死,可她却被摔死了。

这难道蒋振南克亲克妻之命,真是魔咒不成?

可是,他们明明是退婚了的啊。

前一刻退婚,后一刻人就给摔死了?

这……,真是让人有些惊恐不安啊。

听着孙太医的话,萧景睿脸色如墨汁一般,黑沉黑沉的,他冷厉的命令道,“再给本宫检查检查!”

他不太相信萧景玉就这么死了,而且还不太相信萧景玉是摔死的。

孙太医听着命令,又一次上前认真带着些心颤,给没有生息的萧景玉把脉。

得出的结果,萧景玉确实已经——死亡!

孙太医神情严肃的检查一下萧景玉的受伤部位。

萧景玉受伤之前,是个绝色美人。

可现在这么一摔,脸上有几片碎碗,血肉模糊不已,看着让人恶心,直觉寒蝉,寒毛直竖,这死相有些恐怕难看。

但是,就凭着这些伤口,所有人都明白,这最多就只能是毁容,而不可能是致命伤啊。

所以,这致命伤口,到底在哪里呢?

大家都小心谨慎的随着孙太医的动作去找。

“找到了!”孙太医说道,随即,手从萧景玉太阳穴中挑出一枚尖锐的碎片。

太阳穴,就是萧景玉所中的致命伤!

所有人盯着这枚碎片,很是惊疑!

这枚指甲盖大小的碎片,到底是怎么刺进玲珑公主太阳穴中的啊。

谁也没有想到,玲珑公主不是被噎死,而是被摔死。

而且她被摔死的罪魁祸首,更是让人不曾想到。

就因为退婚,被噎死的诅咒解除,吃了一碗米粥汤水,没有被噎死,哪成想,一个高兴,手中的碗碎了,然后,接着她就摔倒了,而且所摔倒的位置,正是碗碎的地方。

这也就罢了,至多就毁容罢呗。

毁容了,至少比丢了性命强啊,玲珑公主的身份摆在那,即使成为了一个丑八怪,她的夫婿,至少也是个王公贵子啊。

可,可离奇的是,这碎碗片竟然会插进她的太阳穴,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一招致命啊!

凭大人很是惊疑不定的问道,“孙太医,这碎片到底是怎么插进公主太阳穴中的啊?”

明明公主摔倒时,脸是朝下,可太阳穴的位置,怎么着也离这些碎片有一定的距离啊,所以,这到底是怎么赐进去的啊?

孙太医看着这片带血的碎片,说道,“这块碎片,如一颗尖角锥形,那它就只能是直立方向。所以,以我猜测,是在公主摔倒时,脑袋稍微偏了一下,随后,她就如一枚钉子般,直直刺进了公主的太阳穴。”

听着孙太医的解释,其他官员,神色严肃的叹了一口气道,“唉,看来是天意,也是蒋振南天煞孤星的诅咒啊!”

只是这位年轻官员殷大人疑惑说道,“可是公主已经与蒋振南解除了婚约啊,这怎么会被……”被克死了。

其他人也是惊疑不已。

如果一件还能说是巧合,那两件,三件呢,还能说巧合吗?

凭大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可能那蒋振南的命太硬了。就算公主跟他解除了婚约,她毕竟曾是他的未婚妻,所以,如阻咒般,诅咒着吧。”

“可是,为何那个林月兰没有事呢?”殷大人再次皱着眉头疑惑了。

“我听说这个林月兰也是个克亲克夫命,或许是两人同病相怜,互相克制,所以,她才能安然无恙在蒋振南身边!”

“陈大人所言可能。同样克亲,一个克妻,一个克夫,或许就如毒性一般,他们的命格来了一个以毒攻毒,互相克制,所以,他们彼此都安然无恙!”

以毒攻毒?

说不定,还真是这个理呢!

“殿下,”凭大人瞧着萧景色睿脸色黑沉,但却也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伤,仿佛死的人不是他妹妹,而是一个陌生之人。“公主她……,现在可怎么办啊?”

萧景玉死了,失去了一个和亲人选,骤然打破了他们其中一项计划。

毕竟,他们也不曾想过,公主就这样死了,而且死得这么窝囊,也是死得这么难看——摔死!

没有被噎死,竟然被摔死!

萧景睿锐利的眼神往众人脸上扫过一圈,之后说道,“你们记住,玲珑公主没有任何事!”

萧景睿一说完,就转身离开,留下他的一众臣子面面相觑。

随后,几位问向凭大人,“凭大人,殿下所说是何意思?明明公主已经……,可他为什么会说没事?”

就算说玲珑公主没事,可总要见人吧,难不成,他们抬着一具尸体让人见,说这人没事,完全可以和亲,等等,龙宴国及其他国家使团不把他们当成疯才怪呢。

凭大人微微思考了片刻,然后很是慎重的说道,“我们虽不明白公主所言是何意,但既然殿下如此吩咐,想必他一定有了好的打算,我们这些做臣子之人,只要遵行即可!毕竟,以我们了解的殿下,绝不会无的放矢!否则,我们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追随殿下不是!”

“凭大人所言极是!”

凭大人的话一落下,这些人微微思考了下,就立即附和。

乌云国二皇子亲自到皇宫,给玲珑公主退婚一事,萧景睿前脚刚踏出皇宫,后脚,这流言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角落。

当萧景睿前脚回到驿馆,后脚,这流言已经传遍了其他国家使团的耳中。

他们对于萧景睿的退婚似乎在预料之中,又是在预料之外。

因为他们昨天可是听说了,这位玲珑公主因为怕如固国公主所言被噎死,从皇宫回来之来之后,就不敢吃任何东西。

结果,饿的实在惹不住,就想找软绵的东西填填肚子,就吃了一瓣西瓜。

结果,西瓜还没有完全吃完,竟然被西瓜中一粒小瓜子给噎住了。

一粒小瓜子,还没有指甲盖一半在大小,竟然也会把人给噎住?

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所以,他们在嘲笑的同时,心里却是深深的疑惑。

当然了,疑惑归疑惑,但这毕竟是别人家的事儿,他们也不会多管闲事的去多问。

再说了,难道你去问了,人家就会回答吗?

这第一次噎住也就算了,可第二次,就喝个粥水白汤,如水一般,没有任何杂质,竟然也被噎住?

这就真是太奇怪了!

随即,他们就想到来到龙宴国,关于蒋振南所听的一则流言。

那就是据说这蒋振南是个会克亲克妻的天煞孤星。

难不成,这个传闻是真的?

不然为何这个萧景玉才刚成为他的平妻,就两天两次被东西噎住,还差点被噎死!

可传闻是真的,那这个固国公主又为何能好端端的站在蒋振南身边呢?

等等这些,都像一个个迷团,不断的萦绕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两次差点被噎死,也怪不得萧景睿会迫不及待去皇宫,要求退婚呢。

听说退婚还赔偿了龙宴王朝皇帝不少东西呢,就关白银就十万两!

其他四国之人,都暗暗嘲笑,这乌云国真是活该,简直就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哈哈,真是贻笑大方啊!

可谁知没有多久,从驿馆之中又传出,这固国刚退婚,就喝了一碗白汤水,却因为太高兴,摔了一跤,差点毁容。

乌云国这边接二连三出笑话,简直成了各国之间交流的笑谈。

将军府

林月兰听说乌云国驿馆那边,萧景玉没有被摔死,而只是差点毁容,这个消息之后,秀气的眉头紧跟着微微皱了皱。

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啊。

按着她的计划,让萧景玉噎住两次,然后,萧景睿必定会去退婚。

而且皇帝老头按照她所言,狠狠的宰了萧景睿一次。

萧景睿去皇宫退婚之后,她就利用机会,让萧景玉摔死。

当然了,这些都是她设计好的,为的就应证她所说的话:噎死,摔死!

只是,本应传出萧景玉死讯的,怎么却传出差点毁容呢?

这里面,一定有情况。

林月兰摸了摸手边的绿镯子,说道,“小绿,我再去打听打听,这萧景睿在搞什么名堂?”

“是,姐姐!”一如既往清脆的童音。

随即,就见一丝肉眼看不到的青烟往角落飘去。

蒋振南从外面进来,就看到微皱着眉头的林月兰,走前,问道,“月儿,怎么了?”

林月兰把自已的疑惑说出来道,“本应该传出萧景玉死讯的,结果现在却传出萧景玉差点毁容,这里面有些不对劲,所以,我让小绿去打听打听,这萧景睿在搞什么名堂?”

蒋振南听着林月兰话后,说道,“是有些不对劲!现在只能先等小绿的消息了!”

皇宫之中,御书房

当宇文灵听说乌云国已经退婚时,整个人都崩溃了。

之前,她母妃为了报复林月兰,现在不仅被禁足,更是从四妃之一,一下降为人才,这地位是天壤地的差距。

可这些也就罢了。

让她气愤不已却有惊恐万具的则是:她竟然嫁去阿朵柴国和亲!

当接到圣旨时,这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她不想嫁去他国和亲,更不想嫁到阿朵柴国去。

因为她听说阿朵柴国是很落后穷国,而且那里的男人,个个如熊一般,又黑又壮,很是难看,最主要的是,即使是嫁去皇宫之中,也没有宫殿,只能住帐篷,吃的东西,除了羊奶酒,就是烤羊肉,没有任何东西可吃了,更别说这皇宫之中的山珍海味。

只要不嫁去阿朵柴国,就是下嫁给龙宴王朝任何一个王公大臣族家子弟,她都愿意啊。

因为,以她公主的身份,嫁给王公大臣族家子弟,那些人都得捧着她,哄着她,事事顺着她。

这样一来,她的日子也不算难过。

所以,她宁愿在龙宴国低嫁,也不嫁去那样的落后野蛮之国。

不过,当她听说乌云国玲珑公主要嫁给蒋振南当平妻时,她心里又是愤怒又是嫉妒,可这些情绪过去之后,她就感觉到幸灾乐祸。

哼哼,真是报应啊!

林月兰,你不让本公主嫁给蒋振南,还害得本公主身败名裂,就是因为你认定了蒋振南,不能让其他女人再拥有他。

现在好了,一个他国公主,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成了蒋振南平妻,你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只能眼睁睁的瞅着另外一个女人分享你的男人。

林月兰,你是不是很痛苦,很绝望啊?

你越是痛苦,本公主感觉越是高兴,哈哈……

宇文灵越想越是激动,到了最后,连自已去阿朵柴国,母妃品级下降之事,都不觉得愤怒和生气了。

可谁知道,她刚高兴不久,接着又传来了乌云国退婚的消息。

她直接让人去打听,却打听不出什么,但却也只听说,乌云国那边退婚,是因为这玲珑公主皇帝下旨赐婚后,吃任何东西,包括吃个汤水,都能噎得面色青紫,一个不及时解救,就会一命呜呼那般的严重。

她顿时又惊又怒!

为何喜欢蒋振南的她和萧景玉,都会接二连三的出事,唯一这林月兰,还平安无事的站在蒋振南身边?

难不成这蒋振南煞星之命,只是会煞到其他人,而煞不到林月兰吗?

老天这是何其不公平?

既然玲珑公主可以退婚,为何她就不可以退婚?

因此,乌云国前脚退婚,后脚宇文灵就闹上了御书房!

“父皇,我不嫁,我不要嫁去阿朵柴国,父皇,求求您了!”宇文灵声泪俱下,表现的分外痛苦。

只是,宇文珑焱无动于衷!

对于他来说,去和亲,就是宇文灵唯一的价值了!

看着如此冷心绝情的父皇,宇文灵失望透顶,到了后面她一咬牙,直接朝着御书房的柱子上撞去。

既然没有希望,还不如一死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