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毁江山,救江山/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皇,女儿不想嫁去阿朵柴国,父皇,女儿错了,女儿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女儿不会再缠着大将军了,会安安分分的嫁人,相夫教子,好不好,父皇?”宇文灵哭泣着哀求道。

只是,宇文珑焱仿佛没有听见宇文灵所言,只是冷冷的瞧着宇文灵哭泣。

看到无动于衷的父皇,宇文灵眼底深深的怨恨一闪而过,她微微低着头,思索片刻,随即牙一咬,直接说道,“父皇,林月兰不是拒绝了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的求娶吗?那让女儿嫁给他,结两国之好,可不可以?”

她虽没有参加五国交流会议,可是她却听说了。

乌云国二皇子,是以一国之后的承诺迎娶林月兰的。

可是,却被林月兰拒绝了。

那时听到这事时,她真的恨得牙龈痒痒的,为何,这男人一个两个,都是看上的林月兰?而且,一个两个竟然对林月兰如此维护?

蒋振南,父皇,还有那个柳逸尘,而且还个个对她宠爱有加。

真是可恶!

既然都是和亲,而且是不容拒绝的和亲,如果要她选择一个国家来和亲,她为何不可以选择第一强国乌云国,况且那二皇子萧景睿的野心企图极大,在大庭广众之下,暗示自已会是下一任皇帝,而被他迎娶的女人,则会是皇后。

所以,与其去阿朵柴国作一个贫穷落户之国一个王子的王子妃,还不如去一个强大之国,当一个一国之后。

说不定,等她掌握权势之时,就可以对辜负她之人,展开彻底报复,蒋振南和她父皇,还有对林月兰发泄那股怨恨,让林月兰百倍千倍偿还她曾经所受过的痛苦与绝望!

因此,她现在豁出去赌一把了。

说不定,就会让她给赌赢了。

宇文珑焱依然沉默不语,微眯的龙眸,眼眸紧紧盯着宇文灵。

这让宇文灵举措不安起来,不知她父皇会是何意?

短短的片刻,可对于跪在地上,等待答复的宇文灵,却仿佛经过了千年万年般的等待和煎熬!

“不行!”可宇文珑焱却给了她这一个答复!“这是两国结盟大事,岂能儿戏,和亲之人,岂可说换就换?”

宇文灵听着宇文珑焱的话后,知道自已必定要嫁去阿朵柴国了。

既然留下无望,换亲不能,那何不……

想到这,宇文灵一咬牙,就朝着柱子上撞去!

宇文灵当然没有撞到柱子,所以,也就没有一死百了。

因为,她柱子时,御书房中从天而降一个黑衣人。

当然了,这个黑衣人就暗卫营首领吴铭了。

被吴铭救下,宇文灵真是失望又绝望!

她本意实际上并不是真的想要撞柱而死,她只是想要通过以死来胁迫她父皇的妥协。

可所用的招数,正是三年前,被指婚与蒋振南不愿意之后,使用过的招数。

一哭二闹三上吊!

现在虽没有上吊,那她只是以用死去威胁宇文珑焱。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被人救下来了,而救下她的人,她虽不认识,但也明白,这人肯定是她父皇身边保护的暗卫!

宇文珑焱就坐在案桌前,表情冰冷,神情威严,但一身冷厉的气势,在告诉宇文灵,她是真的惹怒了父皇。

可是,她是真的宁愿死,也不会嫁去阿朵柴国的!

宇文灵随即对宇文珑焱

宇文珑焱神情严肃,眼神冰冷对着宇文灵冷冷的说道,“朕告诉你,你嫁得嫁,你不嫁也得嫁!”

随即,他就吩咐吴铭,“把她送回雨灵殿,让人好生看守,在和亲之前,绝不能出任何意外!”

吴铭应道,“遵命,陛下!”

说着,吴铭就对宇文灵道,“公主,请!”

宇文灵虽心生失望绝望,可心底的那抹不甘心,一直不曾散去。

她用力的推开吴铭,对着宇文珑焱,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那个林月兰吗?难道外面传言都是真的,那林月兰是你的私生女,因为对她或她娘亲,心存愧疚,所以,你才会无底线的去宠爱她?所以,她不愿意去乌云国和亲,就可以不去?她不愿意让其他女人嫁给蒋振南,你也允许?父皇,我到底差那个林月兰哪一点?明明以前,我才是你最为宠爱的女儿,啊!”

这些话,在很久以前,她就想问了。

只是一直忍着!

明明以前,她在父皇面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过得好不快活!

可自从林月兰出现之后,这人不仅抢了她喜欢的男人,还一并抢走了她父皇的宠爱,而且父皇对她这个义女的宠爱简直是无底线,连江山社稷安危,都不顾,真是荒谬!

可在母妃因她被降妃级,她也要去他国和亲,再加上本以为乌云国玲珑公主嫁与蒋振南为平妻,给林月兰填了堵,她对和亲,也没有这么抵触了。

可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乌云国就退婚了。

支撑她的怨气,一下直冲脑海,所以不管不顾来御书房闹了。

宇文珑焱对于宇文灵的大闹,只是蓦然无视!

“放肆!”他凌厉一喝,冷眼看着宇文灵,道,“如果你还是那样懂事听话,不做多余之事的人,你还会是朕的那个最为宠爱的女儿。

可你偏偏,任性妄为,触及了朕的底线,还差点导致我宇文家江山易主,如果不是林月兰,现在江山还是不是宇文家的,都不知道?

你说你哪一点不如林月兰,就是这点不如。

你毁我宇文家江山,而林月兰却挽救了我宇文家江山!现在让你去和亲,已经是朕给你的仁慈!把她给朕带下去!”

他后一句当然是对吴铭吩咐的!

宇文灵听到皇帝说,“一个差点毁宇文家江山,一个挽救了宇文家江山”时,宇文灵就瞬间明白了,她所犯错误有多大!

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她失宠原因,竟然是这个!

连她母妃也没跟她讲过!

她一直以为她被父皇放弃厌恶,是因为看上了蒋振南,跟林月兰抢男人,所以,就被放弃,让去她国和亲!

所以说,她母妃,她,所做一切,方向错了。

她们不应该处处针对林月兰,她们应该讨好的是父皇!

因为不是林月兰抢走了父皇对她们的宠爱,而是父皇自已放弃了对她们的宠爱。

只是可惜,到现在她们才明白!

宇文灵失魂落魄的走出御书房!

第二天,五国交流会议继续进行。

林月兰和蒋振南坐在自已的位置上。

只是,林月兰总感觉有两股愤恨怨毒的视线,朝着她的方向盯来。

可朝着看过去,那两股视线又立马消失。

不过,凭借着大致方向,林月兰很快就判断出那视线来源。

林月兰朝着乌云国使团那边方向望去,看着跟萧景睿坐在一起,瞧着有些憔悴的萧景玉,挑了挑眉。

原来如此呢!

怪不得以她的计划和得到的消息,萧景玉应该死了才对。

可偏偏从驿馆中传来的消息,萧景玉在当蒋振南平妻之时,吃东西被噎住了两次,差点喘不上气来,好不容易退婚了,以为万事大吉了,却没有想到,是乐极生悲,高兴过头了,摔了一大跤,结果,差点毁容了。

现在外面的传言就是这样的一个版本。

不过,她让小绿去打听的消息,及她在见到真人“萧景玉”之后……

呵呵,林月兰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过,萧景睿给她的感觉,此人真是个如此阴险又是如此心计深沉之人,竟然这么久以前,就有这样桃戴李僵的计划。

这一次萧景玉一身白衣白裙,脸虽有些憔悴,不但没有让她失色,反而,更加填韵,有一种楚楚动人的魅力。

一改之前,给人飞扬跋扈,任性傲慢,变是温婉贤淑,文文静静的坐在她二皇兄萧景睿的庞边。

这样的萧景玉让在场不知多少男人侧目,有一种为之心动,为她赴汤蹈火的感觉。

宇文珑焱带着皇后,及四妃只剩下一妃的王淑妃,进入会场。

宇文珑焱就坐之后,锐利的龙眸扫视了一下全场,接着他就很是关心的问道,“朕听说玲珑公主有些不顺,不过,看到公主安然无恙的坐在这,朕也就放心了!”

对于萧景玉两次差点被噎死,一次差点摔得毁了容颜,听说这样的事后,宇文珑焱整个人都觉得惊奇又疑惑极了。

兰丫头是乌鸦嘴吗?怎么会说的这么准?

还是说蒋爱卿天煞孤星之命是真的,他会克亲克妻,所以,成为他平妻的萧景玉,就会三翻两次中招?

只是,那为何兰丫头没呢?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他们一个克妻,一个克夫,成了天生一对,谁也克不了谁,才会平安无恙?

可是,不对呀。

宇文珑焱想到在萧景睿要求萧景玉嫁与蒋振南为平妻时,兰丫头的表情和态度就有此示对劲。

她虽说她的男人只有她一个女人就好,可却不曾像拒绝萧景睿求娶一般,那样的强硬与尖锐,而只是意味深长说了一句:吃饭噎死,走路摔死!

而她把这些归结为蒋爱卿的天煞孤星之命!

可最让他感到奇怪的则是,兰丫头似乎很笃定乌云国那边会过来退婚,就要求他,在退婚之时,必定要拿让乌云国付出一定的代价。

现在这代价后,有一半在林月兰手中呢!

想到这,宇文珑焱立马惊疑了。

难不成兰丫头会未卜先知?

不然,她是怎么知道萧景玉会被噎住,会被摔倒的?

还有,她又是怎么知道乌云国会过来退婚的?

宇文珑焱现在虽对这些疑惑,但并没有当场问出来。

萧景玉声音轻轻的,很是温柔,很是客气又有礼的说道,“多谢陛下关心,景玉无碍!”

萧景玉的话一出,很多男人心神为之一指振,眼底有些迷离之色。

因为,这轻柔的声音太勾人摄魄,具有魅惑力,把他们的魂儿都差点勾出来了。

好在,他们克制住了自已,没有当场朝着萧景玉走去。

否则,真是丢脸丢大了!

可心底却存在极大的疑惑:前几天,他们虽知道公主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魅惑力,但却不至于让他们恍惚失神啊!

才短短几日,这玲珑公主就有这样魅惑人心的魅力了呢?

林月兰看到很多男人沉迷之色,再瞧了瞧自已身边的男人,没有所动,嘴角微微上扬,勾了勾,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就算这萧景玉使用这魅惑之功,也丝毫不变色!

萧景玉微微低着头,眼角余光偷偷射向林月兰和蒋振南方向,可却发现,他们俩人正在欢快的谈笑风声呢。

低垂的头颅之下,愤恨怨毒表情一闪而过,两只嫩白之手,狠狠的掐着自已大腿肉,这狰狞扭曲的神色,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除了在旁边表情阴冷神态自若的萧景睿。

他用只能她听到的声音威严警告道,“你有任何怨任何恨,都给本宫控制好收敛起来,如被人发现,坏了本宫大事,这代价你承当不起!”

萧景玉神色一僵,随即就收敛了一切情绪,好整以暇的做一个高贵端庄温柔贤淑的公主。

就在这时,林月兰笑着说道,“玲珑公主,听说你差点被噎死,又差点摔死,真是担心死本公主了。现在看到你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本公主总算放下心来。否则,你一旦出什么事,就把罪名按到了南大哥头上来,说南大哥真是天煞孤独星,真会克妻,那南大哥岂不是很冤枉不是!”

林月兰说这话,用着调笑语气,可却让人以为有一种幸灾乐祸之感。

“噗嗤!”有人听到林月兰的话后,先是一愣,接着实在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固国公主真是有趣,竟然就真的在这样场合之下,揭开人家乌云国玲珑公主的糗事,还故意给自已未婚夫按上一个天煞孤星之名,克妻之罪,让人认为,这蒋振南是真的会克亲克妻,否则,玲珑公主身上所发生之事,不会这样离奇!

毕竟,如之前她所言,一个人吃饭噎死,走路摔死等等这些自身行为导致的意外,除了自已能控制,任何人都无法保护的,不是吗?

萧赫水“噗嗤”一声大笑后,说道,“固国公主,你就放心吧!既然玲珑公主已经退了这婚事,应该不会再说什么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