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另选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萧赫水这些嘲弄的话,萧景玉一改之前的愤怒,精致又带着些憔悴楚楚动人的脸上,浮现一抹无可奈何的淡淡微笑,她轻柔的说道,“是啊!或许本公主与蒋大将军真是有缘无份吧!不过,既然不能成为夫妻,本公主倒是希望和蒋大将军可以成为朋友,固国公主,您不会介意吧?”

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说你会介意,那就显得你小肚鸡肠,心胸狭隘,一股农家之女的小家子之气,根本就配不上蒋振南。

萧景玉这话说得大大方方,没有一点矜持和掩饰,却显得她的光明磊落。

所以,众人反而没有觉得萧景玉娇情与阴险。

这不,萧景玉立即博得很多人好感,再加上她的声音,隐隐带着一魅惑及引诱之力,更是让很多人的心,顿时偏向萧景玉。

刹那间,很多人的目光,立即盯向林月兰,似乎都在等待着林月兰的答复。她笑着道,“玲珑公主,看你这话说的,这还用问吗?”

所以,固国公主是真的不介意了?

“本公主当然介意了!”

然而,却没有想到,林月兰就是这样一个小气巴拉的农家女。

就这样直言拒绝了萧景玉。

萧景玉听着林月兰就这样拒绝她,心里一阵怨恨,但脸上却表现一阵惊愕和不明所以,更有一种委屈的表情。

她极力辩解道,“固国公主,本公主不能嫁给大将军,只是想要与大将军交了朋友也不行吗?你放心,我不会再跟你抢大将军的!”

说着,眼底波光流转的看向林月兰旁边的蒋振南,轻柔似水又隐隐带着期盼很是真诚的说道,“大将军,本公主对嫁给你,已经不敢奢望。买卖不成,仁义在,既然我们无缘成为夫妻,也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不是吗?”

她说这话时,在场差不多所有男人,眼神都狠狠的盯在她身上,似乎要粘住一般。

说完这话之后,萧景玉潋滟的眼神,平静的表情,隐隐带着期盼,紧紧的盯着蒋振南。

只是,她没有等到蒋振南的答复,却得到……

“呵呵,你别盯着南大哥了,”林月兰直接冷笑着道,“你与南大哥成为朋友之事,就算南大哥不介意,可本公主介意。所以,”

突然她语气一变,凌厉的说道,“你别在痴心妄想,与南大哥成为朋友!”

别以为,你使用魅惑之术,蛊惑人心,蛊惑南大哥,就成达到你的目的。

萧景玉一愣,随即变得更加委屈的说道,“为什么,固国公主?本公主都不可能嫁给蒋大将军了,为什么不可以成为朋友?”

“真是笑话!”萧景玉的话一落下,林月兰就带着嘲弄之语,大声的笑喝道,“哪个女人愿意一个觊觎自已男人的女人与自已男人成朋友,这不是要把自已气死吗?哦,不,对于本公主来说,我怎么可能让自已男人落入火坑之中呢?”

“你说本公主是火坑?”萧景玉声音带着一些尖锐,瞬间让沉迷于她之中的男人,立即醒来。

萧景玉再好的忍耐力,在这一刻,被林月兰的话,全部破功!

她虽爱慕蒋振南,可却不能嫁给蒋振南。

一是,蒋振南确实是天煞孤星,凡是喜欢他的女人,似乎都没有好下场,像周文雅,宇文灵,萧景玉。

而且无论是周文雅,还是萧景玉,都已经死了。

一个因为谋反之罪,全族被抄斩;另一个却死得更加憋屈,直接被摔死的。

而唯一个活下来的宇文灵,却又比死更惨。

她被男人强暴,还被四个流氓地痞强暴,现在还被嫁去贫穷落后之国阿朵柴国和亲去。

她未来的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好过。

而重活过来的她,是回来报仇的,绝不可能因为一时感情,而让自已再一次失去性命。

第二原因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只要让蒋振南对她微微注意上了心,她就会有本事让蒋振南入情。

一旦让蒋振南对她入情,她就对他若即若离,让他更深陷她所织的情网之中,这样一来,林月兰这个可恶的女人,就彻底失宠了!

只要林月兰伤心难过绝望,就是对林月兰最好又最大的报复。

可她计划得好好的,却万万没有想到。

她现在使用魅惑之术,都没有让蒋振南眼皮子动一下,更别说心动了。

而且最为可恶的是,一切都是林月兰帮着拒绝。

众人在此时,已经深刻体会到林月兰的毒嘴。

所以,就算他们想要帮一下萧景玉都不敢,不然,被林月兰诅咒为吃饭噎死,走路摔死可怎么办啊?

再说了,前几次这个玲珑公主几次与固国公主对头,都是吃了大亏,而且处处帮着萧景玉的刘德妃可是瞬间失宠。

可见林月兰是多厉害的人,谁帮谁倒霉!

所以,就算他们有心帮萧景玉,也是无力啊。

因此,众人无视萧景玉的委屈。

就在这时……

“哈哈……,真是笑死本皇子了!”萧赫水很是大声放肆般的笑道,“嫁人不成,想要与男人成为朋友的,还说绝无二心,这简直成为天下奇谈,本皇子真是闻所围闻,见所未见!这位玲珑公主,你真是好手段啊!”

萧景玉听着萧赫水的话,真是气极了。

如果换作以前的萧景玉,肯定会跳出来与萧赫水争辩,但是,这个萧景玉的忍耐力很好。

她狠狠的克制自已的愤怒与冲动的暴口,只得对着萧赫水僵硬的笑了笑说道,“不知九皇子为何这样说?本公主确实真心与蒋大将军成为朋友的?”

萧赫水冷哼一声道,“嗯,你确实与蒋大将军交朋友的,然后,等他对你上心了,你就可以挑拨他与固国公主之间的感情,让固国公主失宠,这就是对固国公主最大的报复,同时,也证明了自已比固国公主的魅力大。固国公主自已没把人看住,那又怪得了谁,不是吗?”

被萧赫水直接说中心事,萧景玉的表情,显得更加僵硬。

只是,她正想辩解时,又听到萧赫水凌厉的言词,说道,“这位玲珑公主,你是把自已当傻瓜,还是把别人当傻瓜?您如此用心险恶,竟然还不许别人拒绝,与你成为朋友吗?”

“啪啪!”林月兰拍起巴掌,大声的说道,“九皇子,说得是!玲珑公主,难道你还想要再尝一尝倒霉滋味吗?不然,你为何就抓着南大哥不放?虽说南大哥是克样之命,可对于身边之人,也同样克啊!不知你这是有几条命来克呢?”

“啊?”众人很是诧异。

这林月兰公主真是毫不客气啊!

这玲珑公主一而再,再而三挑衅固国公主,都吃了这么多亏了,还不长教训啊?

他们表示同情,但爱莫能助啊!

就在这时,宇文珑焱状似威严的说道,“兰丫头,来者是客!作为东道主,我们要好好招待客人!”意思说,你就别气人家了,可别真把人给气出个好歹来。

林月兰笑着道,“是,陛下!是我的错!”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我这么说,也是会玲珑公主好。之前,听说玲珑公主吃东西已经被噎住好几次了,听说走路也摔倒过,还差点被毁容了。所以,为玲珑公主性命安全着想,当然要替南大哥,拒绝接触的其他女人,不是吗?”

“哈哈……”这一下,在场很多人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被众人不知是嘲笑,还是不是嘲笑,故意的笑,还是不是故意的笑,总之,给弄得一阵青,一阵白。

不过,她的忍耐力真的比前几天超了好几倍,即便被人嘲笑如此,也没有当即跳出来大骂。

她表情有些僵硬讪讪的道,“哦,既然固国公主不愿意,那本公主也不勉强了。只是,以后希望有机会,我们会成来朋友!”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会有机会的!”

萧景玉被林月兰如此干脆的拒绝,还是愣了愣。

不过,没有再说什么了。

顿时,整个会场又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萧景睿出声了。

他说道,“陛下,本宫皇妹对蒋大将军彻底死心,且在三日前,对陛下长皇孙宇文旭弘,情有独钟。所以,本皇子作主,让皇妹嫁与皇长孙宇文旭弘,以结两国之好,陛下,以为如何?”

他的话一落下,当即听到“噗嗤”一声笑。

萧景睿脸色顿时一黑,看向发笑的林月兰等人。

林月兰仿佛知道自己失态,她摆了摆手,说道,“哦,二皇子,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本公主方才只是想到好笑的地方,才会不自觉的笑了出声!”

但是,任谁都知道,她所说好笑的地方,就是这个玲珑公主几天前,还是对着蒋大将军一见钟情,可转眼就对另一个男人情有独钟。

这真是……真是认人笑话。好像她嫁不出去一般,非要对这个男人倾心,对那个男人钟情。

虽都知道林月兰为何发笑,但也没有人这么愚蠢的点出来,更没有人当场指出来。

萧景睿只是淡淡的反问一声道,“哦,是吗?看来固国公主真的很闲!”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本公主确实很闲!不过,”她话锋一转,又说道,“当然比二皇子您闲啊!哪像你为当一个好皇兄,整天为你皇妹终身大事操心!二皇子,你就好好睁大眼睛,为你好皇妹,选择一个满意的夫婿吧!”

萧景睿阴冷的道,“不劳烦公主操心!”

随即又问向宇文珑焱道,“陛下,以为如何?”

宇文珑焱有些为难的道,“二皇子,弘儿已经有了正妃……”

这一次萧景睿强硬的说道,“既然有了正妃,那废了便罢!这也是为两国结交友好,不是吗?”

萧景玉嫁给蒋振南为平妻,已然成了各国的笑话。但,即是如此,那也是因为蒋振南有这样的价值。

可皇长孙宇文旭弘,却没有这个价值,所以,萧景玉必定是正妻!

“不行!”宇文珑焱没有说话,宇文旭弘很是气愤的站了起来拒绝道,“我绝不会废正妃!”

宇文旭弘的正妃叶静在听到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对陛下说,玲珑公主对她夫君情有独钟时,脸色顿时骤然剧变,心头一股很不好很不安的感觉!

果然……

宇文珑焱顿时怒道,“放肆!”

随即,就对萧景睿说道,“二皇子,你也瞧去了,朕这个皇长孙对原配情真意切,就这样直接废除,不太好吧?”

萧景睿却依然强硬的道,“这是你们的事。本皇子只要皇妹嫁过去就好!”意思就是你废也得废,不废也得废!

萧景玉作为最强国乌云国的公主,来他国和亲已经委屈她了,又怎么可能让她再嫁与他人为平妻或当妾室呢?

“不……”宇文旭弘想要再一次拒绝,就被他的正妃叶静给制止了。

她站起来说道,“皇爷爷,孙媳妇愿意自行下堂,给公主让位!”

她是个很明事理的贤妻良母。

她知道,既然乌云国看上了她的夫君,即使她不主动退出,也会被陛下废除,这是形势所趋,她不得不低头!

由她主动下堂,还能给大家明事理又大度的女人形象,这样还赢得众人的同情和怜悯,博得陛下和夫君愧疚,以后,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娘家,陛下和皇长孙必定会竭力补偿。

叶静能主动下堂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宇文珑焱依然有些迟疑的道,“孙媳妇,这……”

“皇爷爷,孙媳妇已经决定了,请皇爷爷下旨吧!”叶静很是坚决的下跪说道。

宇文珑焱听罢,说道,“既然如此,那皇爷爷就下旨!”

宇文珑焱先是下旨让长孙媳妇下堂,接着又下旨让萧景玉成为了皇长孙媳妇。

这事是两国结亲盟之大事,皇长孙虽也愤怒,却也只能接受了。

在这事上,有主动权的人,只有乌云国。

因为,不是人人都是固国公主,有这个胆子拒绝乌云国,而平安无事的。

但事实证明,人家确实有这个底气。背后有未婚夫大将军蒋振南,有全曾首富柳逸尘,神医无涯子,甚至还有陛下。

现在皇长孙的后台,只有陛下,而且这个陛下,还必须为国家考虑!

所以,乌云国让皇长孙废正妃,立玲珑公主为妃,也只能无奈接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