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真是天煞孤星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已定,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很快,皇长孙正妃被逼自行下堂,乌云国威逼立玲珑公主为正妃之事,很快就传了出去。

百姓们听说这事之后,既是气愤,但又有些小心谨慎。

因为,在他们眼中,乌云国是六大国之中第一强国,而且这个国家横行霸道,对着他们龙宴国虎视眈眈,致使他们这些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后来,如果不是因为蒋振南横空出世,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成了亡国奴了。

蒋振南大将军的出现,保护了他们国家不被侵犯,不让龙宴国百姓成为亡国奴,但却保证不了,让这个国家日益强大起来。

因此,他们还必须受到乌云国的欺压,这不,现在竟然逼迫着有正妃的皇长孙废正妻,立他们的玲珑公主为正妃,真是可恶!

可,他们又很是无奈!

不过……

“听说,这玲珑公主本来就指给大将军为平妻的,只是这大将军真是天煞孤星之命,”大街上很多人议论纷纷的道,“这玲珑公主在皇家驿馆中,据说吃东西被噎了两次,而且噎住这玲珑公主喉咙的,听说是粒西瓜子。虽然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是没有吃过西瓜,但你来我往客栈之中,可是有供观赏和销售的。这西瓜子还没有成人指甲片一半一半的大小,你说这么小的东西,这玲珑公主是属猫吗,都吞咽不下?竟然被噎不住了。”

“呵呵,你说的这事,还只是这玲珑公主所吃的东西,有硬东西呢。听说,这玲珑公主第一次被噎之后,两天都不敢再吃东西。你们说这公主身子娇贵,虽说两天没吃东西,就是一餐没吃,也会底下这些大臣也会着急不已。这不,他们就想到用无任何杂质的汤水给公主喝下去,至少可以充充饥吧。这后面你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吧?”这人神秘的道。

“想到什么?”有人立即好奇的问道。

“这公主喝白汤水竟然也会被噎住,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这人说着,就大声的笑了起来。“我听说过吃东西被噎死,却没有听说过喝水差点噎死的。哈哈……”

有人顿时觉得离奇,“还真是虽白汤水被噎住?”

“那是当然!”这人立即很是肯定的说道。

“啊,这就是奇怪了!”有人立即狐疑的道,“看来,大将军天煞孤星,真是会克亲克妻啊,不然,这玲珑公主绝不会发生这样离奇之事。”

“谁说不是呢!”很多人立即附和道,“不然,为何喜欢大将军的女人,似乎都不太好啊,比如九公主,听说现在要去阿朵柴国和亲呢,要知道,这九公主以前多受我皇宠爱啊,可就因为喜欢上了大将军,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

“还有,我听说以前那个周家……”

“哪个周家?”

“就是以前三皇子外家周家啊。”

“哦,我想起来了。唉,只是,这周家已经被灭族好几个月了呢。”

“谁说不是呢!”

“哦,对了,你说周家怎么了?”

“我听说周家那个周大小姐周文雅……”

“周大小姐可是京城公认的才貌一绝的大美人啊,只是可惜,红颜薄命。要知道,早就听说周家培养周文雅,可是为了把她送上后位的。”

“哦,不过,我听说这周文雅也是喜欢大将军,而且在大将军还没有把面具摘下来时,就喜欢上的大将军。”

“啊,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顿时有人疑惑又好奇起来,“以前这周大小姐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你是怎么知道那周文雅是喜欢在大将军的?”

“呵呵,你们知道大将军的南园田庄吧?”

“嗯,知道啊了!”

“有人看见这周文雅去了南园田庄找过大将军,还把自已的手帕作为信物想要交给在大将军。只是,那时大将军已经了固国公主,根本就没有出来见她,更别说收下她的手帕!”

“啊,还有这样的事?!”

“千真万确!”

“这样出来,大将军确实克妻啊,凡是喜欢他的女人,似乎都没有好下场啊。像周文雅,九公主,及差点被噎死的乌云国玲珑公主!”

“不仅如此呢,你们就没有发现,这大将军也还是克亲的吗?”

“对哦!这镇国公府说查封就查封了。这镇国公作为他父亲,被贬为平头百姓,其余之人,听说本来要被杀头的,只是这闻玉静提供了一些东西,让固国公主给放了他们。不过,听说,他们的日子现在可难过了!”

说这些话时,这些人暗自嘘嘘。

一个大家世家,就这样轰然倒塌

以前,这些人仗着家世,要多风光有多风光,可羡煞了他们这些平头百姓。

可现在呢,他们要多落魄就有多落魄,如过街老鼠一般。

听说,他们现在在闻家的日子,可难过了,连闻家的下人都不如了。

“呵呵,看来大将军这天煞孤星之命,所言非虚啊!”

“不过,说来,为何固国公主能好好的呆在大将军身边呢?”

“呵呵,说你笨,你还真笨!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这固国公主也是个命格硬之人吗?”

被他一提醒,这人立即反应过来,咋舌道,“难道固国公主克亲克夫命,也是真的?”

“不是真的,难道还有假不成?”

“所以说,他们两个命硬之人,相撞在一起,就成了互相抵制,而平安无事了?”

“可能就是这个理啊!”

“所以说,大将军和固国公主是真正的天生一对啊!”

“对,固国公主和大将军是天生一对!”

萧景玉带着丫头去逛街时,就听到街头百姓这样的议论纷纷。

因为,百姓所说都是事实,萧景玉才是真正的暗恨起来。

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两人害得她家破人亡,她必定要报仇血恨!

哼,现在她回来了,她一定要他们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公主,公主,”丫头小心的看着公主,“我们还继续走吗?”

“走,去你来我往客栈!”萧景玉冷眼的看了一下丫头冷冷的说道。

她早就听说,这你来我往客栈的幕后老板是林月兰。

以前,她没有机会去,现在,有这个机会,她倒想去瞧瞧,这个农家女出生的林月兰,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把客栈开遍各省郡城的,而且让这些王公贵族一流,争相而去!

说完,就朝着你来我往客栈方向而去。

萧景玉穿着一身白衣,带着白色面纱,再加上身材高挑修长,露出的眉眼秀丽动人。

即使很多人不认识乌云国公主萧景玉,也能判断出这个女人是非富即贵,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百姓可以惹上的。

“哎哟,这是哪家的天仙美人啊?”就在萧景玉转身之际,一道吊儿郎当带着调戏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中,“怎么本少爷没有见过你呢?”

萧景玉看着面前肥头大耳的男人,轻轻皱了皱眉头。

她当然知道这人是谁,乃是户部尚书曾炀的唯一嫡儿子,也是曾艳丽一母同胞弟弟曾艳才。

这曾艳才听着名字,就知道曾尚书有多希望,这唯一儿子成才。

只是可惜,这人是成才了,但却成了一个蠢才,成天就是要不是斗蛐蛐,斗鸡,就是调戏良家妇女。

曾尚书不知在他后面擦了多少回屁股。

好在,这曾艳才也不是太愚蠢之人,对于京城皇亲贵族,各大世家,也算了如指掌,所以,基本上也不会惹上他们。

他要调戏妇女,一般都是有些姿色的普通百姓。

这不,他之前没有资格参回五国交流会议,所以没见过乌云国玲珑公主,所以,自然不知这玲珑公主的模样。

因此,自以为萧景玉是普通家的女子了。

“放肆!”跟在萧景玉身边的丫头愤怒的喝道,“此乃乌云国玲珑公主,岂是你这些宵小之辈可调戏!”

曾艳才听着这丫头的话,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生怕自已真是惹上这乌云国公主。

可转念一想,这乌云国玲珑公主出行,怎么会没有护卫保护呢?

“呵呵,本少爷好怕哦!”曾艳才故作害怕的拍了拍自已的胸口,接着他又根本不怕事大一般的继续说道,“本少爷还是他国王子呢!哼,来,美人儿,给本王子亲一口!”

说着,闭着眼,真就要上前亲萧景玉一口。

“碰!”

从天而降的两个人,顿时把上前作势要亲的曾艳才,一脚踢开,随即他们就对萧景玉道,“公主,属下救驾来迟,请恕罪!”

周遭人一惊,没有想到,这人真是乌云国公主。

而被萧景玉护卫一脚踢倒的曾艳才,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吓得屁股尿流,一咕噜的爬跪在萧景玉面前,说道,“是我有眼无珠,得罪公主,请公主恕罪!”

萧景玉眼底眸光流转,声音轻柔带着魅惑引诱力说道,“既然这位公子无心之过,那本公主就原谅你一次!下次,可不要随意调戏良家妇女,否则,本公主可要替那些无辜的妇女替天行道了!”

“谢谢公主的饶恕!本公子一定谨记公主之言,不再调戏良家妇女!”曾艳才立马很是老实说道。

“嗯,记着就好!”随即就不再理会曾艳才,径直往你来我往客栈。

路上,丫鬟小声的问道,“公主,为何这么轻易的原谅那个无耻之徒啊?”

萧景玉冷笑着道,“哼,本公主那不是原谅,只是在竖立一个良好形像!”

丫鬟不懂了。

萧景玉立即吩咐跟在她身边保护的其中一个护卫道,“你们去,就……”

她对护卫耳语了几句。

护卫立即应声道,“是,公主!”

丫鬟看着很是好奇,“公主,你这是?”

萧景玉淡笑着道,“本公主既然要嫁与龙宴王朝长皇孙,那就是长皇孙的人了。现在,本公主的一举一动,代表的可不仅是我乌云国,同样的也是代表着长皇孙媳妇。陛下和长皇孙因为本公主,而废了正妃,心中对本公主肯定颇有怨言。

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消除长皇孙对本公主的怨言,然后,慢慢收拢长皇孙的心,以后,才可以归我们所用,不是吗?”

丫鬟眼睛一亮,立即笑着道,“公主,你说的真是有道理!”

随即,她眼睛一亮,说道,“通过方才的事,大家都会知道,乌云国玲珑公主美丽善良,贤淑端庄,这样的美名传出去,皇长孙的脸上也是有光。这样一来,至少皇长孙可以消消气!”

萧景玉淡笑不语,然后走到你来我往客栈,说道,“已经到了,我们进去吧!”

“是!”

这个京城你来我往客栈,共六层。

第一层是休闲大厅。

第二层是吃饭大厅。

第三层是吃饭包间。

第四层开始,就是客房!

其中三层一间特殊雅间,和六层有一间特殊总统客房。

所谓,特殊就是,这雅间和这总统客房,都是不对外开放,只能是客栈老板的专用房间。

此刻,作为老板的林月兰,和蒋振南正在这个雅间之中。

因为你来我往客栈建筑本身就比别的房高,就算是在第三层,也能远眺半条街头巷尾。

是此,方才曾艳才调戏萧景玉一幕,尽入林月兰和蒋振南之眼。

而且,一个武功内力高深,一个身伴异能。

所以,又对萧景玉交代护卫之事,及跟丫鬟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林月兰冷笑着道,“这个萧景玉,还真是城府深,有心计的女人呐!”

就这一件事,就能考虑到拉拢皇长孙的事情上来。

蒋振南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他又疑惑的问道,“月儿,他们为何会选择皇长孙?”

要知道,皇长孙已经有了正妃啊。而且陛下皇子皇孙很多都还没有娶妻生子,有这么多选择,为何萧景睿就会选择皇长孙呢?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萧景睿这个男人,野心企图很是强大,甚至可以说毫无掩饰。他选择皇长孙,必定有他的谋算,以后,我们注意点就好!”

对于,为何萧景睿选择皇长孙,她让小绿去打听了一下。

知道了一个意外消息。

不过,她不想多管闲事,所以就没有把这事说给蒋振南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