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留下来喝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38888两?

听到这个数字,在场的人,都不由的一惊!

他们是知道这你来我往客栈的任何一件东西,都是价格极贵,可以说是天价。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几个盘碗,都比这里的美食贵了这么多。

不过,在场京城所有人都知道,

“你们……你们这是在趁火打劫!”萧景玉身边的丫头翠枝顿时大怒,指着地上的碎片,继续说道,“就这些东西,竟然要赔偿38888两,唬弄谁呢?难不成,这些东西,比皇宫中的还贵?”

她这话听在一般人耳朵中,是没有任何问题,毕竟,这翠枝本身是跟在公主身边,是从宫中宫女出来,在宫中见识过的多少,不知凡几。

然而,来这你来我往客栈之人,非富即贵,见识可不比这翠枝浅,再说了,凡是来过你来我往客栈中的客人,心里都很清楚,这客栈之中的任何一样东西,对于平常人来说,都是宝贝,有些东西对于客栈来说,是很普通的东西,可片偏偏这些普通的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都可能追求不到,买不来的东西。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乌云国玲珑公主打碎的这些东西,根本就是值得这个价!

如果你来我往客栈会出卖这些东西的话,别说38888,就是188888,他们也愿意买下来,作为珍品收藏!以后,对于宾客还能炫耀一下。

因此,众人在听到这个翠枝的话后,顿时对她们露出鄙夷的眼神。

有人立即不屑的道,“哼,你这个小丫头说的真是笑话。虽说你乌云国皇宫里的丫头,可是你瞧瞧这客栈的东西,有哪一件是你们皇宫之中拥有的?竟然在这闹笑话,说这些东西没有你们皇宫之中的东西珍贵?”

“就是啊,真是太可笑了!”立即有人附和道,“没钱赔就没钱赔呗,说什么人家东家讹诈你?人家这里的任何东西,可都是值天价,生意红火日进斗金!人家用得着讹诈你这区区不到的四万两银子?”

“就是啊!你这丫头真是说笑话了。本少一点都不相信,你见识过这客栈里东西?”

“哈哈……”

周边的人,听到翠枝的话后,都当作笑话来看!

萧景玉主仆二人,听着周边之人,你一言,我一语,早就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了。

“我看着有什么样的主子,就会有什么样的丫头吧?毕竟,这丫头可是时常跟在这公主身边伺候着呢?所以,主子见过,这丫头肯定也是见识过不少的,不是吗?”这是说乌云国萧景玉见识少啊。

“对啊!哈哈……”

一阵哄堂大笑起来!

被众人嘲笑,略微低头的萧景玉,眼底划过一抹暗芒与狠戾!

这个只会给她带来笑话的丫头必须尽快除掉,否则,只要这人跟在身边,可能会有更多笑话。

同时,她的心里也是一阵恼怒。

想起她当初贵为大家小姐时,容貌是整个京城第一美女,才华更是出色,号称京城第一才女,美女兼才女的她,每天都被京城的青年才俊捧着,巴结着,争相讨好着,哪像现在,尽管她顶着那萧景玉玲珑公主名头,可却受人嘲弄和耻笑,而有一个尽拖后腿的丫头,也是让她丢尽了脸面,所以,这心里能不让她恼怒和气愤吗?

可现在,她又偏偏必须忍着,让着,承受着这一切。

萧景玉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一切神色和情绪之后,就微抬头颅,正想对林月兰说话时,林月兰却抢先一步问道,“难道玲珑公主,也认为如你丫头所说,我们是在趁火打劫吗?毕竟,这话你们在一楼前台登记时说过的,不是吗?”

听着林月兰的话,正想说话的萧景玉瞳孔一缩,随即,眼底迸发出犀利之光,稍纵即逝,很快就恢复过来,表情僵硬的笑着说道,“固国公主,本公主这丫头向来咋咋呼呼,有些大惊小怪罢了,你又何必跟一个丫头去计较呢?”这话也是在说,林月兰一个有身份之人,竟然降低格调去跟一个奴才计较,真是笑话。

林月兰却似笑非笑的说道,“玲珑公主,你说的对,本公主一个固国公主,怎去与一个丫头计较,那真是太失本公主身份了不是?不过呢,”林月兰话锋一转,犀利的道,“可就因为你这丫头的咋咋呼呼,大惊小怪,质疑了本客栈的信誉,使得本客栈的信誉受损。这信誉一旦受损,这客人就不爱来了。这客人一不来,我这客栈不就是没有生意了不是。客栈一没生意,那以后本公主是要喝西北风去吗?”

听着林月兰的话,周边的客人,包括萧景玉的嘴角都是抽了抽。

林月兰是不是把事情说得太严重了啊?

你来我往客栈,京城人尽皆知,同出奇的规矩严格,对待客人,也是出奇的一视同仁,所以,这你来我往客栈的信誉,早就建立好了,怎么可能就是人家丫头短短几句话,就让这信誉受损了呢。

要知道,想来你来我往吃饭的权贵,一直都在排着长队呢。

当然了,大家心知肚明,人家林老板是摆明了,要给她们主仆之间,一个小小的教训。

“就是啊,人来没有人在你来我往客栈吃饭,打碎过第二个碗的,也只就有玲珑公主你,财大气粗,一言不拿,就把人这家的桌子,都给掀翻了,这不赔偿人家客栈的损失,有些说不过去吧?”

顿时,有人在此刻讨好着林月兰,犀利的喝斥着萧景玉。

或许,如果林月兰单单只是你来我往客栈老板,来这里吃饭的任何一个,这身份地位都比这客栈老板高了去了,也用不着为了一顿吃食,而得罪一个异国公主,恰巧这个公主还即将成皇长孙的正妃。

以后,如果人家得到皇长孙的欢心,记起仇来,对他们报复起来,他们就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但现在人家林月兰可不仅是你来我往客栈老板,她还是当今陛下义女,我朝固国公主,蒋大将军未婚妻、传言中,还是大皇商我朝首富柳尘逸妹子,柳叶山庄大小姐,这么多的贵重身份,任何一个身份拎出来,就够他们讨好了。

更何况,你一个异国公主,嫁入我朝当妃,除了一个公主身份,算得上在我朝孤家寡人一个,他们根本就用不着去怕。

因此,这人的话一出,顿时,受到周遭之人的一众附和。

“邱兄,你说得对极了。愚弟我也没有听说,在这你来我往客栈吃饭的人,打了一个碗,还能接着打碎第二个碗的。而且,这玲珑公主,打碎的还不是一个碗不是!这打了东西,要赔偿,可是天经地义之事,到哪儿,就是一个理儿。”

“呵呵,就是!”一阵冷笑。

萧景玉身边的丫头翠枝,听着又是一阵气恼。

她手伸出来,正想要破口大骂。

好在这一次萧景玉脸色一沉,对着她,就怒骂道,“你闹够了没有?还觉得你家主子丢脸没有丢够吗?”

翠枝听着主子的喝斥顿时委屈极了,叫唤道,“主子?”

她这不是为主子抱不平吗?就这几个破碗破盘,就要38888两,这是唬弄谁呢?是在欺负她们是异国之客吗?

可就算是异国之客,他们乌云国可是天下第一强国,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能横行霸道横着走,谁敢出一个“不”字。

可偏偏,他们来到这里,接二连三的受挫,他们在乌云国最为尊贵,最为美丽,又最为有才华的公主,在这里,却是不断有被讽刺和嘲笑,不管是在龙宴王朝皇宫,还是外面。

而他们公主所遭遇所有之事,都与眼前这个固国公主相关。

萧景玉没有理会翠枝的委屈,而是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言辞诚恳的说道,“方才本公主身边丫头的突兀,让大家误会,是本公主教导不当。本公主在这向固国公主道歉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是事而非的说道,“有什么样的奴才,就能看出什么样的主子。不过,本公主瞧着,却不是那么回事啊!”

萧景玉的瞳孔再次紧紧一缩,心跳突然紧绷,差点以为林月兰是不是知道,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眼神顿时犀利的紧紧盯着林月兰,似乎想要从林月兰表情之中,看出什么,只是林月兰的表情,向来闲然淡定,根本就瞧不出什么。

随即,她又突然带着僵硬的笑道,“固国公主,方才你说要赔偿38888两,只是本公主身上没有带这么多钱,可否让公主先行回驿馆一趟,把钱拿来?”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没错,玲珑公主要赔偿的就是38888两。不过我们是熟人了,那尾数就抹掉吧。”

听到林月兰说尾数抹掉时,大家都以为抹掉8888两。

就连萧景玉也是如此认为的。

可……

“就赔偿38880两吧!”林月兰状似心痛的说道,“要知道,抹掉那八两,我也很心痛,很不舍的。那毕竟是八两啊,足够我在乡下时,农村一大家子一年多的生活开销呢。”

所有人绝倒!

嘴角再次一抽!

公主,这八两比起你这客栈的盈利来,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还到底在心痛什么啊?

放眼全天下,想必最赚钱的客栈,就当属你这你来我往客栈了吧?

所以,公主,你就别打击别家公主了,好吧?

萧景玉听罢,确实气得整张脸绿了,异常难看,她咬牙切齿的道,“那本公就应该多谢固国公主的大方!不过,”她话锋一转,“那尾数不用抹掉了,那八两银子,本公主还是赔得起!”

心里却对林月兰暗恨不已。

林月兰,你这次给本公主的侮辱,我都给记着。

以后,咱们新仇旧怨一起算!

我就不信了,你会一直高高在上当你的固国公主,做你的将军夫人!

“不过,本公主现在必须回驿馆一趟,拿钱!”她说得真是咬牙切齿。

这么多钱,她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拿来。

但是,她现在极需要脱身,必先要找借口离开啊。

至于赔不赔,带她回到驿馆之后,再找借口就是了。

毕竟,这38888两,对于她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能赖掉,就赖掉,不能赖掉,想办法,也要不赖掉。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哦,玲珑公主没带够钱啊!那倒确实要回皇城驿馆。只是,”她犀利的眼神扫了一下萧景玉的脸,目光狠狠的盯了片刻,似乎已经看破了萧景玉的打算,“玲珑公主,你回去呢,本公主不放心,所以,还是让你身边的丫头回去吧!”说着,她微抬了下巴,指向萧景玉身边的丫头。

萧景玉脸上的表情一凝,有些傻愣住的问道,“固国公主,有何不放心的?”心里再次闪过,林月兰看破她想要赖账的想法。

林月兰摇了摇头,直接大大方方说出来道,“当然怕你会赖账啊!”

什么?

一个一国公主赖掉区区不到四万两的账,这说出去,也不怕人笑掉牙!

哪有这么穷的公主啊?

不过瞧着这玲珑公主及她身边的丫头一而再说,这客栈在趁火打劫,说明,她们身上银钱确实不多。所以,会赖账也说不定。

萧景玉眼底闪过错愕,但很快反应过来,有些不明所以的说道,“固国公主,你这是说得哪里话?本公主堂堂一个公主,怎会赖掉你的账呢?”

林月兰也不与她多说,直接就对她身边的丫头说道,“去给你们二殿下说,你们在你来我往客栈吃饭,打碎了碗筷,需要赔偿38888两银子!”

说着,她犀利的眼神又看向萧景玉,说道,“抱歉了,玲珑公主,对于专门抢未婚妻,抢人夫婿的乌云国皇室,本公主还是信不过的。所以,你只能留下来在这喝喝茶了。什么时候,你们乌云国送来了钱,什么时候,你就可以回去了!”

萧景玉气得浑身哆嗦,一脸铁青,她怒问道,“你……你要本公主留下当人质?”

38888两,她一个公主,竟然还不值得这四万两!

她知道,这一定是林月兰羞辱她的方式,为得就是为报那抢夫之仇!

真是可恶!

林月兰笑了笑道,“呵呵,怎么会呢?你方才没有听清吗?本公主与你毕竟是老朋友了,就算你打破了本公主这里一堆碗筷,我还是想请你喝一喝茶,要知道,这客栈的茶,并非一般货色哦!”

随即,她眼神一厉,对着翠枝道,“你还不回去拿钱!”

翠枝又急又怒又气,可更多的则是无可奈何。

她们就主仆二人,而派人保护公主的两个护卫,一个已经被公主支使去做别的,另一个却在这客栈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而这可恶的固国公主,竟然要公主留下来当人质!

这可怎么使得?

所以,她现在必须回去,报告二皇子。

萧景玉听到“老朋友”三个字时,瞳仁又是一缩。

因为,她感觉林月兰所说的老朋友,语意所指,再一次怀疑,这林月兰识破了她的身份。

可现在,她也没有这么傻的去向林月兰求证!

正待翠枝想要离开之时,一道带着阴冷的声音,从二楼楼梯口传了过来,“不用了,本宫已经把钱给带过来了!”

众人一致望去,一个年青带着阴冷又英俊的男人,在属下拥护之中,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抬箱子之人。

呵,这不就是乌云国的二皇子吗?

萧景玉听到萧景睿的声音,整个人为之一震,面纱之下的脸,隐隐有些发白,浑身隐隐有些颤抖,很明显,这是惧怕之状。

她小心的抬眼望向萧景睿,可随即触及到他那冰冷又无情的眼神,又迅速低下了头,握着拳头紧了松,松了又紧,手心里满是冷汗。

她调整了一切情绪之后,很是恭敬的对着萧景睿叫唤道,“二皇兄!”

萧景睿没有理会她,只是眼神紧紧盯向林月兰,随后,拍了拍巴掌。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些放在地上的箱子,打开,然后,发出灼灼的闪耀银色光芒,简直是要把人的眼闪花。

呵呵,在场之人都是非富即贵之人,这些钱子,对于这些人来说,根本就区区一点钱而已,所以根本就不值得惊讶。

萧景睿对着林月兰,笑问道,“公主,这里可是五万两白银,作为赔偿,全部赔给你,你清点一下,如何?”

林月兰随即招了招客栈掌柜,凌厉的吩咐道,“张掌柜,你带人清点一下,记住,我们只要38888两,我们可不是贪财之人,该是我们的,一两不要多,也一两不要少!”

张掌柜迅速应道,“是,东家!”

很快张掌柜带着两下属下,对五个箱子的银子,清点起来。

动作迅速麻利!

片刻之后,张掌故就过来汇报,“东家,已经清点出来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那把清点出来的银子,让人抬到库存去!”

“是!”张掌柜应道。

随即又安排人,把这四箱子银子抬到库存去!

这让在场的人,嘴角又是一抽!

这是有多爱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