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邀请帖!/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桃源村

现在正是桃源村里收获的季节。

那些被林月兰从空间移植出来种植的果树,因为灵泉水的作用,有些果树本是三年四年五年才能结果的,结果是,第一年也能结果子,而且是硕果累累,看着就是一个大丰收,如桃子,杏子,梨子等,在现代桃三杏四梨五的说说法。

不过,现在则是葡萄的收成季节。

“哇,林爷爷,张爷爷,这些紫晶果好大一颗啊,一串串,看着就诱人啊!”在葡萄园中,刘佳滢惊叹的道,表情显得很是激动和兴奋!

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大颗大串的紫晶果。

以前,大街上有卖,却是小得多。

林德山和张大夫都各自背着一个小框篓,一只手捋了捋自已的长胡须,眼神闪动,神情雀跃,说道,“老夫活了四五十年,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硕大的紫晶果,哦不,丫头说这紫晶果叫葡萄!”

刘佳滢还是一如既往穿着一套粉色休闲服,因为是过来采摘,裙子不方便。头发随意抓了一个马尾辫,再带上一个粉色发箍,发箍上一只漂亮的蝴蝶结,整个人看着就是活泼又可爱。

她现在的每一身行头,都是林月兰亲自给她设计,每一个场合,都有不同的妆扮,但每一次出场都让人的眼睛不由一亮。

这让整个宁安镇,甚至是让整个安定县的富家千金羡慕不已,更是嫉妒不已。

这个刘家的刁蛮千金,竟然能得锦云阁东家如此青睐,每一次,那东家都为刘佳滢量身定制。

不过,好在每一次刘佳滢身穿新衣服出现在街头上时,那么锦云阁必定也会出现同样款式的衣服。

所以,都争相去锦云阁排队买去。

当然了,有些专门为要刘佳滢设计天下绝一无二的款式,可是不会再有第二套了。

其实呢,现在刘佳滢每次穿新衣服上街头,是林月兰的主意。

因为,这是为新款式衣服做宣传效应。

虽然,以现在锦云阁的声望,已经不需要再作宣传,只要新款式一出,这些千金小姐必定如蜂一般蜂拥而去。

刘佳滢的嗅觉触觉敏锐,很久以前,林月兰就说过,要培养刘佳滢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品酒师,酿酒师父。

林月兰虽说来自现代,在末世前,她就是一个普通白领,而且也是宅人一个,只是偶尔会去酒吧喝喝酒而已。

所以,对于品酒师这一行并不是很专业。

但她在末世时,曾在一个酒庄找到一本鉴酒大全,里面有介绍各种酒味、酒色、制酒原料,酿制方法等等。

林月兰问过刘佳滢自已的意思,没有想到,刘佳滢自已真的特别敢兴趣

随即,刘佳滢就表示愿意跟随着林月兰,成为林氏酒庄的一员,为此,她还签订了劳动协议,一旦她有心背叛林月兰的话,那么,她宁愿遭受天打雷霹,魂飞魄散。

林月兰顿时表示无语,这里的人,真是动不动就发誓,天打雷霹,魂飞魄散之类的毒誓。

虽然,她现在是很喜欢佳滢这小丫头,也对她比较信任。

但是,人心都会变的,或许到了哪一天,这丫头突然觉得自已始终是她的一名手下,感觉到不服气,妒忌了,反过来,对她使用各种手段,那也是很烦的。

以前那个诡闺蜜不就是如此吗?

来到异世之后,对于人心的防范,她始终没有掉以轻心。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以,这丫头既然有如此诚心,她也随她的意。

林月兰就把那边现代纸质书,拿着宣纸抄写下来,又重新装订起来,交给刘佳滢。

让林月兰意外惊喜的是,刘佳滢在这酒方面还真是有天赋。

这书里,很多她都不太懂的东西,这丫头一点就透,随即兴致勃勃的开始尝试着各种酒来了,她哥哥刘齐根本就阻止不及,而且他就算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

刘齐虽对林月兰拐走他妹妹企图用心,有所怀疑,但现在的他,在生意方面,还是需要仰仗林月兰了。

同样开客栈,他的客栈,才在周边县城开了几家而已,但人家林月兰的你来我往客栈,已经开到了京城,且名动全国,根本就已经到了他望尘莫及的程度。

而且,据京城传过来的消息,林月兰可能是战神大将军蒋振南未婚妻。

所以,难道以前京城与林月兰并行而走的那个男人,就是蒋振南。

是了,之前,听说有个带银色面具的男人,跟随在林月兰身边,以村里人对这男人的描述,及他曾经见过一次的男人,联系起来,再加上他的名字——南振江,很显然,就是蒋振南。

南振江,蒋振南,不言而喻啊!

怪不得,他的好兄弟周文才,让他对外面谣言不要随意去听信,否则,什么时候惹祸了,都不知道。

后来,这蒋振南没有再带面具,也同样时常跟在林月兰左右。

林月兰从林家村独立出去成为桃源村时,这过程也确实顺利的不可思议。

原来如此!

她的妹妹在林月兰独立成村后,时常就往桃源村跑,还时常不回家。

更得知,在林月兰有意培养他妹妹成为品酒师酿酒师父时,他是暴跳如雷啊,可却无力阻止了。

一是,他们刘家,特别是他刘家嫡长子刘齐承了林月兰的大情,犹如再造之恩。

如果不是林月兰为他们母子三人出头,解决他们那冷酷无情的父亲及阴毒的妾室,估计他们现在可能在流浪街头了。

二是,林月兰确实有大本事之人。

短短一年多时间,从人人口中传言的克亲克夫克天下的克星,成为周围人人所知的大能人,大地主儿,大善人。

很多人靠着林月兰干活儿,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田里大丰收,在桃源村干活,工钱高,福利又好,这一切归功于林月兰。

至于那些传言说林月兰克亲克夫之类的,事实证明,这简直是在胡说八道啊。

如果克亲,那么林月兰所认的爷爷,现在怎么活得好好的,一点被克的迹象都没有。

如果克夫,林月兰已然成了蒋振南的未婚妻,为何蒋振南现在活得好好的?

至于克天下,更是无稽之谈!

听说,有人把林月兰改良过的农作物种植方法,已经传到圣听,今年下半年,是部分农民试用种植,到明年,则是全面推广。

如果全国百姓的生活普通提高了,这可是功垂千古的大功绩啊。

所以,他从一开始的偏听偏信,对妹妹刘佳滢如此崇拜林月兰,如此听从林月兰的话,是有些生气的,多次阻止之后,没有用之后,也就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不过,为了保护好妹妹的安全,刘齐派了人跟随在刘佳滢左右,以便时时保护。

刘佳滢呢,在品酒酿酒方面,确实天赋异禀。

林月兰花高价,聘请天下嗜酒之酿酒师,来教刘佳滢。

刘佳滢很快就会学了品尝各类名酒,在由这些酒中,说出酿制材料。

至于酿酒,也得到酿酒师的高度赞赏,认为是天生就是为酒而生之人。

刘佳滢所做出的成绩真的很是喜人,林月兰也是很高兴。

看到这些师父实在没有什么可教了时,林月兰就把现代,然后抄誊出来的鉴酒大全给了刘佳滢。

给了刘佳滢之后,她很快陷入了其中。

每天都是废寝忘食品酒,酿酒,简直是走火入魔。

现在的桃源村优越,资源丰富,只要刘佳滢需要任何材料,林月兰都会命人以最快的速度,给送过来。

不过,林月兰也很看重刘佳滢的身体。

毕竟,在林月兰眼前,这刘佳滢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正在长身体长个的时候,需要多注意饮食和休息。

因此,林月兰便规定刘佳滢,每天只能用四个时辰,最多四个半时辰,来研究关于酒的东西,其余时间,要不休息,要不就是玩,或做其他活动。

全桃源村的人,进行监督,一进发现,就强制让她休息!

现在正是葡萄收获时节,林德山一问刘佳滢去不去剪葡萄,刘佳滢迅速答应了下来。

葡萄可以酿制红酒。

但是,她从林月兰口中和那本书中得知,不同葡萄,可以酿制不同的红酒出来。

所以,她今天过来,就是来挑选葡萄的。

“林爷爷,这么多的葡萄,是全部酿制红酒的吗?”刘佳滢看着满山头的葡萄,很是好奇的问道。

林德山说道,“嗯,丫头说这一片山头的葡萄,是以酿制酒为主,那一片葡萄,则是用来吃的。”

林德山指着另一处葡萄园说道。

刘佳滢又是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这两处葡萄有什么区别吗?”

林德山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刘佳滢顿时有些失望的道,“哦!”随即,她看了看满山的的葡萄,问道,“林爷爷,林姐姐似乎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想她了呢!”

此时,张大夫捋了捋胡子,笑着道,“滢丫头,兰丫头短时间内,还不能回来……”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下来。

刘佳滢顿时失望的说道,“哦,还不能回来啊?”

瞧着刘佳滢那失望的眼神,张大夫又继续说道,“不过,兰丫头有来信说,让我们上京城玩一玩,滢丫头,可以兴趣上皇都玩?”

刘佳滢听罢,失望的小眼神顿时一亮,她惊呼的道,“张爷爷,是真的吗?您没有骗我吧?”

张大夫傲然挺胸的道,“那当然是真的。张爷爷怎么会骗你呢?倒是滢丫头你,想不想去啊?”

兰丫头来信说,他的徒弟找到了,在乌龙国。

现在,跟着乌龙国使团一起来到龙宴国皇都城。

恰丫头说,想要趁着五国都在,举办一次全酒宴,让他们一起过去参加,顺便与他的徒弟见见面。

听到徒弟的消息,他那颗一直担心提着的心,就放落了下来。

这次丫头表孝心,让他们两个老骨头去京城玩一玩,他们也不想拒绝,更何况,他们也想要亲眼看看,丫头是不是真的过得好。

当然了,既然举办品酒宴,肯定少不了这小酒神——刘佳滢了。

刘佳滢听着张大夫这么一问,顿时兴奋的道,“当然,我肯定要去。”

接着她细长睫毛之下那双大大圆圆眼睛,扑闪扑闪着,露出期待之色,她继续道,“听说京城很是繁华,车马如龙,很是热闹,我也去瞧一瞧!”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而且她又向来活泼,除了做感兴趣的事儿,当然就是哪有热闹往哪里凑了。

林德山听罢,笑了起来道,“呵呵,你这丫头,也不怕到了那里,被人给吃了啊!”

刘佳滢笑呵呵道,“林姐姐在那里,而且还是大将军的未婚妻,是将军府的准少夫人,而我还是林姐姐的结拜妹妹,所以,谁敢吃了我啊!”

张大夫笑着道,“丫头,京城里到处都是虎狼豺豹,你细皮嫩肉的,肯定会被盯上!”实际上,他这话别有寓意。

意思是说,跟着蒋振南和林月兰有关系,就会被京城一些势力盯上。

不过,刘佳滢这小丫头不知道,她很是疑惑的道,“张爷爷,您去过京城吗?不然,您怎么京城有虎狼豺豹的?还有,京城真的会有很多虎狼豺豹吗?那些虎狼豺豹不都是在山上的吗?难道京城是一座大山?”

刘佳滢的几个疑问,让林德山和张大夫一愣,但两人反应过来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林德山道,“哈哈,你这丫头,怪不得丫头常说,你是个活宝呢,是个开心果!”

“哈哈,林老弟,你说的没错!”张大夫附和道,“怪不得兰丫头离开之际,把这丫头给叫过来,原来真的是个开心果啊!”

刘佳滢,“……”

一脸懵逼!

两位爷爷到底在笑什么啊?

瞧到刘佳滢疑惑的小眼神,林德山轻轻咳了一声道,“张老兄,我们开始干活吧!”

随即就转过头看向刘佳滢道,“丫头,我们开始干活吧!”

刘佳滢点头道,“嗯,林爷爷!我一要挑好葡萄,酿制各种各样的葡萄酒,然后带去给姐姐品尝一翻!”

“好,我和你张爷爷也等着喝你酿制的好酒呢!”林德山笑着说道。

随后,三个人就很快进入了摘葡萄的大战之中。

……

两块令牌,无论是哪一块,都是特别的吸引人,让人心动不已。

但是,却只能选择一块。

萧景睿瞧着林月兰手手中的两块令牌,眼睛微眯,眉头微皱,锐利的目光盯了一会林月兰手中的东西之后,接着就紧紧盯着林月兰的脸。

在这一刻,现场气氛好像有些诡异之感。

仿佛这不是在选择,而只是一种心上人在撒娇,却微微不满。

蒋振南也紧盯着萧景睿,在萧景睿眼神锐利的射向林月兰之后,他迅速走到林月兰跟前,扫着萧景睿的目光,冷冷的说道,“二皇子,请你做出选择!”

看到蒋振南如此紧张的护着林月兰,萧景睿忽地笑问道,“固国公主,是不是本皇子收下其中一块令牌之后,就表示,我们就真的成为朋友了?”

林月兰听罢,笑着道,“那是当然!”

萧景睿对这个答案是满意的。

正待他伸出手想要接过林月兰手中的东西时,林月兰又说了一句道,“二皇子,你慷慨大方,出手阔绰,给我们龙宴国送上这么大一份礼,可给我朝应了赈灾之急。

所以您现在可不仅是我的朋友,更是我龙宴国上下的朋友,诸位,你们说是不是?”

在场所有人反应过来后,连忙点头应道,“是的,是的。我朝上下都会很感激二皇子您的!”

萧景睿接令牌的手一顿,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暗道,“看来今天来此目的,是达不到了!”

随后,他就对林月兰说道,“给本皇子那块医保牌吧!”

众人对他的选择是预料之中。

因为相对于他们来说,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可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像萧景睿这样皇子身份之人,在权势算计之中,步步谨慎小心,随时都面临着生命危险。

林月兰给了萧景睿医保牌,说道,“只要二皇子让人拿着这块牌,交给林记药铺或是林氏医院,我自会出现。”

萧景睿点了点头,道,“本皇子知道了。”

随即,他就对林月兰道,“既然没事,本皇子就先告辞了!”

今天这一出,他是丢了夫人又折了兵,再呆下去,这颜面也不是好看。

他犀利的目光对着萧景玉轻轻扫过,阴冷的说道,“我们走!”

萧景玉对上他的的犀利目光,神情一震,整个人显得无措不安起来。

她很不愿意就这么跟着萧景睿回去,但却又不得不跟。

“等等,”就在萧景睿和萧景玉准备离开之际,林月兰又叫住了他们。

所有人好奇又疑惑起来。

萧景睿面无表情的问道,“不知固国公主叫住本皇子,还有何事?”

林月兰从张掌柜手中接过一张帖子,递给萧景睿说道,“半个月后,本客栈举办一次品酒宴会,希望二皇子和玲珑公主参加!”

萧景睿接过邀请帖,点了点头道,“好,届时,我们一定准时参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