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萧景睿的过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五国交流会期间,京城之中,又流传着一件事儿。

那就是乌云国二皇子给我朝固国公主献上百万财物,以示两国间交好!

为以示回礼,固国公主给出了一块医保牌,可以固国公主求助一次!

现在所有人都知,林月兰的医术超群,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得到了她的一次承诺,就等于给自已一次生命的保障!

所以,这个回礼并不是寒酸。

相反,却显得乌云国二皇子的礼物有些寒酸了。

因为,很多人自认理解为,百万财物等于二皇子的命。

所以,乌云国二皇子用百万财物给自已性命买一个保障。

为此,很多人暗地里讥笑萧景睿,这也不算损了夫人又折兵,不是吗?最起码心里有了一个安全防护了。

同时,大家也认为固国公主真是太大方了,人家只是区区百万财物而已,就把安全保障给买去了。

明明可以送其他礼物回礼的啊!

很多人对于林月兰给出医保牌,是分外惋惜的,如果他们也能献上百万财物,会不会也有一块医保牌。

只是他们不是乌云国二皇子,随便就能出个百万财物,也不是水周国,一下子有上百颗夜明珠,同样的,他们更不是首富柳逸尘,财富数不尽。

所以喽,他们也不太可能随随便便就送上个百万千万财物给林月兰,所以尽时感觉到遗憾就是了。

不过,只是一块令牌,就换来了上百万两财物,这也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不是吗?

京城一栋小院

萧景玉跪在萧景睿的跟前,摘下面纱之后的脸,一片苍白。

她叩头知错道,“殿下,请饶恕我一回,我再也不敢了!”

她只是听说这你来我往客栈是林月兰所开,所以想要去感受一翻,顺便了解一下敌情,找一找茬。

可没有想到,带去的侍卫被人打断手脚不说,她还没有开始吃饭找茬,倒是先把桌子给掀了,还要花上大价钱赔上一翻。

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明白,好端端的,她打了一个碗,也算是她不小心,没注意,可在打第二个碗,掀桌子时,她根本就毫无意识而已。

等反应过来时,她才知道自已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掀桌子了。

于她自己制造出柔弱善良的形象完全相反来着,完全是个无赖泼妇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景睿没有看她,只是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上的这块医保牌,面无表情,在想着以前前尘往事。

他虽是乌云国二皇子,但他母妃是皇宫身边的一个侍女,一次皇帝喝醉酒之后,霸强了他母妃,之后,就有了他。

当皇后知道后,简直是暴跳如雷,想要赐死身边这个爬上龙床的侍女。

后来,他母妃求上了父皇,父皇看在子嗣方面,最终把他给保了下来,但却是去母子留,之后,孩子就被皇帝强硬的过继在皇后名下。

这让皇后如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但皇帝命令,她必须要抚养孩子长大,否则,孩子出事,那么,她这个皇后就会被废除,大皇子太子储君之位同样被废除,所以,她不得不忍着恶心与隔应,让他继续活下来。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皇帝不是在重视他,喜欢他什么的,而是认为他是皇家子嗣,既然是皇家子嗣,甭管是什么身份,肯定得活下来。

所以,才把他交给皇后抚养,让皇后承担抚养他长大的责任。

虽能活下来,但却对他视而不见,那些皇后身边奴才们,也是察言观色之人,只要不危及他的性命,不是对他这个主子如同皇后一样无视于他,就是对他动辙打骂,吃剩菜馊饭,这日子过得比最底下的奴才都不如。

后来,微微长大一点,他就时常受到其他皇子公主的打骂欺辱,时常带伤,窝在墙角,默默舔自已的疼痛。

只是在一次,他正在接受五六个皇子公主踢打时,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救了他。

“住手!”八皇子大声的喝道。

没有人听他的,依然踢打着他。

“你们再不住手,我就去告诉父皇了!”八皇子看着皇兄们没有停顿的时候,顿时急了。

这些人总算停了。

但是,三皇子很是生气的质问道,“八皇弟,你为何要救他?你不知道,他是卑贱宫女生下的吗?有他在,我们都感觉到侮辱!”

他们的母妃无论是嫁人前,还是嫁人后,这身份都很是尊贵。

八皇子很是疑惑的道,“皇兄们,二皇兄母亲是卑贱宫女怎么了?可二皇兄同样是父皇的儿子呀?”

众人,“……”

听着八皇子的话后,众人怕再继续下去,就会惹祸,所以,都离开了。

之后,八皇子对着他伸出了小手道,“二皇兄,你没事吧?”随后,吩咐旁边照看的太监,“小李子,你去找一个太医过来,给二皇兄看看!”

小李太监听罢,立即惊慌失措的道,“哎哟,我的小祖宗诶,你救下二皇子,可能已经惹得皇后很不高兴了,如果你再给他请个太医,那皇后得发怒了。小祖宗,你好歹为你母妃想想啊!”

八皇子毕竟只是个四五岁的孩子,小太监跟他所说的意思,他并不太明白,“小李子,我救下二皇兄,为何又惹得母后不高兴?还有,这又关我母妃什么事啊?”

小李子四处张望,瞧着四下无人,他小声的哀求道,“小祖宗,我们快离开吧!既然你已经救下他来了,想必其他皇子不会再过来了,二皇子身上都是皮外伤,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你就放心吧!我们赶紧离开吧!”

说完,他就带着强硬拖着八皇子离开。

从那时起,他就记住了这个可爱的小皇弟。

也从那时起,他时不时的会从其他人手中,把他救下来,然后,会偷偷拿些药给他用,或者偷偷过来跟他一起玩。

在有小皇弟陪他玩的那段日子,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可有一天,小皇弟没来,而且之后的日子,他一天都没有来过。

他很失落,也很伤心,躲在角落里暗自伤怀。

“难道八皇弟也像其他人一样讨厌我了吗?”

“不然,为何这么久了,都不来找我玩了呢?”

“唉,这明妃娘娘真是!”

明妃?

明妃不就是八皇弟弟的母妃吗?

明妃怎么了?

躲在角落里的他,听到明妃时,心里刹时闪过多个疑问。

“是啊,谁说不是呢!她在宫中受到皇帝宠爱,不骄不躁,人又和善,对这些下人又好。只是,她怎么会与外男通奸呢?”

“嘘!”旁边有个小太监,立即警觉的道,“小声些,小心隔墙有耳!”

其他两人顿时四处张望了一下,瞧着没有人,才继续说下去,“听说明妃是被冤枉的。”

“冤枉?”其他两人顿时好奇的道,“是谁在冤枉明妃娘娘?”

“你说这皇宫上下有哪个人有这个胆子冤枉明妃娘娘?”

其他人顿时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皇后娘娘?”

“明妃娘娘虽倍受陛下荣宠,但对皇后也很尊重啊!皇后为什么要冤枉她?”

“切,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就是因为明妃娘娘受宠,才让皇后娘娘不高兴了啊!”

“还有啊,我听说,是因为八皇子时常帮助二皇子,很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皇后才生气,所以,才设计陷害了明妃!”

“唉,说到八皇子,前几天被人发现淹死在日月湖中,发现太晚了,整个人都泡得浮肿起来。可惜八皇子,明明长得这么可爱的啊。”

“这八皇子被淹死,有人说是八皇子因为母妃被发现通奸,心情失落遭糕,失足掉落到湖底的。”

“切,这八皇子年纪这么小,又夜深人静,出来怎么可能没有个人跟着呢!”

“所以,你说是这八皇子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推他下湖的?”

“我可没有这么说啊!”

“嘿嘿,你不就是这么想的吗?不过,会是谁推八皇子的呢?”

“谁知道是谁呢!这段时间,八皇子因为二皇子,惹了太多人不高兴了。听到明妃失宠,就迫不及待对八皇子落井下石了吧!”

“以我的猜测,很是可能是皇后娘娘派人所为。你们想啊,皇后娘娘对付明妃娘娘,并不是因为明妃得了圣上的恩宠,而是因为八皇子对二皇子太好了。

要知道,皇后娘娘要说最恨最厌恶的人是谁,无疑是二皇子。这八皇子帮助二皇子,而且这明妃娘娘也不制止,这是在赤裸裸在皇后娘娘的脸。你说这皇后娘娘是这后宫之主,能忍受这样的羞辱吗?”

“嗯,你说的有道理!只是,皇后娘娘既然处理了明妃娘娘,这八皇子还这么小,也引不起什么大风浪,怎么不能像留二皇子那样留下八皇子呢?”

“这你就不知道!你以为皇后娘娘真的很想留下二皇子吗?这不就是没有办法嘛。陛下可是下了圣令,皇后娘娘必须要抚养二皇子长大成人,如有任何意外,唯她是问!

可八皇子就不一样了。

一是,八皇子并没有过继给皇后娘娘,也没有下什么圣令;

二是,这明妃虽死,但是明妃身后的娘家,八皇子身后外家,可是大学士卢大人及卢家啊,留下八皇子,不就等于留下一个大隐患吗?

等日后八皇子查明他母妃通奸真相时,能不保证展开报复,跟太子殿下抢夺太子之位?”

“嗯,你说的倒是有道理!”

“有人来了,我们赶紧离开吧!”

“走,走,走!”

待三个宫女太监离开之后,小萧景睿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看着他们远去的眼光,带着愤怒怨恨。

原来八皇弟死了。

死的原因,却因为时常帮助他。

在这一刻,小萧景睿带着滔天怒火及憎恨,在心底深深埋着一颗仇恨的种子。

他发誓,他一定要夺走皇后最在乎的一切。

她最在乎无非就大皇兄的太子之位,以后可以荣登宝位!

哼,他就要夺走大皇兄的太子之位,取代他等上宝座。

他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失去一切。

从那以后,他一边忍受着这些兄弟姐妹的欺辱,一边暗地里不断的找师父。

只是那些大臣估计皇后娘娘的威权,都不敢收他为徒。

后来,皇宫中来了一个疯老头,抓着萧景睿就说是徒弟。

萧景睿也乐得成为他徒弟。

只是,这个疯老头,也确实是疯老头,他一不顺心时,就会对萧景睿一拳头,时常打得他吐血。

不过,好在这疯老头是个真有本事之人,等他把老头的功夫学了八九成时,一天这个疯老头带着重伤回来,二话不说,就把自已身上的一甲子功力,全部传给他,之后,告诉他仇人是谁,就咽气了。

因为有疯老头身上的一甲子功力,才十岁的萧景睿就已经能打扮守卫皇宫的大统领了。

但在没打算暴露之际,他还必须忍着,还继续承受着奴才们的冷漠无视,兄弟姐妹们的拳打脚踢,一次次受伤。

然后,他一边暗暗出宫拜访八皇子的外家卢大学士,向他们保证,会给八皇子和明妃报仇,所以,现在需要他帮忙。

对于皇后设计女儿通奸,然后害死外孙之事,卢大学士怎么可能不知道?

然而,这案子是陛下亲自所判,他作为臣子,又怎么能去挑衅君王的威权,所以,为了卢家全族安危,他们只能忍气吞声,把一切的错误,归结于女儿的不贞不洁,差点给卢家带来大祸,好在她以死明志,让卢家逃过一劫。

卢家是逃过了一劫,但他们没有料到,皇后竟然是如此狠毒,前脚明妃刚自缢身亡,后脚八皇子就失足掉落水底。

呵呵,失足?

真是天大的笑话。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三更半夜的怎么可能一个人跑去湖边?

就算他为母妃的之事而伤心,那他也应该去明妃寝宫,而不是去湖边。

这事谁都知道,谁都明白,但谁都没有这么胆量,去同时挑衅帝王帝后二人。

所以,这两个案子,就如大石头一般,默默在沉浸在湖底,无人再去翻动。

可当萧景睿找上卢家时,卢大学士则是异常气愤和怨怒。

说起这一切事情的起因,还不就是因为八皇子帮了二皇子。

现在外孙八皇子已然不在,可这个起因的罪魁祸首,却还是活得好好的。

所以,对于二皇子萧景睿找上门,对卢大学士跪下要给八皇子报仇雪恨之时,卢大学士是想也不想的言辞拒绝了。

但萧景睿怎么可能会放弃?

一次不行,就二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三次不行,那他就一直跪下去,直到说服卢大学士为止。

直到半年之后,卢大学士终于被萧景睿的诚心打动。

他答应帮助萧景睿,但他需要萧景睿保证,在成事前,绝不能暴露他们之间的关系。

因为,凡是透露一点,就有可能面临灭族之灾。

得到萧景睿的承诺之后,卢大学士亲自交萧景睿读书识字,及中庸之道帝王权术。

萧景睿的聪明绝顶,又勤奋好学,这让卢大学士异常惊讶。

这让他不由的动了心思。

或许这二皇子真能成功,然后给明妃和外孙报这个仇。

卢大学士心有所动,但面上不显。

经过一年之后,卢大学士自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可交给萧景睿时,他又把他带到凌云大将军面前,跟他学军事谋略打战之术。

又过了半年后,青出于蓝甚于蓝。

萧景睿在各方面准备好之后,几人就谋划如何,让他在圣上面前得青眼了。

没有过多久,因为皇帝觊觎龙宴国,并且打算吞并它。

之前,派了几个将领,都是失败而归。

不得已,他只能再次启用凌云大将军。

之前,几次侵犯龙宴国,都是由凌云在大将军率领,打了胜战。

只是,或许是他的功绩遭人妒忌,也或许是因为功高震主,在小个作祟之下,皇帝顺便罢免了凌云大将军之职,任命皇后大侄子云飞为大将军,率领军队继续攻打龙宴国。

只是,这云飞没什么本事,打了几次,都就是失败而归。

之前凌云大将军占领的几个城池,又被对方给抢了回去。

不过,他归结于,对方大将军太厉害了,洞悉他们每一次的布署。

皇帝野心太大,既然云飞失败几次,那他就再次启用凌云,恢复他大将军职位,继续攻打龙宴国。

但凌云大将军借口人已经年迈,无法在战场上指挥打战。

一时之间,没有合适人选,让皇帝踌躇起来。

就在这时,二皇子萧景睿去御书房找上了皇帝,立下军令状,必定打胜战。

皇帝一开始不信,不过,萧景睿把乌云国和龙宴国边界地理环境做个透彻分析,及军队布署说给皇帝听时,皇帝是分外惊讶的。

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可选了,那何不试用一下。

第二天,皇帝就任命二皇子萧景睿为大将军,去攻打龙宴国。

第三天,萧景睿就带着军队离开了。

当皇后得知时,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之后,萧景睿果然打了几次胜战,这就引起了皇后的恐慌和不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