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萧景睿的命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一边,让小绿发动小伙伴,调查萧景睿的林月兰,听着小绿的讲述后,林月兰和蒋振南都沉默了片刻。

林月兰说道,“看来这乌云国二皇子的身世还是很凄惨啊,与南大哥你,这处境到是很相似啊。

不过,你是名正言顺的正夫人所生,他却是正夫人婢女所生;

你呢,生母去世,继母陷害,生父要命。他呢,生母去世,过继给正夫人抚养,生父力保他命。后被正夫人一次次陷害。

这样的他,能平安长大,倒是稀奇啊!”

蒋振南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

他能平安长大,一是因为占了蒋家嫡长子名份,有为蒋家子嗣的蒋老夫人保护;二是因为奶娘的保护;三是,天意巧合,因为每次蒋云峰夫妇想要弄死他时,蒋振烨都会生病。四是,蒋家子嗣单薄。

其实,说来一切的原因,就是蒋家子嗣单薄,才能让他有活下去的机会。

可这个萧景睿不一样,除了皇帝的一次圣令之后,却没有任何人的保护,已然是孤独一个。

而且看似皇帝一次圣令救了他,实质上,皇帝对他并不重视,所以,等皇帝渐渐忘记这个二皇子存在时,皇后完全可以以任何借口暗暗处理了他。

只是皇后太过自负,自以为这个在她眼皮底下的贱种,翻不起任何风浪,所以,宁愿恶心自己,也没有处理掉他。

以至于到后来,等他已然成气候之时,根本就动不了他了。

估计,皇后气都要被自已气死了吧。

萧景睿与蒋振南身世相似,都同样的凄惨和悲苦;忍辱负重相似,都是等着自已已然成气候,突然一鸣惊人的出现于人前;他们的经历同样相似,都是被两个老头捡起来,当了自已徒弟。

想到这,林月兰笑着道,“虽然两人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有点不一样。”

蒋振南好奇的问道,“哪里不一样?”

林月兰道,“你做任何事情,光明正大,无愧于任何人,而他明显是心里阴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小绿听着连连点头,“姐姐说得没错!”

林月兰就问着蒋振南,“当初萧景睿被封为大将军时,你应该还没有封为大将军吧?”

蒋振南点头道,“没有”

林月兰很是好奇的问道,“那时,你多大?”

“十七岁半,还不到十八岁!”蒋振南道,“还是一名校兵!”就是大将军的左右手。

他是十八岁封为大将军的。

“这么说来,那萧景睿也应该是十六岁?”林月兰疑惑的道。“那你们有交过手吗?”

“交过!”蒋振南点头应道,“不过,我因为权力受制,无法参与更多的军事部署及战事策略,所以,那时,多场战役,乌云国胜利较多!后来,我前任大将军袁不破因为病重,陛下就迅速提我为大将军。之后,我们两人的博弈不分上下!”

林月兰笑着道,“看来你们两个还真是什么都相似啊!”

“不过,后来,乌云国换了一个大将军!”蒋振南说道,“换了一个草包将军,我们一个打一个胜利!”语气之中,还颇有些遗憾之感。

难得棋逢对手,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战场上,萧景睿突然退去,总让他有一种遗憾。

林月兰猜测道,“可能萧景睿运气不好,碰上了你这个对手,在战场上,有败有胜,但是,他的敌人,就随即抓着他战场的失败,在皇帝面前,给他穿小鞋!”

林月兰猜测的没错,这萧景睿挂下帅旗,当上大将军后,蒋振南那时还不是大将军,且龙宴国的前任在大将军袁不破,是个固执心高气傲又鲁莽之人,他听不见任何建议和声音,固执己见让所有人将领听从他的一切指挥,正面强攻硬打。

只是对面是个有心计有谋略的萧景睿,因此,几次战役,袁不破失败而归。

袁不破没有想到自已领兵打战十几年,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吃了憋,一气之下,就把自己气病了。

而且这病越来越重的趋势。

如果在这时,被乌云国攻打过来,而龙宴国群龙无首之下,很容易突破设置下来的重重防线,而攻打到临近城池,最后彻底把城池占据。

情况的危急迅速传到了宇文珑焱的耳中,随即,他当机立断的迅速提拔暗中培养的蒋振南为大将军,在边境指挥一切战役。

如有必要的话,可以先斩后奏!

蒋振南得到了陛下的支持,当即立断的调整一切军事部署,然后,趁着对方没有反过来之际,就趁着黑夜,把对方的粮草先行烧毁。

没有粮草的乌云国,暂时没有办法与龙宴国开战。

龙宴国借此可以喘息一段时间。

……

萧景睿看着手中的医保牌,继续陷入深思之中。

如果那场战役趁着袁不破病重之际,继续攻打下去,他们很快就能迅速占领龙宴国的一座城池。

可是,有人不愿意他得这个功劳,竟然收买他身边之人,偷偷给他下毒。

好在那时他内力深厚,武功高强,发现不对劲时,迅速把毒药逼出来,但体内还是有余留,在他昏迷之前,他命令以前对凌云大将军衷心耿耿的几个亲信,日夜守着他,在他清醒之前,除了军医,任何人不得踏进大将军营账之中半步!

实际上,他所中之毒,是夺命之毒,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活下来。

但他还没有报仇,怎么就甘心就这么死去。

所以,靠着要活下去,报仇的强大执念,再加上军医的医术确实非凡。

他是活了下来。

只是等他清醒过来之际,就听说了,龙宴国烧毁了他们的粮草,已然吃了一惊。

他是知道,袁不破明明病重了,怎么还有这个精力能力派人,烧毁他们军营中的粮草。

当即他命人调查之后,得知,对方已然换了一个将军。

而且这个将军,与他一样,是个少年将军,是龙宴国皇帝亲自提拔,快马加鞭的把敕封圣旨送到。

这个少年将军是个有魄力之人,一上任,就调整了几个作战方案,而他此时在昏迷之中,自然的,乌云国军营之中,防不胜防了!

“可恶!”知道自已是错过了攻打对方的最佳时机,萧景睿真是大怒不已。

随即,他也立马整顿身边之人,以防下次再被暗害,之后,同样整顿军队部署,凡是重要位置,都换上他师父凌云大将军留给他的亲信。

之后,就吩咐人,去押运粮草。

他可以知道在押运粮草之事,会受到阻拦,他就按排了三路人,两路人是障眼,迷惑皇后太子一党。

剩下一路人,则是透过凌云大将军和卢大学士的暗中帮助,最终还是把粮草运到战场。

只是,萧景睿运气不太好了。

就算他在军事上再有谋略,有才华,是对上蒋振南这样的军事打战天才,再就是耐不住总有人拖他后腿啊。

所以,他与蒋振南之间的博弈,时胜时败,但,双方谁也耐何不了谁。

然而,有一天,皇都城快马加鞭,连下十道圣旨,撤销他大将军职位,迅速入京城,面见圣上!

本来是将在外,军命有所不从!

可是,来传圣旨公公禀言,再抗旨不遵,就是杀头之罪!

不得已,已经被撤销将军职位的萧景睿,跟着公公回宫!

一回宫,他那敬爱的父皇,就是以抗旨不遵及领战不利的原由,把他囚禁。

没有自由,没有人脉,没有权势的他,就如犯人一样,暗无天日。

只是,他怎么甘心,就这么被皇后太子一党阴谋就此成功。

所以,他面见父皇,请求贬他为,当一个普通之人。

从他跟着疯子师父学武,跟着卢大学士学中庸之道,跟着凌云在大将军学习军事谋略之时,他就慢慢在宫中,收拢自已的人脉,几年的慢慢发展,他在朝廷之中,总算有自己的亲信。

在他请求当一个庶民之时,朝廷之中的一些大臣请求陛下封为一个闲职王爷。毕竟,他是陛下的亲儿子,被贬为庶民,会有辱皇室血脉。

之后,陛下既没有贬他为庶民,也没有封他为闲职王爷。

他还是住在皇宫之中那落魄的宫院之中,只是,没有在囚禁他了。

皇帝要留着他,以备之需!

战场上的需要!

这让皇后和太子一党受到浓浓的威胁。

皇后几次派人刺杀,结果,都无疾而终!

萧景睿从那以后,安心呆在那府落魄宫墙院落之中。

以至于,过了一段时间,他就仿佛消失在皇帝皇后太子一党的眼前,好像又回归几年前的萧景睿。

萧景睿在蛰伏,暗中却又在收拢和发展自已的势力。

然后,朝廷之中的大部官员,宫中大部分人,成为了他的人。

连皇帝身边的亲信太监,萧景睿都收买了。

直到,五国交流会来临。

萧景睿突然控制了皇帝太子及皇后,然后,率领使团出使龙宴国。

但一些不知情的人,而是疑惑陛下怎么会突然想到二皇子,然后,派陛下出使龙宴国呢?

要知道,五国交流会,是个很重要会议,平常都是派有分量有重量的皇家子嗣及朝臣。

想到这,萧景睿冷笑一声。

他忍辱负重,忍气吞声二十几年,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报仇,抢走皇后所在乎的一切。

在他还没有成熟之际,突然冒头,很快就被皇后压了下去。

吃了一次亏,他就不会再吃第二次。

所以,他就一直在暗中筹谋酝酿,终于让他成功了。

他这次的目标,已经不单单是大将军之位,而是那把龙椅。

这十多年,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的安心呆那座落魄宫廷院中,在那里呆着的,只是一个替身。

好在,他聪明,一直让卢大学士和师父凌云大将军暗处寻觅与他相似之人,然后,稍微易容修整一下,就变成了他。

这些年,他不断的游走在各国,收买各国官员,再发展自已的势力。

只是在龙宴国设计的几次事件,都被人破解,打乱了他的谋划。

一调查之下,才发现,这个人正是突然冒出来的蒋振南未婚妻林月兰。

之前,有人传言蒋振南未婚妻,但他认为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也没有多去注意。

甚至心底里在讥笑蒋振南,竟然会找个同样带着面具的女人当未婚妻,很显然这个未婚妻可能就是个大丑女,而且还是个只为权势攀上去的女人。

否则,明知道蒋振南煞星之名,却还是不怕死的要嫁与他?

不过,蒋振南有没有未婚妻,跟他没有关系,他的对手,也就是蒋振南而已。

可恰就是他不重视不注意的女人,破坏了他一切的谋划。

所以,他迅速派人去调查这个林月兰。

调查出来的结果,真是让他大吃一惊。

这个女人,真是不容忽视!

只是等他反应过来,一切暂时成了定局。

可最让他震怒的则是,蒋云峰手中隐藏的图纸,竟然被她得到了。

听蒋云峰说过,他不懂那张图纸。

所以,他也不确定林月兰是否能看懂。但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从皇宫之中听说这关于金矿和铁矿之事。

但不管这皇宫之中有没有这样的消息,他必须把这两座矿山搞到手,否则,林月兰一旦把金矿和铁矿交与宇文珑焱之手,那他能想像到龙宴国的迅速强大。

再加上有蒋振南,到时,在对龙宴国强攻,谁胜谁败,就更加难说了。

所以,他现在要把这两座矿山搞到手,首先就要破坏林月兰和宇文珑焱之间的那种信任关系。

他是看出来了,这个宇文珑焱很是重视林月兰,所以,即使在他的逼迫之下,冒着江山社稷被动摇的情况之下,也有同意,让林月兰嫁给他。

再说,这个林月兰,他总感觉有些邪门。

因为,凌云师父远隔千里之外暴病而亡,他都还不知道消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这个林月兰知道的东西未必太多了?

但不管怎么样,他的计策,还是先破坏林月兰和宇文珑焱的关系。

所以,听说萧景玉在你来我往客栈掀桌摔碗,林月兰竟然亲自要求她赔偿时,他顿时计上心头。

觉得这就是机会!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林月兰确实聪明绝顶,把他所给的难题轻轻松松的就解决了,还不给任何人诟病。

想到这,萧景睿紧紧盯着手中的医保牌,无声的笑着道,“呵呵,林月兰,真是一个越来越是有趣的人儿!怪不得,这蒋振南和宇文珑焱护着她如珠如宝一般!”

随即,他的表情又变得阴鸷,眸底迸发着冰冷阴森,同时也带着一股浓厚炙热的光芒,趣味盎然的说道,“如果能从他们手中抢到人,肯定很有趣吧!”

说着这话时,他的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过这块医保牌。

萧景玉额头贴地面,一直在叩着头,承认自已的错误,可却始终没有得到萧景睿的回应,这让她心里的不安和恐慌越来越大。

她不知道这次的错误,这位殿下要给她多大的惩罚。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她就听到他的喃喃自语,随即叩着的头颅之下,那些眼睛蓦然睁大,眼底有着惊讶之色,可随即又是变成了预料之中。

她没有吭声。

之后,她再一次说道,“殿下,请饶恕我一回,我再也不敢了!”

萧景睿听着萧景玉的声音,反应了过来。

随即,他的表情一冷,凌厉的道,“你是怎么回事?本宫让你出去是竖立良好形象,而不是破坏形象的?你瞧瞧你所做之事,如恶霸让护卫威胁客栈员工,如泼妇,摔碗掀桌!周文雅,你这是在找死吗?如果你想死,本宫立马送到你们皇帝跟前,相信立马人头落地!”

“殿下,饶命!”萧景玉,哦是周文雅立马磕头更加激烈,神情显得害怕和激动,“我再也不敢了!”

之后,她又解释道,“可是殿下,我也不知道,我这是做了什么。等我反应过来时,却已经做了那些事了!”

听着周文雅这不像解释的解释,萧景睿只是微微皱了眉头,又冷厉的说道,“本宫不管你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周文雅,你给本宫记住了,是你说要报仇的,本宫才会让人把你给救下来。如果,你继续做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事的话,本宫即刻把你送回到你们皇帝跟前,你可让记住了?”

周文雅一张与萧景玉一模一样的脸,迅速变得极其苍白,眼底闪过害怕惊恐之色,她不断的点头道,“记住了,殿下,我记住了!”

萧景睿点了点头道,“嗯,你记住就好!这一次事情,那就算了!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是,殿下!”周文雅很是虔诚的道。

“还有,你尽量少跟林月兰起冲突,如果可以的话,你要与林月兰成为朋友!”萧景睿吩咐道。

周文雅神情一愣,表情满是疑惑。

但随即表情就带着凌厉的道,“这是本宫给你的命令,你可记住了?”

周文雅点头很是恭敬的应道,“是,殿下!”心里却不越发的不服气。

她根本就不明白,萧景睿为何要让她与林月兰那贱人成为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