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开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氏集团京城分部,是京城郊区山里一栋三进三出的六合院子。

这里所处位置很隐秘,深山之林中。

除了,林氏集团内部人员,一般人是找不到。

而且建设房子的工匠,还是林氏集团内部之人,他们下了保证,绝不透露林氏集团位置半个字。

对于人心,林月兰向来防范。

即使这些人下了保证,她也不是很信得过。

所以,就在他们下保证时,让小绿散了些绿源,让这些人偷偷吸了一缕绿烟,在她还没有打算公开林氏集团之前,这些人一旦透露半个一个字的,必定会遭到她的惩罚——成为哑巴,嘴里化脓。

如果还不怕死的想要继续透露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只能去地狱里向阎王爷汇报了。

当然了,肯定没有人知道罢了。

“拜见主子!”

林霜菊、林金梅,林金兰,林青竹,林欣月,陈山彪父子,张元彬等几个属下。

林霜菊:林氏木工坊主管;

林金梅:林氏房建公司主管;

林金兰:临悦阁和梦悦阁主管;

林青竹:林记药铺林氏医院主管;

林欣月就是赫那拉阿奴:情报网主管;

陈山彪父子:金源拍卖行主管;

张元彬:你来我往客栈主管。

本来林月兰只任命张元彬为青丰城你来我往客栈掌柜,京城大客栈,她想要另培养人。

但接着她就发现,这张元彬的能力就像一个无底洞,随着这你来我往客栈越开越大,越开越多,他的能力也越来越大,处理事情来游刃有余。

所以,林月兰决定,与其换人,还不如让他继续掌管客栈。

至于陈山彪和陈永飞父子,这金源拍卖行,林月兰是打算交给陈永飞管理,只是他现在能力不足,阅历又少,所以,现在是他父亲带他,等时机成熟之后,再交给他。

“都起来吧!”林月兰坐在首席上,声音清冷带着威严的说道。

几个属下起来后,陆续坐在属于自已的位置,然后,眼神都紧盯着林月兰,神情之中带着些紧张与期待。

林月兰威严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他们的表情,突然笑着说道,“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你们主子我又不能吃了你们!”

随即,她又严肃认真的说道,“你们这半年做得不错,值得的表扬!”这一句才是重点。

众人瞧着表情“变化不定”的主子时,确实紧张不已,然后,在听到后一句话时,顿时松了一口气,那颗紧张的心,也彻底落了下来。

“呼呼,真是紧张死我了!”林金梅故作拍了拍胸口,深深吐了一口气。

“切,金梅姐,你们在紧张我们,该紧张的是我,好不?”林欣月大声的说道。

“喂,我说欣月,要说真正该紧张的是我好吧,”林青竹似乎不甘示弱的说道,“我每天都在京城,与那些真正的皇家贵族生死一博啊。好在主子这些日子在京城,否则,真可能把我吓个半死!”

林青竹现在在京城坐镇林氏医院,所打交道之人,可都是顶级权利中心,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得罪权贵,人头落地。

好在,他从接手林记药铺以来,这药铺由小做到大,经历了各种事件,也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慢慢的变成了得心应手,进步飞快。

不过,这京城,毕竟是权贵权势中心,每一步都要万分小心,不要让人抓住任何把柄,否则,真有可能给林氏医院带来滔天大祸。

因为,他们林氏医院虽掌握了人家的生死,可人家同样掌握了你的生死啊。

所以,生死一博,还真没有说错。

听着林青竹的话,倒是没有去反驳。

除了陈山彪父子,这金源拍卖行还在青丰城之外,其他产业都在京城飞速成长。

每一次的成长,都被各方权贵势力紧紧盯灼,必须步步小心,严防谨慎,否则,可能一个疏忽,就会惹下滔天大祸。

林欣月倒是平静的说道,“我们情报网,好像也不遑多让啊!”

这情报网,收集情报的方式,青楼、酒楼、茶馆、街头小巷,还有现在新成立的快运驿站等,凡是有人买任何情报,快运驿站就会有任何情报卖。

如果没有收集到客人所需情报,那么,就可以特殊方式向主子林月兰汇报,不出三日,那么客人所需要的新情报必定到手!

这情报网,相比其他产业来说,是起步最晚,但却是发展最快的,短短一年时间不到,已经把情报网开遍了全国,现在正打算进驻其他国,掌握整个天下局势情报。

不过,这买情报,卖情报,也是很危险的。

如有人买了情报,被人威胁,或想要杀人灭口什么的,总之,也是时常走在刀刃上职业,好在,做情报这一行的人员,可都是挑选各行比较敏锐特长的人员,可比其他产业选择的人员,苛刻多了。

“嗯,主子我知道,你们都辛苦了!”听着他们各自的吐槽,林月兰笑着说道,“等年底时,主子我给你们每个人发个大红包!”

“啊,真的啊!”几人很是惊喜的大声谢道,“谢谢主子!”

这个所谓的大红包,实际上就是按现代人所说的,年底奖金。

林月兰并不是吝啬之人。

即使像改名换姓的吴家四兄妹,虽名义上还是林月兰的奴才,实际上,林月兰早已经把他们当家人,而吴家四兄妹,也已经不止把林月兰看成主子,救命恩人,更多的则是家人。

对于,与林月兰签订的卖身契,他们早已经忘记了。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不背叛主子,三年后,主子自会把卖身契还给他们,成为真正的自由之人!

当然了,现在主子也没有把他们当奴才看,更多的,则是当成合作伙伴和家人。

每次的主子弄出的任何新东西,好吃的好玩的,必定少不了他们那一份,时刻惦记着他们的安危,派着精英护卫保护着他们的人身安全。

林欣月很是大胆又好奇的问道,“主子,你所谓的大红包,是多少啊?”眼底不断的闪烁着热切期盼的光芒。

林月兰睨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一两,算不算大红包?”

“不算!”不等林欣月回答,其他人倒是异口同声带着些急切的问道,“主子,年底时,你不会真给大家包一两红包啊?”

林月兰阴测测的道,“怎么?一两红包少了吗?你们可知道,这可是顶普通工人三个月的工钱了呢!平常主子我是不是太大方了,给你们成千上万两的工钱,所以,你们现在都看不起这一两了,啊?”

除陈家父子,其他几个人心神一震,迅速摇头道,“不敢,不敢!”

随即林青竹就嬉皮笑脸的道,“嘻嘻,其实吧,这一两红包,确实是个大红包,你们说,是吧?”

众人一致点头道,“是啊,是啊,是个大红包!”都说得很迅速很急切,生怕慢一点,惹主子不高兴,到年底真给他们发一个一两红包,他们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当然也不是他们看不上这一两红包,但是,相当于过时节,主子发放的礼品——千两大红包,及各种珍稀之宝来说,还真是太少了。

被主子养叼了口味,再让他们换个口味,还真是不习惯。

林月兰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行了,不用阳奉阴违的说些违心话了!”这些人,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巧要红包,竟然还看不上一两啊。

当然了,林月兰也很显然是在跟他们开玩笑的。

陈山彪父子很是羡慕的看着其他人与林月兰之间的互动。

相对于其他人,从在林月兰创立这些产业之时,就跟随着她,他们父子俩则是中途插进来的,与他们这些人都不太熟悉,与放不开与林月兰开各种玩笑。

他们父子俩很是中规中矩的坐在自已的位置上,面上表情有些慌张和不安,但显得更多的则是渴望。

渴望能与他们一样,与主子热切的说笑。

可他们现在不太放得开啊。

相对于其他产业开遍全国各地,也就只有金源拍卖行,只在青丰城一家而已,所以,就显得有些渺小和不够看了。

从他们被人接入京城到这个隐秘地方之后,他们才知道,近一年来,这些名动全国,突然冒出而来的店铺商铺,竟然都是林月兰的。

要知道,现在管理这店铺商铺之人,随便拎一个出来,可都是大商人。

这一个个大商人加起来的队伍,幕后竟然另有主子,而且这些人的主子,也是他的主子——林月兰。

得知这些情况之后,父子俩真是震惊不已。

同时,心里却也已经明白,林月兰要这金源拍卖行,确实是因为需要,而不是因为这拍卖行赚钱,被她给瞄上的。

因为相对于这些惊天动地的产业,金源拍卖行的进账只是少得可怜啊。

所以,他自认为再场的每一个人,这地位都比他们要高,所以,也不敢轻易开口,更不敢随意的与林月兰这个主子互动与玩笑。

林月兰发现父子两的紧张之感,笑说安抚道,“老陈,你们不用紧张,这里都是我的属下,他们人很好的,我们都是一家人。”

陈山彪有些紧张笑着点头道,“是……是主子,我……我们不紧张!”

“哈哈……”其他人大笑起来。

这还不叫紧张,那什么样那叫紧张啊。

当然了,他们的大笑,也没有任何恶意,看着他们紧张,也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而已。

林月兰,“……”一阵无语。

随即,她又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不要笑了。老陈和小陈是新人,你们都跟他自我介绍一下吧。林霜菊,你是老大,就从你开始吧!”

陈家父子,看向林金梅。

因为,他们以为林金梅才是老大。

只是……

瞧着那个大老爷们介绍自已的时候,陈家父子顿时有些无语。

他们现在在怀疑,这名字是他们自已取得吗?应该是主子取得吧?

不然,一个大男人,给自已取……取这样一个如此娘们的名字?

每次听到主子叫自已林霜菊时,他的脑门就是一阵发黑。

林霜菊面无表情的道,“林霜菊,林氏木工坊主管,也是他们的哥哥!老陈,以后,请多指教了!”

陈家父子,“……”

随即,他们就听到林霜菊抗议的说道,“主子,我能不能换个名字啊。就是换回我原来名字,不换姓也行啊。这林霜菊,林霜菊的,我一个大老爷们,别人还以为我是个娘们呢!”

他以前的名字,叫吴金侠,一听就是个男人名字,根本就不用解释,他就是个男人的事实。

尤其是林氏木工坊越做越大时,别人一听名字,都以为是个女人呢。

林月兰听着林霜菊第n次抗议他名字之后,终于大发慈悲的道,“看在你如此忠心耿耿为我这个主子办事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让你改回原来的名字吧!”

林霜菊一听,顿时雀跃欣喜的谢道,“谢谢主子,谢谢主子!”

实际上,对于改回名字,他并不是很乐观。

他只是习惯性的,向自家主子抗议这个名字罢了。

没有想到,竟然取得出乎预料的结果。

看来,这陈家父子真是他的救名恩人啊。挽救了他的名字。

林霜菊很是高兴的突然对陈家父子道谢道,“老陈,你们还真是我的救名恩人啊,我林金侠,真是多谢了啊!”

陈家父子,“……”怎么从林霜菊变成了林金侠了?

陈家父子表示很懵。

瞧着他们父子不明所以的表情,林金梅笑着解释道,“老陈,我们四兄妹是卖身于主子的,为此,主子给我们改了名字。所以,我大哥的名字,被主子改成了林霜菊。”林金梅指了他们兄妹几个。

老陈是明白了。

他们四人原来有名字,后来卖身于林月兰,就让林月兰重取了一个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恶趣味,直接给老大取了一个女人名字。

老陈点了点头道,“林老大好啊!”

他也是看出来了,这林霜菊,哦是林金侠,不仅年纪比他们这些人大,这人也成熟稳重,这能力地位应该比其他人高一些,否则,林月兰也不会直接唤他为老大。

老大林金侠,“……”他是老大,那主子是什么啊。

林金侠笑着道,“老陈,你就叫我大林就好了。你年纪比我大。我就唤你老陈好了。至于他们,就按年纪来唤,叫二林,三林,四林,小林什么的,就可以。”

被唤二林,三林,四林小林一众人,“……”他们是不是就成了森林了啊。

不过,倒是没有反对。

“至于小陈,你的年经与他们相仿,就直接唤名字就好了。”林金侠又说道。

老陈父子,“好的!”

然后,陈山彪有些拘谨的介绍道,“我现在是负责金源拍卖行!”

众人点头道,“我们都知道。”

老陈父子,“……”他们怎么知道。

再次看着陈山彪父子疑惑的眼神,林金侠解释道,“每个月,我们都会在各地托运一件东西到金源拍卖行去拍卖啊。”如果不知道,他们怎么去托运啊。

当然,这托运的人,当然是负责情报网的林欣月负责的快运驿站了。

陈山彪总算明白了,为何从金源拍卖行到了林月兰手中后,就有这么多珍稀之物拍卖了,而且还是大名商铺商人来者 。

“你们都彼此介绍完,都认识了。”林月兰突然一脸正色的道,“那我们开始说正事吧!”

林月兰说完,就从自已的背包中拿出几张邀请帖,说道,“十天之后,京城你来我往客栈举办一次全国仅有的品酒大会,到时,你们一起参加吧!”

说着,就把属于他们各自的请帖,递给他们。

众人从林月兰手中接过请帖,打开来看了看。

然后,林金兰疑惑的问道,“主子,我们这次参加品酒会是不是以各自商铺商人身份参加?”

如果以林月兰属下的身份去参加,根本就不用发请帖。

毕竟,这属于自家人参加自家的宴会。

可没有人听说,参加自己宴会之人,还要拿着请帖的。

这不是在做多余之事,画蛇添足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没错!除了负责林氏医院的青竹,及负责你来我往客栈的元彬,剩下的,你们都是以各自商铺大商人身份,参加这次酒会。”

林氏医院和你来我往客栈,是固国公主林月兰的,已经成了众所周知之事。

所以,林月兰也不想做掩耳盗铃这样的蠢事。

林欣月很是疑惑的道,“可是主子,为什么呀?”

主子已经是固国公主了,所以这些商铺产业暴露出来,也应该没有什么事了。

为何,还不暴露呢?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们目前还是低调一些为好,暴露太早,很容易让人钻空子,露把柄,尤其是现在我已经是固国公主身份,未婚夫是镇国大将军,而大哥又是全国首富柳逸尘!”

听着林月兰如此说,其他人想了片刻,说道,“我们明白了!”

他们现在的势头看着很猛,无坚不摧,然后,也就只有他们自已明白,因为这些产业发展过快,有很多漏洞与不足,现在还没有发现。

如果一旦被有心人发现,那很有可能带来灾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