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分一半真金白银(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把邀请帖发给了几个属下之后,林月兰就让他们逐一汇报各自管理的经营收益情况。

陈家父子听着他们夸夸而谈时,表情是真的很惊讶。

在没有把金源拍卖行转给林月兰之时,他也是个商人,也是个不择手段的商人,否则,就不会在无意间得罪了青丰城最高官总督大人周安平,进而因为保命,把拍卖行转给了林月兰。

此刻,听着他们就因为各自产品独一无二,所以,他们不用手段,就把产业越做越好,越滚越大时,表情很是诧异。

既然惹来其他商人的嫉妒与眼红,想要对他们不择手段,暗中陷害之类的,他们只要学着主子的样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一旦犯我,必定十倍奉还。

然后把那些人所用的手段,他们以十倍的方式返回去就是。

还是,陈家父子也是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这主子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她会暗中派人保护他们的安全,让他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听到这些,陈家父子真是震惊极了。

父子俩刹时间想到,当初陈永飞犯了大错,主子要罚他之时,他的婆娘(娘)却对主子十分不满,甚至在后面诋毁主子。

如果不是主子没有与她认真计较,那她的下场会如何,他们父子俩根本不可而知。

但有一点,他们很清楚,那就是一定很惨!

因为,现在他们从这些主子的属下口中得知,主子是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之人,所以,在背后诋毁主子的婆娘(娘),会有多惨。

只是,主子却因为看在他们父子俩的面子上,稍微教训了一下她而已。

父子俩暗中决定,以后关于主子任何事情,包括拍卖行之事,绝口不对婆娘(娘)提,以防她再惹下大祸。

“喂,你们在想什么,轮到你们了。”瞧着大家各自都汇报完了,陈家父子却在发呆。

正在开会议呢,他们在开小差,这可不行。

陈家父子听到叫唤,回过神来,对上林月兰一脸严肃的脸,顿时一阵惊慌。

不过,陈山彪很快就收起了惊慌神色,对着林月兰汇报道,“金源拍卖行生意,目前一切顺利。属下按照主子的吩咐,一个月一次小拍卖,三个月一次中拍卖,半年,举办一次大拍卖。”

林月兰“嗯”了一声之后,就漫不经心的问道,“那现在周总督,还会针对金源拍卖行吗?”

陈山彪摇了摇头道,“没有。”

说到这,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汇报。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林月兰凌厉的道。

陈山彪说道,“主子,属下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什么奇怪的现象?”林月兰疑惑的问道。

“就是这个周总督,几乎每次拍卖会都不曾落下!”陈山彪说道。

林月兰挑眉,轻笑着道,“这不是很好吗?反正我们金源拍卖行是光明正大做生意,无论是谁,何种身份,只要遵守拍卖行的规矩就行了啊。”

陈山彪却继续汇报道,“可是主子,这周总督每次来拍买的东西,都是极其贵重之物。几乎每次拍卖会的压轴之宝,都被周总督拍去,即使周总督没有出面,也会有一个神秘人出现拍下,而那个神秘人,属下恰巧在一家酒楼见过,而且属下看到的则是,他们两个在一起过。”

听着陈山彪的汇报,林月兰当即有些不寻常。

她问道,“按着时间算,金源拍卖行,应该已经举行过五六次的拍卖了。每一次拍卖压轴物是什么?可有千年人参?百年灵芝?”

陈山彪听罢,顿时疑惑的道,“有!可主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千年人参和百年灵芝,说来是林记药铺给送过来拍卖的。

当然了,这是主子给他们下放的权利。

这些稀贵之物,大多数时候,都是放在拍卖行拍卖的。

全国各地有需要者,听到消息,自会前往拍卖之地。

只是这青丰城毕竟是周总督的地方,是当地权贵,外地权贵之人,一般都会拜访于他。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外地所来权贵好像很少,都是当地者居多。

而且当地无论是官员还是大商人,都必须卖周总督一个面子,不太敢跟他抢夺。

因此,大多数宝物都落入到了周总督口袋之中。

林月兰疑惑的道,“周安平,他哪来这么多钱?”

她空间之中的任何一件东西拿出去拍卖,都是天价,更何况,这千年人参,虽之前拍卖过一次,第二次拍卖看似显得有些廉价,实际上却更加的珍贵。

因为,都已经第二支千年人参了,那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三支,万一没有第三支,那他们不是亏大了吗?

所以,相信各地权贵之人,都想要拍买下来。

可是听着陈山彪的意思,金源拍卖行透露出拍卖千年人参的消息,被周安平拦截了下来,所以,去青丰城之人,并不多,而周安平占据着天时地理人和,就把东西给拍买下来了。

可现在问题是,这周安平只是一个总督,哪来这么钱?

现在听着陈山彪汇报的消息,再想到之前所生的事,见到的东西,林月兰很容易就想通了一切。

“混账东西!”林月兰喝骂道。

陈山彪父子立马跪了下来,“主子恕罪!”

陈山彪父子不明所以的跪下来请罪。

林月兰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不是在说你们。起来吧!”

陈山彪父子还是满脸疑惑。

接着林月兰又吩咐道,“周安平之事,欣月,你让人密切注意一下,有任何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是,主子!”林欣月立马应道。

林月兰看着陈山彪说道,“老陈,周安平之事,你就先不用管了!”

陈山彪点头应道,“是,主子!”

“嗯,你们还有什么情况要汇报的吗?”林月兰问道。

林欣月踌躇了片刻,问道,“主子,这次品酒大会,其他国家使团之人,会不会参加?”

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欣月,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有直接得到答案,林欣月顿时有些着急了,“主子,会不会啊?”

林月兰笑了笑道,“行了,不逗你了!我正是趁着五国聚首之时,举办这品酒会,你说他们会不会参加?”

林欣月眼睛一亮,表情上带着些兴奋与激动道,“这么说来,阿朵柴国使团也会参加了?”那她就可以见到大哥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了。怎么,欣月,想要见你大哥了?”

林欣月没有隐瞒的点头道,“是的,主子,我想要见大哥了!”

林月兰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她又严肃的道,“林欣月,你要见你大哥,我不会阻止。但是,主子必须提醒你一句,你是情报网的负责人,你身上有巨大的利用价值,可别千万因为亲情之类,而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否则,主子我,非严惩不可!”

如果让赫那拉阿哲知道现在的妹妹是情报网的主子,这么巨大的资源财富,不让他心动,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他很有可能会在这个妹妹身上动心思。

亲情,爱情,友情,这三分情最让人无法拒绝。

亲情撼动人心;爱情迷惑人心;友情煽动人心!

如果林欣月因为这份亲情,而出卖了她,出卖情报网,那么,她就会让阿朵柴国使团还没有回到大本营,就魂飞魄散,至于背叛之人,是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而且必须受到严厉惩罚!

林欣月听着主子这么严厉的表情,迅速跪下说道,“欣月明白!欣月只是见一见大哥,绝不会出卖主子,出卖快运驿站情报网的!”

林月兰只是提醒道,“嗯,你只要记住就行!”

林欣月诚恳的道,“是,主子!”

林月兰道,“行,十日后,你们就拿着邀请帖,直接到你来我往客栈!”

随后,她又吩咐张元彬,说道,“元彬,这十日,你务必要安排好客栈中的一切,要保证品酒会的万无一失!”

“是!”张元彬应道。

……

御书房

宇文珑焱拿着手中请帖翻来覆去的看了几次之后,就笑着对站在自已面前的林月兰说道,“品酒宴会?这倒是稀奇啊,丫头,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林月兰笑着说道,“陛下,你也知道,因为红酒,我可是专门弄了一个酒庄不是。”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道,“是啊,只是,这与办不办酒庄有什么关系吗?”

林月兰有些无语了。

但很快就说道,“皇帝老头,品酒怎么与酒庄没有关系呢?你要知道,我那酒庄现在出品的不止是红酒啊,比如桃花酿,女儿红,五粮液,剑南春等等,可多了呢。您也知道,我现在是一名商人了,既然是商人,我当然想着要把这些东西卖出去不是。现在五国聚会,正好是推销它们的好时机,所以,就要借机办一个品酒宴啊!”

宇文珑焱听着林月兰介绍那些听也没有听过,更没有喝过的酒类,先是一愣,接着就笑骂道,“你这丫头,这么多的酒,你怎么都没有给朕尝一尝啊,就这样直接让其他人品尝,你也不表表孝心?好歹朕现在可是你的义父啊!”

一听这些酒类名称,肯定都是不比红酒差的红酒。

可怜他一个皇帝,都没有喝过,竟然要让其他人行喝。

林月兰一阵无语。

然后说道,“皇帝老头,除了女儿红和桃花酿之外,其他都是烈性酒,以你的体质根本就不能喝。还有,这女儿和桃花酿,你好像喝过吧,我亲爱的皇帝义父!”

“……”宇文珑焱。

一阵词穷!

他这个义女是在提醒他,现在老了吗?

所以,那些烈性酒,他都不能喝。

宇文珑焱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盯着林月兰。

林月兰被他盯的随即投降,摆了摆手道,“行了,在品酒会之前,我让人准备各种酒类,都各送一坛给你。”说到这,她又提醒了一句说道,“还有,这些酒,你一天只能喝一种,而且一天只能喝二两酒。早上不准喝,中午和晚上可以各喝一两。张公公,你必定要好好监督义父。”她特意咬重“义父”二字。

“是,公主!”张公公很是恭敬的应道。

“还有啊,张公公,如果义父偷喝,多喝你尽管汇报于我,我立马收走这些东西,可知道!”林月兰又说道。

“是,公主!”张公公弯腰很是恭敬的应道。低下的头颅却在偷笑。

他可是知道,谁都不能管陛下,也就固国公主有这个本事管陛下。

方才固国公主特意提醒了,陛下这个身体不能多喝酒,所以,为了陛下身体着想,只要发现了陛下偷喝多喝,那他必定会向固国公主汇报的。

张公公在心里感叹一声。

缘分这东西啊,真是奇妙。

在陛下微服私访,带着他偷偷去桃源村时,何曾想过,陛下和固国公主的缘分,竟然是如此之深。

在出宫以前,陛下自以为这固国公主林月兰只是蒋大将军的未婚妻,是有些本事之人。

可到了桃源村见了面之后,才知道,这林月兰可不只是有些本事之人,而是个有大本事之人,且她这个人恩怨分明,有恩必报,有仇必还的刚烈之性。

后来,陛下回宫之后,林月兰一入京城,就帮了陛下这么大一个忙。

可以说,林月兰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也是宇文家江山的救命恩人。

所以,在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提出要娶固国公主为后时,无论是为公为私,他都必须遵循公主自己的意思。但这心却一直提着。

因为,乌云国二皇子提亲之事,可不关是两人结亲之事,而是事关到两国联姻之大事,一招不慎,就会给龙宴国百姓招来大灾大难!

好在,公主自己是个机灵聪明的,才挽救了这场危机。

陛下那提着的心,才放松了下来,随即对于自已所做的决定,觉得是万分正确。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答应了萧景睿的提亲,那么,他失去的可不止是林月兰这个名义上的义女而已,而是毁去的可能是林月兰和蒋振南对他的信任,及这龙宴国的半壁江山。

再说了,林月兰本身就是有大本事大才干之人,她所说的每一项建议,都给龙宴国以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月兰手中的产业,林氏医院和你来我往客栈,及桃源村大片田庄,都是龙宴国内巨大的资源。

如果真把林月兰嫁去乌云国,那么很显然,这些东西,都有可能被带去乌云国。

他还从陛下口中知道,林月兰和蒋振南已经找到了闻玉静口中的金矿和铁矿图纸,只是差确认具体位置了。

而那图纸上的各种标注,也听陛下说,只有固国公主能看懂。

所以,无论是人为上,财力上,固国公主在陛下心中显得尤为重要。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陛下是真能感觉到,林月兰是真的把他当成一个长辈敬爱着,如敬爱她爷爷林德山一样。

因此,就算为了这份对于他来说很真挚没有杂质的感情,他也绝不能随意摧毁他们之间的信任。

“行了,你这丫头,还让张公公监视朕,”宇文珑焱笑着道,“朕听你话就是了!”

就算为了自己的身体,能活得更长一些,他也要听林月兰的话,不可贪杯。

林月兰可爱的吐了吐舌头,然后说道,“皇帝老头,品酒宴会那天,我特许让你品尝一下各种酒,如何?”

宇文珑焱没好气的说道,“那朕是不是要说谢谢啊?”

林月兰摆了摆手说道,“说谢就不用了。只要你把萧景睿上贡的那百万两财物分一半给我就行了。”

宇文珑焱顿时气乐了。

他笑骂道,“你这死丫头,朕就知道,你怎么可能就送一张请帖这么简单。呵呵,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吧!”

林月兰也跟着笑道,“什么狐狸尾巴不狐狸尾巴的,皇帝老头,你可要知道,这百万钱财,可是我用一块医保牌回礼给换回来的。所以,我要一半,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宇文珑焱听罢,顿时无语。

明明是她让人把东西抬到宫里的,一转眼,就说成是她给换过来的。

宇文珑焱说道,“好吧。那些东西都已经清点入库了,一会我张公公带你去取吧!只是,咳咳……”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丫头,这血珊瑚可否给朕留下?”

林月兰顿时狐疑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啊?”

宇文珑焱没说。

倒是旁边的张公公插了一句道,“公主,那血珊瑚,陛下已经送给了皇后,而且皇后特别喜欢!”

林月兰恍然大悟的道,“哦,这样啊。”

随即,她就摆了摆手说道,“那当然可以。还有啊,皇帝老头,我只要真金白银,那些宝物,我一件都不要。您尽可送人,或直接留在宝库得了。”

她现在不缺那些所谓的宝物。她现在所缺的是真金白银。

宇文珑焱,“……”

张公公,“……”

看来,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开口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