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人贩子(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青松拔出自已的利剑,指向那个试图想要去动刘佳滢肩膀的瘦小男人,他声音冷冽如冰问道,“不知你要把我家小姐带去哪个府啊?”

瞧着逼近胸口这把泛着阴森寒光的利剑,听着对于他来说如魔鬼般的声音,这个男人刹那间,呆若木鸡,脸色一片雪白,额间汗珠连连,整个人仿偌掉进了冰窟,冰寒、阴森又恐怖。

明明他们注意到这个小女孩是一个人跑进人群的,根本就不像有下人保护的啊。

可这会儿突然冒出个人,把他给抓个正着,一时之间,无法反应过来。

这几个合伙人看到这一幕,也如这个男人的反应一般,只是他们面上的恐惧并没有如这个男人这般的狠。

毕竟,胸口对剑之人,并不是他们。

过了片刻后,林青松再问道,“你这个狗奴才,不知想要把我家小姐带去哪个府中啊?我怎么不知道,我家小姐会天天往府外跑,我家主子派你们几个奴才保护啊?”

这个已然被剑刺破衣服的男人,吓得整个人都哆嗦起来,双腿不断的抖啊抖啊,抖得一下子瘫跪在地上,哀求道,“壮士饶命啊,壮士饶命啊!我……我是认错人了!”

他在慌张之际,立马想到这一招。

林青松根本就不信,他冷哼一声道,“哼,认错人了?方才我家小姐说了认错人时,你不是说我家小姐跟你们再装,再玩游戏吗?这会又认错人了?”

随即,他表情更加冰冷,手中的利剑再刺进了几分,声音更加冰冷,他凌厉的喝道,“说,你要把我家小姐的带去哪个府?”

这个瘦男人的伙伴们,看到这一幕,赶紧远离刘佳滢,打算退出去。

林青松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没有吭声,只是冰冷的眼神,看向跪求饶之人。

刘佳滢依然不明就理,她疑惑的问道,“松护卫,这人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说我是偷溜府出来玩的啊?可明明,我才刚到京城的啊?”

先是听到这个壮士拔剑质问,后是这小女孩出声疑惑,周围之人瞬即明白。

这个口口声声说他家小姐是偷跑出来玩奴才,是个人贩子。

看着人家小姑娘漂亮可爱,穿着又光鲜,再瞧着人家孩子似乎没有家人或下人陪同,就想着假装某个府中奴才,假装为自家主子担心,然后,强硬把人带走。

至于带去哪里,谁知道呢?

这人说得有理有据,对于不知明来说,这孩子恐怕就如这个男人所说那样,偷偷跑出府来玩的,然后,他们就来寻人,寻到人,就要强硬把人带回去,这些再正常不过。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女孩竟然是有人陪同的。

而且陪同之人,恐怕就是人家府中的护卫。

一看就武艺高强之人。

被质问的瘦男人,一时之间,说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就在这时,之前那位收钱的妇人走了过来,她对林青松说道,“这位壮士,这人我认识。他家小姐确实和你家小姐长得很相似,认错也情有可缘。我好几次见到他请求着他家小姐跟他回府,那小姐脾气也倔,硬是不肯回府,最后不得已,他才会想要强硬的带他家小姐回府。”

这些话如果是这个瘦小男人说话,或许别人并不相信。

但如果是第三者说这话,那么就基本属实了。

“没错,没错,我也看见好几次这样的情况。”很快人群之中又有人说这话。

“没错。我也看见过那位小姐与你家小姐长得真的很相似。”又有人出声道。

林青松却是表情不曾变动一下,手中的利剑依然指向这个瘦男人,声音依然冷冽的反问道,“哦,是吗?”

瞧着这个护卫似乎相信他们的话,这妇人又笑着点头说道,“是的。我和我家男人时常在这边卖艺,那孩子又如你家小姐这般爱热闹。”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微微弯腰,以和蔼可亲的笑容,对着刘佳滢道,“姑娘,你瞧这人确实是因为把你认错为他家小姐的,所以,他才会想要拉你回府的。现在误会解释清楚了,你看人是不是让你家护卫把剑收起来,把人给放了啊?”

刘佳滢从小被人保护的很好,后来,与林月兰成为朋友后,也被林月兰保护,根本就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江胡险恶!

但是,刘佳滢也是聪明的。

她很清楚,如果这男人真是认错人的话,林青松是不会拔剑动手的。

所以,刘佳滢并没有被这个妇人说动,她摇了摇头道,“大娘,我家护卫不会听我话的。”

这个妇人低着头的眼眸之下,目光一戾,她伸出双手,似乎想要牵过刘佳滢的手,但是,很快她的动作被制止了。

“唔……”一颗石了打了她的手背上,瞬间淤青!

周围的人,听着妇人的话,及人群中时不时有人说,这瘦男人家的小姐确实与眼前这姑娘相似,所以,有人自认为这或许真是个护卫。

顿时,有人就劝说道,“这位壮士,看来还真是误会,你就把人放了吧!”

“对,既然是误会,就把人给放了!”

不断有人劝说林青松所人给放了。

林青松不为所动,刘佳滢也紧紧抓着林青松的衣角不吭声,只是抿着嘴唇,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林青松依然没有放人,只是说道,“是不是误会,衙门之人自会查清!”然后,他凌厉的喝一声,“把人全部给我带走!”

不等周围人反应过来,方才的三个合伙人,卖艺的中年男女,及在人群之中喊话见过这个瘦男人,说误会之人等,突然被人推到了人群中央,瞧着足足有七八个人。

只是,这个是什么情况?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顿时让所有人傻眼。

还没有待他们反应过来,随即,衙门的衙役就赶了过来。

“让开,让开!”为首的捕头大喝声,“都让开!”

等人群让开一条路之后,捕头就大声问道,“刚才是谁报得案!”

“是我!”林青松冷冽的说道。

捕头认识林青松,他笑着道,“哦,原来是林护卫!不知林护卫要报什么案呢?”

这语气这之中明显有讨好和巴结!

其他人看着不明所以。

连衙门捕头都认识的人,看来这个小女孩的身份不一般啊。

林青松收起自已的剑,然后,把这男人又往那中央一推,指着他们说道,“我怀疑最近孩子频繁失踪案件,与他们有关系!”

周围之人以为,这人说带走的人,也就只有一个这个被剑之所指之人,可没有想到,他们要带走的人,居然这么多。

而且更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与最近人心惶惶的孩童失踪案件有关。

捕头一听,表情略为吃惊,“什么?他们竟然就是那些拐带孩子的罪犯?”

随即,他就怒喝一声道,“把他们都给我带走!”

“大人,我们冤枉啊!”这些人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大喊冤枉。

尤其这个妇人,更是大喊道,“大人,我们只是走江湖卖艺之人,不是什么人贩子,我们冤枉啊!”

随即,她又朝着林青松,显得有些愤怒的道,“这位壮士,我们不就为这个男人说了误会的话吗?你至于这样报复我们,说我们是人贩子?”

林青松冷冽的表情上显得有一丝轻蔑,他道,“是不是人贩子,衙门自会查清楚!”

捕头也是大手一挥,大喝道,“带走!”

“大人,我们冤枉啊!”这些人很是愤怒的大喊着冤枉!“你们因为认识他,听信他一面之词,就把我们无辜之人当成人贩子抓起来啊!”

大家也是用很狐疑的眼神看向林青松与衙门捕头之间,显然,在怀疑这些说话的真实性。

刘佳滢气不过大声辩解说道,“你……你们血口喷人!松护卫才不是这样的人!”

那个妇人也是理直气壮,咄咄逼人的道,“哼,这是这样的人。抓贼拿赃,说我们是人贩子,那他倒是拿出证据来啊?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抓人,哼,就是欺压我们这些老百姓!”

刘佳滢很是气愤的道,“你……你……”

林青松说道,“滢小姐,不用生气!”

随即,他就眼光扫向瘦男人和妇人,冷冽的说,“你们每一次出来卖艺之后,必定有孩子失踪!而且,”他犀利的眼神扫过这一群人,又说道,“而且方才你们自已不打自招了!”

妇人一伙人一愣道,“不打自招?他们什么时候不打自招了?”

林青松指着妇人又说道,“你,不是说见过他家小姐好几次,确实与我家小姐很像,是吧?”

妇人一愣,“是啊?可这有什么问题吗?”

林青松继续说道,“有问题,问题大着呢!因为你们每一次表演,都是一样,一个孩子,看一次是新奇,看二次是热闹,但看第三次就会兴趣恹恹了。”

听着他说这话,很多家里人有小孩的人,大多数点头。

孩子天性就是调皮爱玩,喜欢的东西,很快就会玩腻,就如看这江湖表演,也不能每次都来看啊!

“确实,你们这玩意好看是好看,但是一个孩子,是偷府出来,不可能每一次都来看你们表演啊。”

“也确实如此!”

“其二,你们卖艺每次都是在一个地方表演吗?”林青松犀利的问道。

妇人对于这问话感觉似乎有些问题,眼珠在咕噜咕噜转,似乎想出要怎么回答。

“说!”林青松凌厉的喝道。

“不……不是!”妇人斟酌了一下回答。之前,这人说了,看了多次表演也会腻的。

林青松顿时说道,“这就是了!既然你们每次表演不在一个地方,那怎么会这么巧?每次他这小姐都能找到你卖艺的地方!或许说,她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找到你们吗?”

这好像不太可能吧?在场之人想到。

“是……是……”妇人又改变了答案。

“这就奇怪了。”林青松又是犀利的道,“既然你们每一次在同一个地方卖艺,他家小姐又是从自已府中头偷溜出来玩的。

既然是偷溜出来的,那就是不想让她家的奴才给找到。难道问题是,难道她不知道她的奴才会找她回去吗?那为何每次都去同一个地方?”

妇人等,“……”

众人,“……”

所以,不管她怎么回答,都推翻了她能证明这男人家的小姐偷溜出府的事实。

妇人怒吼道,“你……你没有证据证明我们与他是同一伙的!”

众人,“……”

林青松拿剑抱臂,看向她直直冷笑。

刘佳滢怒指着妇人说道,“松护卫没有说你们是一伙的!”

众人,“……”

妇人,“……”

所以,她这次又是不打自招。

妇人顿时哑口无言!

除了那个瘦男人,其他人又顿时嚷嚷了,“我……我……我不认识他们,又为什么抓我啊?”

林青松只是冷笑两声,没有说话。

倒是有人嗤笑一声道,“呵呵,好像你也说过,见过他们几次吧?这么大的一个破绽,你还说你不认识他们?”

“哈哈……”周围之人顿时大笑起来。

捕快顿时大手一挥说道,“带走,全部带走!”

虽然这些人还是大声嚷嚷着冤枉,但是,众人已经怀疑他们可能就是人贩子了。

所以,倒是没有人再为他们说话。

毕竟最近京城失踪了好几个孩子,这些孩子当中,还有些是有权有势人家的孩子,衙门查这案子查得紧,可至今没有一点头绪。

现在这人又瞄上了人家一个小姐,结果被抓个正着,他们就以为一个简单的认错,能简单了事?

再说了,这人真有这么像吗?连自家主子认错?

而且瞧着样子,还想要强硬把人带走?

这哪家的奴才,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自家主子这么粗鲁,也不怕被打个半死?

待捕头把这些人带走之后,众人依然在议论这事。

刘佳滢眼神黯然失神,她神情迷茫的问道,“松护卫,他们真的是人贩子,坏人吗?”

林青松叹了一气说道,“滢小姐,让你受惊吓了!是属下不对!属下应该紧紧跟滢小姐身边的,这样也不至于让坏人盯上!”

刘佳滢摇了摇头道,“松护卫,不怪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