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低一辈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衙门对于孩童失踪事件终于落案!

原来都是被这群江湖卖艺之人合伙拐走。

至于被拐孩子们的去向,衙门正在审问追踪。

很快衙门又传出一个讯息,就是这次破案的最大功臣,是固国身边的一个护卫。

因为是他发现了这群江湖卖艺人有问题,所以让人通知衙门过来抓人。

这消息一出,京城百姓对于固国公主又是一阵崇拜。

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固国公主聪明绝顶也就罢了,连她属下都是这么聪明,这么敏锐,就这么轻松的破了一件大案。

这简直是大功一件啊!

很多丢失孩子的家族,立刻前往衙门询问孩子的下落,迫切的想要找到孩子。

至于孩子能不能再找回来,这些事情,已经不干林月兰他们的事了。

快傍晚时分,林德山三人休息穿戴好,就下楼准备吃碗饭了。

这次吃饭是在三楼林月兰的包间里。

可是,当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人一踏进房门,就看到坐在首席位上的人时,两人顿时傻眼了。

当两人反应过来后,神情变得有些慌张和紧张,迅速跪下来说道,“草民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跟在后面刘佳滢看到两位爷爷的表情就感到疑惑,等瞧见两位爷爷喊皇上时,整个人都傻眼呆愣了。

这给她的刺激也太大了。

这一进京城就碰见了皇上?

先前这陛下在桃源村之时,刘佳滢并没有去桃源村,所以,也并不是认识皇上。

“皇……皇……皇上!”刘佳滢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也难为她一个孩子了。

像她这样的孩子,平时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安定县的县令,现在猛然间,让她看到传说中的陛下,没有吓得直接哭,害怕的直接发抖,就已经很不错了。

“滢丫头……”看到刘佳滢还在傻愣着,林德山顿时有些着急的叫道,“这是皇上,还不跪下拜见!”

刘佳滢顿时反应过来,迅速跪下来,口齿伶俐的道,“民女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着,就叩头。

皇上笑着道,“林老弟,张老弟,今天朕是微服私访,一切和从前一样,不要把朕皇帝,只是当作你们的朋友,就是了!都平身吧!”

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人苦笑着对视一眼,随即应道,“是,陛下!”以前不知道他是皇上也就罢了,现在知道,又怎么可能会和以前一样呢。

两人起身,身后的刘佳滢随即有些手慌脚乱的起来。

“这位难道就是你所说的好姐妹,滢丫头?”宇文珑焱指着刘佳滢问向林月兰。

林月兰笑道,“没错!”

“挺可爱的小姑娘么!”宇文珑焱笑着说道。

听到宇文珑焱话,刘佳滢变得更加紧张和拘谨,不知如何回答。

看到面色拘谨又紧张的刘佳滢,她拉了拉她的手说道,“滢妹妹,不用紧张,这皇帝老头不会吃人的啊!”

刘佳滢顿时有些懵的道,“啊……哦!”

林月兰顿时对宇文珑焱有些不满的道,“我说皇帝老头,到底是谁告诉你今晚我下厨的,竟然只带着张公公偷偷出皇宫,来直接来到我这里。你瞧,把我家滢丫头吓得脸色都白了。都怪你!”

宇文珑焱才不承认,真相真如林月兰所说,是因为听到林月兰亲自下厨,然后,嘴谗林月兰所做之菜,就带着张公公和吴铭偷偷出皇宫,来到你来我往客栈的。

宇文珑焱有些委屈的道,“你这丫头说什么呢!朕是听说林老弟和张老弟来了嘛,就特意过来跟老友见见面,叙叙旧!怎么是朕嘴谗过来!”

林月兰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这个理由也就只有你自己信。在场可没有一个人能信你的!”

宇文珑焱看了过去,只见大家一致点头,表示赞同林月兰的话。

之后,看到他的目光之后,又立即变得摇头,表示否认。

这简直让宇文珑焱哭笑不得!

他们要不要做得这么明显啊!

宇文珑焱随即对着林月兰大笑道,“你这样丫头!放眼全天下,也就只有你敢跟朕这样说话!”

林月兰吐了吐舌,说道,“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

宇文珑焱也不再否认,说道,“行,那朕承认是为你的厨艺而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这样还差不多!”

刘佳滢一直僵硬着看着林月兰和陛下就这么轻松自如的相处,眼底闪过佩服崇拜之余,也有羡慕。

林姐姐竟然这么敢陛下说话,真是厉害!

她现在见到陛下,腿都软了!

林月兰看向刘佳滢说道,“滢妹妹,你不要怕这个皇帝老头。你就把他看作像你林爷爷张爷爷那样的长辈相处就是了!”

宇文珑焱也听说过林月兰很是护着这个好朋友。

他随即点头道,“没错,滢丫头,你就把朕当作与你林爷爷张爷爷那样的长辈就行。那你就叫,呃,皇帝爷爷吧!反正,这兰丫头天天就叫朕皇帝老头呢!还说是朕的义女,连义父都不叫一句!”

林德山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道,“丫头,这辈分是不是错了?你是我孙女,陛下成了你义父,而我和陛下……”又是结拜兄弟,这辈分是不是有些乱啊!

被林德山这么一提醒,宇文珑焱也是顿时一愣。

当初为了给林月兰更方便的去寻镇国公府的麻烦,也是为了让林月兰跟在蒋振南身边名正言顺,也更是为了急于把林月兰拢过来,为他办事。

当时他就想,把林月兰收来义女。

现在林月兰这么一说,他也才想到,他与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人,在桃源村可是称兄道弟的。

宇文珑焱随即说道,“这……”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月兰笑着道,“爷爷,这有什么。你们就算是兄弟,又不是亲兄弟,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呗!”这些称呼上的事,她也不想过于纠结。

再说了,事已成定局,再怎么纠结也无济于事!

她是皇帝老头之事,早在她被敕封为固国公主之时,就昭告天下,已然成了不可更改的事实!

除非,让爷爷他们矮上陛下一下辈分。

可实际上,是陛下矮上他们一个辈分了。

当然了,这其实也没什么。

林德山想了想,顿时有些纠结的道,“这……”这还是乱了辈分啊。

宇文珑焱道,“林老弟,这什么这。就像兰丫头所说,还还真没什么。丫头,愿意怎么叫怎么称呼,也随他愿意不叫好了!至于,我们之间,外人谁敢多嘴!看朕不砍了他的脑袋!”

林德山笑道,“是草民相茬了!”

宇文珑焱听到他的自称,不满皱了皱眉头,说道,“林老弟,你这是跟朕……跟我生疏了不成?我们都是兄弟朋友了,还什么草民不草民,你们这是不把我当成兄弟了不成?”宇文珑焱也改了自称。

林德山却有些迟疑的道,“可是,陛下这……”这毕竟尊卑有别啊!

以前不知道他是皇帝也就罢了,可现在知道他是皇上了,他们怎可在他面前失了礼数呢?

宇文珑焱故作不高兴的道,“这什么这,难道就是因为我是一国之君,你们就不能拿我当朋友了?”

林月兰很是理解宇文珑焱坐在高位上的孤独和寂寞,好不容易有两个真心的朋友,怎么就可能因为这身份,就把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开了。

林月兰笑着说道,“行了,皇帝老头,私底下怎么称呼都行,至于台面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然,您平白低爷爷他们一个辈分,让外人知道,就算当您的面不说什么,在暗地里肯定也会说爷爷他们。”

“我看谁敢!”宇文珑焱龙眸一瞪,威严的说道。

“好了,这人都到齐了,我让人把饭菜端上来吧!”林月兰说道。

“好啊,快点,快点!”宇文珑焱迫不及待的说道。

这段时间,虽说林月兰在京城,可是,他任是没有吃过一顿林月兰下厨所做的饭菜。

林月兰拉着刘佳滢,在自已旁边坐下。

林德山看了一圈,疑惑的说道,“丫头,南小子呢,怎么不在?”

林月兰有些无奈的说道,“南大哥军营中有紧急要事,需要晚一会过来,我们先吃吧!”

一听这话,林德山当即说道,“丫头,不急!我们还是先等等吧!”

其他人也坚持。

林月兰就先让人上水果,端了些果酒过来!

过了大约两柱香的时间,蒋振南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臣叩见陛下!”第一个要行礼招呼的人,自然是宇文珑焱。

“平身!”宇文珑焱说道,“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就不要这么多繁文缛节了!”

蒋振南应了一声“是”之后,就起身,然后又很是尊敬的对着两个老爷子喊道,“爷爷,师祖!”

蒋振南来了之后,饭菜就陆续上来。

全桌十八道菜,每一道,都是林月兰亲自下厨。

这十八道菜,看着十分多,这人也只有六个人,可是耐不住林月兰的厨艺太好了,个个肚子就像无底洞一般,怎么吃也吃不饱。

然后在吃时,谁也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个个卯足了尽,抢啊抢,尽可能把最好的饭菜,都先抢到自已的碗中。

看得刘佳滢这个小丫头目瞪口呆,心里惊呼,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啊。

林月兰瞧着这小丫头瞪大眼睛呆愣模样,怕她没抢到什么菜吃,赶紧在众人筷子之下,给她抢了一些她爱吃的菜到碗中,说道,“滢妹妹,快吃,再不吃,一会就该没菜吃了!”

她可不是夸张啊,每次她做的菜,无论多少,都必定会抢完。

刘佳滢吃过林月兰所做的菜,那真是说人间绝味也不为过。

可是,在场之人,个个人身份都比她高,皇上也就不必说了,就是两爷爷,她怎么好意思抢呢?

正在想这抢不抢之时,没有想到,在场除他也之外的其他五人,瞬间就抢了起来,根本就不顾忌,自已皇帝身份,大将军身份,公主身份,再就是长辈身份,这些人抢菜的疯头劲,简直让她很……很无语!

“滢丫头,你别光看着啊。”张大夫费力的从林德山的筷子之下抢过一块红烧肉,放进自已的碗中,继续说道,“再不抢,你下筷子,也就没了啊!”

在场刘佳滢年纪最小,还是个真正的孩子,且一直呆在小镇里,没有见过什么大识面,所以,在场的长辈们,还是心疼这孩子的,所以,在抢菜之时,都少有些顾忌这孩子。

林月兰笑着道,“滢妹妹,你别看着他们在这抢来抢去,实际上,这是一种联络感情的特别方式,你也不用担心,会得罪什么人!来,”林月兰拿起桌上的筷子,递给刘佳滢道,“加入吧!”她所说的得罪人,当然是指宇文珑焱了。

要说外人呢,这个皇帝才算是真正外人呢!

因为,除去皇帝,其他人可都是桃源村的人呢,就算蒋振南不是,可他是桃源村的姑婿,而且瞧着他那架势,那是娶,明明是嫁吧,所以,他也算是嫁入桃源村的姑婿!

刘佳滢听着林月兰如此一说,眼神登时一亮,也没有犹豫了,从林月兰手中接过筷子,顿时也加入抢菜营中了。

不知过了多久,个个人都摸着自已圆滚滚的肚子。

“不行了,丫头,如果你天天下厨,我们几个老的,还不胖几斤!”林德山说道,“胖了,别到时又说我血压超高了。这可不行啊!”

林月兰笑着道,“爷爷,放心吧!我最近了研制出一种健身丸,专门针对爷爷高血压这种情况的。”

说着,她就从角落里包包中,拿出一个玉瓶子,对着林德山说道,“爷爷,只要记得半个月吃一次就行。这瓶子里,是半年的量!”说着,就递给林德山。

林德山如获至宝的接过来,很是开心的笑道,“好,好,看来,以后我想吃多少红烧肉,就吃多少了!”

他最爱吃的还是红烧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