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李发枝到来!/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大哥,这里就是京城吗?”京城街头,一个打扮清纯脱俗青衣女子,眼底似乎满是好奇的问道。

只是被叫做李大哥的人,却根本就对她不愿意搭理!

女子身边的丫鬟看着又气又怒,她对着李发枝怒喝道,“李公子,我家小姐在问你话呢?”

李发枝却依然冷淡不说一句话。

只是他身边的小厮更看不过反怼回去,大声的喝道,“你家主子都没有发话,你一个奴才多什么嘴!瞧瞧,你这架子摆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才是小姐呢!”

这话很有杀伤力!

这不,这个丫鬟的小姐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对着自已的丫头教训道,“死丫头,这是我跟李大哥之间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需要你越俎代庖汪的教训李大哥!”

教训丫头时,她眉眼注意了一下李发枝的态度,结果,依然是冷冷淡淡的,她很是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但继续教训着自已丫头道,“下次再多嘴,就自已掌嘴!”

丫头春香听着自家小姐的教训,真是委屈至极了。

她这样说,还是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这一路来,无论小姐如何对这个李发枝讨好,他都视而不见。

现在,她实在看不过去,才会出口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李发枝。

周诗诗教训完春香之后,又转头对着李发枝说道,“李大哥,对不起啊,是我没有管好自已的丫头!”

这个小厮听罢,只在一旁冷笑。

哼,这一路来,这个周二小姐和她家丫头,一直对着他家公子气颐指使,这个丫头更是对他大呼小叫,好像他这个公子小厮,俨然成了他们的小厮一般。

不过,他虽不服气,奈何对方身份不一般,不好得罪,只得忍气吞声的听从他们的使唤。

李发枝仿佛没有听到周诗诗的道歉,一直往前走。

突然,他眼睛一亮,脚步也加快了一些。

周诗诗一直注意着李发枝的表情,瞧着从冷脸,瞬间变得柔和,她以为是李发枝终于听进了她说话,一阵高兴。

可下一刻,她的脸就黑了。

因为,她明显发现,李发枝是因为发现了你来我往客栈,而神情变得有所柔和的。

这让她更是不悦。

她堂堂一个周府周家二小姐,身份家世美貌都有,可这些竟然比不上一家客栈。

不过,她虽心生不悦,但也不显。

只是加快脚步,跟上去,有些故作疑惑的问道,“李大哥,你走这么快做什么?你慢点,我快跟不上了!”

就在这时,李发枝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冷淡的对着周诗诗道,“周二小姐,既然已经到了京城,在下让护卫送你到太子府去!”

周诗诗脸色一白,不知要说什么。

他爹让她跟着李发枝来京城,根本不是把她送去太子府,而是跟李发枝培养感情,其目的当然是嫁与李发枝。

她堂堂一个总督嫡二女,本来就根本看不上李发枝,但是在见到李发枝的长相之后,再加上李发枝对她一直冷冷淡淡的,严重的打击了她的虚荣心,所以,李发枝看不上她,她就偏偏要让他看上,等他拜在她的石榴裙下时,她就要让他好看!

哼,到时,李家那偌大的财富,必定全部让她来掌管。

她爹要她嫁进李家的目的,不就是那些钱吗?

否则,她一个有身份地位的官家之女,怎么看得上一个贱籍商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多有些地位的女人,都有这样的高傲心理作用。

之前的宇文灵看不起大皇商柳逸尘,现在这个什么总督之女,同样也看不上人家青丰城首富李发枝,但偏偏就是她们这样身份尊贵之人,要对她们看不起的人,陪上笑脸,简直是让人觉得可耻又无语!

“哎哟!”周诗诗因为急于追上李发枝,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趔趋一下,差点摔倒。

等她稳定身子之后,转过身子,看着撞她之人,顿时大怒道,“你这个死丫头,有没有长眼睛啊,差点撞倒人了,不知道吗?”

刘佳滢听着这个女人这么没有素质的大骂,微微皱了些眉头,但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下,就开口道歉了,“对不起!”

在这京城的大街上,随手抓一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有身份之人。

所以,为了不给林月兰惹麻烦,刘佳滢也没有开口辩解。

但周诗诗却不依不饶的大声喝骂道,“你这个死丫头,撞倒人,就一声对不起就可以吗?哼,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刘佳滢皱着眉头,问道,“这位姐姐,我已经道歉了,你还要我怎样?”

周诗诗抬了抬高傲的头颅,眼神中带着些轻蔑,她指着自已裙子,说道,“你刚才差点撞倒我,使得我的裙子蹭过这个摊板,你瞧瞧这摊板多脏啊,把我裙子弄脏了,要不你给我弄干净!要不你赔我钱。哦,瞧着你这模样,根本就不可能赔得起。我这衣服可是锦绣阁限量版,独一无二。”

说到这里,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

这锦绣阁的衣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到的。

每一季,锦绣阁都会出售一套当季的代表衣服。

这衣服虽贵,但穿在身上就是有面子,是一种身份。

她就是仗着总督千金,一般人根本就不敢跟她争,所以,只要她出了钱,锦绣阁就会把衣服卖与她。

只是,一套衣服,要上千两,她也不是很花销得起。

所以,对于这套衣服,她特别珍惜和爱护。

但一听说,要上京城,而且去太子府,她就毫不犹豫的把这套衣服拿出来穿。

听到周诗诗的话后,一眼看过去,周诗诗的裙子上确实有一点黑印子,看着有些黑泥。

刘佳滢对于周诗诗说她买不起锦绣阁的衣服,也是不予置否。

因为她根本就不需要买,她家里衣柜里,全部都是锦绣阁的衣服,而且件件是锦绣阁的绝版,价值可不止千金。

不过,刘佳滢不想多惹事,她想了想说道,“那这位姐姐,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是赔钱,还是让我擦干净?”

周诗诗眼神带着些鄙视的看向刘佳滢,“看你的穷酸样应该是赔不起的,那我就大发慈悲,你给我擦干净吧!”

刘佳滢不想多事,就拿出怀里的手帕,手就往这个周诗诗裙子的裙摆处。

“啪!”

刘佳滢的手背一道深深的红印子。

周诗诗怒喝道,“谁让你用手帕擦的?谁知道你的手帕有没有擦你自已的鼻涕,脏不脏啊?”随即看着刘佳滢的衣服瞧着挺干净的,又继续说道,“那就用你的衣服擦吧!”一脸的傲然理所当然的模样。

听着周诗诗的话,刘佳滢眉头皱得更紧了,正待她想说什么时,一道厉喝道,“周二小姐,请适可而止!”

刘佳滢抬头一看,是个年轻男人,而且是一个颇为英俊的男子。

走在前头的李发枝听着周诗诗的声音,本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后面一听,像是在欺负人。

他就回头看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个周诗诗竟然在欺负一个孩子。

他皱着眉头走过来,然后就听到这周二小姐竟然让一个孩子给她擦衣服。

擦衣服也就罢了,人家小姑娘已经拿出手帕来了,她还嫌弃人家的手帕脏,更为过分的则是,她竟然要人家的衣服给她擦。

李发枝严厉的警告道,“周二小姐,这里可不是青丰城,这是京城。你还是收敛一下你的性子,可别惹上不该惹上的人!”

周诗诗听到他的提醒,心里确实有些害怕。

她已经习惯了在青丰城嚣张任性,一时间来到京城,竟然忘记了他父亲的嘱托,让她收敛一下性子。

但是,周诗诗瞧了一下刘佳滢很是普通的打扮,再想到这个李发枝的会护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心中妒火中烧。

这一路来,无论她怎么讨好李发枝都没有用,他对她一直冷冷淡淡。

可他却会护着一个陌生孩子。

真是太过分了!

一时之间,她隐忍着心中的嫉妒,对着李发枝有些委屈的道,“可是,我的衣服确实是因为她弄脏了啊!我没有要她赔,已经宽宏大量了,要知道我这件衣服,可是花了高价从锦绣阁买的。所以,我只是让她用衣服擦一擦,有错吗?”

此刻,刘佳滢再也忍不住,她气红着脸对着周诗诗说道,“这位小姐,你的衣服并不是我给弄脏的,你也不是我撞的!本来我也不想跟你争论的,用手帕给你擦一擦,息事宁人。可是你太过分了!”

周诗诗听到刘佳滢的反驳,顿时怒火中烧。

李发枝对她态度差也就罢了,竟然连个贱民都敢对她大吼大叫。

好啊,不擦是吧?

那就别怪她对她不客气!

周诗诗对着她大怒道,“好你个死丫头,竟然不承认是你撞的?我好好的走路,你挡在路中间做什么?害得我差点摔了一大跤,也把我衣服给弄脏了。要不是看你一副穷酸样,赔不起我的衣服,我会让你擦吗?”

刘佳滢听罢,脾气也上来了。

本来她就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人,一般小姐家的刁蛮任性,她也有。

只是在跟了林月兰之后,才会有所收敛。

到了京城之后,经过一来那次差点被拐事件之后,她一直克制自已,不要因为自已的好奇之心,给林月兰惹下大祸,所以,对于有些事情,她能忍就忍下。

这一次,她就站在街边的一个小摊子前,看一只翡翠手镯,没有想到,一个人撞了过来。

撞了过来,这也就罢了。

她既然说,是她弄脏了她的衣服,也同样也就罢了。

可,偏偏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无理!

要她擦干净不说,还不要手帕擦,要她的衣服擦,她这不是在故意欺负人是什么。

刘佳滢大声的反驳道,“这位小姐。明明是你自已撞过来的,我就在摊边上。你现在反过为说我撞你了,你讲不讲理啊?还有,你想要我擦衣服,我本来想要息事宁人的,给你擦干净就是。可你这狗眼看人低的态度,让我很不高兴!”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她很是坚定的说道,“不管你是要我赔衣服,赔钱,还是给你擦干净,我都不会干!因为,那是你自已的责任,不关我的事!”

周诗诗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如此硬气,还敢这么犀利的反驳她。

她真是气极了。

她气极的道,“你这个死丫头,还敢顶嘴啊你!来人,给本小姐掌嘴!”

听着这个周诗诗的话,李发枝脸色一黑,说道,“周二小姐,你不要太过分!这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有必要不依不饶吗?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人家孩子的错!”

周诗诗一脸高傲,腻了一眼李发枝,冷哼一声道,“哼,我就是过分怎么了!谁让她惹了我。既然是惹到了我,那就要付出代价!”

她想清楚了,这里虽然不是他爹一手遮天的青丰城,但是,在京城,她姐姐是太子妃啊。

姐姐是太子妃,姐夫就是太子,一国储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下,有这层关系在,她在京城同样可以横着走,她怕什么。

再说了,她根本就没有必要讨好这个李发枝。

自古以来,是商不与官斗!

斗也是斗不过!

他爹的目的,是让她嫁给这个李发枝,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他是必定要娶她。

哼,现在对她冷眼漠视,等她过李家大门之后,看她如何收拾这个李发枝,把李家彻底掌握在手心之中。

所以,她才会从一开始的小心,到放开,之后,在追李发枝时,碰到了刘佳滢,才彻底放开她的性子。

李发枝听着周诗诗的话,也顿时一阵恼火。

他直接从怀里拿出银票,两千两。

他说道,“这钱够赔你这一件衣服吧!”

这周围之人都在看着,这周诗诗又是跟他一块过来的,他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开。

可谁知,李发枝更是把周诗诗惹恼了。

她冲着李发枝发火道,“李发枝,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拿着我们的钱,赔给我?哼,你是不是瞅上这个贱人了?”

刘佳滢长相清秀又可爱,但却是个孩子。

只是在这个时代,甭什么孩子不孩子,只有有权有势人看上了,娶她过门,根本就没有人敢说什么。

“贱人说谁呢?”

“贱人说得就是你!”周诗诗怒着想也不想的应道。

只是待反应过来时,只看到周边之人的大笑声。

“哈哈……”很显然是嘲笑!

周诗诗又把怒火对上刘佳滢,她怒指着刘佳滢,厉声的道,“你竟然敢骂我贱人!”

刘佳滢冷笑一声道,“我可没有骂你贱人!是你自已骂自已!”

周诗诗听罢,更是气急败坏,她对着身边的护卫怒吼道,“我让你们掌她的嘴,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真是废物!”

既然要来京城,周总督肯定要派人保护她的安全。

护卫听从命令,举起手就要在刘佳滢脸上一甩巴掌时,一道凌厉声音喝道,“本姑娘看谁敢!”

随后,她又吩咐林青松,“松护卫,把这人的手给本公主卸下来!”

“是!”

随后,所有人只见他身影一闪,接着就听到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啊!”响彻在周边。

周围的群众听着背后阵阵发凉。

这发生的太快,待众人反应过来时,那护卫的两只手已经垂了下来,额头冷汗直冒。

周诗诗看到自己的护卫被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给废了,又是一阵恼怒。

她大声的喝道,“你是谁?”

“林月兰!”林月兰冷厉的自报姓名。

“林妹妹!”这是李发枝见到林月兰之后的惊喜。

林月兰对着李发枝点了点头,随后就走到刘佳滢面前,很是关心的问道,“妹妹,你有没有事?”

刘佳滢摇了摇头道,“姐姐,我没事!”说了这,她停顿了一下,又有些担心的问道,“姐姐,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林月兰是真心把刘佳滢当妹妹的,来了京城之后,林月兰就直接让刘佳滢叫姐姐,亲切。

刘佳滢说到这,她又解释道,“姐姐,我真不是想要给你添麻烦的。只是这个女人,太过分了,我忍无可忍,才会……”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傻丫头,你根本就没有给我惹什么麻烦。再说了,就算是你真的惹麻烦了,还有姐姐在后面。所以,丫头,你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有任何顾忌,一切都有姐姐,知道吗?”

刘佳滢从来到京城之后,一直不曾放开,小心翼翼的,生怕再惹什么麻烦,连他们看着都心疼。

他们劝了,但刘佳滢还是这样子,他们也有些无奈。

“林妹妹,这位是?”李发枝问道。

林月兰说道,“这是我妹妹刘佳滢!”

李发枝很是抱歉的道,“刘小姐,我是李发枝,你叫我李大哥就好。方才,真是对不住了!”

刘佳滢摇了摇头道,“李大哥,不关你的事!”

“你是谁?”周诗诗瞧着李发枝认识林月兰,且瞧着他的表情,如有一丝丝冷淡,又是妒火中烧。“不管你是谁,你废了我的护卫,就必须付出代价!”

周围的人,顿时有些疑惑,这个女人没有听过名震全国固国公主的大名吗?

否则,还怎么这么愚蠢的再问人家是谁?明明人家已经自报姓名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