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又是谁?竟然敢在京城大街上,嚣张气颐指使的冤枉人?难道没有人教你,做人要懂得低调吗?”林月兰厉声的喝道。

“喂,你是聋子吗?没有听到我家小姐说的,”周诗诗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丫头嚣张的很呐。“我家小姐是太子妃的妹妹,青丰城总督府二小姐!”

林月兰挑了挑眉头,疑惑的道,“太子妃的妹妹?太子妃的娘家不是叶家吗?怎么就变成了你家二小姐了呢?”

小丫头高傲的说道,“太子妃实际上就是……”

“住口!”周诗诗凌厉的喝道,随即她看向林月兰,说道,“我姐姐嫁去叶家,我时常去叶家。在太子妃还没有出嫁之前,叶家姐姐就把我当成亲妹妹一般疼爱。所以,我叫太子妃姐姐有错吗?”真正的原因,他爹千叮嘱万嘱咐,千万不要让他人得知。

青丰城总督周安平与太子舅舅叶松阳是姻亲,周安平的嫡女嫁给叶松阳的二嫡子,而叶家嫡女叶谣又嫁给太子。

实际上,叶松阳并非是陈皇后真正的娘家,太子的外家,而只是干亲。

就是陈皇后是叶松阳的干女儿。

叶家家主和陈家家主向来交好,陈家生了多个女儿,只有一个儿子,叶家生了多个儿子,没有女儿。

所以,叶家家主就想要一个女儿,就想收养陈家的。

说收养,也就是干亲。

让陈家二女儿,认叶家家主为干爹。

后来,陈家这个二女儿在大女儿故世之后,又被皇帝迎娶成为皇后,而现任太子又迎娶了叶家之女,他们的关系可谓亲上加亲!

周平安之女又嫁进了叶家,所以周诗诗那样说,也算是说得通。

想到这,林月兰了然般的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只是事实真相真是如此吗?从之前陈山彪汇报的情况来看,这里面一定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不过,她可不想在这个脑残女辩论!显得自已也很脑残!

“哼哼,怕了吧!”周诗诗冷笑道,“你到底是谁?竟然敢如此无视本小姐,勾引我的男人?”

这周诗诗的话一落下,更是让周边之人一愣,随即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

“这女人不会脑子有病吧!”

“我估计是有病,不然怎么会在大街上说笑话?乱咬人?”

“哈哈,竟然说固国公主勾引她男人?这笑话真是大了。谁不知道固国公主和大将军是一对儿。”

“哈哈……”

……

李发枝的脸色瞬间变黑。

李发枝对着周诗诗凌厉的道,“周二小姐,说话请注意!是你父亲委托我带你上京城来,但请不要污蔑我的清白!”

“哈哈……”

李发枝口中的清白一出,瞬间又是一阵大笑。

他们听说过女人要维护自已的清白,倒是第一次听说男人也要维护自已的清白。

能让男人口出“清白”二字的,这女人真是奇葩了。

周诗诗听着李发枝的话,再看着周围中人的嘲笑,更是一阵恼怒。

她第一次对李发枝大怒道,“哼,李发枝,你一个小小商人,我能愿意嫁给你,是看得起你,我爹也说了,我是必定要嫁给你的,你可别不知好歹!这一路上你对我使脸色,我都不予计较,但是,如果你勾搭其他女人的话,那我就告诉我爹,看他怎么处罚你!”她这是隐隐的的威胁。

意思是,这一次如果他还偏向其他女人的话,那么她就告诉她爹,让她爹在商业上给以打压!

林月兰瞧着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顿时无语。

她是看过没脑子蛮横又无理之人,但她没有见过这样没有一点脑子的人。

一开口出她姐姐是太子妃,她姐夫是太子,还要口口声声说要她因为废了她的护卫而付出代价。

林月兰勾了勾唇,面上露出一道讽刺,她笑着问向李发枝,“李大哥,这是哪家府中的疯狗?既然疯了,怎么不好好的关在家里,直接放在外面乱咬人呢?”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周围之人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时,又是一阵大笑。

“哈哈,确实是一条疯狗!”

“嘘,你笑这样大声,不要命了吗?你没有听说过,这个女人是太子妃的妹妹吗?”

被劝之人,顿时捂住嘴巴,顿时显得有些害怕!

周诗诗还不明所以。

倒是周诗诗的丫头,指着林月兰大怒喝道,“大胆,你竟然敢说我家小姐是疯狗!你是不要命了吗?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我家小姐可是青丰城总督周总督之二女,周二小姐!”

林月兰听着小丫头的话,讽刺的道,“你这个奴才,我有说你家小姐是疯狗了吗?你这个当奴才的,又何必急于对号入坐,说你家小姐是疯狗来着!”

听到这丫头的介绍,周诗诗随即也反应过来,林月兰所说疯狗竟然是指她。

这让她顿时气得铁青,又羞又恼,她指着林月兰气得说不出话来,道,“你……你大胆!”

但谁知道林月兰脸色一冷,凌厉的喝道,“大胆的是你!来人,把他们都给本公主绑了,送去叶府!告诉叶家媳妇,说她这个好妹妹,不敬本公主,让她自已看着办!”

“是!”林月兰的属下立即应道。

随即,就上前,二话不说,就开始要绑周诗诗!

周诗诗在听到林月兰自称本公主时,脸色微微白了白,她疑惑的道,“你是九公主?”

“这位小姐,你方才没有听清吗?”旁人对于这个蠢得的可以的女人,简直不忍直视,他提醒道,“她是固国公主!”

“林月兰!”周诗诗如被棒槌敲打了一般,很是震惊的大声惊呼。

“大胆,竟然敢直呼公主名讳!”林青松凌厉的喝道,“该掌嘴!”

随即,就抬手给周诗诗狠狠的两个大巴掌。

方才这个女人怎么欺负滢小姐,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如果不是主子阻拦,他早就上来,把这个女人教训了一翻。

周诗诗前后落差实在太大,让她实在接受不了,她一不小心惹上的人,竟然是这个名震全国的固国公主。

但是,在她心里却一点不以为意。

就算固国公主又如何?还不是从鸡窝里飞出来的假凤凰,这身分卑贱的很。

周诗诗这下子真如疯了一般,对着林月兰大怒大吼道,“林月兰,你竟然敢这样对待我。太子妃姐姐不会放过你的!”

林月兰直接冷哼一声道,“那本公主就等着她的不放过!”

周诗诗怒对着李发枝,她大吼大叫道,“李发枝,我告诉你,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呜呜……”她的嘴顿时被布条封住了嘴巴。

随即,她就带着刘佳滢回你来我往客栈,李发枝紧随其后跟上。

他带着愧疚之心,对林月兰说道,“对不起,林妹妹,那周诗诗……”

林月兰抬了抬手,摇了摇头道,“李大哥,不关你的事。是那个女人自己的问题。”

心里却直皱眉,她在现代看宫斗剧时,说得那些大家族的子女都是被调教的大方得体,温柔贤淑。

即使在陷害人时,也是语笑嫣嫣,端庄贤惠的千金大小姐。

可为什么到这里,她看到的每一个,都是那样的刁蛮任性无理,见到她都是无里头面部狰狞的大声喝骂,好像她就是她们的出气筒一般。

其实,也不能怪林月兰。

这些女人,如周文雅,萧景玉,等等这些女人,无论身份家世,或是在容貌才华上,在林月兰出现之前,都是最上等,面对众人的吹捧,平常看着就是大方得体,聪慧过人,端庄贤淑。

可一碰到林月兰,不说身份和家世,就单凭容貌才华上,比她们有过之而过及,一下子就成了众人的焦点,相比她们,反而成了一种对比和衬托,让她们耀眼光芒一落千丈,进而造成了她们的心里落差。

她们受不住这种落差,所以一见到林月兰本人,心里所隐藏的那种虚荣,歇斯底里不自觉的爆发出来。

就像一种本是受千人捧万人宠之人,突然来了一个人,把这一切都抢走了,然后,她就想在敌人面前,表现出一种优越之感,可对方表现出来的更加有优势,那她心底隐藏的怒火,自然就爆发出来了。

在这里,没有人提醒林月兰,她自己不太明白了。

反正她心里就是疑惑,为何她碰到女人,一个两个,被人评价着各种第一的,结果表现出来的,都差强人意。

当然了,那些大家世族的女儿,到底如何,只要不犯到她的头上来,谁管她如何!

但一旦犯到她头上来,就算你是皇帝老子,她也要把人给拉下来。

李发枝跟在林月兰后面,有些担心的问道,“林妹妹,这样不会有事吧?”

那周诗诗毕竟是青丰城总督府的二女儿,听说是是宠爱的女儿。

而那总督府又与太子府有着深层关系。

所以,这样对待周诗诗,也不知道那些人会有什么反应。

林月兰笑着道,“李大哥,你就是太老实,才会被那样的女人,一路欺负到京城!”

李发枝苦笑了一声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毕竟,对方是官家之女,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

随即林月兰又问道,“我方才听那女人口口声声说欠是她男人,李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发枝吓了一跳,顿时摇头道,“妹子,这没有的事。你可不要多想!”

随即,他又解释道,“那周总督似乎有意把他二女儿,哦就是周诗诗嫁给我,来了李府,多次暗示,都被我假装不明的推了回去。之后,听说我要京城来,就借口把周诗诗送到太子府,让她在太子府住段时间。我推辞不过,只能带她过来。”

说到这里,他又带着些愧疚之心,道歉说道,“很抱歉,我没有看住她,让她把你妹妹欺负了去!”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关你的事。那个女人仗着家世身分,她就算不欺负佳滢,也会欺负别人。只是碰到了佳滢,正好给了她一个发泄的的借口而已。如果她欺负别人,我也管不着。但她欺负到我妹妹头上来了,那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她了。”

李发枝心生疑虑的道,“可是,就这样把她打了,送到叶府去,会不会让叶府的人不满啊?”

林月兰笑着说道,“呵呵,他们不满!我还不满呢!”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又问道,“你的意思,是周总督想要跟你李家结为姻亲?”

李发枝微微一愣,随后应道,“是!”

但很快他就苦笑着道,“虽然装傻拒绝了几次。但瞧着那周诗诗的态度,那周总督必定是要把他女儿嫁进李府的。我一个小商人,斗不过啊!”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李大哥,如果你真对那周诗诗无意的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事交给我来解决吧?”

李发枝听罢,眼睛一亮,顿时有些激动的道,“妹子,我当然不会介意了!只是,这要怎么解决?会不会得罪周总督啊?”

得罪周总督,可不是只是得罪青丰城总督府一家,还有可能涉及到了京城叶家,及太子府。

林月兰却突然看着李发枝的表情,有些意义未明的味道,这看得李发枝头脑发麻。

他硬着头皮问道,“妹子,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呢?”

林月兰却笑着说道,“李大哥,其实,要拒绝周总督把女儿嫁进李府有最好的方法。”

“什么方法?”李发枝疑惑问道。

“就是在,周总督威逼你娶他女儿之前,你先找个女人成亲!”林月兰奸笑着道。

李发枝吓了一跳,说道,“妹子,你可不要开这种玩笑啊!我现在根本无意成亲!”

林月兰继续奸笑着道,“李大哥,你不觉得这是拒绝周总督最好的方法吗?你先别忙着拒绝。我这次举办的品酒会,邀请了大多数是商界名人,有几位女性商人,很不错的,说不定,你们之间趣味相投,互相看对眼呢?”

李发枝有些傻了,他结巴的道,“这……这……不太可能!”

林月兰仿佛未卜先知的说道,“这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有时候啊,这缘分到了,谁也挡不住不是!”

你来我往客栈离事出地点并不远,还不到五十米。

否则,林月兰等人也不会放心刘佳滢一个人去那里。

很快就到了客栈。

“哟,李大老板来了啊!”一楼柳逸尘在休闲室喝茶,看到并肩进来的李发枝,顿时有些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

他能不阴阳怪气吗?

就这么一个疏忽,林月兰也同样认了李发枝为哥,虽关系没有他与林月兰亲密,可他就是觉得李发枝在挤他的位置。

李发枝一看到柳逸尘,很是恭敬的揖手,说道,“柳大当家!”

柳逸尘的语调阴阳怪气,看很是不尊敬人,可他不行啊。

柳逸尘直接冷笑道,“听说你一到京城,我们家滢妹子,就差点被你带来的女人欺负了去,李大老板,你还真是‘慧眼识珠’啊?”这明显是赤裸裸的讽刺啊。

李发枝苦笑着解释道,“柳大当家,这是我的疏忽!还有,她虽是我带来京城的,但我与她不一路人!我是来参加妹子品酒会,那女人是去太子府,跟她太子妃姐姐联络感情的!不过嘛,她现在被林妹妹送去了叶家,她那嫡亲姐姐那!”

刘佳滢疑惑的道,“姐姐,听着那女人身分贵重,这样打了她,真的没事吗?”原谅她只是一人小人物,对于大人物之间,她还真不明白。

林月兰没有说话,倒是柳逸尘先说道,“哼,那女人不知天高地厚,就需要教训一翻!省得出去乱咬人!”

很显然,他也听到了林月兰骂周诗诗为疯狗。

“滢妹子,你就放一百个心。我们不但不会有事,相反,有事的反而是他们。你相信你柳哥哥,不到一个时辰,她叶府的那个姐姐必定会上门来。”

“上门来做什么?”刘佳滢分外疑惑的道。

“当然是赔礼道歉啊!”柳逸尘理所当然的道,“而且还不上是她叶府的姐姐,她那太子府太子妃姐姐也会上门来赔礼道歉哦!”

刘佳滢,“……”这……这有可能吗?

林月兰笑着道,“行了,我们不要再纠结那些事了。李大哥风尘仆仆的赶来想必是累了。我先让人带你去休息一下!”

“多谢妹子了!”李发枝说道。

这一路走来,这周诗诗一直缠着他,确实让他有些累了。

李发枝跟着服务员,上楼休息去了。

很快确实如柳逸尘所料,叶家那个媳妇,会带着周诗诗上门道歉。

不过,林月兰他们并没有等到一个时辰,也就只是半个时辰不到,就来了。

“主子,叶家二夫人带着妹妹求见主子!”

“不见!”林月兰说道,“告诉他们,现在你来我往客栈,谢绝没有一切邀请帖的客人!”

“是,主子!”服务员很是恭敬的应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