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杀鸡儆猴之前!/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媳妇周诗画带着自家妹子周诗诗来到你来我往客栈门前时,瞧着客栈上闪闪发着金光的牌匾,眼底一阵恼怒一闪而过,瞧着这妹子周诗诗这副猪头脸,同样的一抹鄙视和嫌弃表情一闪而过。

随后,周诗画就对着守门的护卫说道,“这位小哥,就说我周诗画带着妹妹周诗诗来给固国公主赔罪来了!”

护卫向里面的人汇报之后,片刻后,就对着周诗画说道,“抱歉,我家主子谢绝一切没有请帖之人入客栈!”

暗地里的意思,你没有资格进入客栈,我家主子没空出来见你!

周诗画听到汇报,脸一下子变得铁青,但又很快恢复常态,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道,“哦,是这样吗?”

旁边的周诗诗却大叫道,“你说什么?没有请帖,不能进客栈?”随即她就恼羞成怒的道,“真是好大的架子啊!难道她不知道我这个姐姐是什么身份吗?她可是定北侯二嫡子媳妇。她林月兰一个从鸡窝里飞出来的假凤凰,在这摆什么价值!”

“住口!”

周诗诗的话一落下,周诗画的脸顿时变得难看。

实际上,她本可以在周诗诗一开口说话就制止的,但是,因为林月兰把了她这个妹妹,还让人把她绑回了叶家,让叶家家主看见了,随即当着叶家所有人的面,训斥了她一翻,最后,还要她带着自家妹妹上去赔礼道歉。

什么时候固国公主不予计较了,她就什么时候可以回叶家。

这么一来,她这个嫡二媳妇的里子面子,在叶家全部丢光了。

所以,对于惹来这一切的妹妹也没有好脸色,但对于林月兰这样给她实实在在打脸,更是恼恨。

但京城人所知,这个林月兰不好惹。

因此,她不能对林月兰发作,可她可以借着这个妹妹之口,来发泄啊。

反正,就算这个妹妹与太子妃关系很好,就算她再过分,她这个姐姐保不了,可那个太子妃姐姐可以保下她啊。

因此,等周诗诗骂完之后,她再来训妹妹。

她一脸严肃的道,“谁让你对固国公主如此不敬的?固国公主是何种身身分,是你能指责吗?”

随即,她又赔着笑脸,对客栈服务员说道,“我妹妹的无礼莽撞,我这个做姐姐的给公主赔罪了!可否麻烦你再去通传一声!”

谁想那服务员冷笑着道,“这位夫人,我家主子现在没空。还有,请你管教好你这位妹妹,省得什么时候,她这张嘴惹下滔天大祸,你再训斥也无济于事!”

两姐妹一听,脸上表情一变,脸色分外难看。

周诗诗又惹不住的大怒道,“好你个死奴才,你竟然敢教训起本小姐来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只不过人家的一只狗而已!”

周诗画这一次没有阻止周诗诗。

她也自认为那些话从这低贱身分人口中出声,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而这种侮辱,却是林月兰带给她的。

“哼,我惹不惹祸,关你们什么事?还有别以为你家主子是固国公主就了不起,这天下谁人不知,她林月兰是卑贱的农家女出生。现在,在这里摆什么架子。”

周诗诗瞧着周诗画没有阻止她,变得更口不择言,眼底的轻蔑与鄙视毫不掩饰,她继续说道,

“哼,我们这次来赔礼道歉,已经给足了她面子。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赶紧让她出来,就说已经接受了我们的道歉!”周诗诗这些话显得大逆不道了。

“呵呵,本公主竟然还不知道一个刁民竟然敢如此大胆,在本公主门口侮辱本公主!”林月兰从里面走出来,冷笑着冷厉的道,“看来周总督真是好家教啊!把两个女儿教得如此之好,改天,本公主可以向周总督讨教讨教!请教一下,什么叫做让本公主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的话音一落下,周诗诗两姐妹脸色猛然一个大变。

虽说她们很看不起林月兰那农家女出身的卑贱身分,可现在人家毕竟是固国公主,是龙宴王朝开国以前,第二个被敕封为的正一品固国公主,其地位等同于摄政王,除了陛下和皇后,任何见到固国公主,都必须下跪行礼,否则,就会被视为不敬之罪。

林月兰本身就不重视那些繁文缛节,所以,对于亲人朋友见到她跪不跪,根本就不会太在意。

但是……

“见到本公主竟然不下跪!”林月兰瞧着两人直愣愣的看着她,其表情明显有些轻蔑。

林月兰不怒反笑。

这些自以为是之人,真以为她农村出身,就认为好拿捏吗?

说骂就骂,说侮辱就侮辱,真把她当作蠢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吗?

“怎么,叶府和周府不会教你们规矩,需要本公主亲自教你们规矩吗?”林月兰凌厉的喝道。

周诗画和周诗诗两人被林月兰这突然其来的威严气势,给弄得懵了。

待反应过来时,她们两人已经下跪,并说道,“公主千岁,公主息怒!”只是两只手却不断的并拢,有一股子恼怒。

“来人,去叶府把定北侯给本公主请来!”林月兰根本就叫人起来,只是吩咐属下叫人!

“是!”

“再去太子府请太子妃娘娘过来!”林月兰再吩咐道。

“是!”

今天不给杀鸡儆猴,这京城各大世家,真以为她林月兰是好拿捏吗?

哼,暗地里轻蔑不屑,她可以不在意。

可放在明面上了,她就要做一做固国公主该有的威严了。

这一次周诗画的脸色顿时变得白了。

心中暗暗懊悔不已。

如果方才阻止周诗诗胡言乱语,就不会被林月兰请家长了吧?

可现在,明是是后悔了来不及。

太子妃在林月兰让人没去多久就过来了。

很明显,在林月兰去请人之前,已经在路上了。

太子妃带着一群人就过来了。

太子妃身着是一套象征身份珠宫装,显得雍容华贵,大方得体。

林月兰瞧了她的长相,再眼神微瞄了眼地上自称两姐妹的周家姐妹的长相。

太子妃一来,一眼看到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人,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周诗诗一看到太子妃,眼神顿时发亮,表情雀跃。

她大声的叫道,“太子妃姐姐,这个林月兰欺负妹妹,你给我作主!”

说这话时,她看了一下林月兰,给了一个挑衅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

林月兰的嘴角不由的一抽。

这个女人恐怕是她碰到过的脑子最不清楚,也是最没脑子的女人吧!

她还真以为她怕了太子妃吧?

呵呵……

“住口!”太子妃严厉一喝。

随即看到站在门口的林月兰,很是恭敬的行礼道,“叶谣拜见固国公主!”

叶谣虽是太子妃,但林月兰固国公主身份品级比她高。

除非,什么时候她当了皇后之后,才不必对林月兰行这些虚礼。

随后,她身后的一众奴才也跪下喊,“固国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然而……

“太子妃姐姐,你是太子妃,你干吗对一个公主参拜啊?”周诗诗很是恼怒的道。

“本宫让你闭嘴!”太子妃听着周诗诗这样完全没有脑子的话,真是恼火极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不想收拾这个烂摊子。

但是,一想到父亲的命令,她又不得不来。

“太子妃请起!”林月兰淡淡的说道。

她只让太子妃起身,没有叫起身的两人,只得继续跪下去。

接着林月兰说道,“太子妃娘娘,劳烦你走一这一趟了!”

太子妃顿时惶恐的道,“公主,叶谣不敢当!”

“不过,这也看来,太子妃娘娘还真是关心你这个妹妹啊!”林月兰话锋一转,语调有些怪异般的说道。她特意咬重“妹妹”二字,半开玩笑的继续说道,“这也怪不得这位周大小姐,有恃无恐呐!”

太子妃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笑着解释道,“在我没有嫁人前,诗诗妹妹常来叶府,结下了姐妹情,所以,我们自以姐妹相称!”

对于明事理的太子妃,林月兰并没有故意刁难,只是淡淡的说道,“哦,原来如此。那太子妃娘娘,想必你也知道本公主叫你来,所谓何事吧?”

太子妃点了点头,“知道!”

随即她又说道,“请公主原谅。周妹妹被家人宠坏,无意冲撞公主,我在这代替周妹妹向你道歉!”

林月兰微微眯了眯眼,心里暗道,“这总算碰到一个有脑子的人了!如果这个陈皇后精挑细选的太子妃都没有脑子,她都要为龙宴王朝的未来堪忧了!”

林月兰淡淡的道,“太子妃说得是!如果只是无意之中的冲撞,本公主大人大量,自是与之不予计较!只是,你这个好妹妹叫本公主名讳也就罢了,可是,仗着有叶府,周府和太子府撑腰,说本公主只是鸡窝中飞出来的假凤凰,在这里摆什么架子。”

说到这里,林月兰特意瞧了一眼太子妃,瞧着她的脸色变了变,又继续说道,“这些话,她可都是我这客栈门口说的,在场之人,都可以证明!”

“没错,我们可都听清楚了!”

“是的。她还骂固国公主的这些属下说一群狗!”

“对,我也听见了!”

“哼,这个所谓的千金大小姐真是好教养啊!仗着身后有叶府和太子府撑腰,竟然对固国公主如此目中无人!”

“呵呵,不知你瞧见没有,就在刚才这个女人邀请固国公主妹妹用身上穿着的衣服,给她那一点自已弄脏的衣服。林月兰维护妹妹,她还质问人家是谁。等固国公主自报姓名之后,她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叫公主名讳。最让人好笑的是,这个女人污蔑公主勾引她的男人,呵呵,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哎,这我也在旁边看见听见了。”旁边有人顿时附和道,“公主问她是谁时,你没有看见,她那个头颅,抬得比公鸡还高,还大声的跟公主说,她的姐姐是太子妃,姐夫是太子来着呢!”

“这么说来,这位大小姐应该就是仗着姐姐是太子妃,姐夫是太子,所以,才有这样的底气,才敢骂固国公主吧?”

“不仅如此呢,她还说她姐姐是叶家嫡二媳妇。叶家,那可是定北侯府吧。”

“不过,她还说自已是周家二小姐。以前京城有个周家,不过没了。那么另一个周家,就是跟叶府联姻的青丰城周总督府了。”

“哇,这么说来,这位大小姐的后台还真是硬啊。怪不得,方才她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方才固国公主掌她嘴时,还很是怨恨不服气呢。”

“这么多后台,还被打,当然不服气了。”

……

太子妃听着旁人你一言我一语,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心里却暗骂道,“这个没有脑子的女人!”

“你们这些贱民,在胡说八道什么,都给我闭嘴!”周诗诗听着这些议论她不是的话,气得直接跳了起来,手直指那些百姓,将嚣张任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看着众人无语,暗道,“这个女人还真真是个没有一点脑子啊!”

太子妃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表情十分严厉,她对着周诗诗就是甩手一巴掌,凌厉的怒喝道,“给本宫跪下!”

林月兰可没有叫她起身,她就起身,以林月兰现在的地位,明显可以再给周诗诗治一个藐视皇家威严之罪!

这个罪名,可是个大罪,轻则重打几十大板,能保下一条命,就已经是命大了;重则,则是直接杀头之罪。

周诗诗这个蠢货,到现在还都认不清事实。

连她这个太子妃都必须对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低头,她这个只是官僚之女,没有任何品级身份的女人,怎么可能越了固国公主身份而去?

周诗诗瞧着太子妃那张严肃带着怒气的脸,一时之间怔住了。

她捂着被打的另一边脸,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你打我?”

“给本宫跪下!”太子妃说罢,抬起脚,就对着周诗诗的脚腕处一踢,周诗诗的腿一弯,又对着林月兰跪了下去。

太子妃此刻顾不得再教训周诗诗,脸上很是诚恳的说,“固国公主,周妹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请你原谅她的不敬之处!”

在面对林月兰,她不能拿年龄说事,说周诗诗年龄小不懂事什么的。

因为,在场的人谁不知,固国公主的年龄更小,还不到十四岁,而周诗诗已经过及笄是十六岁有余。

林月兰冷笑着道,“初来乍到?太子妃娘娘,你这是在唬弄本公主吗?明明你方才说了,你这个周妹妹以前常来叶府,和与你结下了姐妹情。怎么这会儿,又变成了初来乍到?你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还真是难为太子妃找借口给周诗诗开脱,但这个周诗诗所做所言太没有脑子,还真是不太好找借口呢。

“哼,至于不懂规矩?”林月兰冷哼一声,随即凌厉的喝道,“不懂规矩,就让人把她教懂规矩来!”

太子妃听着林月兰的训斥,脸色稍微难看,但整个表情,却只能讪讪的听着林月兰的教训,略微低着头道,“公主教训的是!”

“太……,唔唔……”这一次周诗诗还没有把她的话说出来,周诗画眼明手快的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林月兰连太子妃的面子都不给,她可不敢再放任周诗诗这个蠢货再胡言乱语,省得惹下更大的祸事!

就在这时,定北侯叶松阳带着嫡二子叶文渊过来了。

看到跪在地上二儿媳妇和这个媳妇妹妹,脸上一阵黑,对她们隐隐有一股怒气。

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叶府的面子,都被她们两个给丢光了。

定北侯仿佛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两人,父子二人对着林月兰跪下道,“微臣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林月兰也不为难他们,淡淡的道,“起身吧!”

但随即又道,“方才你这位亲家姨妹子指着本公主的鼻子大骂鸡窝里飞出来的假凤凰,卑贱的农家女出身,在这里摆什么架子?定北侯,你认为本公主在这里摆什么架子呢?”

叶松阳和叶文渊父子二人听罢,脸色猛然大变,就连太子妃的表情看着也更加的难看。

这个蠢货,竟然敢当面这样骂林月兰。

她不知道,就算林月兰真的是卑贱的农家女出身,可她现在的身份,可不是她一个官僚之女可比得上的。

她这是想要给周家,叶府,甚至是太子妃惹下大祸啊。

此事可大可小,一切凭林月兰自行定夺!

可瞧着林月兰这副样子,似乎根本就不想善了。

否则,也不会让人通知叶府家主定北侯和太子府太子妃过来。

不行,绝不能让这个小丫头连累整个府邸。

三人思绪片刻。

定北侯父子本要起来的双腿,又迅速跪了下去。

“请公主恕罪!”

你来我往客栈,陆续围着一些人过来。

这些人除了普通百姓,还有京城世家大族。

这似乎是固国公主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使用她的权利。

就是不知她想要处理这个事可大又可小的事件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