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杀鸡儆猴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定北侯府二儿姨妹子一上京城,就得罪了固国公主,固国公主大为恼火,责令属下去请定北侯及太子妃,到你来我往客栈!

这消息一出,半会工夫,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皇宫之中,也同样收到消息。

皇后得到消息之后,只是眉头微微皱了皱,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太子宇文琰煜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连忙告别皇帝,匆忙出宫,回到太子府。

在太子府听到下人的汇报之后,想了想,就去库藏之中,找到一件宝物,作为礼物,派人送与固国公主。

看热闹之人越聚越多。

你来我往客栈上的牌匾发出金色之光,炫耀的光芒反射在每一个的眼中,仿佛要让每一个记住它的模样一般。

林月兰就站在客栈的门口,看了定北侯父子和太子妃一眼,再瞧了瞧在地上的周诗画和周诗诗两姐妹,笑了笑问道,“定北侯大人,太子妃娘娘,你们认为就这位周二小姐,指着本公主鼻子侮辱谩骂本公主之事,本公主应该怎么处理呢?本公主这个从农家出身之女,还真是不太懂啊!所以,想请教一下二位!”

听着林月兰自嘲的话,无论是叶松阳还是太子妃叶谣,都心头一惊。

父女两对视一眼,眼底之中,明显有着无奈与忐忑。

但随即,父女俩的打算却并不太一样。

叶松阳很是惶恐的对着林月兰说道,“请公主不要这样妄自菲薄!整个朝野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公主天资聪颖,智慧过人,计谋百出!一切任凭公主作主!”

周诗画听罢,先是一愣,接着就不在作声,任凭公公作主。

只是,她心里却刹时间忐忑不安起来,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脸色慢慢变白。

她现在简直懊悔极了。

之前,公公让她带着这周诗诗上门道歉,她也只是以为道歉这么简单。

可是,她带人过来之后,这固国公主摆着大架子,她们见不着面不说,却连客栈的门都进不去,这才她觉得这个固国公主在驳她的面子,更是在驳叶府的面子,所以,她就想利用周诗诗的大骂来发泄她的不满。

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会引来这样的后果。

让她公公亲自出面了。

周诗画不知道的是,更严重的后果还在后面呢?

太子妃也是讪讪陪着笑有些小心的说道,“公主,周妹妹冲撞公主,任凭公主怎么处罚!只是,”她把眼光看向周诗诗,随即带着请求道,“但请公主看着叶谣的薄面上,留下周妹妹一条命即可!”

她心里总算有些担心的。

因为她曾经听说过,蒋振南要回镇国公府,但是镇国公府不开大门,而开了右侧门,惹恼了林月兰,结果,林月兰下令打杀镇国公府上上下下一百多个仆从,死伤一大半。

到最后,还成了镇国公府的不是。

这事足以证明了,林月兰并不是一个农家女该有的善心人,相反,却是个狠辣无情之人。

这一次这个蠢货如此侮辱辱骂她,只要她一声令下,除了陛下,任何都别想保她。

但是,陛下可是明显是偏袒林月兰的,否则,在乌云国二皇子威逼陛下,兵临城下要让林月兰嫁给他之时,肯定就不会说让林月兰自己作主。

这就看出了,林月兰在他心中的地位,可堪比半壁江山。

如果让陛下来处理,这辱骂固国公主的罪名,呵呵,不连累整个家族,已经算是陛下开恩了!

毕竟,首先这固国公主是陛下亲封,以陛下义女名义,辱骂林月兰,不就是等于打陛下的脸吗?

其二,不管这个固国公主之前是什么身份,但现在她就是固国公主,代表的就是皇家威严,其身分地位贵不可言,这是一个官僚之女可以随便挑衅的呢?

今天可以骂固国公主,那明天是不是就可以辱骂陛下了?

所以,就算林月兰不追究,陛下也不可能放过周诗诗。

但是,如果林月兰责罚过周诗诗,却留下了周诗诗一条命,那么陛下也就不会追究了。

总得说起来,一切主要看林月兰的意思。

除非他们所有人欺负林月兰太过,陛下看不过去,才会出面。

太子妃叶谣就是这样的打算,无论如何,都务必先保下周诗诗一条命再说,以后怎样,以后再作打算!

林月兰听罢,笑了笑道,“太子妃娘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林月兰可不是动不动就要杀人要命的大魔头!”

这个太子妃真是聪明!知道她要责罚周诗诗已经难免,就开这个口留下周诗诗的性命。

不过,她的本意,也不是要了周诗诗的命。

对于她来说,动不动要人命,根本就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必要。

因为,有时候,活着会比死更加痛苦!

“既然太子妃开了口,求这个情,”林月兰清冷的说道,“那本公主就看在太子妃娘娘的面子上,饶了周诗诗一命!”

太子妃听着林月兰的话后,顿时有些惊喜的道,“叶谣多谢公主!”随后,她就喝令周诗诗,厉声的道,“周妹妹,还不赶紧谢过固国公主的不杀之恩!”

太子妃故意咬紧“不杀之恩”四个字,就是希望周诗诗这个蠢货能够明白,实际上,她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然而,蠢货就是蠢货!

周诗诗到现在都还没有看清事实。

听到太子妃让她感谢固国公主的不杀之恩之时,一头雾水,接着就感觉不可思议一般瞪大眼睛,她指着林月兰,大声的道,“太子妃姐姐,你要我谢谢她的不杀之恩?她以为她是谁啊?有什么权利杀我的头?”

“啪!”

太子妃实在气恼了,再次给周诗诗一个大巴掌。

她看着周诗诗冷冷的说道,“蠢货!”她已经利用太子妃身分跟林月兰求情,才让林月兰开口留下她一条命。

结果,她不知觉悟,不知悔改,仍然不知死活的当着所有人面,敢直指固国公主,还质疑固国公主身份?

这固国公主身份是她可以质疑的吗?

要知道林月兰固国公主身份,是陛下亲自敕封,天下诏告,是名副其实位高权重堪比摄政王位置的地位。

在一旁的定北侯叶松阳听着周诗诗的话后,当即立断的对着二儿子叶文渊说道,“渊儿,立马写下休书,休了周氏,从此,叶家与周家,再无关系!”

叶文渊听着他爹的话后,一阵懵,他愣愣的问道,“爹?”

叶松阳抬了抬手,很明确的直接强硬的说道,“现在什么都不要说!立马照办!如果你不忍心,那么我叶松阳就当作没有你这个儿子!”

叶文渊,“……”

周诗画,“……”明明在说周诗诗的事,怎么扯到她头上来了,还让相公直接休妻。

一脸懵逼!

但反应过来时,就苦苦哀求,大哭大喊道,“爹,我错了,不要休了我,我错了,呜呜……”只是她心里却依然不太明白。

只是叶松阳对她已经置之不理!

众人,“……”定北侯这是怎么了?

定北侯给二儿子下了命令之后,又直接对太子妃说道,“太子妃娘娘,这是周府之事,你就不必插手了!”这是让她不要再管周诗诗了。

太子妃叶谣很是惊讶的喊道,“爹?”

不让她管,这怎么行?

周诗诗已经犯下了以下犯上的死罪了,如果她这个太子妃再不管,她可真的死定了。

如果周诗诗真的被处死了,她怎么向那人交代?

可是,现在她这个“爹”让她不要再管这事,可怎么办?

太子妃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时之间却毫无办法!

定北侯叶松阳想要救下周诗诗,但是,救下了她,就等于与林月兰作对来了,完全得罪了固国公主。

可现在朝野上下皆知,固国公主最不能得罪!

因为她的心眼最小,报复心又强,而且她报复起来,不看任何人情面,不给任何人脸面!

所以,如果他们执意要保下周诗诗的话,那么无论是定北侯府还是太子妃,都有可能被她记在心下。

到时,不管是叶府还是太子妃,都会被林月兰这个小心眼的女子给记上的。

所以,不牵连叶府和太子妃的最好办法,就是当即与周诗诗或者说是与周家撇清关系。

别说他冷血无情什么的,这是他作为叶家家主,得为叶家一个大家族考虑,而太子妃,则是要为太子考虑。

如果周诗诗或者周家姐妹,不是这样愚蠢的话,或者有一点点值得他们付出些代价的话,那么,他肯定也会顾着青丰城周府的面子,厚着他定北侯这张脸面,向固国公主求情。

但是从事发到现在,不但当事人周诗诗蠢得无可救药,没有一点悔改之心,就连他自认为端庄贤淑的二儿媳妇,竟然也是个眼皮子浅,没有一点眼力见的蠢货,竟然就这样随着周诗诗去大闹大骂,这样的蠢货,迟早也会给叶府带来祸害的。

这样一来,还不如早点处理掉!

定北侯随即对林月兰说道,“公主,无论如何处置周诗诗,都与叶府无关!老夫告辞!”

林月兰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定北侯就带着叶文渊走了。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周诗画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哭肿了双眼,任她如何哀求恳求,定北侯让二儿子休妻之心很是坚决让她分外傻眼。

这心里真是懊悔的不得了。

早知道放任周诗诗的后果,竟然如此严重,那她就打一开始就应该带着周诗诗来客栈,真诚的向林月兰赔礼道歉。

而不是因为在叶家丢失的那点面子,想要借周诗诗之口,小小的报复一下。

后悔难买早知道!

世上没有后悔药!

周诗画就因为一点小小的私心,却给她带来如此沉重的代价!

此刻的她,只是瘫住在地上,整个人显得失魂落魄。

围观的人群,看着定北侯突然做这样的决定,也是很疑惑。

直到定北侯带着他二儿子离开,也没有几个人想通。

只是,看着周诗画,这个原叶府嫡家二媳妇。

有人同情,有人可怜。

一个嫁出去的女人被休了,这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会有多惨!

除了被人指指点点外,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嫁出去,如果嫁不出去,那她只有常伴古佛青灯度日啊。

但同样的,也有人认定定北侯真是太绝情了。

不就是周诗诗骂了骂固国公主吗?又不是他儿媳妇骂了公主,需要做这样的决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吗?

实际上,这样想的人,根本就无法得知固国公主的可怕而已。

看着远去的定北侯,此刻的太子妃却在踌躇着,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等看不到他们身影之时,太子妃回过神来,向林月兰望去,可对上的却是林月兰那双似非笑的眼眸。

林月兰笑着问道,“不知太子妃娘娘是如何决定的呢?”

太子妃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时,林月兰又说道,“太子妃娘娘,你也瞧见了吧!本来本公主是想看在你的面子上,手下留情,饶了她一命!可是,”

说到这,林月兰也是轻瞄了一下同样瘫软坐在地上的周诗诗,嘴角上扬,带着一抹讽刺的笑,说道,“方才太子妃娘娘可是亲眼瞧见了,她可是当着大伙的面,来质问本公主是谁,来质疑本公主身份?呵呵,要知道,本公主这固国公主封号,可是陛下亲自敕封,名正言顺,谁人敢质疑?谁质疑,就相当于质疑陛下。质疑陛下的后果,想必太子妃娘娘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太子妃的表情僵硬了片刻,扯了扯脸皮,又想要说什么。

结果,林月兰又继续说道,“太子妃娘娘,怎么本公主觉得你比周大小姐更像这位周小姐的亲姐姐呢?你爹,哦就是定北侯好像不太愿意你管这事哦!”

接着林月兰脸色一变,变得有些犀利与凌厉,她继续问道,“所以,太子妃娘娘,你是打算继续管下去吗?要知道,机会本公主已经给过一次,可绝不会再给第二次!”

这是林月兰给太子妃选择的机会!

选择得罪,还是救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