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杀鸡儆猴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林月兰的话后,周诗诗终于后知后觉得发现,她这是惹下大祸了,而且惹下的滔天大祸,根本就没有人救得了她。

不行,她不要落在林月兰手里,她不要死。

她随即爬起来,跪在太子妃的跟前,拉着她的裙摆,哭求道,“太子妃姐姐,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我以后再以不敢了!呜呜……”

太子妃看着拉着她裙摆,哭得很是可怜的周诗诗,表情上显得有些不忍。

毕竟,这人可是她……

如果就这样放任她不管,以后,那人来京城之后,肯定会怪罪于她,对她发怒。

毕竟那人对于周诗诗的疼爱,可是真的。

可是,如果真是救下她,那么就表示要跟林月兰作对。

跟林月兰作对,那她太子妃的身份,可也是代表着太子府啊。

太子现在还没有登上那个位置,很需用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的支持!

相比周诗诗来说,这孰轻孰重,可一目了然。

但……

太子妃略微低着头,表情上显得难以抉择!

她的脚下,是周诗诗的可怜哀求之声。

林月兰并没有催促她,让这个太子妃想好要怎么做。

她相信太子妃是个聪明人,必定知道怎么做。

“太子妃姐姐,求你救救我啊,我爹一定会很感谢你的,太子妃姐姐……”周诗诗再一次哀求着太子妃。

周诗诗蠢虽蠢,但看到太子妃面上犹豫不决的神色,就知道这事大条了。

她现在想用她爹来当赌注。

因为,她一直知道,这个太子妃姐姐,很想得到她爹的认可。

但她爹就是不肯给她一些好脸色。

除非,太子妃给了他一些有用有价值的信息。

太子妃听到周诗诗说到爹,太子妃的表情一动,嘴巴张了张,不知想要说什么。

林月兰一直在注意着太子妃的表情,尤其在周诗诗说了她爹会感谢太子妃之类的话,心里那种猜测更甚。

只是,她现在给太子妃机会。

既然已经发现某种真相,以她对皇帝老头的承诺,她根本就不会置之不顾的。

所以,她不放过周诗诗,同样的远在青丰城的周总督府,她也同样不肯放过。

以前,她还只是一介平民之时,周总督府就算计过她。

而她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基础上,也为了青丰城的产业不受到打击,她就放过了他。

只是,从陈山彪汇报过来的信息,及周诗诗惹了祸,太子妃出手相救之事来看,那周总督已经触及了她现在的底线。

不过,这事要不要涉及到太子妃,就要看太子妃自已选择了。

如果太子妃执意要救下周诗诗,不惜赌上太子妃的身份,那么她就成全她。

“太子妃娘娘,你可有想好?”林月兰似笑非笑再问道。

太子妃对上林月兰那双如秋水深潭的眸眼,瞧着这双眼似乎意义未明的目光之下,她张了张嘴,又不知要说些什么。

“太子妃娘娘!”

就在这时,太子派过来的人终于到了。

太子妃转过身,看到了太子府管家亲自过来,表情有些微愣,她疑惑的问道,“管家,你这是?”眼睛却看向了管家手中的托盘。

托盘被一块红丝绸布盖住了!

太子妃看到这个,心里很是清楚,管家手里所拿着的东西,肯定是太子府宝库之中的某个宝物。

只是,她不太明白,太子为何这时会让人带着宝物过来呢?

管家笑了笑,很是恭敬的对着太子妃的说道,“回娘娘,这是娘娘您托老奴在宝库之中,找出送给固国公主的礼物!”

太子妃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礼物?”

她什么时候吩咐过了?

不过,她是个聪明人。

这礼物不是她吩咐的,就是太子吩咐的。

管家很是恭敬的走到林月兰跟前,跪下说道,“老奴叩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起身吧!”林月兰淡淡的说道。

只是眼神淡淡扫了一眼管家手中的托盘,神色间倒是不显。

太子府管家很是恭敬的说道,“公主,太子妃来得匆忙,没来得及给公主准备见面礼。这不,委托老奴稍后把礼物备上,送过来!”

说着,举着托盘,凑到林月兰跟前。

然后,打开绸布!

“哇!”

周围之人,都被这礼物震惊了!

“这是张成造款雕漆云纹盘!”

有人眼尖的立马认出了这件宝物的来历!

张成是永和年间的雕漆大家,其传世作品被一致认为是在雕漆作品里的珍品。

这件张成造款雕漆云纹盘,就是其传世作品。

高3。3cm,g口径19。2cm,盘木胎黑漆,内外均雕云纹,。

堆漆甚厚,晶莹照人,刻工圆润。

真是精美极了。

太子妃看到这东西时,双眸登时瞪圆了。

这件宝物是陛下在三年前赏赐于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也分外喜爱,时不时会拿出来观赏一下。

可现在,太子殿下竟然把自已的最爱拿出来送给固国公主。

太子妃心里很是心痛不已。

不过,她现在可不敢吭声。

管家跪在地上,就这么把东西一直举在林月兰面前,似乎她不收,就不站起来。

林月兰眼神微微眯了起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哦,那太子妃真是有心了!”

然后,她又对身边的人说道,“来人,收下!”

林青松双手从管家手中接过礼物,然后退回到林月兰身后。

“管家,起来吧!”林月兰再一次说道,随后就对太子妃说道,“本公主谢过太子妃了!”

太子妃表情有些僵硬的扯着脸皮,笑了笑说道,“公主不必客气,这本是叶谣应该献上的一份见面礼,只要公主喜欢就好!”

管家这时适时插嘴说道,“太子妃娘娘,小皇孙闹着找母妃呢,太子殿下也哄不好呢!”

实际上这话的暗含的意思就是,“太子殿下喊你回去,让你不要多管闲事!”

对于外人来说,太子妃这个与周诗诗没有多大关系的姐姐,来管周诗诗,确实有些不理解了。

也确实如固国公主所言,太子妃这个姐姐当得似乎比周诗诗的亲姐姐周诗画更加上心。

不过,叶府当机立断绝情休妻,周诗诗连累自己亲姐姐成为了一个弃妇,而目前来说,唯一能救下周诗诗的人,确实只有太子妃了。

然而,太子府管家突然而来。

管家虽没有说太子命令,但是在场的除了傻瓜,否则,谁都明白,太子殿下不让太子妃插手这事。

在管家没来之前,林月兰让太子妃作选择,太子妃在心里平衡一下之后,还是觉得有必要救下周诗诗。

可现在,太子让人带话而来,而她已经不能反抗,除非,她不要太子妃这个名份了。

太子妃思绪了片刻,对着管家点头道,“好,本宫知道了!”

听到太子妃的话后,周诗诗顿时如雷遭霹。

她突然一下子抱住太子妃的脚,大哭的哀求道,“太子妃姐姐,你是我的亲姐姐,你不能不管妹妹我啊。你不能不管我啊……呜呜……”

太子妃听了周诗诗那“亲姐姐”三个字之后,脸色顿时一变,随即心一横,就对着周诗诗道,“既然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就必须承担起这些后果!抱歉,本宫已经无能为力!”

随即,太子妃就对着林月兰说道,“公主,我的孩子在哭闹,我就先回去了!”

林月兰微微点了点头。

太子妃不管这事最好。

不管她背后有什么身分,隐藏着什么秘密,只要她还没有行动,她就还把她当作太子妃。

“不行,你不能走,你不能走!”听到太子妃就要离开,周诗诗却使命的抱着她的腿,声音里带着绝望的道,“你是我亲姐姐,你不能丢下我不管,不能丢下我不管,否则,我爹一辈子不会原谅你的!”

只是对于此时的众人来说,周诗诗现在就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手紧紧抓着,脑袋却不清楚,胡言乱语了!

明明她的亲姐姐就在旁边,却使命的抓着太子妃为亲姐姐。

管家瞧着周诗诗的状态,眼底的眸光一戾,喝令道,“来人,把她给拉开,让太子妃回府!”

“是!”护卫听令。

管家心底却是有些疑惑。

不管这周诗诗说的是真是假,这事,他是必须汇报给太子的。

两个护卫,一边一个,在周诗诗两边,拉开她的手。

只是周诗诗使劲的抓着太子妃的裙摆,如果再让她抓下去,这裙子估计都要被她给扒下来了。

不得已,两个护卫使了一个巧劲,让周诗诗给松开了裙子。

周诗诗几乎用绝望的眼神紧紧盯着太子妃,嘴里不住的大喊道,“姐姐,你救救我啊,你救救我啊。我可是你亲妹妹啊!”

这样的眼神让太子妃很是不忍,在这一刻,她又再一次动摇了要救下周诗诗的心。

管家见事不妙,立即说道,“太子妃,府中小皇孙还在哭闹呢!”

管家这一提醒,太子妃猛然惊醒。

随后,她就对周诗诗凌厉的说道,“周妹妹,你与其来求本宫,还不如直接求固国公主,只要你真心实意的道歉,悔过,说不定固国公主就会原谅你!”

说完这一句,她再也不看周诗诗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眼看着太子妃就要离开了。

周诗诗顿时绝望的跳了起来,指着太子妃呐喊大骂道,“周诗莺,你这个伪君子,爹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周诗莺?

周诗莺是谁?

难道太子妃就是周诗莺?

可是太子妃不是叫叶谣吗?

旁边一直瘫软在地的周诗画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一样,她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周诗诗就大骂道,“你这个害人精,扫把星,你害了我被休,你个贱人……”

说着,她就冲上去跟周诗诗撕打起来。

看得围观的群众目瞪口呆。

这真是精彩一出接着一出。

林月兰没有立即出面阻止。

只是在等两人打得差不多时,林月兰就示意手下人,把她们给拉开。

“你这个贱人,竟然开打我!”周诗诗很不服气的对着周诗画大骂,脚还朝着外踢去。“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周诗画对着周诗诗现在只有恼怒与憎恨,她也很是愤怒的道,“你这个害人精,你爹,你爹,有本事让你爹现在就过来,把你救下来。现在求着太子妃做什么啊?”

周诗诗气得直跳,大吼道,“啊,贱人,贱人……”

“够了!”林月兰凌厉一喝。

声音顿时停了下来,现场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知道,林月兰这一喝,很有可能与接下来处置周诗诗有关系。

虽不知道,林月兰会怎么处置周诗诗,但从方才定北侯迫不及待与这个周大小姐撇开关系,甚至是不惜让二儿子休妻,落下绝情无义名声;

太子不惜指使管家以见面礼的名义,要太子妃回府之事来看,林月兰,这个农家女出身的固国公主,并不是善茬。

林月兰是不是善茬,确实很快就知道了。

周诗画和周诗诗两姐妹,此刻,是衣发凌乱,脸上有着道道抓痕,看着都是十分的狼狈。

周诗诗被林月兰这声音震醒,脸色又一阵大变。

随即,她泪流满面的对着林月兰哭求道,“固国公主,我错了,求你原谅我一回,饶过我一次,好不好?”

她已经被林月兰的属下抓住,除了一张嘴,其他根本就动弹不了。

林月兰却直接摇了摇头,给了周诗诗一个很失望的回答,“晚了!”

她用轻蔑的眼神扫了一下周诗诗,冷冷的说道,“看在我与你父亲周总督有几分交情,及太子妃的面子上,本公主给过你一次机会。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本公主不可能让你仗着自已一个官家之女的身份,对着本公主一次又一次的侮辱。因为,”

她犀利的眼神盯向周诗诗,声音凌厉的道,“本公主能被你侮辱,但本公主固国公主的身份绝不能被你侮辱!

因为,它代表着陛下和朝廷上下对本公主的肯定,更是代表着皇家威严!”

“皇家威严”四字一出,现场顿时安静一片!

因为,在场谁不知道,皇家威严不能挑衅!

挑衅皇家威严,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

大家一致看向周诗诗。

所以,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是死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