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杀鸡儆猴3/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家威严”四字一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一而再,再而三质疑林月兰固国公主身份的周诗诗,必死无疑!

周诗诗听到这四个字,更是如雷抨击,被撕破的脸,是青了白,白了青,最后变成一片灰败。

现在连哀求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她疲累已经毫无焦距,带着绝望的眼神,四处散乱。

突然,她灰暗的眼神,猛然亮了起来。

她使了浑身的力气,对着林月兰身后之后大声喊道,“李大哥,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李发枝眼神只是轻扫了一下周诗诗,然后垂下眼帘,不在有任何动静。

很明显,李发枝不想管这事。

其实,他也根本管不了这事。

他与林月兰是交情不错,但是,他不致于为了一个无所谓,不断挑衅林月兰的人求情。

因为,他心里很是清楚,一旦他真向林月兰求情了,那就代表着他与林月兰交情,至此结束!

从定北侯让二子绝情休事,太子让太子妃回府之事,就能让人清楚的明

白——皇家威严,根本就不容挑衅!

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商人,更不可能去挑衅皇家威严!

周诗诗是真的无人可求,无人可帮的地步了。

可她真的不想死。

她喷着怒火交杂着恐惧的眼神瞪向林月兰,说道,“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她的身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青丰城总督府千金。

只是,在场之人,无一不是为这个周二小姐的智商摇头。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如此愚蠢把自已父亲拉下水。

呵呵,一个三品总督,一个正一品其地位堪比摄政王的固国公主,这身份地位悬殊一目了然。

即使,这位三品总督真想找固国公主报仇,呵呵,除非他不要脑袋了,不要总督府上上下下的性命了。

林月兰瞧着这个周诗诗真是愚蠢的不可救药。

林月兰淡淡的道,“哦,报仇?”随即话锋一转,气势凌厉的道,“那本公主等着他来报仇!来人,”

“属下在!”

“周诗诗多次辱骂本公主,质疑陛下,挑衅皇家威严,犯下以上犯上之罪,按罪当诛!”林月兰声音响亮带着凌厉气势,让在场之人为之一振,这才让他们真正认识到,这个固国公主,并不是他们所认为那样农家女的懦弱与胆小,而是有真正的皇家公主气势。

“但本公主向来仁慈,不欲杀头夺人性命,”林月兰说到这里时,明显注意到周诗诗那绝望灰暗的黑神,死灰复燃般的发亮,她以为,林月兰这是饶了她一命。

想到这,她心里又油然升起一种得意,她就知道林月兰这个农家女,不敢杀她。

哼,这样卑贱出身之人,就算飞上了枝头,也变成了凤凰。

周围之人的想法,虽不是与周诗诗一般,但在听到林月兰不杀周诗诗之时,也自认为她是胆小怕事,所以不敢杀她。

但是,这根本就说不通。

如果固国公主胆小怕事之人,为何定北侯会对她如此畏惧?

太子殿下为不累太子妃,不惜送上宝物讨好?

所以,这个固国公主肯定不是饶过一命这么简单,必定还有后招。

这些人的想法不错。

林月兰既然打算拿周诗诗杀鸡儆猴,怎么可能就饶过她一命这么简单。

接着林月兰就命令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周诗诗舌头拔了,双手砍了,再额头刻上‘犯’字,然后游街示众三日!三日后,押入天牢,择日再判!”

“是!”

众人听到林月兰的命令,别说是当事人,就是连周围听着之人,都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

这未必太狠了吧!

杀人不过点头地!

拔人舌头,砍人双手,以后,还让人怎么活下去?

这简直是比死更加痛苦吧?

那些大家观看的大家世族,在听到林月兰那毫不犹豫的命令之后,眸眼都深了深,心中暗自有决定。

这个林月兰,果然惹不得啊!

以后一定要告诫府中那些一直对这个农家女敕封为固国公主的林月兰很是不屑带着鄙视的子女,看到她,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即使躲不过,也要毕恭毕敬的叫人,否则,哪天落得像这位周大小姐下场,那就懊悔莫及啊!

“不,不,不要!”周诗诗听了林月兰的命令之后,整个人变得崩溃不已,使劲的挣扎,或许是逃脱欲望十分强烈,结果,还真被她挣开了。

挣脱人的扼制之后,她迅速想要逃跑。

但是,别说在这众人包围之下,就是林月兰的属下,也不是吃素的。

她一挣扎开了,那又人又迅速的上前把她给抓住了。

随后,听着林月兰命令随行之人,拿着一把锋利小柄刀,二话不说,托着周诗诗的头,卸了她的下巴,随后,大家只见银光一闪,一个黑影就从她的嘴巴里飞出。

“啊!”

待众人看清那飞出的黑影是什么东西时,一些胆小的受不住的惊叫了出来!

因为那赫然一条猩红的舌头!

现在已经静静的躺在地上!

只是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接着那个就是一个斩下去的动作,一下子,到手腕处的一只手臂,断然落下,接着,第二只……

这些拔舌,斩手臂,也只是片刻之间。

随即,大量的鲜血,不断的喷涌而出。

离得稍近的群众,鲜血都喷到了他们的脸上。

“啊……”

很多人都受不住这样残忍又血腥的一幕,吓得不断尖叫起来。

而作为当事人的周诗诗,仿佛根本就还没有觉到疼痛,只是面色惨白。

但很快,她就“呜呜……”的出声,泪流满面,接着,就晕了过去。

周诗画看到周诗诗这副模样,则完全是吓傻了,瘫软在地,如一摊软泥。

她现在什么也不敢想了,唯一能想的,就是敢紧离开这,离开这!

这里太可怕了!

周诗诗晕过去之后,这个行刑之人,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放进她嘴里后,片刻,她就醒了。

醒了之后,她先是一片迷茫,接着她就感觉到全身剧烈的疼痛,如被石头碾碎了一般,

可不等她明白,这股疼痛是什么时,额头上的刺痛又来了。

只是相比,全身上下那断裂剧痛来说,这点小刺痛已经不算什么。

“唔唔……”嘴里有着剧痛,且发不出任何声音。

很快她又反应过来,她的舌头被人拔了。

那双手……

她的头不断的摇动,浑身剧烈挣扎,想要看清楚她的双手还在不在?

但浑身的感觉告诉她,舌头没了,双手也不在了,脸也被毁了。

“呜呜……”

没有舌头的她,除了“呜呜”之声,已经发不出任何音节,还时不时有鲜血不断的从她口中冒出。

为了让她不致于失血过多而死,林月兰又让人给了她一颗止血的药丸。

只是这药丸只能止血,却不能止痛!

她不会这么好心的。

她就要让她让记住,她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同时也在告诫那些不把她放在眼里,又自以为是,不断贬低她的人!

惹上了她,死很简单,但是,有一种痛苦,叫生不如死!

瞧着周诗诗那痛苦绝望又可怜的模样,普通百姓对林月兰瞬间生出一种畏惧与害怕。

但是,也有很多人表情是对周诗诗充满同情的,认为这固国公主真是太过残忍与残暴了吧,这样对待一个小姑娘!

当然了,才刚满十六岁又没嫁人的周诗诗,在很多人眼中,当然不是个小姑娘了。

“杀人不过点头地。这固国公主会不会太过残忍了啊?”有人充满同情的说道。

“是呀,听说这孩子才十六岁,这没有舌头没有双手,脸上还刻了字毁了容,以后让她怎么活下去啊?”

“哎,真是可怜了哦!这还是一个大官员的千金呐!”

“是啊!这固国公主看着柔柔弱弱的,这心怎么这么狠呢?”

“听说还在十四岁不到,这还是个真正的孩子啊。一个孩子,做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太狠毒了些啊?”

“嗯。况且那孩子也只是骂了她几句而已。”

“嘘,你们都不要命了吗?在这议论固国公主!”有人立即提醒道。

其他人,立即噤若寒蝉,没有再说话。

林月兰对于周围的议论之声,当然听见了。

可她根本无所谓!

她又不是活在他人的名声之中。

她只要活得坦荡,活得问心无愧即可!

她不害人,别人也别想着害她!

周诗诗这只是骂了几句而已吗?

呵呵,如果她一个堂堂固国公主被人指着鼻子骂,还大发善心,不予理会的话,那些自以为高她一等之人,更会认为她这个固国公主好欺负,只是一个名声好听的公主而已。

她不欺负人,他人也别想欺负到她头上!

当属下把周诗诗额头上的字刻完之后,周诗诗就再也没有昏过去。

身上的血虽被止住了,但身上的疼痛却不曾消失。

对于从小娇生惯养的她来说,别说断舌断手的疼痛,平时就是花刺了一下,都会喊痛半天。

因此,她一直在经历这种粉碎痛苦,嘴里却不断在大喊着,“林月兰,你这个贱人,你杀了我吧,你这个贱人……”

只是听在别人耳朵之中,却是“呜呜”之声。

等刑罚完毕之后,林月兰走到她跟前,看到她那付丑陋又惨烈的模样,不曾皱一下眉头。

她眼神犀利的盯着周诗诗,凌厉的道,“陛下威严不容挑衅,皇家威严更不能挑衅!按着龙宴王朝国章制法,挑衅皇家威严者,杀无赦,抄府邸,发配边疆苦寒之地!

周诗诗,如果今天本公主不严厉惩罚于你,那以后一个个如你一般,质疑本公主身份,指着本公向鼻子大骂枝头飞出的凤凰,质疑陛下和朝野上下一致的认可,不断挑衅皇家威严,那置于陛下于何地?置于皇家威严于何处?”

林月兰说这些话之时,身上的气势又强上了几分,赫赫威严差点让在场之人,跪倒在地,磕头求饶。

林月兰又接着说道,“所以,为了维护陛下威严,为了维护皇家威严,就算世人再怎么说本公主恶毒凶残,本公主必须给出必要的惩戒,告示所有人,本公主是龙宴王朝陛下亲自敕封,得到朝野上下认可,上了皇家玉碟名正言顺的固国公主!”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现场一片寂静!

本公主是龙宴王朝陛下亲自敕封,得到朝野上下认可,上了皇家玉碟名正言顺的固国公主!

这话不断在所有人耳边回响!

确实,不管林月兰是什么身分,做什么的,但是,现在她就是有皇家威严的固国公主。

一个如皇家威严般,不容任何挑衅的固国公主!

方才很多人可是亲眼看见听见,这个周大小姐根本就没有把固国公主放在眼里,表情有着明显的不屑和轻蔑。

只是这也就罢了,可她更让过分的则是,指着固国公主的鼻子,质问人家是谁?

这……这确实是太过了。

人家固国公主是谁?

现在人家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地位高不可攀,身分贵不可言,就是皇后见了,也要尊敬的唤一声“固国公主”。

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固国公主,又岂能是一个小小的官员之女可能挑衅的?

所以,周诗诗有这样的下场,那完全是活该!

“固国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不知是谁开始起头大喊,接着就整个现场的人,都跪下来,很是恭敬的叩头叫道,“固国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诸位请起!”林月兰大声的叫道。

随后,她又吩咐道,“把周诗诗即刻押入天牢,择日再判!”

“是!”

很快就有人抓着周诗诗离开!

至于周诗画,她看到周诗诗的下场之后,已经吓得仓皇离开,不知去向!

但是有人想,这个周诗画无论是叶府,还是青丰城总督府,应该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吧!

林月兰处理了周诗诗之后,一开始是有人觉得残忍与狠毒,但是,在后面她的一翻讲话之后,又瞬间扭转了所有人对她的印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