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后续/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人群陆陆续续散去之后,空地上流下的一滩滩血迹,在告诉众人,之前,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何事。

林月兰等人也回你来我往客栈。

她看了一下人客栈牌匾,再瞧了瞧门前那地面上的大片血迹,微微皱了皱眉头,暗呼有些失策,竟然把自家生意门口当成了刑场了。

这以后会不会影响生意啊?

不过,刹时间又笑了笑,这样更好,这血淋淋的现场坐不断的提醒着那些想要闹事的脑神经。

别以为固国公主是个农家女出身就好惹!

要闹事,就要想到后果,看能不能承担得起!

可别到时,得到周家两位小姐那样的下场。

一个被拔舌断手,一个直接被休!

说到周家,所有人都有些惊疑,难道周姓是个瘟姓不成?

不然,怎么只要是周家,都人出事呢?

“滢妹子,你怎么了?”在回身时,李发枝注意到站在门口,手撑在门板上的刘佳滢很是苍白的脸。

听到李发枝的喊声,林月兰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林月兰听罢,立即向前望去,却对上刘佳滢那复杂的表情,脸色极其苍白,且浑身好像有些哆嗦。

林月兰没有上前,也没有解释!

刘佳滢也没有上前,只是眸光之中带着滢滢之光,看着林月兰,整个人却仿佛受到重大打击一般!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

林月兰等着刘佳滢对她另一面的接受,或不接受!

她就是这样冷酷无情之人!

在场的你来我往客栈之人,都瞧了下刘佳滢,再望一望林月兰,心里不住的唉声叹气!

他们都知道,林月兰对于刘佳滢这个妹妹是真心疼爱。

她对周诗诗的惩戒,何不是因为那个周诗诗把刘佳滢欺负了去。

他们也知道,林月兰很是爱护保护这些家人朋友。

她的原则就是,欺负了我可以有活路,但欺负了我家人,却无路可逃,逃无可逃!

方才,那个周诗诗如此凌辱谩骂刘佳滢,林月兰都是看在眼底。

她没有当场报复周诗诗,就是想要看一看,她是如何再自己作死的。

只有她自己作死,林月兰才会有光明正大的借口,给以周诗诗生不如死的惩罚,还堵住了悠悠众口!

她虽不在乎名声,但现在她有家人,必须为家人考虑一下感受。

她不想家人因为她,被人指着说道,“这个就是残暴公主的爷爷妹妹什么。”

人有了弱点,就好像会变得有些懦弱。

但实际这并不是懦弱,而是一种保护!

不知过了多久,刘佳滢慢慢的走向林月兰,看着她,声音有些哽咽的喊道,“姐姐,”

林月兰应道,“嗯!”

“你方才让人拦住我不要走出外面,是不是因为不想让我看到那些?”刘佳滢很是直白的问道。

“没错!”林月兰也是很直白的回答。

刘佳滢瞳孔一缩,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为什么?”

她问的为什么,是指对周诗诗施以严刑。

听到刘佳滢的问话,除了林月兰,在场之人,都皱了皱眉头在。

林月兰的属下甚至是有些埋怨刘佳滢如此不懂事,竟然如此伤主子的心。

主子那样做,还不是为了给她报仇。

是的,对于林月兰这些属下来说,刘佳滢这样问,似乎就是在质疑林月兰的暴戾行径一般。所以,对她是不满的。

林月兰还是淡淡的道,“没有为什么!”

随即,刘佳滢的眼泪如下雨般,不住的往下掉,然后,她眼底顿时变得很是心疼的大声质问道,“姐姐,你被敕封为固国公主之后,是不是每天都要受到这么多人的质疑?你是不是每天都这样置于危险之中的?姐姐,如果真是这样,你不要当这个公主好不好,我们回桃源村,总比在这京城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好多了。”

当初她认识林月兰时,可是因为听说林月兰一个孩子,赤手空拳打死一只大老虎,内心顿时崇拜不已。

当时,她惊叹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小英雄,而且是个女小英雄。

所以,她就想方设法想要与她交朋友。

对于一拳就打死老虎的林月兰都不害怕畏惧,更何况,林月兰现在只是惩罚一个不断折辱公主,挑衅皇权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但是,她害怕的是,这个姐姐是不是每天都要遭受被人这样那样的侮辱,指着鼻子大骂,甚至是在一些权贵眼中,她就如一只蚂蚁一般,可以随意捏死。

站得越高,危险越大!

何况,她一个固国公主身份,一个大将军少夫人身分,挡了多少人的道?

所以,林月兰是不是每天都在处在这样有危险之中,被人威胁着性命。

这才是刘佳滢最为担心害怕的。

众人,“……”

顿时心里愧疚不已。

他们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人家哪是因为害怕啊。

哦,人家确实害怕,但人家害怕的是姐姐是不是每天处在危险与性命威胁之中。

这样一个天真善良,又对朋友如此重情重义的女子,实在是让人心疼。

怪不得自家主子会如此疼爱这刘佳滢。

这是以真心换真心啊!

林月兰听后,一直面无表情的她,笑了起来。

随后,她说道,“妹妹,不用担心!没人能够欺负我!”

刘佳滢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林月兰。

林月兰解释道,“你来京城也好些天了,你可有听说过,我被人欺了去之事?好,就算有,就像那个周诗诗一般,我不也是当场报复回去了吗?”

刘佳滢听罢,想了想道,“姐姐,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月兰笑了笑道,“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你。再说了,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认为,又有谁能欺负我?行了,别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

听着林月兰好说歹说,那颗担心的心,也算是落了下来。

随即,她擦了擦泪,笑着说道,“姐姐,以后还有谁再欺负你,你直接欺负回去,可不能心软,知道吗?”

“好,管家婆!”林月兰笑着应道。

周围的人,看着她们这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的友情,很是感动。

她们虽看着还小,但是,她们之间,却是最为纯粹的友谊!

刘府

“碰!”

手中的杯子,叮当掉落在地,顿时摔成一地碎片!

“你说什么?”听到管家的汇报,刘信仁不敢相信的措手摔了杯了,“这是真的吗?”

刘管家很是恭敬的汇报道,“老爷,现在京城大街小巷都在传这事!”

说到这,他表情皱了一下,然后,很是气愤又疑惑的说道,“老爷,这林月兰也太过狠毒了吧!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刑,也不怕百姓们说她残暴?”

刘信仁却摆了摆手,低沉冷声的说道,“不,她就是故意的!”

刘管家有些疑惑道,“故意的?”

“没错!”刘大人点了点头道,“她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她林月兰,虽是农家女出身,却不是好惹的!”

刘管家听罢,顿时惊讶了,接着他又想到了什么,说道,“那老爷,我我们跟玲珑公主……”要不要合作下去!

这样看来,这林月兰真是太危险了啊。

刘大人想了想,随即说道,“计划照旧!”

周诗诗得罪了林月兰,林月兰却只惩戒了周诗诗。

这就是说,林月兰还是有一定顾忌的。

既然如此,那他们就更不能放弃这好不容易机会。

如果成功了,那么,可以为九公主,为德妃这个仇了。

……

茶楼包间

“事情打探如何?”萧景玉冷声的问道。

跪在地上黑衣人汇报道,“刘府看着并没有被这事影响!”

萧景玉听罢,表情带着阴狠与毒辣的冷笑一声道,“那就好!这一次,本公主必定要把林月兰打入十八层地狱!哼,现在笑吧,笑吧,笑得越狠,就会跌得越惨!”

只是这个黑衣人却是皱了眉头,担心的道,“公主,属下瞧着那林月兰并不是泛泛之辈,万一,我们失败,她追究下来怎么办?”

萧景玉冷笑一声道,“哼,那也要她有本事,查到本公主头上来!”

属下听罢,想了想说道,“公主,你的意思?”

“主意虽是本公主出的,但是主凶却是刘府。”萧景玉胸有成竹的道,“本公主可是乌云国和亲公主,就算查到本公主头上来了,又如何?谁能把本公主怎么着!”

乌云国和亲公主,是她保命的最大依仗!

除了她犯下滔天大罪,否则,包括这龙宴王朝皇帝,都对她无可奈何!

皇城驿馆,萧景睿坐在屋中,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只小玉杯,杯中之酒,透明如水,他放进嘴边,呡了一口,清冽甘醇。

听到属下的汇报之后,他那阴鸷的表情是似而语的说了一句,“哦,是吗?”

随即,他放下酒杯,走向窗前,背着手,看向窗外,但如果注意到的话,他那冷酷的眼眸之中,闪烁着一道光芒,一种叫“炙热”的光芒。

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才是配得上他的女人。

随即,萧景睿问道,“皇宫之中那位反应怎么样?”

虽只是处理了一个女人而已,但后面所牵涉的权势,却是甚广。

别看定叶府定北侯当机立断让子休妻,太子用献礼之行把太子妃叫回太子府,但是,青丰城周家,京城叶府及太子府三家毕竟联姻关系,如果因为周诗诗这因,周家要对林月兰展开报复的话,那么,除非叶府和太子府彻底斩断关系,否则,这里面的各种势力交杂,很有可能与林月兰成了对立面。

萧景睿锐利的双眸,一直看向窗外的风景,背着手相交,一只手不断摩擦着另一大拇指上的绿扳指儿。

片刻后,他严厉的命令道,“告诉那人,暂时不许有任何举动!”

“是!”属下遵令道。

至于萧景睿猜测的皇宫中那位,听到林月兰对周诗诗的处罚,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随后,他就给暗卫一个命令。

固国公主严厉惩罚青丰城总督千金一事,如风一般,吹到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有人说固国公主真是太狠毒太残暴,如此对待一个姑娘。

杀人不过点头地。既然人家犯了以下犯上之罪,杀了不就得了,又何必那样折磨人家。

拔舌、断手、刺字,大庭广众之下,件件暴力摧残。

最为主要的是,固国公主自已也才十四岁不到的小姑娘啊。

这样一个小姑娘为何会如此冷酷无情呢?

也有人说固国公主做得对。

堂堂一个固国公主,被人指着鼻子大骂,不给以一个严厉的惩戒,世人都会以为,她是个懦弱无能之辈,任何一个无名之辈,都可以欺负到她一个固国公主头上来。

如果今天不处罚周诗诗,明天或许有个李诗诗,赵诗诗等,同样指着她大骂侮辱,这样下去,别说公主威严,就是皇家的颜面何去?

因为,不管固国公主封号从何而来,但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陛下敕封,朝廷上下认可,上了皇家玉碟的固国公主。

这样指着一个被认可的固国公主大骂,不就是指着陛下,指着朝廷大骂吗?

皇家威严,岂能挑衅!

既然挑衅了,就必须承担起挑衅后的后果!

所以,周诗诗有那样惨烈的下场,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完全活该。

当然也有人沉默不语!

但是不管是对固国公主的哪一议论,唯有的共同点就是:固国公主不好惹!

不过,固国公主处理了周诗诗,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牵连到青丰总督府呢?

毕竟,定北侯绝情让儿休妻,太子不惜献礼让太子妃回府,恐怕就是怕固国公主事后迁怒他们。

这也从中可以看出,固国公主在朝廷之中的地位与威严。

绝不是吉祥物,就放在那里,被人供着看着的。

……

不管这事之后,怎么议论固国公主,又怎么评价固国公主,林月兰根本无所谓。

随着这些议论和评价,品酒会如期而至!

全国各地大商人,也如约而至。

但是,随着这一波波人的到来,却给京城所有人一个又一个的震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