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林家人状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国使团的到来,而带队之人,则是太子宇文琰煜,将客人入场间推到一个高氵朝。

太子虽不是第一次来你来我往客栈,甚至可以说是对你来我往客栈甚为熟悉。

只是这一次来,还是被客栈布置给惊艳到了。

客栈门口两边鲜花叠重,成一个拱形,两边站着酒红色男女各六个,身上穿着一种绸布,布带上写着字。

太子笑了笑说道,“这样的设计还真是新奇。林妹妹到底是怎么想出这样子迎接客人的?”

跟在身边的皇长孙笑着说道,“固国公主聪慧过人,她能想到一些新奇古怪的东西,并不奇怪!”

太子作为这次五国交流会议的接待人,四国使团被林月兰邀请过来,太子也自然需要被邀请过来。

至于皇长孙,林月兰是出于一些愧疚之心的。

毕竟皇长孙与正妃的分开,也与她有些关系。

所以,为了补偿一下,就给皇长孙发了请帖。

当然了,这也并不表示,她愿意卷入夺嫡的漩涡之中。

太子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是!”

固国公主,并不能以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否则,以她十二岁之龄,怎么做出常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皇长孙很是好奇的说道,“皇叔,你说固国公主怎么会知道这么东西啊?”

太子着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

……

“哇噻,那些人就是水周国的太子和公主吗?听说,那个国家四周环水,虽人口也就区区三十万还不到,但他们可没有耕地种粮食,只能靠下水找宝为生的。”

“我也听说过。只是,他们没有粮食,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这个我也是很疑惑!”

“啊,你们看那边。”一个人指着阿朵柴国使团方向。

“好像是阿朵柴国使团。那个为首的长得很是健壮男人,听说阿朵柴国大王子。”

“大王子?那就是咱们九公主所要和亲的对象喽?”

龙宴王朝和阿朵柴国联姻,龙宴王朝九公主嫁与阿朵柴国大王子,以结秦晋之好,这事早就被大众所知。

“啧啧,这大王子长得这副熊模样,真是可惜了如花似玉的九公主啊!”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啊?”身边有人压低声音说道,“我可是听说九公主被人破了身子,而且还不是一个人破的,是四个男人,还是四个流氓痞子!”

听这话的人,顿时吃惊不已。

“难道之前的流言都是真的?”

“是真的!你可还得记镇国公府被抄家吧?”

“嗯,这事与九公主有什么关联吗?”

“有。听说派去毁九公主身子的人,正是镇国公夫人闻玉静。查明这事之后,陛下就找了其他借口,打算把镇国公府抄家灭族,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固国公主竟然违抗圣旨,当场把闻玉静等人给放了!”

“什么?”这人惊呼不可思议的道,“固国公主这么大胆?她这是公然抗旨啊?”

“是啊。不过,不知为何,陛下根本就不予追究,也没有对固国公主发怒。”

“这么说来,陛下还真是宠固国公主啊。比自已亲生女儿九公主还宠。”

“所以说,有事没事都不要去试图辱骂挑衅固国公主,否则,自已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唉,一个农家女,一跃位高权重的公主,真是一段大传奇啊!”

“谁说不是呢?你瞧瞧,固国公主举办这次品酒会,这架势,简直堪称后家盛宴呢?”

“就是呢。参加这次宴会之人,还不是有权有势就能进去的。”

“啊,那个穿着一身白衣,披着长发的男人,是不是就是神医无涯子啊。”

“好像是呢!我听人说过,神医爱穿白衣,喜欢把头发披下来,还喜欢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这不,这人不是手中有一把扇子吗?”

“是呢。只是,这神医会不会太过年轻了啊?像京城这些医术高明的大夫,不都是胡子白花花的吗?”

“呵呵,那些胡子白花花的大夫,医术还比不过神医呢。怎么去比呢?再说了,我可是听说过,固国公主可是神医徒弟,但是,她小小年纪,医术可比她师父更加高明,你事,你又怎么去说?”

“呃,这好像确实不能看年纪!应该是看天赋!”

“没错。不然,固国公主小小年纪,一身精湛医术,可是起死回生的呢。最主要的是,我还听说,固国公主学医,只是才两年!”

“啊?什么!”真是让人太过惊讶了。

“这天赋,堪称逆天啊!”

“没错!咦,你们看,那一男一女,是不是就乌云国二皇子和玲珑公主!”

“瞧着倒像是!听说,这玲珑公主长相堪称绝色,现在带着面纱,也看不清真容!”

“绝色?估计是在没有遇见固国公主之前吧。我可是听说,这玲珑公主的容貌可是比不上固国公主三分色呢。”

“说来,固国长得还真是美丽啊,国色天香,倾城倾国都无法形容她的美丽!”

“咱们大将军,也真是有福气。之前,那些千金贵女嫌弃人家丑陋毁容煞星什么的,宁死不嫁。结果现在呢,大将军找到的女人,可是比任何一个女人都美。而这人不但美,还有本事呢!”

“可不是!在说,大将军也不是毁容丑八怪什么的,而且如此俊朗英气又男子汉气概十足的男人。听说,大将军摘下面具之后,很多千金贵女是懊悔不已。”

“其中一个不就是九公主!三年前,被陛下指婚,嫁与大将军。结果,她闹死闹活,就是不肯嫁。不肯嫁也就罢了,而出言侮辱大将军,什么癞蛤蟆想要吃天鹅肉什么。大将军也是直接向陛下,要求退婚。九公主身份虽高贵,可如果没有大将军保家卫国,呵呵,她能心安理得的住在皇宫之中享受的荣华富贵吗?”

“就是呢。还那样侮辱在大将军。好在大将军没有与她过多计较,只是直接让陛下退婚就了事。”

“也幸亏大将军退了婚,否则,他又怎么能找到固国公主那亲有才又有貌的好女人!”

“这是不是所谓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就是啊。瞧瞧,说大将军丑陋,这面具一摘,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脸,又说大将军煞星之命,克父克母又克妻,这人家大将军和固国公主定亲这么久了,也没有听说过公主有个什么啊。这不,那九公主又要死要活要嫁给大将军,不过,被大将军狠狠拒绝了。所以,她才出事的。”

“所以说啊,看人不要看表面啊!”

……

“各位大人,给我们做主啊!”

就在众人看着入场人员议论纷纷,四国使团即将要跨进客栈时,一道尖锐声音,很是突兀响起。

众人,“……?”

刹时,现场一片寂静!

除了来人大喊大叫的声音。

众人一眼望去,就看到一伙衣衫褴褛的穷人,大概有三四十个,直跪在太子和皇长孙的脚边。

为首的两人,看起来像是年过花甲的一男一女。

现在大喊大叫的,正是那个老妇人。

“各位大人,你们要给我们人做主啊!呜呜……”李翠花说着就大哭了起来。

太子脸上笑容瞬间消失,而且表情看不出任何息怒,只是看着自已跟前的人,威严又带着些温和的说道,“老人家,有什么事,你们先起来再说!”

实际上,心里是有些疑惑的。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突然在固国公主品酒宴会上,说要做主?

说做主,不就是告状吗?

李翠花和林老三两人仿佛没有听到太子叫起来,他们二人顿时对着太子磕头说道,“大人,求你给我们作主啊!求大人作主啊!”

他们一个劲的求太子给他们做主。

太子叫了几次,无法把人叫起来,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不能随意驱赶。

太子想了想说道,“两位老人家,你们有什么冤屈,去顺天府尹的施大人,他一定会为你们作主的!”

但他心中却另有想法。

这一伙一看,就是有意在这个时间,拦截他们状告的,而且还是目标很明确的直跪在他的跟前。

只是,不知是他们自己来的,还是有人指使过来的,知不知道他太子身份。

如果知道,也就说明这伙平民胆子太大了。

一般平民百姓见到皇族贵权,不是诚惶诚恐,害怕之极的吗?

可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让这些人来破坏固国公主举办的品酒宴会,更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让其他四国看笑话。

然而,这些人来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破坏林月兰的品酒宴会,哪有这么简单的就听话,说去顺天府!

林老三声泪俱下,声音里带着绝望的说道,“大人啊,我们要状告的那人位高权重啊。我们何尝不想去顺天府请府尹大人做主?可是,每一次去,我们都被人拦截在外了啊,根本就进不去,怎么状告啊?”

太子一听,拧了拧眉,很是狐疑的说道,“这怎么可能?顺天府尹施大人,性情耿直,刚正不阿,又向来爱民如子,怎么可能会把你们拦截在外?老人家,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说到这,他又想了想说道,“老人家,要不这样吧。本……本大人安排人带你们过去,看到本大人的人,相信顺天府尹不敢再把你们拦截在外面了。”

林老三和李翠花等人一时惊愕。

这与那人说好的,根本不相符啊。

这下要怎么办啊?

顿时,两人两鬓冷汗直流。

就在这时……

“太子殿下,”一道清婉如黄莺般悦耳声音响起,两人寻声音望去,发现是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

萧景玉轻步走到太子殿下跟前,说道,“既然这些百姓们有所请求,我们何不听一听?看看到底是哪位位高权重者,把这些状告者拦截在外?本公主倒是很好奇极了。不然,不知情之人,会以为太子殿下这样做,是在包庇那一样呢,你说是不是?”

看到乌云国玲珑公主出声阻拦,太子殿下脸色微微一变,顿时有些不悦。

但是,乌云国玲珑公主已经提出,他再让人带着他们去顺天府尹,那就不好了。

所以,他也只能停下脚步来,听一听这些人到底有何冤屈,那个所谓的位高权重者又是谁?

只是不等他问……

“是林月兰!”林老三几乎用吼的声音说出来,“这个位高权重之人,就是林月兰!”

“对,这个林月兰,自己攀了高枝,当了固国公主,就不管我们这些亲爷亲奶!”李翠花立马附和道。

林月兰?

林月兰不就是固国公主吗?

所以说,这些跪在四国使团面前的一众如此邋遢狼狈的人,是固国公主的亲人?

可是,这……

这差距是不是太大了!

只是,这场景也似乎谁也没有想到。

固国公主在京城第一次举办宴会,竟然就有她的亲人过来闹事。

“各位大人,你们要给我们作主啊!”李翠花尖锐的声音,在这寂静场中再次响起,她把头磕得“砰砰”响,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也跟着磕头磕得“砰砰”响的。“大人,我们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固国公主给我们一条活路啊!”

这次所来之人,除了林老三和李翠花他们,身后稀稀拉拉的跟着一大群了,儿子儿媳子孙子,还跟着林家村的一些村民,稀疏加起来,可是至少有三四十号人。

这么多人,现在都一致跪着求太子殿下,给他们作主!

这样的场景,简直是把场内场外之人,都给打懵了。

这些人都是来状高固国公主的?而且状告之人,还是她所谓的亲人。

“大人,我们这些亲人辛辛苦苦把她养大成人,从小到大,好吃好穿的供着,没有想到,就是她攀上了大将军之后,转眼就认为我们这些穷苦亲人,会拖她后腿,会丢她的脸,所以就利用权势压迫我们,不准我们认她。

这也就罢了,她逼的我们都没有活路啊,大人。

我们记得她九岁之前,多么的善良又多么重情之人。

在九岁时,被一个讨水喝的道士批为克亲克夫。

她那时心善,怕克到我们,就主动要求我们,把她给赶出家门,在族谱上除名。

我们不惹心,她却苦苦哀求,最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