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颠倒黑白!/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三把他与林月兰之间的过往,在众人面前一五一十的讲述出来,不仅如此,他说这些话时,表情是带着痛恨,声音带着绝望。

在外人听着,他们是多么无辜,多么可怜,又多么值得别人同情。

“我们不忍心她一个人独自生活。这么小的年纪,她要靠什么养活自己。

但是,她怕那个道士的话真是应验了,她更怕她自已会克到我们,就跪下来,不住的哀求,让我们把她赶出去。

我们不忍再她求下去,只得忍痛把这孩子给赶出去。

只是,把这孩子赶出去之后,为了让这孩子回来,我们硬是冷着心肠,只是给她一间小茅屋,不给她一点吃的,用得,到时候,只要她忍受不了那样孤苦日子,自然就会回来。”

对于以前固国公主的身世,在场之人,都是有所耳闻。

但是,那些传闻却与这些人的讲述千差万别,而且听上去,更像是截然相反的一个过程。

所以,一众人顿时狐疑不已。

“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这孩子脾气如此之倔,硬是自己在外面吃苦受累,就是不忍再回来!这么一过就是三年。”

“三年间,她也是硬是咬牙过来了。我们瞧着这孩子,是不肯自己回来了。所以,就准备让她回来。可就在这时……”

太子听着这两个老头老妇人讲述与固国公主的关系,完全与他听说过的不一样,眉头就拧了拧,心里暗自有底了。

这些人,已经确定就是来闹事的,更有可能就是来败坏固国公主名誉的。

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四国使团还在看着,再把人给赶走,就显得心虚,或者包庇固国公主的嫌疑。

太子殿下暗示了一下身边之人,身边太监会意,瞧了一眼这些稀稀拉拉跪下的一大群人,就偷偷离开了。

说是偷偷离开,可注意他的人还是不少。

萧景玉瞧着这太监立刻的方向,面纱之下的嘴唇,微微向上勾了勾。

这一次,务必要把林月兰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她从高高的位置上狠狠的摔下来,越狠越好,她越是高兴!

太子微微抬头看了一下跪着的几十人,然后,再低头看了一下,脚边跪着磕头之人,带着皇家威严,凌厉阻止他们再说下去。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接下来的话,肯定是不好听的。

他严肃的喝问道,“哦,你说你们是固国公主的爷爷奶奶,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本宫可是知道固国公主是有爷爷的,现在就在你来我往客栈之中。而你们现在一来,就声称固国公主爷爷奶奶,好大的胆子!”

最后一句好大的胆子,声势更加威严凌厉。

李翠花和林老三等人,听着心里不由的一颤,面上的表情害怕极了。

他们现在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年青男人到底是何人,只是有人指使他们,只要跪在这人面前,喊大人就行。

他们以前见到县令大人,都会吓得脸色苍白,浑身不得劲。

更别说,眼前这个大人可能比县令更大的官。

但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想到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心里那恐慌害怕也是暂时克制住了。

只是,他们毕竟是乡下来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儿,根本就不知眼前自称呼本宫的男人,就是当朝太子。

他们一时之间被这威严的气势震住了。

傻傻的盯着,一脸茫然。

萧景玉眼底精光一闪,随即声音柔柔安抚般对他们说道,“老人家,你们不用怕!太子殿下的意思,如何证明你们与固国公主之间的关系?放心,太子殿下是个公正英明,爱民如子之人,不会为难你们的。你们有什么冤屈,尽管向殿下讲述!”

萧景玉的声音有一种魔力,对不同之人,有不同的效果。

这不,她的声音对于林老三和李翠花等人来说,仿佛吃了一个定心丸。

对于萧景玉突然插嘴,不管是太子殿下,还是三皇子,都是不满的。

但是,萧景玉现在还是乌云国公主,而且乌云国二皇子就在旁边,他也不好越俎代庖喝斥人家多管闲事。

太子殿下编织袋了长皇孙一个眼神。

现长皇孙是萧景玉未婚夫,他倒可以管管她。

长皇孙顿时了然,他看了一眼萧景玉,眼神带着些责备,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玲珑公主,事情并没有搞清楚,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是真的冤屈?”暗地里的意思,责怪她多管闲事!

他们本来是欢欢喜喜一起去你来我往客栈参加固国公主举办的品酒会,结果却在快到门口时,被这些据说是固国公主的亲人拦住,喊冤告状。

不管这些人冤屈是真是假,但有一点,就是,这些人这样做,就是在破坏固国公主的品酒盛宴,败坏固国公主的名誉和声望。

不管林月兰以前身分为何,但最起码她现在就是龙宴王朝的固国公主,她的一切,也是代表着皇室的威严,更是代表着陛下权威。

可这些不知所谓之人,呵呵,早不告,晚不告,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来告,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

萧景玉被长皇孙喝斥一翻,也没有什么不满。

她笑了笑回应道,“对不住,看来是本公主逾越了。不过,本公主也是瞧着这些人的样子可怜,不管他们冤屈是真是假,作为皇家人,总要管一管不是?如果他们真是冒充者,那也给固国公主还了清白不是。”

太子殿下脸色一黑,看向萧景玉冷声问道,“玲珑公主,你这是何意?”

玲珑公主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太子殿下,是本公主多管闲事了!”

说完这一句,她就退回去了。

至于是不是真尴尬,谁知道呢,只要达到目的就成。

然而,她一回到乌云国使团的队伍中时,就接受到了萧景睿那深邃眼眸凌厉的目光,仿佛把这一切都看穿。

而且这眼神之中,也有着是明显警告。

萧景玉顿时低下头,脸色微白,躲在一边。

直到萧景玉退回去后,林老三和李翠花才反应过来。

太子……太子……

他们竟然是直接扑在太子殿下的脚边。

这可是皇族啊!

顿时心里显得惶恐不安。

不过,方才萧景玉的声音,真的犹如一颗定心丸。

太子殿下更好,只要太子殿下听信他们的话,然后开始怀疑林月兰,再之后,就为他们作主,审问林月兰。

哈哈,只要林月兰认下了他们,无论是桃源村,林记药铺,还是你来你往客栈,可不都是他们的吗?

谁让林月兰真是他们的亲孙女呢。

想到这偌大的财富,尽归他们所有。

他们感觉一切都不怕了。

他们心里涌现出的恐惧,很快就被他们压了下去。

接着林老三就继续哭诉道,“太……太子殿下,您要草民等人作主,那林月兰确实是我们的孙女,亲孙女。那客栈里面的,是一个假的,只是那死……那丫头因为一家药铺而认下的一个干爷爷而已!”

他这样说,是在告诉众人,林月兰是为了钱而认下的一个爷爷。

众人听罢,脸上一惊,很快就露出狐疑的神色。

在确认他们身分之前,这些所说,暂时是不太可信的。

林老三又道,“草民知道,太子殿下可能不信林月兰就是我们孙女。这是林月兰的生辰八字庚帖。”

“放肆!”太子突然严肃的喝道,“固国公主名讳哪是你们随意乱叫的?别说现在还不确定你们是否你们孙女,就算确认是,你们也没有资格再唤固国公主名讳,可懂?”

林老三一冷,接着就反应过来,一个劲的说,“是,是……”

只是李翠花很是不甘心的小声嘟囔一句道,“那死丫头,叫她名,已经是看得起她了。”

“放肆!”太子猛然怒喝一句,“你这刁妇,竟然敢如此辱骂固国公主!”

李翠花以为自己很小声,没有人听见。

只是,她一个山旮旯沟里无知村妇,又怎么能知道,他们所跪前之人,可都是习武之人,耳力眼力,可都是比普通人更为敏锐。

李翠花听到喝怒声,吓得脸色一白,顿时整个人都懵了,茫然无比。

不过,还是林老三反应快,他随即磕头对着太子殿下说道,“太子息怒,内人只是嘴硬心软,实际上很是心疼林……固国公主的!”

听着林老三的话后,太子表情依然严肃凌厉,但因为不确定这些人的身份,到底是不是固国公主亲人,所以,也不能处理太过,也就只能在口头上警告一下他们。

林老三瞧着太子殿下似乎并没有生气,再次把手中生辰庚帖递到他面前,小心的说道,“太子殿下,这是……”

结果太子殿下又严厉的喝斥道,“是什么是!”眼睛瞄向林老三手中的东西时,瞳孔一缩,只是没有吭声,接过来,并没有打开来看过。

对于女孩子的生辰庚帖,是不能随意示人的,否则,有损女孩名声,更有可能引来不轨之徒。

这些口口声声说林月兰是他们亲孙女,很疼孙女的人,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庚帖拿出来,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不过,太子殿下也不能由他们把生辰庚帖,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开,就算为了维护皇家名誉,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做。

其实还有一点他分外疑惑的是,为何在他手中这份生辰庚帖,竟然如此高档漂亮。

以他们身分可是根本用不起这样的生辰庚帖。

太子殿下接过生辰庚帖之后,继续说道,“这事本宫自会派人去调查,你们先回去,等有调查结果,自会派人通知你们。”

林老三再次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

收下那逆女的生辰庚帖之后,这太子殿下就想赶人了吗?

他们都还没有开始述冤屈呢?

林老三磕着地面的头颅下,那双眼睛迅速转了一圈之后,又开始恳求道,“求太子殿下作主,求各位大人作主啊!”

太子殿下脸色一黑,看来这些刁民是执迷不悟,势必要告倒固国公主喽?

“林……固国公主自从攀上高枝大将军后,顿时翻脸无情,翻脸六亲不认了,生怕我们这些穷亲人,拖她后腿,给她丢脸,让她当不上将军少夫人。”林老三仿佛没有瞧见太子的脸色,继续诉苦道,“所以,她再一次利用道士的话,制造流言,说我们为了不让她克到我们,想要弄死她。天知道,我们这是多冤枉啊。”

听到这里,大场之人,大部分都皱了皱眉头,对于林老三的话,很是狐疑。

这怎么可能呢?

“后来,她又利用这个流言,要跟我们断亲绝脉,完全脱离关系!”林老三哭着道,“可怜我们这些人,面对着她的绝情,真是既伤心又绝望。为此,我家婆娘,她的爹娘,弟弟妹妹相继病倒,家里为了给筹治病钱,把地卖了,我家大孙儿也没有再去读书,就是为了省少钱,给他们治病。可即如此,还是没有把这些人的病治好。

不得已,我们就求上了固国公主。可是她倒好,一句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就直接拒绝给我们钱治病,连一个铜板都没给。

本来我婆娘他们生病就是因为她的绝情而抑郁得病,可经过那一次之后,他们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了。不仅如此,她还设了一个毒计,让我家唯一一个可以考上秀才的大孙子,身败名裂,在书院中除名,被县令大人取笑了考举资格。我大孙子就这么给毁了啊。呜呜……”

说着,林老三还大哭起来,瞧着真的感到很是伤心又绝望。

“还有她弟弟因为早产,身体很不好,三天两头就生病要吃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家里真是雪上加霜,过得很是绝望啊。可更让人绝望的是,她娘因为孩子早产,于加上营养不足,落下一身的病痛。在被大女儿刺激之后,立马病倒,而且病情是越来越严重,整天躺在床上,真怕哪一天去了都不知道。可固国公主倒好,知道亲娘病了,别说拿钱医治,就是连看也不曾看过一眼!”

啊?

不会吧?

固国公主真是这样歹毒心肠冷血无情之人?

林老三估摸着大家不相信,他又额头继续说道,“太子殿下,如果您不相信,您可以问问草民身后这些人。他们可都是我林家村的村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