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狠狠一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大宗指着身后那些人狠狠的反问道,“他们可都是林家村的人,他们为何要跟一个小丫头过不去,要跟着过来作证?”

听着他的话,周围之人狠狠的拧了下眉头。

确实如这个少年所说,如果他们都是林家村的人,没事跑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就真的是因为固国公主……?

所有人都望向林月兰。

林德山被他们颠倒黑白血口喷人气得满脸铁青,他指着林大宗怒道,“你……”

只是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林大宗接着大声犀利的说道,“还不是因为林家村村民对于她——固国公主的做法看不过去了,所以,想要帮我们一起讨回公道而已!”

说到这里,他还稚嫩的脸上,带着十足的怨恨与愤怒,看着就觉得狰狞 与扭曲,他继续说道,

“这半年,我们去过安定县府,去过舟山知府,可却没有一个愿意为我们支持公道之人。因为,每到一处,他们不是被她打过招呼,有过交情,就是一听到我们要状告当朝固国公主,大将军未来少夫人,他们畏惧于固国公主权势,当堂就把我们告状之人,赶出衙门!”

听着这个少年的描述,所有人都认为,这固国公主确实可恶可恨,真是歹毒啊。

“所以,林家村村民对于固国公主所作所为愤恨不已,听说我们要上京城告状,都自告奋勇的要跟着我们一家人过来作个人证,以免有人诬陷我们,诬告固国公主!”

林大宗不愧是读过书之人,所说句句的震撼人心,既博得众人同情,又说出了林月兰的狠毒与无情。

“哼,攀了高枝,一跃成凤凰,就连亲生父母都不认了吗?”林大宗再次怒问一句。

虽没有指名道姓,但在场之人都知道,他的质问的当然是固国公主。

所以,大家看向固国公主的眼神顿时显得有些异样了。

在龙宴王朝,孝道尤为重要,从本国开朝以来,都是以“孝”治国,对于不孝之人,向来是严厉惩罚。

可现在这“不孝”之人,成了陛下亲敕封的固国公主。

一时之间,有人觉得很是愤怒。

天下无不是父母。

即使父母再不对,做子女都必须孝顺父母。

所以,固国公主这不孝父母,就是不对。

必须接受严厉狠狠惩罚。

“林月兰,你不是要剁你奶奶的手吗?”就在大家思绪议论之间,林三牛又大声叫了出来,“你不要剁她了,她年纪大人,承受不住。你要剁就剁我的,我来代替你奶奶!”

说着,林三牛还打算去抢那护卫手中的刀。

不过,太子殿下身边护卫手中的刀能轻易被一个普通人抢过去,那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做太子殿下的护卫。

太子和长皇孙是看出来了,他们这些人哪是来告状的,这明明是过来毁了林月兰的。

所以,他们一个一个过来无一不是说林月兰狠毒不孝,六亲不认什么的。

只是,让太子生气的是,明明是他下令对这个老太婆惩罚的,可这些人却一口一个是固国公主要剁她亲奶奶的手。

林德山瞧着众人那异样眼神,气得脸色铁青,他目光看向四周,大声的说道,“大家不要相信他们,他们就是在血口喷人,在诬陷固国公主。而这些人,因为跟我家丫头发生过一些矛盾的,他们都是颠倒黑白胡说的,作的假证,大家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但是,他的话很快就被林大宗犀利的反驳回去,“你才是做的假证!”随即他状似解释道,“因为你给了她药铺,而她就认了你为爷爷,所以她现在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如果没有她,你就无法生活下去,所以,你必须作假证!”

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正是因为立即是怎么回事,所以,不管这个固国公主爷爷说的话是真还是假,都不能作数。

因为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偏向固国公主。

萧景玉偷偷看向四周,瞧见大家看向林月兰那异样眼神,嘴角顿时勾了勾。

这样的效果,太让她满意了。

无论这些人所说是真是假,在林月兰没有强有力的证据之下,京城人必定认为,这一切都是事实。

林月兰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要请的人证,必定也是林家村的村民。

但是,这一来一反的,所消耗的时间可是太长了,等他们把人接过来,或许黄花菜都凉了。

因为,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身分,必定因为这次“不孝”事件,太大影响了,所以陛下必须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否则,人人都学着固国公主不孝人,那就难看了。

以后,就算林月兰有迫不得已的原由不孝父母,可那也是不孝,不是吗?

就在萧景玉想得美美之时……

“那朕来呢?”

大家听到一声“朕”之时,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望了过去。

只是一个身穿黄色锦袍,神色威严的老男人,从人群中走过来,他后面还着四个带刀护卫。

“父皇!”

“皇爷爷!”

“陛下!”

几道不一样的声音,却同时叫着一个人。

当所有人看清来人面貌之时,顿时惊了一下。

随后,除了林月兰所有人都跪下,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跟在皇帝身边张公公转达陛下的话。

“如果朕来为林月兰作证呢?”宇文珑焱走到林老三和李翠花他们跟前,语气平淡却又显得威严,脸上神色不怒自威,“如果朕来作证据,你身后所谓的林家村村民做的确实是伪证呢?”

宇文珑焱的话一落下,所有人心头顿时一惊。

不知陛下所言是为何意?

什么叫做朕来作证?

难不成他认识这些人?

可是怎么可能啊?

陛下日理万机,成天在皇宫,而这些人可都是山旮旯沟里的村民,所以,陛下到哪去认识这些人?

萧景玉和在队伍后面的刘信仁,听着陛下如此问话,心头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林老三和李翠花等人,之前对初见的太子殿下没有多大恐慌,那是因为一开始他们不知道说太子身份,但是等知道太子身份之后,萧景玉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安稳了他们那颗慌乱的心,顿时冷静下来。

所以,他们才会有恃无恐一般,开始针对林月兰品行进行犀利的质问,让不明真相之人,心存怀疑,更或者就是认定林月兰就是那种不孝不义之徒。

可以说,只要一确定林月兰的“不孝”名声,那么依据龙宴王朝律法,林月兰的固国公主身份可能撸下来不说,更有可能让她的名声一落千丈。

他们有如此底气的原因,就是这些证人,确实是林家村村民,而林月兰也确实是不孝不义,而京城人之前早就流言,说林月兰是个不孝父母之人,京城对于一切真相又不明就理。

如果他们需要真相,必须除却与林月兰没有关系的第三方人员来证明,林月兰所做一切都有原由。

但是,凡是与林月兰有亲密关系之人,如蒋振南、林德山等人所言,都无法信服大众。

可是,此刻,为何……

林老三和李翠花及他们身后之人,在听到皇上到来时,都惊恐不安的头着地,不敢抬头,两只手紧紧抓着泥地里的土,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因为,这人是皇上!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今天他们只是过来闹一闹,不仅撞上到了太子脚边,竟然还惊动了皇上。

因此,没有人敢抬头看皇上一眼,每一个都全身冒汗,大颗大颗汗珠,从额鬓两角,经过脸颊,直接滴落在地。

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他们面对的是皇上,一旦有任何不当之语,便成了欺君大罪。

“怎么,都不说话了?”宇文珑焱凌厉的喝一声道,“林三斗,李翠花,你们抬起头,看看朕到底是谁?”

被指名道姓的两人,慌张的简直要昏过去了。

别说让他们抬头看圣颜,就是让他们说话,他们都没有胆子。

看到这里,萧景玉和躲在人群处的刘信仁,都紧紧的拧着眉头。

他们心里同时有一个疑惑,“陛下是怎么知道这两人,是叫林三斗和李翠花的?”

除非……

陛下根本就是认识他们!

想到这个可能,萧景玉和刘信仁也都慌了。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不但扳不倒林月兰,更有可能对于此事的追根究底,那追究下来,他们……

两人无法想像这样的后果。

萧景玉深吸几口气,暗要让自己沉着冷静下来,但是,拿着帕子的手不断在绞啊绞,片刻后,就把一块上等丝帕绞得不成样子。

林老三不敢抬头,一直磕着头,磕磕巴巴的道,“草……草民,不……不敢……触……触犯犯圣颜!”意思说不敢抬头。

宇文珑焱却直接冷哼一声,道,“哼,不敢抬头!来人,让他们的把头抬起来!”

皇帝一声令下,顿时有人走过去,莽横拉着他们的脖子,把头抬起来。

林老三和李翠花被人一抬起头,随后,目光就看向了宇文珑焱。

“文……文老爷……”

话一出口,一片寂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