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的命令一出,谁也不知道,竟然全都是死罪!

不过,转眼一想。

确实。

不管以前固国公主是何种身份,与林家人,或者林家村是有什么关系,现在首先,她就是位高权重的固国公主,代表的是皇家权威。

指控固国公主,就相当于在指控皇家,质疑皇家权威!

这些人,一上来就跪在太子面前,指控固国公主是个忘恩负义冷血无情之徒,后面更说她歹毒心肠,为了一己这私,对他们暗中陷害等等,再后来,陛下与暗卫出来,指证他们所说一切颠倒黑白,血口喷人,结果,又被按上不敬不孝不忠不义罪名,总之,这些人是非要给固国公主按上罪名不可,破坏固国公主在别人眼中的印象。

这些人哪是固国公主的亲人,这简直是仇人,似乎是一种不死不休不共戴天的仇人。

他们就不明白了,这些所谓的亲人,到底跟自己这个孙女女儿有着什么样深仇大恨,非要逼死她不可?

这一次,如果不是陛下亲自作证,他们是不是就真的相信了,固国公主真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如果不是天公作美,那么他们这些享受到了固国公主恩惠的普通百姓,是不是也同样成了那些白眼狼?

还有,固国公主虽不是皇室出生,但现在是公主,代表就是皇家威严。

而他们,之前,就是在冒犯皇家权威!

想到这,一些人心里真是愤恨不已。

随即,对着躺在地上跪地上的林家人和林家村的村民,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大声的道,“真是活该!死有余辜!”

一个人说活该,死有余辜,很多人陆续也跟着这样说。

现在,看到一个人,哦,确切的说,是一个女孩子拦着陛下说,他们是冤枉的,顿时觉得恶心。

但是,人家跪在陛下跟前求开恩饶命,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又怎么插得上嘴,那不等着砍头嘛。

不过,紧接着,他们听到了什么。

他们听到了,这些人上京城,是因为有人给钱,故意让他们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就是为了冤枉固国公主。

这天杀的,到底是谁这么狠毒啊?

“对,对!”

林英姿一开口,紧跟着其他林家村村民也陆续跑到皇帝跟前,不断磕头说道,“没错,皇上,是有人给我们一笔钱,要我们上京城指控固国公主,等事成之后,就给我们三十两银子。”

宇文珑焱看了一下脚边,这个声泪俱下磕头不断,嘴里大喊着“冤枉”“开恩”的女孩子,眉头皱了皱,厉声的问道,“你说是有人给你一大笔钱,故意让你们来京城指控固国公主的?”

“是!”林英姿咬了咬嘴唇回答道。

“是谁?”皇帝再问道。

林英姿摇了摇头道,“民女不知道!求陛下开恩啊!”

宇文珑焱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后,凌厉的命令道,“来人,把这些人暂时收押,择日再审!”

既然这些人是被人指使上京城来的,那么很显然,就人想要陷害兰丫头。

如果不是他去过桃源村,了解真实情况,说不定,他们这次陷害,就真的可能成功了。

但是,不管这幕后之人是谁,他必定要揪出来。

林英姿听到皇帝这样的命令之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知道,他们这条命暂时保住了!

至于以后……

站在群臣之中的刘大人,微微低着头颅表情是一片煞白。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他把求救的眼神看向萧景玉。

他会派人去林家村,把林月兰的这些所谓的亲人找出来,再找出与林月兰之前有恩怨之人,把人带到京城。

然后,在林月兰举动品酒会的当天,让这些人拦住太子,状告林月兰。

当然了,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拦住的人,就是当今太子。

而只是告诉他们,那人是可以为他们做主的大人。

只要这个大人能为他们作主,一时半会,林月兰等人无法找到证人,来证明清白,至于林月兰身边的人,当然不能算是证人了。

无法证明自己清白的林月兰,在大庭广众之下,再加上他只要在群众之中安排一些,稍微起个哄,就可以把林月兰从固国公主的位置下拉下来。

一旦她没有了固国公主身份,那么她不孝父母之罪,就好办多了。

他们的计划也算是很成功。

如果没有陛下突然出现的话。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陛下竟然曾经在林家村呆过,哦不,确却的说是桃源村。

林月兰身边任何无法证明其清白,但陛下可以。

因为,没有人可以质疑一国之君的话。

即使皇帝作的假证。

但,皇帝又叫来了暗卫,这一下子,没有再敢质疑陛下作假证。

因为,很明显。这些林家村的人,都认识陛下和他身边的暗卫。

林大宗的控诉,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个环节。

林大宗读过书,一般人,不管是平民百姓,或是朝廷官员,对于读过书之人,是有些好感的。

先前证人证言,再加上林大宗那义愤填膺的状告,再加上在大庭广众,林月兰的罪责明显就可以定下来。

对于陛下的突然,虽是意外,但让他们惊喜的则是,天公作美啊。

晴天霹雳!

不管是不是林月兰的因,但只要归结到林月兰头上,就是林月兰不孝之举,引起了老天爷的发怒。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

这雷,霹了人。

可,霹的是林月兰这些所谓的亲人。

现在,这些怕死林家村村民,又供出了他们上京城一事,另有主谋。

他知道,一旦陛下命令查下去,哦不,即使陛下不命令查下去,想必大将军蒋振南也是会查下去的。

这事,迟早会查到他头上来的。

所以,他现在求助萧景玉,就想看看他有什么主意。

但是,萧景玉没有看向他。

因为,她自己心里都有些恐慌不已。

虽然,她仗着和亲公主身份,即使查到她头上来,龙宴国皇帝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可让她担心的是,皇帝是不能拿她怎么样,可没有拉下来的林月兰呢,还有蒋振南绝不会放过她的。

凭着林月兰这个贱人和蒋振南的能力,对她的报复,肯定会不小。

萧景玉暗暗掐着自己的手心,她必须想办法撇开,把责任,全部推到刘信仁身上去。

想到这,她眼珠一转,眉头微微舒展开来。

林月兰瞧着门前的十几具黑炭,心里暗暗翻了白眼。

又失策了。

这里离她的客栈,也就几十米远,这相当于就在自家门口了啊。

有人在客栈门口被霹成焦炭的事情,也不知以后会不会影响客栈生意。

待那些侍卫把林家人和林家村村民带下去之后,林月兰就上前走了过来,神情依然淡然如水,声音却很是凌厉的道,

“各位,还是那句话,我林月兰,行得端,坐得正,清者自清,做事光明磊落,不怕任何人污蔑陷害!但是,”

说到这里,她犀利的双眸往群臣方向一扫,有些心里有鬼的人,对上林月兰的目光之后,很是心虚的迅速低下头颅。

“我林月兰这个人,是个小人也是个小女子,更是一个小心眼的人。谁跟我过不去,我就会跟他过不去;谁犯了我,我就十倍奉还回去!方才,大家也是听见了。我这些所谓的亲人,证人,是有人请他们过来,陷害我的一种手段。所以,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林月兰必定十倍奉还!”

没有人去反驳林月兰这些话不对,或者说,林月兰作为固国公主,应该有大量,不应该去报复什么的。

因为谁都理解,这暗中之人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能好言好语,不予计较,这就不是好人,而是圣人了。

但是要知道,这圣人,可是不好当的。

林月兰的话音落下,有些人听罢,更是心惊肉跳,整个人慌措不已。

只是,还是隐瞒的还好。

宇文珑焱听罢,也凌厉的对林月兰说道,“丫头,朕支持你!不管后面是谁想要陷害你,都必须严惩不贷。今天他可以陷害你,那明天,他是不是就要陷害整个皇室了?所以,绝不能姑息!蒋爱卿,这事交给你去彻查!”

“是!”蒋振南应声道。

实际上,一看到林家人时,他就命人去调查了,而且也知道谋后黑手。

不过,今天是个大喜日子,吉时就要到了,他不想在这时,审这个案子。

“碰!”

像是有人摔倒的声音。

“刘大人,你怎么了?怎么摔倒在地了?”旁边有官员顿时很是疑惑关心的问道。

刘大人摆了摆手说道,“没事。老了,站久了,筋骨有些受不住!”

“哦,那下官拉你起来吧!”神色间还是有些疑惑的。

林月兰眸光微微扫过去,随即又把目光收回来,之后,她看了看天色,估摸着时辰,就对着宇文珑焱说道,“陛下,吉辰就要到了,请往客栈!”

宇文珑焱“嗯”了一声之后,就往客栈方向而去。

后面,稀稀拉拉的跟着一大群被邀请过去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