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玻璃杯/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一宣布品酒宴正式开始品酒之时,走出的二十个美丽女人,统一着装,同一发饰,又再一次惊艳了众人。

但更让人惊艳惊讶的则是,这些女人托盘中的东西——透明色酒杯。

“天哪?这是酒杯吗?”很多人惊呼的道。“可是,这酒杯怎么会是透明色,比窗纸还透明!”

“哇,这些酒杯是那些海外琉璃杯吗?”

“可是,海外琉璃杯如果到我们这里来卖,那可是天价啊。瞧着这些杯子,晶莹剔透,煞是漂亮,一个都应该价值连城了吧,更别说,瞧着里还几百个吧。就算固国公主再有钱,可一下子买下这么多琉璃杯,那费用肯定不少吧?”有人疑惑的道。

“不,你们没有发现这些琉璃杯,比海外那些琉璃杯更加透彻吗?”有人顿时疑惑的道。

“没错!”

宇文珑焱等人被这些透明杯的出现,真是震惊万分。

他们皇室是有琉璃杯,那是那些海外人士来龙宴王朝经商,给龙宴皇朝上贡的,当然上贡是最好的精品。

可即使如此,那些上贡品比起这里出现的琉璃杯,那是相差了一大截。

还有,这里竟然出现大量的琉璃杯。

宇文珑焱惊讶的问道,“丫头,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琉璃杯啊?”

林月兰从一个服务员手里托盘中,取出两个杯子,一个给皇帝,一个给太子,然后,再自己取了一个,之后,服务员就走到每一个尊贵的客人面前。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们取一个杯子。

所有人都很是小心翼翼的拿出杯子。

这些杯子,是高脚杯,所有,对于他们拿杯方式,也不用多教。

接着林月兰就解释道,“陛下,这不是琉璃杯,而是一种玻璃杯。”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林月兰对于这杯子有解释。

宇文珑焱顿时疑惑道,“玻璃杯?”

可是,什么是玻璃杯啊?

这当然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玻璃的生产,林月兰一开始不知道划分到哪一块产业去,是家具产业,还是房建产业。

还是单独划分出一个产业出来。

不过,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还是单独划分出来,直接对接自己产业。

毕竟,这东西的价值比家具,房子都更高,显得更加珍贵。

直接放在自己名下,想要打这玻璃主意的人,则必须要考虑清楚了。

玻璃已经制造出来了,那么给房间装上玻璃窗,已经是房建公司的一个特色,这就形成了与房建公司明面上的合作了。

再加上木工坊,也已经单独分立出了好几个工坊,一个家具,一是农具,一个就是商业用具,比如各种商业用柜等。

不过,玻璃出来之后,林月兰打算又分出一个玻璃坊。

目的很明确,当然是玻璃家具,比如出售玻璃杯,玻璃柜,玻璃茶几,这样一来,林月兰与木工坊又有明面上的合作。

林月兰笑着道,“这玻璃是我最近研究出来的一种新型材料。它无色无味透明透亮的东西,当时,我灵光一闪,当即想到,这东西制作成高脚杯,用来喝红酒,会不会更好?结果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宇文珑焱当即好奇的道,“哟,丫头,你是怎么会想到研究出玻璃来的啊?”

林月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也知道,我在桃源村建了一栋大房子,可是总感觉不够透亮。来了京城之后,看到海外商人所卖的琉璃杯,顿时给了灵感,高价买下一颗琉璃珠,研究了过后,就发明了这玻璃!”

听到林月兰的话后,听着的人,顿时感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虽说海外商人出售的琉璃,价格昂贵,但在场之人,大部分可都是不缺钱的主儿,多少会买一两件琉璃品,放在家中收藏。

他们只考虑放在家中收藏,可没有一个想着去研究啊。

毕竟,这东西太贵了,万一东西弄坏了,结果又什么东西没有研究出来,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所以,他们顾三虑四,生怕毁了高价买来的宝物,而人家固国公主却已经拿着琉璃,研究出一种比琉璃更加透彻的玻璃出来。

现在固国公主在她的宴会上,摆出这玻璃杯,其价值不言而喻啊!

恐怕会比那海外的琉璃制品更有价值吧!

当然,这只在物以稀为贵的情况之下。

现在固国公主掌握了制造玻璃技术,如果,她能大量生产的话,那价值或许不会这么高。

不过,固国公主的心思,他们却很难揣测,再说,固国公主表现出的不仅是智慧,展现的更是一种商业天赋。

所以,这玻璃制造到底是难还是简单,他们还是个未知数。

听到林月兰说,要把窗户按成玻璃窗,顿时很是兴趣的道,“丫头,那你可别忘了义父啊!”意思说,给他皇宫的窗户,也同样按装玻璃。

林月兰笑道,“陛下放心,忘了谁的,也不会忘记您的,不是!”毕竟,是一国之君啊。

就在林月兰和宇文珑焱的谈笑间,这二十个服务员已经把玻璃杯配了下去,之后,又上来一群人,这些人统一白衬衫黑马甲系蝴蝶领子的男服务员。

不管男女,对于这些人的装扮,还是眼睛一亮的,毕竟,看着很是舒心。

不过,这些还不是他们最注意的。

最让他们注意的是,他们手中托盘里,放着与册子上一样瓶装酒。

本以为,这些瓶子只是固国公主空想出来的,没有想到,已经变成了现实。

第一个男服员径直走向林月兰跟前。

林月兰从中拿出一瓶酒,旁边一女服务员,又从林月兰手中接过酒瓶子,再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开瓶器,把瓶盖打开。

之后,很是恭敬的把已经打开瓶盖的酒,递给林月兰。

林月兰把酒杯递给她,然后,拿着酒,先给宇文珑焱倒了一杯酒。

酒一落杯,众人的眼睛“噔”的一亮,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酒杯之中。

只见红酒顿时在透明色酒杯之事散开,如一朵红艳的花朵慢慢绽放,之后,又如含羞的姑娘,把花瓣慢慢合拢,成为一朵待放的苞蕾,明艳动人且又优雅文静。

“这用玻璃杯装红酒,真是太漂亮了,不用说喝,就是观看,都是一种享受啊。”

“没错!”

之后,林月兰再给太子殿下倒了一杯酒,之后,其他服务员,开酒瓶,给其他客人倒酒。

林月兰接着说道,“这是红酒,是今年第一批葡萄果,选自最好的葡萄酿制而成,其品相品质,都其上等,陛下,您先尝尝!”

对于葡萄就是紫晶果,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

也就是桃源村内部人员知道,毕竟,这涉及到红酒酿制秘方。

可别小瞧古代人智慧,这模仿能力,可是一等一的好。

一旦知道,这紫晶果就是酿制红酒的原材料,以众人对红酒的风靡程

度,肯定是有少人心动,随后研究,酿制红酒。

虽然这可能影响不到林月兰的生意,但是,林月兰还是有私心,不想过早放开,这天下市场!

本应物以稀为贵,但如果任何一物,大量泛滥的话,也就变成了廉价之物。

就如现代,有很多假冒酒,为了利益,不惜加入害人的甲醛。

有人贪便宜,就会上当受骗。

虽说这里没有甲醛什么的,但是,现在也不允许其他人贸然酿制红酒,且又打着她的招牌来赚利益。

宇文珑焱一听这是桃源村今年新摘葡萄酿制而成,顿时拿着酒杯对着鼻子,闻了闻,说道,“嗯,我闻到一股恬淡的酒香味!”

随后,就轻呡了一口,品尝一下,然后大声的说道,“好!”

其他人也对着酒杯,轻呡了一口。

只是他们在品尝之时,总感觉会咬碎这玻璃杯的感觉。

因为,这东西瞧着轻薄又脆弱。

不过,他们在呡了一口红酒之后,嘴巴发出“咋咋”之声,对着旁边之人点头道,“香甜可口,可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没错!”

很多人都沉浸在这第一口红酒的品尝之中,是真的感觉比以往的红酒,更加好喝。

众都在赞赏着这红酒,林月兰只是笑了笑道,没有在说话。

因为是品酒会,而且,在这个宴会里又展示了上百种的酒,理所当然的,就是以品酒为主。

但为防止有人混酒喝醉,再有人醉酒酒口不行,林月兰专门准备了醒酒丸,放在宴会厅的餐桌上,只要有人感觉到有醉意了,即要吃下醒酒丸,就能及时醒酒,之后,再喝酒,也就不会再醉酒了。

随后,林月兰说道,“各位,这里上百种酒,大家尽情品尝!有什么需要就找服务员,让服务员安排就好!”

不是万不得已的事情,当然是不要来找她的。

来参加宴会之人,都知道,这次固国公主举办品酒会,也不是单纯的品品酒,论论道而已,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寻找合作商。

当然了,作为商人,谁不愿意跟尊贵无比的固国公主合作啊。

但是,林月兰所寻找的合作商,却是有条件的,每个合作商,只能选择代理5-10种酒,每个地方会寻找3-5个代理商,而且,这些酒出售,必须按着他们规定的价格卖出去,如果发生谁恶意哄抬价格,除了取消代理资格,更必须要按照十倍处罚,接受罚款,且大致在百万两以上(进价在10万以上)。

毕竟,这些卖出去的除了品质,还有就是名声。

败坏了名声,可不是单单金钱就可以挽回。

所以,必先要扼制不良风气。

因此,这些接到林月兰请帖的商人,是卯足了劲,都想要在林月兰面前讨个好,以取得代理商的资格。

当然了,他们虽接到请帖参加宴会,可并不代表,固国公主就会一个一个接见他们啊。

但是,很多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

在这次宴会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彼此的机会。

品酒会已经正式开始,各个有目的商人,都想要品尝一下各种酒的特色,之后,好斟酌一下,到底代理哪些酒。

当然了,还有一部分被邀请过来的皇家贵族,比如宇文珑焱和太子殿下等人,这完全是过来凑热闹的。

这宴会,因他们的到来凑热闹变得更加热闹。

其他国使团被邀请过来,其一是因为固国公主作为东道主,宴会上邀请他们参加,其在礼仪;其二,林月兰想要借此打开他们国家的销路。

虽然,这些东西不愁卖不出去,关键是必须得到其他国家皇室支持,否则,没有根基的他们,很容易受到打压!

林月兰的目的就是告诉他们,这些东西只有她能生产,如果皇室想要,就必须支持她在他们国家寻找代理商。

她的东西,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仿制。

因为凡是吃的东西,她都加一个很特殊的东西——灵泉水!

李发枝也想要拿下代理商的其中一个名额,这事,他跟林月兰说过。

林月兰已经答应了他。

这次宴会对他的意义本身并不大。

他之前就是这么想的。

然而,等看到宴会之中,层出不穷的新鲜事物之时,简直是惊艳了自己的眼睛。

太让人震惊,太过精彩了!

能在有生之年,参加这样的宴会,真是死而无憾了!

“喂,你在看什么?”就在李发枝想得入神时,一道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李发枝转过头来,看到的则是房建公司老板林金梅。

一身酒红色衣裙,挽着发髻,插着一枝金步摇,脸蛋白净且看着秀气,整个人看着很是干净舒服。

他笑了笑道,“林当家!”

林金梅笑着道,“李大当家,不知你看方才在看什么看得如此出神?”

她会这么问,是因为她注意李发枝很久了。

现在,她是找到机会来到李发枝跟前。

因为,她的主子说过,有些幸福,是自己争取的。

所以,她想要争取一下。

李发枝笑了笑道,“就是让林妹妹的这样手笔宴会给震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