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牢房血流成河!/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琴嫣殿中

“什么?”刘德妃,哦不,现在叫刘才人很是震惊的瞪向自己跟前的人,待反应过来后,刘才人真是气愤不已,但随即冷静了下来,看向外边,随后,就转过头说道,“爹,你真是糊涂啊!你怎么没有跟我商量,就与萧景玉合作呢?你这不是与虎谋皮吗?”

刘信仁此时脸色极度不好,有些苍白,有些慌张,他说道,“嫣儿,这可怎么办啊?本以为,这一次必定可以把那林月兰从固国公主位置拉下来,可没有想到……”

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陛下私自出宫那段时间,竟然是溜去了桃源村。

本来,本身最有利的证据,证明林月兰是个不孝女,之后,就可以定下她不孝之罪。

结果呢,陛下对于林家人、林家村和林月兰、桃源村的关系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们就算想要陷害,却变得苍白无力。

因为,谁都不会相信陛下会撒谎,可事实上,陛下也确实没有任何撒谎,所说都是真实的。

这样一来,他们根本就无法给林月兰定罪。

无法定罪,就无法把林月兰拉下来,更有甚者,因为众人反而对林月兰抱以同情之心。

当然了,天下无不是父母!

不管父母所犯多大的错,子女就必须无条件的包容和原谅。

所以,听说林月兰的不孝之举后,很多人义愤填膺,对林月兰进行唾弃的。

因此,就算有陛下作证,林月兰的不孝之举就成事实。

接着,就是林大宗,直接告御状。

本以为,天公作美,林月兰就算他们没有拉下来,老天爷也是对她进行了处罚。

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天打雷霹,遭到报应之人,竟然会是林家人。

如果,这些人死了也就罢了,偏偏这些人,却还活着,被陛下押进牢里,择日问斩!

现在他担心的是,林家人为求得活下去的机会,肯定会供出幕后之人。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真正的幕后之人,可蒋振南和陛下不是吃素的,给了他们一点线索,他们就能顺着线索往下查,到了后面,一定能查到他头上来的。

至于林家村村民,为求得活下去的机会,已经在当场告诉了陛下,是有人让他们来京城的,就关这点信息,就已经他们让他们心惊胆战了。

但是林家人知道的比林家村村民多,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必须要想办法,让他们闭嘴才行。

可是,这人是陛下吩咐关下去的死罪重犯,严重防守,任何人都不能去探望,因此,他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入牢狱之中。

去找萧景玉想办法,可萧景玉去参加了林月兰举办的品酒会,一时之间,方寸大乱的他,只能迅速进宫里,找女儿商量。

听到自己家爹的讲述之后,刘才人很是疑惑的道,“爹,你为何要跟萧景玉合作?难道你在与她合作时,就没有想过失败之后的后果吗?”

刘信仁很是惭愧的说道,“嫣儿,为父认为这个计划不会有什么纰漏的!”

所以,也就没有想过失败后果,只是想到成功结果!

“对,没有任何纰漏,”刘才人真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她没好气的道,“现在好了,最大的纰漏出来了,陛下当初出宫微服私访时,去的竟然就是她林月兰的桃源村!”

刘信仁讪讪的道,“当初,我们也不知道陛下曾在桃源村呆过啊!”

如果知道,他肯定是不会同意萧景玉这个计划。

现在好了,一旦蒋振南他们查出幕后之人,就是他刘信仁指使的,不管是蒋振南夫妻,还是陛下,都不可能放过他,更或许者放过刘家,更有可能再连累宫中的女儿,至于宇文灵已经确定被送到阿朵柴国和亲,倒是不会再受到什么影响。

所以,他现在担心的则是,这事一旦查明,则会波及到整个刘家及宫中女儿刘才人。

刘才人摇了摇头道,“爹,你没有发现吗?我们三翻两次与林月兰斗,可结果呢,我们变得越来越不好,灵儿被送去和亲,女儿从四妃之一,贬为才人。可这次你为何没跟女儿商量,就去跟萧景玉合作啊?”

合作就合作,这个计划成功也就罢了,可很明显的,即使于精密的计划,也是有遗漏。

陛下曾经就在桃源村而林家村人却无人可知。

怪不得,他们去查林月兰时,除了一些不重要的信息之外,其他一律查不到,这明显是陛下插手了啊。

这也就怪不得了,她三翻两次与林月兰斗,都斗不过她,原来人家早就得到陛下庇护了。

刘信仁很是心慌的道,“女儿,现在可怎么办啊?万一被蒋振南他们查到了你爹头上,很有可能是连累到整个刘家啊?”

污蔑陷害固国公主的罪名可是不轻啊!

这就相当于在污蔑陷害皇家威权啊!

刘才人想了想片刻,说道,“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一切责任推到萧景玉头上去!”

刘信仁吃惊的道,“推到萧景玉头上去?可是,这可行吗?”

刘才人摇了摇头道,“爹,不管可行不可行,如果要保下您和刘家,都必须这么做!”

“为什么?”刘信仁很是疑惑的道。

“萧景玉是和亲公主,代表着两国联邦之谊,虽被指定会皇长孙为妃,可必定还未过门。所以,除了她窃取我朝情报的奸细重罪之外,就算她犯了再大的罪,陛下一时半会是不会处置她,再多也就把禁个足什么的,却不会有杀头之罪!只要把责任推到萧景玉头上去,把您和刘家都摘出来,那您和刘家就自然而然会没事的!”刘才人分析道。

刘信仁听罢,想了想,有些狐疑的道,“可是,嫣儿,这可行吗?”

刘才人摇了摇头道,“行也行,不行也行。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随即她重重叹了一口气道,“爹,如果这次平安渡过的话,我们不要再对上林月兰了,因为女儿总感觉,如果一直与她对着,我们不会有好下场,更有可能会招致如周家那样的下场!”

刘信仁听罢,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爹就听你的!”

黑灯瞎火的牢房之外,一伙黑衣人,蒙着面,拿着大刀,硬是闯进了关押林家人和林家村村民的牢房之中。

其中一个人,做了几个手势,后面之人跟着点头,之后,就分成两队,各闯进一个牢房。

一个牢房关押林家人,一个牢房关押林家村村民。

林家人被雷霹之后,只是做了一些简单处理,却没有减少他们的痛苦,现在躺在牢里,时不时的发出痛苦呻吟之声,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他们恨不得立刻死去,好比过现在这样残忍折磨。

此刻,他们总算有些悔意。

可是,他们后悔的不是听信那些人,上京城给林月兰填堵,而是,后悔为何在林月兰一生下来时,就没有把她给掐死,以致于现在让他们如此痛苦,简直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们也怨恨老天爷为何不开眼,明明是林月兰那个不孝女,对他们如此不孝顺,没有遭到天打雷霹,为何反而是他们遭到雷霹?

只是,他们现在想要大骂,想要质问,根本就无心无力,有一种默默等死的感觉。

就在他们“嗯嗯”呻吟之时,昏暗的灯光之中,映照出了几道黑影。

那黑影先是对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狱卒,一刀下去,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就在对面的狱卒发现不对劲想要大喊之时,又立马被另外一个人一刀下去,头和身体分了家。

这些在对面牢房之中的林家人,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黑炭的表情下似乎表现出一种欣喜。

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必定是来救他们出去的,只是他们无法说话,所以,谁也没有问出声来。

这些黑衣人一进牢房,拿起大刀,就如死神拿着镰刀一般,收割着一个一个人命。

这些人躺在地上的林家人,却连呼救的大叫声都做不到,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一把锋利的大刀,一刀捅上他们的胸口!

至于另一边的林家村村民,所遇情况与林家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能说话。

“你们是谁?”林家村村民等人满是惊恐的看着这些人道。

他们一点都不认为这些人是来救他们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从他们跪在陛下面前,告诉陛下那些信息,就是出卖了那些人。

所以,现在这些拿着大刀的蒙面黑衣人,很有可能是来杀人灭口的。

因此,他们才会惊恐不已。

果然……

一个看似为首的黑衣人,冰冷的说道,“你们到阎王那里去问吧!”

随后,如收割林家人的命一样,一一收割着这些人命!

短短半柱香时间,林家人和林家村村民,都丧命于牢狱之中。

但是这些黑衣人聚集就快要走出牢狱时,一道鬼魅般冷厉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他道,“各位,恭候多时了!”

这些黑衣人看清前面拦截他们的人时,露出的瞳孔猛得剧烈一缩,随即,为首的黑衣人大声吼道,“我们拼了!”

这一夜,京城百姓都不知道,在衙门天牢之中,血流成河!

……

品酒会如火如荼进行着,就在这时,张公公匆匆忙忙过来,凑到宇文珑焱耳边耳语了几句。

宇文珑焱听罢,锋锐的龙眸只是微微眯了眯,但是,眼底却隐藏着怒火。

因为此刻是林月兰的品酒会。

之后,宇文珑焱就招了林月兰过来说道,“丫头!”

林月兰走过来,问道,“陛下,什么事?”

宇文珑焱道,“丫头,朕有些累了,就先回宫了!”

林月兰点头道,“好,陛下,您就先回去,早点休息吧!”

之后,宇文珑焱嘱咐好太子招待好客人,再与各国使团告别之后,直接带着张公公离开宴会了。

萧景锐看着宇文珑焱离去背影,眼眸暗了暗,随即若无其事的让服务员,给他倒了一种酒,拿着杯子晃了晃,之后,就走到林月兰跟前,笑着道,“公主,怎么这会没见到大将军陪在你身边呢?”

明明之前,他还在的。

可已经过了两柱香的时间了,他依然没有出现,心底不由的有些狐疑起来。

林月兰笑了笑道,“他不喜欢这些繁杂的宴会,这会去楼上休息去了!”

萧景睿听罢,眉心微蹙,随即笑了笑道,“看来大将军对公主的心意,也不过如此。就因不喜欢,就可以让公主独自一人与在场宾客们周旋欢笑吗?”

他这话很是挑拨的意味。

然后,他不期然的说道,“如果是换作本皇子,一定尽心陪在公主身边每一步!”他这是赤裸裸的表白。

林月兰却笑着道,“那本公主还真要谢谢二殿下你的好意了。只是可惜,我不需要!你还是留给需要的人吧!”也就是说不需要他的陪伴。

萧景睿只是轻皱了一下眉头,表示不悦,不过,嘴上倒是没有说什么。

之后,林月兰招来服务员招待好他,就找借口离开了。

品酒会过后,林月兰选择了一些代理商,而至于四国使团,林月兰分别赠送了一些酒给他们,在之间,还跟他们商谈了一些协议。

这些酒,会进驻他们国家,至于代理商的问题,可以由他们自己选择,但必须经过林月兰同意。

其他四国倒是没有多大意见。

毕竟,这代理商是他们自己选择,这就给了他们极大的空间授予。

这样一来,就可以防止林月兰以代理商的名义,做间谍的工作。

他们的代理商,自己安排,肯定是完全安排属于他们自己的人了。

当然了,这代理商归属问题,就成了他们皇家自己内部之事,林月兰只是等待结果就成。

这些使团,心里都很明白,林月兰给他们的就是一座金山。

这金山给谁,就成了皇家内部权势必争之事了。

如果拒绝了林月兰,就等于把这金山拒绝门外。

因此,回国之后,他们朝廷上下必须经过议定。

因为,这座金山或许涉及党派之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