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查!/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府

管家脸色很不好的向自家老爷汇报,说道,“老爷,刑部那边来人了!”

刑部怎么会无缘无故来刘府,那肯定是因为事关到林家人污蔑固国公主的案子。

只是,上刘府来,就代表可能已经查到了刘府。

刘信仁黑沉着脸,对着管家说道,“来者不善,去,把他们给打发了。”

管家说道,“可是,老爷,来人是刑部尚书代大人。这……这老奴不好打发啊!”

刑部尚书从二品,与他家老爷官职一样。

所以,不是他一个奴才可以打发的啊!

刘信仁想了想,对着管家说道,“你就说你老爷我病了,不好见客!”

管家想了想,说道,“是,老爷!”

管家出去后,就对着刑部尚书说道,“抱歉,代大人,我家老爷身体欠安,不便见客!如果代大人有什么要紧之事,老奴可以代为转达我家老爷!”

代大人听着管家的话后,脸上隐隐有一股怒气。

这刘信仁之前不病,之后不病,偏偏管家进去一趟后,就病倒了。

呵呵,他在唬弄三岁孩子呢。

代大人把手中的杯子往桌上一放,严肃的道,“既然刘大人身体病重,那本官作为同僚,更应该关心一下。走,管家,带本官去看看刘大人!”

听到代大人要去看自家老爷,刘管家顿时吓了一跳。

他连忙阻止说道,“代大人,不用了。我家老爷感染风寒,大夫说,这种风寒会传染,所以,为代大人您身体着想,您还是不去为好!”

代大人摆了摆手说道,“诶,你这个奴才说得什么话。同僚生病,既来此,怎有不去看望之理?”

说着,就往刘大人屋子方向而去,刘管家根本就来不及阻拦。

不过,没有走多远,刘大人就在下人的搀扶之下,露面了。

“咳咳……,不知……咳咳……”刘大人说两句,就一阵激烈的咳嗽,脸色有些微白,他喘着大气继续说道,“不知代大人上门,本官有失……咳咳……远迎,真是失敬失敬!”

代大人上前几步,双手作揖说道,“刘大人,是本官突然上门打扰,真是失礼!”

随即打量了一下刘大人的面色,眉头微微皱了皱,顿时有些疑惑的道,“刘大人,昨还很安康,怎么就病了呢?”

刘管家立即上前解释道,“代大人,昨夜我家老爷不小心寒风入体,后半夜里发了高热,今早上才微微退了一些热气,只是大夫说,还需卧床休息!”

随即,他上前说道,“大人,大夫嘱咐您卧床休息,您怎么可以下床呢?”

刘大人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咳咳……,代大人来了,我本应出来迎接!”

他说完这话之后,一个丫鬟匆匆跑了出来,很是焦急的道,“老爷,您该吃药了!”

刘大人顿时严厉的喝斥道,“叫什么叫,咳咳……,没有看见老爷我……咳咳……在招待客人吗?”

虽表面上严厉,可听着却似有气无力之感。

丫鬟似乎有些委屈,但她坚持的道,“可是,老爷,药再不吃,就该凉了!”

代大人听罢,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那刘大人,你先休息,好好养身体,本官告辞!”

刘大人听罢,心中一喜,但面上不显,他说道,“那代大人,本官就不送了!”

带代大人离开之后,这位被下人搀扶的刘大人,顿时把手下人手弯一抽,整个人都显得生龙活虎,哪有一丝病倒的模样,只是他眼神冷冷的盯着远去的背影。

“你们下去吧!”刘大人吩咐道。

“是!”这些下人们顿时应道。

等没有其他人时,刘管家笑着说道,“还是老爷您高明,这一出场,就让这位代大人离去!”

刘大人则冷哼一声道,“如果不这样做,代立新这块臭石头,肯定不愿意就此离开!”

刘管家还是很忧虑道,“老爷,代大人已经离开了,应该不会再来。可是,代大人会就此放弃吗?”

刘大人心中了有些担心的道,“这次蒙骗过去了,就是不知道,一会还会不会有人上来?”

管家一怔,很是疑惑的道,“老爷,什么意思?”

刘信仁苦笑了一声道,“这次我们惹上的是固国公主,而且昨天林家村那些人为求活命,当场就指出了他们上京城,是有人指使!现在代大人出现在刘府,就说明,有人已经查出这事牵涉到了我头上。只是因为没有足够证据,所以没有强硬的让我去刑部听审!”

说到这,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说道,“但是,可能还是逃不过啊!”语气之中,满满是懊悔。

管家一时之间,也是忧心忡忡,他问向自家老爷,道,“老爷,那娘娘怎么说啊?”

他口中的娘娘当然是指刘才人。

刘信仁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在宫中,他与女儿商量了一下对策,如何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萧景玉头上去。

可是,让他分外担忧的是,蒋振南和林月兰,还有陛下,他们可不是好唬弄之人啊。

但是,不管他们是不是好唬弄之人,为了刘家上下,及为了宫中女儿,他必须赌上一把。

随即,他就吩咐管家说道,“管家,准备一下,老爷我就要去刑部走一趟了!”

管家显然很吃惊,他很是疑惑的问道,“可是,老爷,您方才不是拒绝代大人上刑部的吗?怎么这会儿?”又要上刑部去。

刘管家说道,“你不懂。去吧,安排几个人和老爷我走一趟!”

“是!”管家恭敬的应道。

刑部

代立新刚回刑部不久,就有人过来汇报道,“大人,工部刘大人来了!”

代立新似乎有所料,他一点都不吃惊的说道,“那就请他进来。”

刘信仁被人搀扶进去刑部,代大人顿时迎上去,说道,“刘大人,您身体不舒服,就好好休息!怎么还来刑部呢?”

刘信仁咳嗽了几句,“咳咳……,无碍!”随即,他话锋一转,问道,“不知代大人来本官府上是?”

代大人听罢,笑了笑说道,“难道刘大人就因此事上门吗?”

“没错!”刘信仁点头道。

代大人说到这个,神情一敛,有些严肃的道,“不知刘大人,你是否听到信息,昨夜里刑部大牢有人劫狱,而且劫狱之人,并非是劫人,而是,”说到这里,他眼神锋锐的盯着刘大人,凌厉的说道,“杀之灭口!”

刘大人很是震惊的看着代大人脸上的表情,发现他没有一丝骗人的痕迹,他很是疑惑的道,“这……这怎么可能?”声音带着些尖锐,可却能透露出一些惊讶、恐慌和不安!

随后,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又疑惑的问道,“那……那些是什么人?他们劫什么狱?”

意思是说,有没有查出劫狱之人的身份,这些人要杀之灭口的,是什么人?

代大人说道,“那些劫狱之人的身份,还没有查出,被他们逃出去了。但是,这些人要灭口之人,乃是污蔑陷害固国公主的林家人和林家村村民!”

听到是林家人和林家村村民,被人灭口,刘大人惊讶的道,“什么?”

心里却在心里猜测可疑对象。

林家人上京城状告林月兰一事,是他和萧景玉策划指使。

知道这事,除了他就是萧景玉。

所以,如果他没有派人去,那就是萧景玉派人去的。

想到这,这位刘大人心中滋味可谓酸涩交织。

他与女儿原先打算,也是闯进牢狱之中,把那些杀之灭口,但是,他女儿从四妃之一被降为刘才人,其宫中权利也被夺,而他这边,因为牢狱之中已经被严加看守,没有十足把握,派人去闯牢狱,杀人灭口。

所以,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还是把一切责任推到萧景玉头上去。

可是,他这边还没有行动,萧景玉那边就已经派人去了。

刘信仁小心的问道,“那牢中那些人……”

代大人却很是气愤的道,“都已经被灭口了!”

“那那些劫狱之人呢?”刘信仁再问了一句。

“都消失了!”代大人随口说道。

“都消失了?”刘大人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可思议,“刑部牢房严守防范,他们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他问这话时,实际上,心里已经暗暗松了一口气。

因为,对于他的理解来说,“消失了”无疑就是刑部没有抓到人,逃走了。

代大人听着刘大人如此一问,满是疑惑的眼神看向刘信仁,他狐疑的道,“刘大人,你好像很关心这些?”

刘信仁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有些僵硬的说道,“事关到皇家威严,本官肯定得关心一下。”

代大人好像没有怀疑什么,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说道,“哦,对了,刘大人。本官接到举报,说您家大侄子曾经去过安定县,可有此事?”

刘信仁一愣!

随即他大怒的质问道,“是谁说的,彬儿从没有离开过京城,何曾去安定县?”

林家村就归属于安定县。

代大人这样问,实质就是怀疑他与这次事件有嫌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