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审!/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代立新说,有人举报说他大侄子曾经过去安定县,刘信仁先是一愣,之后,顿时很是愤怒。

他大声的质问,可眼神却有些闪烁,显得有些心虚。

代大人这次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他说道,“刘大人,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们只是例行公事,想亲自向刘大人确认一下,是否有此事?”

刘信仁被这么一反问,顿时反应有些过激了。

但是也不能怪他反应过激,从昨天计划失败之后,他心里一直都战战兢兢的,生怕下一刻,刘府就被他给毁了。

现在乍然听到,说有人看见到过刘正彬去过安定县,而桃源村又属于安定县范围之内,这心里能不恐慌吗?

这不一恐慌,他就不油然的激动起来。

当然了刘信仁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人都已经被灭口了,这块臭石头,又是怎么查到刘正彬去过安定县的?

刘正彬是刘信仁大哥刘信成的嫡长子。

刘信成在外省任职,刘正彬随父。

因此,刘正彬在京城日子很少,所以,京城少有人认识他。

但前段时间,因为九公主宇文灵出事和刘德妃降妃级一事,刘正彬听闻,就来了京城。

不过,刘正彬即使回到京城,也没有多外出,认识他的人,大多分不知道他已经来了京城。

可就在半个月前,刘正彬被派去办事情了。

现在,突然从代立新口中,听到刘正彬去安定县的消息,心头顿时有些不妙。

不过,他面上很是冷静的说道,“哦,你说这事啊。本官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彬儿确实跟本官说过,说要去安定县一趟。”

代立新眼眸深邃紧紧盯着刘信仁,他很是狐疑的道,“哦,是这样的吗?可他去安定县做什么?”

刘信仁听着代立新的质疑,脸色当即黑了下来,又凌厉的喝道,“代立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正彬去干什么,凭什么要向你汇报?”

代立新脸色一沉,厉声的道,“刘大人,此事事关到林家人污蔑陷害固固国公主之案,任何一点蛛丝马迹,本官都不会放过!所以,本官就疑惑了,半个多月前,你家大侄子突然跑去安定县做什么?要知道,林家村就属安定县范围之内,而那些林家村人也是从半个多月前赶来京城,这不得不让本官多想?”

听着代立新打着时间差,刘信仁心里又“咯噔”了一下,但脸色却愤怒的道,“安定县县令刘世鸿乃我刘家一个旁支,我家太爷爷二弟的曾孙子,且是我家彬儿叫堂二叔爷。彬儿早就听说他家堂二叔爷任职的安定县,近年出了很多奇事奇物,想要去看一看,这也不可以吗?代大人!”

代立新听罢,表情不变,只是“哦”了一声后,却淡炎的反问道,“是这样吗?”

刘信仁很是生气的道,“如果代大人不相信本官,要不要本官拿着家谱过来,给你查探一翻啊!”

刘信仁在计划之后,就预料到了两种结果。

一是计划成功。

只要成功废除了林月兰固国公主之位,给林月兰按上“不孝”罪名,

就算林月兰再大功劳,谁还记得,只会记得她是个冷酷无情的不孝女。

在当今“以孝治国”的天下,孝顺在所有人心中,是最重的分量。

一个人本事再大,没有孝心,那也是会被唾弃的。

所以,林月兰只要按上“不孝”罪名之后,无论如何,也洗脱不了罪名,更甚者连累到蒋振南这个未婚夫。

如果届时蒋振南退婚还好,可以少受一点拖累,但是,假如不愿意退婚,那么,蒋振南在百姓们心中,威信肯定会直线下降,更何况,蒋振南对待亲生父亲蒋云峰也是不管不问,更有传言,镇国公府的倒塌,可是有蒋振南这个大将军的手笔。

否则,凭着大将军在陛下面前的宠爱,要保下镇国公府,也不是太难之事。

所以,只要蒋振南不退婚,那么,蒋振南的不孝,也会立马被人落实。

但是,现在乌云国对于龙宴国虎视眈眈,龙宴王朝还需要蒋振南,即使蒋振南不孝,众人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蒋振南为保大将军之位,肯定会退婚。

只要是男人都会这么做。

这么一来,身后没有蒋振南这个大将军的保护,林月兰被撤销了固国公主封号,还被按上“不孝”罪名,一个带罪又没有后台之人,谁还会为她翻案。

所以,刘正彬去过安定县一事,可能就此翻过。

另一种就是不管计划成功还是失败,只要有人查到刘正彬去过安定县一事,只要咬紧只是去安定县拜访亲戚就行。

因为只要稍微一查,就能查到现任安定县县令刘世鸿就是刘家家族之人,而刘正彬去安定县正好有借口。

所以,现在刘信仁才会有恃无恐般的言辞厉色。

代立新听着刘信仁如此说,眉头微皱,随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没有疑问了。只是,”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为了确认刘大人说话真实性,本官已经命人去刘府请世侄过来!现在,正在另一个房间问话。”

刘信仁一愣,随即大怒骂道,“好你个代立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本官?怀疑本官是污蔑陷害固国公主的幕后指使人?”

代立新笑了笑道,“刘大人,你又何必生气?本官只是例行公事,询问一下而已!毕竟,世侄那时候去安定县,是有嫌疑的,不是吗?”

刘信仁也不多做争辩,只是冷哼了一声。

随即,他就说道,“既然代大人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没有疑问,本官就回去了!”

代立新点了点头道,“没什么疑问了。刘大人可以离开了!”  待刘信仁被人搀扶着离开之后,屏风后面走出来两个人。

代大人立即上前拜见,“固国公主,大将军!”

林月兰和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嗯!”

随即,代大人说道,“固国公主,大将军,这刘正彬去往安定县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借口!”

实质上,代大人查这个案子时,也是头疼不已。

本来,是没有这么头疼的,但是刑部牢房之中那些证人,一夜之间,被人杀之灭口,而那些劫杀之人,却逃之夭夭,案情陷入僵局!

林月兰说道,“再好的借口,也是有破绽!”

不过,刘正彬办事毕竟是秘密办事,刘县令对于此事,或许并不知情。

不然以他的聪明,肯定会阻止刘正彬做如此愚蠢之事。

因为身为安定县县令,直管林家村,最是清楚林家村和林月兰之间的恩怨纠葛。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这个县令,因为林家村飞出一只凤凰,获益最多。

只要他任期满了三年,那么,下次升职那是肯定的,说不好,还能连升几级呢。

所以,就相对于利益来说,刘县令肯定阻止他们的行动。

所以,林月兰没有怀疑刘县令暗中陷害他。

代大人皱着眉头说道,“那公主,这事?”

林月兰冷笑着道,“代大人,不用去查了,你尽管去审!”

“是!”代大人应道。

代大人疑惑不已。

他心里很不明白,为何固国公主如此肯定指使人就是刘大人?

而且,陛下给他下密旨,让他全力配合调查?

刑部尚书代立新高座在刑部大堂,左右两边分别是蒋振南,林月兰,刘信仁和萧景玉,萧景睿,再加上太子殿下六个人。

太子殿下代表着圣上,监审这个污蔑陷害固国公主这个案子。

刘信仁看着坐在大堂上的林月兰和蒋振南,面上有些发虚,但是,他很是不高兴厉声的质问道,“代大人,你是什么意思?林家人污蔑陷害固国公主之案,为何要请本官来听审?本官可没有接到陛下旨意,要本官来此听审?”

代大人严正以辞的说道,“本官只是请刘大人来监督一下,这个案子该如何审下去?”

刘信仁很是狐疑的道,“可本官听说,这个案子证人都已经被灭口,这又要如何审下去?”

代大人说道,“刘大人,或许你不知道,证人还存有活口!”

“什么?”刘信仁瞳孔蓦然睁大,显得尤为惊讶,但随即眼底就显得心虚与紧张,他带着质问语气道,“代大人,你怎么没有告诉本官?”

代大人似乎很是奇怪的道,“刘大人,何出此言?这案子是本官在查,并非刘大人在查,为何还有留有证人一事,需要告知刘大人您呢?”

刘大人被代大人这么一反怼,心知言多必失,只得忍着怒气,装作平静的道,“所以,代大人,既然此案子并非本官在查,那又为何让本官来监审?”

话题又绕回来了!

林月兰坐着不语,旁边的蒋振南却说话了。

他道,“刘大人,让刘大人坐在这里听审,是本将军的意思!”

就说了这句,就不说了。

但是就单单这一句,又犹如湖里翻起一波巨浪,翻滚汹涌。

有这种感觉的人,除了刘信仁,还有萧景玉。

她也是吃惊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