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落!/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在听到污蔑陷害林月兰的证人,都被灭口之后,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

不管派出去的人,为何没有再回来,但是那些证人死了就好。

这样一来,幕后指使的一切线索就已经断了。

虽然这人全灭,不是她的本意。

结果,还是来了个全灭,不过,目的达到就行。

但是,来了刑部大堂之后,她看了一下在场之人,表情蓦然吃惊了一下。

心里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猜测。

不过,她就跟在萧景睿身边,并没有多说话。

不管如何,她必须小心应付。

可是,当听到蒋振南说,刘信仁是他请过来时,面上还是不由吃惊。

蒋振南突然让刘信仁来刑部,是否表示蒋振南已经查到了些什么。

萧景玉嫩白如葱的五个手指握了握,心里不由的慌张了起来。

刘信仁很惊讶于听到蒋振南这样说,但是,他与萧景玉一样,心里不由的慌了起来。

他听到蒋振南这话,就知道,或许蒋振南已经查到了什么线索。

不过,他还是告诉自己,不能慌张,要镇定。

他随即隐忍着怒气带着质问不蒋振南道,“大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蒋振南只是锋利的眼神,冷冷的扫了一眼刘信仁,并没有说话,

刘信仁对上蒋振南冷冷的眼神,顿时后背发凉,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代大人对着林月兰等人很是恭敬的说道,“太子殿下,固国公主,二皇子,大将军,请坐!”

林月兰等人点了点头,随即各自入住!

代大人高堂案桌前,随即惊堂木一拍,大声的说道,“带人犯!”

这个人犯也是人证。

他的话音一落下,就有两个衙役押着一个人过来

这个人一过来,就朝着林月兰扑过去,让押着她衙役都始料不及。

她对着林月兰大声的求救道,“林月兰,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以后我再不敢跟你作对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救救我,好不好?”

“大胆!”还没有等林月兰反应,代大人就惊堂木一拍,大声的喝道,“固国公主名讳,岂是你这能呼喝?”

林英姿听着惊堂木声音,表情顿时一慌,又紧张又是害怕,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但她仍然不放弃的,跪在林月兰面前,不断磕头说道,“林……固国公主,求求你放过我,救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只要放过我,以后要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昨天杀人战场,修罗地狱,一片血红如水般,汹涌而出。

那样的场面,太过骇人,太过惊怕,到现在,她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脑里一片空白,从昨天被人发现还活着开始,一直到现在,她都如木头一样,任人摆布。

直到,看到林月兰开始。

看到在她脚边不断下跪,林月兰清冷表情不变,只是冷冷的看着。

只是,可以说风水轮流转。

三年前,这个林英姿要林月兰跪下,然后,给她两块骨头啃啃,完全把她当成一条狗。

那时的林英姿对着林月兰,那是高傲,盛气凌人及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可现在,反倒她自己成了一条狗,跪在林月兰面前,不断恳求着林月兰救她。

林月兰暗暗的摸了一下胸口,说道,“林月兰,这一下,你可以真正的安息了!曾经欺负你的人,都在昨天夜里消失了。就剩下眼前这一个,也很快会消失于人前的!”

林月兰表情很是冰冷,她犀利的反问道,“林英姿,在你们上京城,污蔑陷害本公主为冷酷无情六亲不认,为了荣华富贵,不断暗害亲人的不孝之女时,可有曾想过放本公主一马?”

听着林月兰的话,林英姿顿时一愣。

怎么可能想过?

当初他们上京城打算陷害状告林月兰时,除了有人给他们一大笔钱之后,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与林月兰有过恩怨之人。

他们羡慕又嫉妒林月兰,羡慕她的财富、地位及权利,同时,心里又很是嫉妒她所拥有的一切。

然而,他们这些人却只能看着林月兰拥有的越来越多,到了一定程度之时,成了他们所有人仰望膜拜的存在。

可是,突然有一天,再出现一个人,对着他们说,可以把人从神坛上拉下来时,然后,之前神坛上这个人的一切,有可能归他们所有。

顿时,心里那股贪婪之心被勾起,同时,把那隐藏在心底角落的嫉妒深深暴露出来了。

凭什么什么都比他们不如,还克亲克夫的人,可以拥有了一切权利和财富?为何他们就不能拥有?

因此,这些心里各种欲望作祟之下,他们铤而走险。

然而,他们不知道,这一走,他们却去了不归路。

看着似乎要思索不知如何回答的林英姿,林月兰直接冷笑道,“怎么,很难回答吗?呵呵,其实你不回答,本公主也知道你们的答案。”

林英姿一愣,面上的表情明显是茫然。

众人也是很疑惑。

这固国公主到底干了什么,为何这林家人和林家村村民看着与她有天大仇怨一般?

而且,就看着眼前这个,呃,也是小姑娘吧,竟然与林月兰也有如此仇恨!

“你们就是要看着本公主死,是不是?”林月兰冷冷的公布着答案。

她的话音一落下,所有人的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

或许他们都没有想到,林月兰与这些人是真结了天大仇怨啊!

否则,一个村子飞出了一只金凤凰,应该是全村人的骄傲和荣耀,而不是像这样仇敌一般对待。

“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要求本公主原谅你,再去救你!”林月兰冷厉的说道,“林英姿,我们如此之熟,你应该很清楚本公主的性格,那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睚眦必报之人!”

听到林月兰如此一说,林英姿整个人都瘫软在地。

随即,她又想到,摇了摇头,带着激烈的希望说道,“不对。陛下答应过我,会饶过我一命的!”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林英姿,只要你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实交代,陛下金口玉言,势必会饶过你一命。但是,”

说到这里时,她的眼神很是犀利的盯着林英姿,带着一股浓浓的警告意味。

她继续说道,“只要你一句谎言,你就可能人头落地,可知?”

林英姿失神灰暗的双眼,“噔”的一声亮了,随即她快速的点头道,“知道,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如实交代!”她的命紧紧放在她那些证词证言之下,她不敢有丝毫耍心眼了。

刘信仁看到留下的这个小女孩,那一直提着的心慢慢的回落过来。

只是一个孩子,她肯定不知什么。

就算知道,她又在道多少。

所以,这个孩子,根本当不了证人。

因此,他算是放下一些心来了。

倒是萧景玉,面部表情明显是有些疑惑的。

按着她的计划,派去之人确实是为杀人灭口,但是依计留下一个活口,然后,造成一个刘信仁派人去杀之灭口的假象。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活口,竟然会是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啊。

但随即,她的眼睛蓦然一亮。

啊,孩子更好。

孩子知道不多,但在牢房之中,她让人特意留下线索,制造幕后黑手杀人灭口的假象!

所以,她的心也在同时放回去。

就在刘信仁和萧景玉两各怀鬼胎之时,林英姿不知想到什么。

她很是哀痛愤怒又慌乱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求公主作主,为我死去林家村村民讨回公道。”

林月兰却不怪不慢的问道,“林英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英姿咬牙愤恨的说道,“就是有人怕我们供出指使我们上京城幕后指使者,竟然丧心病狂的想要全部杀人灭口,如果不是我娘把我护在身下,我也如其他人一下,就被灭口了!”

听到林英姿的话,林月兰神情一敛,很是严肃的说道,“你说你们都知道做在幕后指使你们上京城的幕后真凶?所以,那人闯进牢狱,把你们都灭口了?”

林英姿道,“是!”

“是谁?”林月兰再问道。

林英姿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是谁。那些指使我们上京城来的人,并没有告诉我们身份。”

听到这个女孩走真不知道幕后指使人身份时,刘信仁是真的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下是真的好了。

真没有人知道幕后真凶了。

“但是,在昨晚那些黑衣人闯进牢房,要杀我们时,听着一个黑衣人说了一句,”林英姿如实交代说道,“工部尚书刘大人说了,不留一个活口!”

“什么?”刘信仁很是吃惊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随即,他反应过来,很是愤怒的指着林英姿,大怒喝道,“大胆!你这个刁民,如此陷害于本官,意喻为何?”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前一刻,他以为可以完全放下心来,安枕无忧了。

可下一刻,就给了他这么一个炸弹!

炸得他四轰五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