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互相推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英姿把昨夜里那些黑衣人的话,转述之后,立刻让刘信仁很是愤怒。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以为的杀人灭口,竟然如此陷阱。

是,杀人灭口,可却独一留下活口!

如果真是他派去的人,去杀人灭口,那么为何要独自暴露身份,还要在无意间留下活口?

这明显是有人故意陷害于人他,想要把所有责任推到他头上来。

而唯一能这样做的人……

刘信仁怒喝林英姿之后,一双愤怒的目光,立刻射向坐在对面的萧景玉。

刘信仁随即又问道,“你这个刁民,原何如此陷害本官?”

代立新看着刘信仁模样,心里是真诧异不已。

心里已经是十之八九确定指使林家村人上京城污蔑陷害固国公主的幕后指使人之一,就是刘信仁。

为何说之一?

因为很显然,跪在固国公主跟前这个女孩子所说的话,有极大的破绽。

而这个破绽就代表着是与刘信仁狼狈为奸之人,想要把一切责任推到了刘信仁头上去。

否则,那些人就会留下活口,更不会突然留下那么一句话!

因此,幕后之人,目的不单纯啊。

代立新对着刘信仁严厉喝斥道,“刘大人,是不是诬陷固国公主和太子殿下自有判断,你这么质问证人是何意?”

刘信仁被这么代立新这么一厉声一喝,顿时回过神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过于冲动了,这明显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刘信仁顿时憋红了脸,诚惶诚恐的对着林月兰和太子殿下说道,“固国公主,太子殿下,你们要相信老臣,老臣是冤枉的,这个刁民冤枉老臣啊,太子殿下!”

他的话音一落下,林英姿就爬到太子跟前,对着他不断磕头,说道,“太子殿下,民女没有说谎,那些来杀人说得都说真的,请太子殿下明查!”

刘信仁听罢,胸腔之中一口血腥差点喷了出来。

就在他正想要辩解之时,林月兰看着刘信仁,冷冷的问道,“刘大人,说来本公主很是奇怪,林英姿她好像不知道谁是工部刘大人,更不知道你是谁,那她作何去冤枉陷害你呢?”

她的话很是犀利,一箭射进红心。

当然了,她这话也是有咄咄逼人之意,目的为何,相信在场之人心知肚明!

林英姿听罢,立马附和道,“对,对,没错,没错,我……我并不知道谁是工部刘大人,更不知道你是谁,我为何要冤枉你?”

此时,林英姿也不是傻的。

她现在紧紧抓着林月兰。

因为现在的她,心里很是明白,在场之中,能救她的人,也就只有林月兰了。

因为,这案子本是就涉及她这个当事人。

只要她不过多计较,原谅了她,那么她的命算是保住了。

萧景玉眼眸深了深,双手紧紧抓了抓大腿,随后,她说轻轻的说道,“这位姑娘确实不认识工部刘大人,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冤枉刘大人您,不是吗?只是,这次,我们要审的案子似乎就是固国公主被污蔑陷害一案吧。”

刘信仁听罢,眼神狠厉的瞪了萧景玉一眼,厉声的问道,“玲珑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景玉冷笑道,“还是什么意思?呵呵,能有什么意思,这还不明白,指使那些人来状告固国公主的人,就是是大人你!否则,为何你会派人去牢狱杀人灭口,结果,却不小心留下了一下活口!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被萧景玉倒打一耙的刘信仁大怒道,“玲珑公主……”

但是,他还没有说出下一句,萧景玉又说道,“哦,说来,当初那个林大宗要状告固国公主不孝之时,那时恰巧雷鸣轰响之异象,部分大臣威逼陛下要废除固国公主,好像就是你在后面指使不是吗?”

听到这些,刘信仁还明白,那就真是白活了。

这个萧景玉与他有一样的打算,就是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他头上来。

那么很显然,对林家村人杀之灭口之人就是她了。

但是,同时,他又有些不明白了。

如果是她派去杀人灭口,全部杀了就好了,然后,告知他一声,他在后面,把一切线索掐断就好。

可为何独独留下活口,还恰巧听到那样的话,把一切矛头指向他?

这个计谋破绽虽多,可却也是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最好的计策。

刘信仁虽心中藏中疑惑,但是,他也不是软柿子,任凭萧景玉软捏。  刘信仁怒喝道,“玲珑公主,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雷鸣轰响,百姓们大喊‘废除固国公主’之时,好像公主你对陛下说,天意如此,民意难为,要陛下顺应民意吧?所以,玲珑公主,你说那些话时,又是何居心?”

“再说,你说那些林家村人闹上京城是我指使,那又何尝不是你的主意?”刘信仁言辞犀利。

他虽打算把一切推到萧景玉头上去,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要怎么做,结果,这萧景玉就把全部责任推到他头上秋了。

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两个主谋,总要有一个推出来顶罪!

随即,刘信仁冷笑一声,对着林月兰说道,“固国公主,太子殿下,下官怀疑昨夜林家村人灭口事件,肯定是玲珑公主派出去的人。”

林月兰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冷笑着问道,“刘大人,你这话是何意?如果方才本公主没有听错的话,玲珑公主说林家村人来京城状告污蔑本公主,是你在幕后指使,可现在,你又是说是玲珑公主去杀人灭口?你们是在本公主面前唱双黄呢,还是在互相推卸责任?”

说到这,她似笑非笑的瞧了一眼萧景玉,再盯了一眼刘信仁,再接着冷冷犀利的说道,“还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你们共同主谋?”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刘信仁和萧景玉同时一愣。

其实,他们这样互相指出对方,就是在众人面前暴露出,林家村人上京城状告林月兰之事,是他们指使。

但他们不是傻瓜,就这么暴露,主动告诉众人,他们就是幕后指使人。

可是,他们之前的计划出现意外,然后,仿佛一切都超出他们的预料。

玲珑公主僵笑了几声道,“固国公主,你……你可不要开玩笑啊?本公主初来乍到,对你们龙宴国皇城都不熟悉,更遑论那偏远小山沟里的地方?本公主怎么去主谋啊?”

林月兰却是淡淡的说道,“谁说主谋必定要对我龙宴国熟悉的啊?按你这么说,我们陛下掌管万里江山,那不是要熟悉每一寸土地不成?”

“这……”萧景玉被反驳的不知要说什么。

“再说了,通常的主谋,只要动动口,指挥命令一下下面人员自然就做好,”林月兰毫不客气的说道,“所以,主谋啊,根本就不必要什么都熟悉,不是吗?”

萧景玉张了张嘴,随后脸色一沉,有些恼火的说道,“固国公主,你这是何意?难不成你听信他人之言,就认定本公主是主谋?”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不,玲珑公主,不是认定是主谋,而是,你一定是主谋!”

林月兰话音一落,整个大堂安静的只能听静呼吸声。

除了蒋振南,谁也没有料到,林月兰竟然会如此果断又鲁莽的就这么判定了凶手,这太草率了!

萧景睿深深的看了一眼萧景玉,厉声厉色的道,“抓贼拿赃,捉奸成双!固国公主,你无凭无据,就认定本皇子皇妹是指使林家村人之主谋,似乎有些于理不合吧?”

听到萧景睿的维护,萧景玉那颗惊讶又慌乱的心,总算微微平静了一下。

有萧景睿的维护,即使她是真正的主谋,那林月兰又能她如何?

所以,她现在根本就无惧于暴露主谋之事。

但是,即使她暴露了,可她也不想便宜其他人。

萧景玉接着道,“我二皇兄说得没错。抓贼拿赃,捉奸成双,固国公主想要认定本公主是陷害你的主谋,那请你拿出证据来。否则,”说到这,她凌厉的双眸迸发射向林月兰,很是犀利的道,“本公主倒要去向你们陛下问问,龙宴王朝之人,就是这么随便冤枉于人的吗?”

这是典型的汪以不黄河心不死啊。

林月兰瞧着萧景玉有了萧景睿撑腰,一下子有了与她对抗很无所谓的勇气,思睿也变得清晰起来。

林月兰听罢,却并不着急,只是冷淡的睨了她一眼,说道,“哦?”

待她“哦”了一声之后,又看向刘信仁,她犀利的问道,“刘大人,本公主没有记错的话。方才,也是你一口咬定玲珑公主就是那个幕后指使者吧!”

刘信仁瞧着林月兰和蒋振南的表情,就知道,或许他们已经查到了什么证据与线索。

所以,不管他认不认,他现在都必须认了。

否则,真的让萧景玉这个卑鄙之人把一切责任推到他头上来,以后他就想要将功补过,都有可能不被允许。

刘信仁咬了咬牙,“没错!”

这下轮到萧景玉激动的反驳道,“刘大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