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给你证人证据!/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信仁承认自己说萧景玉就林家人上京城的幕后指使者。

萧景玉很是激动的反驳道,“刘大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她这一话一出口,萧景玉就反应过来,自己激动过头之后,随即,他又立马冷静的质问道,“刘大人,你口口声声说这事幕后指使者是本公主,总要拿出证据来啊。空口白牙,无凭无据,就想诬陷本公主,刘大人,本公主与您好像无缘无仇吧?你何故血口喷人,陷害于本公主?”

或许早料到萧景玉会这么说,刘信仁心里有了准备。

可就算如此,他依然很是愤怒!

果然,这个女人就会想着把事情推到他头上来。

刘信仁大声怒道,“还要什么证据,我就是证据!”

萧景玉冷笑一声,“呵呵,刘大人,你真是好笑!你说你是证据,你就是证据,凭什么?还有,这事本来就是你在幕后指使,哼,别妄想推到本公主头上来,这一切与本公主无关!”

随即,她就看向太子,冷哼一声道,“太子殿下,贵国就这样空口白牙,随口冤枉于人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本公主真算是大开眼界了!”

太子殿下虽温文尔雅,谦逊有礼,但他毕竟是皇家出身,还是一国太子,岂能懦弱之辈?

他严肃的道,“玲珑公主,我龙宴王朝向来按律法行事,即使皇子犯法,也是与庶民同罪,岂会胡乱判案,增加冤情?刘大人既然说玲珑公主是林家村人上京城的幕后指使,本宫相信刘大人,总有一定的依据,是吧,刘大人?”

刘信仁立即点头,对着太子躬身下拜,说道,“太子殿下英明!玲珑公主,请你不要狡辩!你是不是那幕后指使人,我最清楚!因为,”

他停顿了一下,锋利的目光直射向萧景玉,犀利的说道,“这一切都是玲珑公主找上我来策划这一切!”

刘信仁这话,是表示着,林家人上京城,冤枉状告林月兰,他就是真凶!

虽如此,刘信仁的话,还是给太子宇文琰煜一阵惊讶!

他没有想到,这事件的背后,真是刘信仁在搞鬼。

这也就罢了,他还是联合异国之人,来陷害本朝公主,这是什么事啊?

严重一点,都可以说是叛国之罪了!

毕竟,诬陷固国公主就相当于诬陷皇室,联合乌云国公主诬陷皇室,这……

想到这,太子殿下脸色一沉,大怒道,“糊涂!”

刘信仁看着太子发怒,立马跪下请罪道,“太子殿下,老臣糊涂啊!”

说着,他就说出当初萧景玉派人找上他,然后在固国公主举办宴会之时,给她突然一击!

“太子殿下,半个多月前,玲珑公主让我府中管家传达,说找我有事。我就信了,然后,去她约定的茶馆见她了。”

“糊涂,真是糊涂至极!”太子殿下很是愤怒道,“说,你们在茶馆商量什么事?”

刘信仁如实道,“商……商量如何把固国公主从高位上拉下来?”

萧景玉坐不住了,她直接站起来,忿对着刘信仁,说道,“刘大人,你说本公主找你策划把陷害固国公主一事证据拿出来,否则,就凭你一口白牙在这说得本公主是主谋就是主谋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本公主是不是可以说你是主谋,蒋大将军是主谋,亦或是太子殿下是主谋?”

太子殿下脸色一黑,厉声的说道,“玲珑公主,请你注意言辞!”

在真相大白之前,宇文琰煜是不可能对萧景玉随意喝斥。

萧景玉似乎有恃无恐的道,“太子殿下,请您公正一点!本公主只是在维护自己清白,有什么错!”

是,当初,她是找他,给他出了主意,让他去请林月兰那些所谓的亲人在她宴会当天状告林月兰。

可她只是动动嘴皮子,真正落实计划之人,则是他刘信仁。

再说,她与刘信仁在这之间,也只是见过两次面而已,每一次见面,她就带了一个丫鬟前往而已,连个护卫都不曾带去。

而且在商量事情之时,她同样的身边丫鬟都打发了出去。

所以,她与刘信仁之间的密谋,除了天知地知,他们两人知之外,就没有人知道。

因此,就算刘信仁所说这一切都是她的主意,可也必须要证人!

而刘信仁自己就是当事人,根本就不足为信,更是不能成为证人!

想到这,萧景玉的心是微微落了下来。

刘信仁,这个愚蠢之徒,还妄想把一切责任推到她头上来。

哼,好在她聪明,没有把再直接把柄交给他。

刘信仁听着萧景玉的言辞,真是又气又怒还惊怕。

他料想到,今天过后,可能不仅是他,连刘府和女儿都可能被连累。

现在,他真是懊悔极了。

如他所说,与林月兰作对之人,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也怪不得嫣儿让他不要再跟林月兰作对了。

可为时已晚啊!

刘信仁怒喝道,“哼,萧景玉如果你不是主谋,你为何要杀他们灭口?还不是因为,他们上京城后,你偷偷去见过他们,还特意安排那个林大宗告御状!哼,别以为我知道这些事!”

林大宗突然告御状是他始料未及的,后来,他让人去查探了一下,才得知,萧景玉偷偷见过林大宗。

其实不止林大宗见过,林家人,她都见过。

并且告诉了他们自己是一个公主,担保他们状告林月兰,一定能成功,到时候,林月兰名下的一切财产,都会归来做亲人的他们。

因此,那林老三和李翠花等巨额财富驱使下,那颗贪婪之心,占据了一切恐惧与不安。

萧景玉脸色一沉,一张漂亮的脸蛋有些扭曲与狰狞,她怒道,“刘大人,本公主说了不要血口喷人!如果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本公主主使,我认。但是,如果没有证据,就请你向本公主道歉,否则,本公主就去向陛下要一个公道!”

刘信仁没有说错,她是见过林家人。

所以,她才会想着去杀人灭口!并且把人杀了之后,安排林大宗掌心之下,写下一个“刘”字,这样就相当于暴露了刘信仁就是指使,也就等于把一切推到了刘信仁身上去。

可是,她现在不明的是,为何会留下活口,并且还让活口听到那样的活?

这明显就是一个大破绽!

可是,她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以至于到现在,她与刘信仁两人之间,只能做狗咬狗这样的恶心之事!

刘信仁怒对着道,“你……你无耻!”这些证人就是林家人,还有他大侄子刘世彬。

可这事,他绝对不能把他给牵扯进来,否则,别说刘府,就是刘氏家族,可能都被他给毁了。

因此,他还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的。

随即他对着林月兰等人说道,“请固国公主和太子殿下传翠玉轩茶馆小二,他能证明,我与玲珑公主单独见过!”

太子殿下点了点头道,“那允了!来人,去请翠玉轩茶馆小二!”

“是!”

等人应下之后,整个大堂有着片刻安静。

但是,萧景玉又冷笑道,“哼哼,刘大人,即使那小二见过本公主与你人见过面又怎么样?他又没有听到任何内容?再说了,谁知道那小二是不是被你给收买来陷害本公主的!”

“你别血口喷人!”刘信仁大怒道。

他心里也真是气极了。

林家村人一进京城时,萧景玉带着丫鬟女扮男装,假装路人,给林家人出主意的。

那时,他为了避嫌,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明显的派人跟随。

只是安排人,同样的假装路人,给他们这些第一来京城的林家人带个路,直接往你来我往客栈而去。

可谁想到,这萧景玉竟然如此狡猾,先派丫鬟引开他的人后,再与林家人单独接触。

而且,是以掉钱为诱饵,把林大宗引入人群稀少的一个小巷中。

这些都是他进宫见过女儿后,连夜让人调查的。

林月兰和蒋振南并没有吭声,只是林月兰的唇瓣微微上扬了一下,似乎对这样的场景,感到满意。

萧景玉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因此也没有过多理会发怒的刘信仁。

一柱香后,去翠玉轩茶馆的人回来了。

但是,却并没有把人给带回来。

他对太子汇报道,“殿下,翠玉轩茶馆掌柜说,今天小二并没有上工,我们去了那小二家里,却发现他已经死了!”

听到小二死了之后,所有人都惊讶了一下下。

但是,刘信仁却是吃惊的睁大了双眼,随即,他不敢相信的道,“这怎么可能?”

衙役汇报道,“据他夫人说,这小二昨夜睡得好好的,但她一醒来时,却发现相公已经死了,没有任何症状!据仵作检验,是夜里猝死,属于劳累自然死亡!”

只是这衙役一汇报完,林月兰冷淡表情瞬间变得冷厉,她怒喝一声道,“太过分了!”

随即她当即质问萧景玉,“萧景玉,你太过分了。那小二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而已,竟然如此杀害!这是我所不能忍的!好,你不是要证据证人吗,那本公主就给你证人证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