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有喜了!(节假日快乐哦!)/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都很惊诧又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月兰,对着现在表情茫然的萧景玉发问。

他们更没有到,这药丸还真有这样的药性。

这真……真是太可怕了!

如果他们被人下了这药丸,然后,就毫无意识的把所有秘密给暴露出来,那不是等于自寻死路吗?

想到这,代立新和刘信仁如一副大敌来临一般的恐怕,紧张和害怕。

他们现在看着林月兰眼神更犹如魔鬼般可怕。

他们早就听说过林月兰医术超群,可没有想到她小小年纪,医术竟然如此超群吧。竟然能研制出这种实话实说药丸!

如果这种药丸广泛推广开来的话,每个人都必须小心安分守己的过着日子,那这天下就真的是太平了。

当然了,他们或许也就这样想想,这种药丸根本就不可能推广开来。

至于刘信仁,现在是紧张恐慌的不断用袖子擦着额头的冷汗!

如果林月兰把药丸给吃了,可怎么办啊?

不说陷害林月兰之事,万一,被他问出其他事出来,那就糟糕了,那他就是罪上加罪了,刘府别说抄家,连灭族都有可能。

就在刘信仁惶恐不安之际,当即听到林月兰的声音。

“好了,本公主要问的问完了。可以醒来了!”

这道声音一落下,接着萧景玉瞬间就清醒过来,但紧接着方才的记忆就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随即,她就对上了一双双目瞪口呆的之人。

萧景玉脸色难看极了。

没有想到,那药真是有这样的药性。

但是,无论如何她不能承认。

她状似茫然说道,“方才……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但她与众人的目光对上之时,明显看到他们眼底的怒意和不满。

她感觉很不好,随即又瞧向萧景睿,只见眼眸更加深邃,说不出锐利与戾气及恐怕。

就要刹那间,她的心仿佛掉落万丈深渊,变得无处可逃,粉身碎骨!

太子殿下当即怒问道,“玲珑公主,方才你自己说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萧景玉脸色苍白,浑身感觉无力却又强装镇定的色厉内荏道,“太子殿下,本公主有说什么吗?哦,说起来,本公主方才好像吃了什么东西,头脑昏沉,肚子感觉疼痛,整个人显得尤为不舒服。”

说到这,她突然捂住自己的肚子,大声叫道,“啊,本公主肚子好痛啊,好痛啊,”随即她带着怨毒的眼神射向林月兰,厉声的喝道,“林月兰,是不是你给我下了毒。不然,本公主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肚子痛?二皇兄,你要给皇妹作主啊,固国公主,她给我下毒,她在害我!”

说着,她就昏了过去。林月兰翻了一白眼,很是无语的看向假装昏过去的玲珑公主。

看来,这个周文雅还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

不然,这么一个爱干净的千金大小姐,为了逃罪,说昏躺在地上就昏躺地上。

只是,她似乎忘记了,这实话实说药丸可是林月兰制造出来的,也是她最清楚药性及吃药之后,人的模样。

再说了,林月兰本身就是一个医术超群的小神医,周文雅在一个小神医面前装昏卖傻,不觉得让人贻笑大方吗?

林月兰也不拆穿她,只是看向萧景睿,淡淡的说道,“二皇子,这玲珑公主可是亲口承认,给刘大人献策,企图暗害诬陷我林月兰,不知二皇子,你想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呢?”

既然是装昏,那就让她多躺会儿。

反正,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了。

听着林月兰开口,本来想要出声请太医过来的太子殿下果断不出声了。

这本来就是林月兰本身的案件,再加上萧景玉亲口承认陷害林月兰一事,太子殿下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他在外人眼里虽稳稳当当,谦逊有礼,但却有一国储君风范,不然,如果只有一股慈善的妇人之仁,或许早就被人给拉下太子之位了。

萧景睿看着果断躺在地上的萧景玉,眼底的一股怒色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平静,他面无表情的冷声问道,“固国公主,你不觉得自己太冷血了吗?我皇妹因吃你的药丸,而昏倒躺地上,你作为大夫不管不顾,也就罢了,竟然一开口就要本皇子给交代!”

太子殿下眼珠一转,顿时厉声的吩咐道,“来人,把玲珑公主搀扶回椅子上,然后速去请太医!”

萧景玉听到太子的话后,眼皮下的眼珠动了动。

但她显然还没有料到,即使她昏过去了,也不能离开这刑部。

所以,装昏已经不是个事了。

只是,闭着双眼的萧景玉不知道,所有人都看到她的眼珠在动。

像代立新和太子殿下,看到却在偷笑。

萧景睿的眉心微微皱了皱。

至于林月兰和蒋振南,对于萧景玉作为,就仿佛没有看到,也没有发生一般。

不过,萧景睿要拿这个作文章,却是不被允许的。

林月兰没有说话,蒋振南当即反驳道,“二皇子,这玲珑公主是不是吃了那药丸而昏倒,这必须有太医判断。太子殿下,已经让人去请太医,稍等片刻之后,就会知道,玲珑公主因何昏倒了!”

说到这,蒋振南停顿了一下,他犀利的道,“倒是二皇子,你们无缘无故的陷害固国公主,按照我朝律法,必定是杀头之罪!但你们是外来之客,所犯之罪,自有圣上定夺!”

萧景睿听罢,脸上一阵怒色,他厉声喝道,“大将军,我皇妹好像还没有定罪吧?”

“那也差多了!”蒋振南直接说道,“玲珑公主不是要证人证据吗?这不,她自己就是最佳证人证据!既然事情已经明了,玲珑公主就是陷害我朝固国公主这幕后黑手!”

“蒋振南!”萧景睿很是生气的大声喝了一句。

以前蒋振南带着面具,所有人以为他长得丑陋不堪也就罢了,至少他还有一个容貌可以比得上蒋振南。

可是自从他摘下那张面具之后,露出的俊朗容貌,又与他不分上下,这顿时又让他恼了。

他与蒋振南注定是宿敌!

所以,如果他想要得到这整个天下的话,那么蒋振南这块绊脚石,必须尽快除掉!

以前的蒋振南或许是无坚不摧,但现在嘛,萧景睿瞧了一眼旁边的林月兰,阴冷的表情变得更加阴鸷。

林月兰就是他的弱点。

所以,只有攻克了林月兰,那么除掉蒋振南就是轻而易举。

这当然是他以前的想法,可从与林月兰次次交锋情况来看,这林月兰可能会变成比蒋振南更加刺头。

不过,林月兰,他是势在必得之人,蒋振南,是他势在必打倒之人。

因此,只要得到林月兰,那么,一切都变得迎刃而解了!

林月兰现在声望太高,也太有才干,他不仅要从蒋振南手中抢人,更是要从宇文珑焱手中抢到人,这是难上加难之事。

所以,只能智取!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

就在萧景睿思绪片刻间,太医就过来了。

他看了一下固国公主就在这,还要他这个太医过来,心中分外疑惑了。

因为,固国公主本身医术比太医院太医更加高超。

“下官参见太子殿下,固国公主,大将军,二殿下!”林太医一过来,就拜见众人。

太子殿下说道,“不必多礼!”随即,用手指向躺在椅子上的萧景玉,说道,“玲珑公主方才头昏,肚子痛,你瞧瞧她这是怎么回事?”

“是!”他嘴上这样应答,可心里却更加疑惑了。

不过,他知道现在刑部正在审理关于林家人污蔑陷害固国公主一案,在场之人,要不就审理案件之人,要不就是当事人。

但乌云国二皇子和玲珑公主出现在刑部,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说不得,这案件就牵涉到他们。

太医很快理清了头绪,就很是尽职的给昏过去的萧景玉诊脉。

大约过了半刻钟,他向众人回禀,道,“太子殿下,玲珑公主身体安康,并无大碍!”

太子殿下很是狐疑的道,“你确定如此?”

太医道,“确实如此。只是……”他停顿了一下,不知该说不该说。

“有什么问题一并说了!”太子厉声的喝道。

太医如实的道,“回殿下,只是微臣给玲珑公主诊出了滑脉!”

太子殿下疑惑的道,“滑脉?”

“噗嗤!”林月兰突然笑了出声道,“太子皇兄,滑脉就是喜脉呗!”

什么?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震惊。

还未过门的皇长孙妃竟然诊断出了喜脉?

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她这是给皇长孙戴绿帽子。

“你胡说!”萧景玉突然从昏迷之中跳出来,指着太医就是大怒道,“你这个庸医!”心里却更加慌乱不已。

太子殿下却神情严肃的对着太医说道,“林太医,你确定吗?”

林太医知道事情严重性,可以他的经验,绝对不可能诊错脉。

想了想片刻道,“微臣请固国公主出手帮忙!”

意思是请林月兰给萧景玉诊脉。

但是,林月兰却笑了笑道,“太子皇兄,不用再确认了。玲珑公主确实是有喜了,而且已经三个月了!”

众人,“……”

随即一致看向脸色一片灰白的玲珑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