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大大绿帽子!( 节日快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月兰说萧景玉有喜时,众人一片惊讶!

这……这怎么可能?

萧景玉好像还没有和皇长孙成亲吧?怎么就怀孕了呢?

还有即使没有成亲,与皇长孙有肌肤之亲,可时间也对不上啊?

三个月?

她和皇长孙被赐婚时,也是才一个月不到啊?

因此,众人很是疑惑的看向,脸上一片灰败的萧景玉,眼神之中明显带着异样!

太子殿下听罢,神情顿时异常威严,他严肃的再次问向林月兰,道,“固国公主,你确定吗?”

林月兰摊了摊手说道,“这事本公主可不敢随意开玩笑!”

太子殿下立马对萧景玉厉声问道,“玲珑公主,你怎么说?”

还没有成亲,就给皇长孙戴了这么一大顶绿帽子,这简直是在羞辱皇室,这是皇族绝不允许的。

萧景玉一脸苍白,茫然慌乱,她不断的摇头道,“不,不,本公主没有怀孕。”

随即,如淬了了毒的目光射向林月兰,咬牙切齿的道,“太子殿下,林月兰冤枉本公主,本公主一个黄花大闺女,哪来有喜?”在这样情况之下,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简直是极致侮辱。

这一笔恨,她周文雅记住了!

这一次太子殿下却厉声的道,“玲珑公主,你口口声声冤枉你,先前陷害固国公主一事,说冤枉你,现在你怀孕,又说固国公主冤枉你!本宫试问,固国公主缘何冤枉你,却不去冤枉别人?你还有什么值得固国公主费尽心思一次次冤枉你?”

太子厉声又犀利的质问,当堂让萧景玉哑口无言!

是了,一次次说林月兰冤枉她,可问题是,她有什么值得身为固国公主如此费尽心思去冤枉?

固国公主无论是身份地位、容貌、才华等可都比她这个玲珑公主好。

要说,冤枉,是她萧景玉去冤枉林月兰才对吧。

太子再次厉声的道,“本案已经明了。是你玲珑公主因为嫉妒,就利用刘大人,幕后指使林家村人上京城告御状,冤枉固国公主不敬不孝不忠不义!证据确凿,无可狡辩!本宫势必向父皇汇报,一切由父皇定夺!至于刘大人,”

他犀利的目光看向刘信仁,厉声的道,“刘大人,你还有何话可说?”心里着实对刘信仁也很是气愤,及失望!

他没有想到,刘信仁竟然会如此心胸狭隘之人。

就因为刘才人和九皇妹之事,竟然把一切怨恨加注到固国公主头上去,进而联合外人对固国公主展开报复。

可他作为从二品工部尚书,也不想想,关于刘才人和九皇妹之事,能怪到固国公主头上去吗?

如果不是九皇妹插足想要抢人家夫婿,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如果不是刘德妃冤枉且威逼蒋振南,这一切同样也不会发生。

九皇妹还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刘才人还是四妃之一的德妃,在一众妃子之中,身份尊贵!

太子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对刘大人的惋惜。

说实知,刘信仁作为工部尚书,在自己职位上倒是尽忠尽职,只是在私事上,却有些偏左,钻牛角尖了。

到了此时,刘信仁就算想要懊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现在悔恨自己,当初真是吃了迷魂药,把一股怨恨全部发泄到林月兰头上去。

事实上,回头想想,林月兰是何其无辜。

实际上,在他女儿被降级之后,就应该警醒,安分守己,不要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或许……

刘信仁心中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一切,实际上何尝不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

刘信仁面上很是惭愧的对着太子说道,“回殿下,老臣无活可说!”

太子殿下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如实向父皇上报,一切自有父皇亲自定夺!”

随即,他就看向林月兰,征询问道,“固国公主,可以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我没问题!”

既然真相已经大白,怎么处理,她就交给主皇帝老头去处理吧。

至于萧景玉怀疑之事,呵呵,有趣了!

林月兰心里冷笑着,她倒要瞧瞧,这披着萧景玉皮囊的周文雅,到底如何去交代?

她更想要看看,这个萧景睿又会怎么做?

换人肯定不行了!

因为,这肯定会打扰了他计划的一切。

既然他在暗中培养这么久,怎么可能就因为一个突然其来的怀孕而乱了计划!

不过,这倒可怜了皇长孙,被逼迫休了正妃不说,这另外一个正妃还没有过门,就给他戴了这么一顶大绿帽。

案情已经真相大白,太子殿下宇文琰煜如实向皇帝汇报,除了萧景玉和刘信仁联合诬陷暗害林月兰这事之外,还包括萧景玉怀孕之事。

至于萧景玉所怀是何人野种,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是,乌云国这是欺人太甚,把一个怀孕的贱人,竟然送来给龙宴国和亲!

如果事先没有暴露出来,也就罢了。

他们就当吃了一个哑巴亏。

可现在事情已经暴露出来了,怎么可能会吃这个哑巴亏。

别说是皇室,就是普通百姓,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大绿帽!

这让宇文珑焱异常震怒!

“混账!”宇文珑焱重重垂了一下桌面,大怒道,“乌云国真是欺人太甚!”

“陛下,乌云国二皇子在外面求见!”就在这时,张公公过来汇报。

宇文珑焱听到张公公的汇报,脸上怒气更甚。

他很是不高兴厉声的道,“请他进来!”

如果是其他人,他根本就不吝啬见一面。

可是,这萧景睿可是在交流会议上说过,现在乌云国就是他作主,除了登基这一步了,他与一国之君已经无异了!

所以,他现在就算再生气,人家上前求见,他也不能拒绝。

“是!”张公公应声过后,就出去了。

片刻之后,萧景睿就进来了。

对着宇文珑焱说道,“乌云国萧景睿拜见陛下!”

宇文珑焱一脸怒色,大声的质问道,“二皇子,你们真当我龙宴王朝没人,好欺负吗?”

萧景睿脸色并无变化,神情有些阴冷道,“陛下,何出此言?”

“哼?朕说什么,聪明如二皇子你,怎么会听不懂吗?”宇文珑焱怒气冲冲的道。

萧景睿沉默了片刻,说道,“这是本皇子的疏忽!在此,我向陛下道歉!”

宇文冷笑一声道,“呵呵,二皇子,就一句疏忽,一句道歉就可以了事吗?”

萧景睿锐利目光看向宇文珑焱,随后问道,“那陛下想要什么?”

宇文珑焱面上带些讽刺道,“二皇子,应该是朕该问你,到底想要什么?送一个失过身的女人也就罢了,缘何送一个怀孕的女人过来和亲?难不成想要我龙宴王朝皇室给你们养皇子皇孙吗?”

萧景睿面色阴沉的道,“陛下说得严重了!”

“严重?”宇文珑焱犀利的反问道,“难不成玲珑公主怀孕是假的不成?”

萧景睿想了想,再一次说道,“陛下,你想要如何?”

“哼,要不不和亲,把你们乌云国女人带回去?”宇文珑焱直接说目的,但是,这话很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要不就换个和亲公主!”

宇文珑焱这样提,是因为很明白,这两样选择都不可能。

因为,以萧景睿的野心,既然精心培养了萧景玉,以他对龙宴国的昭然若揭的企图之心,怎么也不可能换个和亲人选。

可即使知道,宇文珑焱也必须提出,可别让人觉得龙宴国好欺负。

萧景睿嘴角抽了抽,觉得宇文珑焱太天真,同时也能预料到,只要他不换和亲人选,这个宇文珑焱可能会狮子大开口。

想了想,萧景睿说道,“陛下有什么条件要求,尽管说!”意思说,不会换和亲人选。

……

萧景玉被拘皇城驿馆,整个人都显得崩溃和惊吓了。

对于林月兰说她怀孕一事,她根本就不可能相信。

萧景睿也很是狐疑。

所以,一回到驿馆,就被萧景睿叫来乌云国太医给确认了一下。

结果,确认结果与林月兰所说无二。

萧景睿阴沉的脸色,仿佛狂风暴雨的来临。

“全都下去!”萧景睿冷厉的道。

等一众人都下去之后,萧景睿反手就给萧景玉一个大巴掌,怒骂道,“没用的东西!留你何用?”

连怀孕了都不知道,还被弄得人尽皆知了,简直是丢了乌云国皇室的脸面。

因为她现在就是代表着乌云国玲珑公主身份。

如果事先知道的话,那么肯定会让人把这个野种给打了。

萧景玉看到萧景睿眼底那浓烈杀气,顿时吓得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她跪下来,不断磕头哀求道,“求殿下饶命,求殿下饶命啊,呜呜……”

萧景睿冷哼一声道,“哼,你已经被暴露了有身孕,你认为你还能嫁进龙宴王朝皇族,嫁给宇文旭泓为正妃?所以,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没有利用价值,就等于死路一条!

萧景玉心中很是明白,所以,心中害怕极了。

她不断的磕头哀求道,“求殿下饶命,以后殿下有任何吩咐,愿肝脑涂地,作牛作马报答!”

萧景睿冷哼一声道,“哼,周文雅,你给本宫记住,乌云国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成为和亲人选,替代你的位置。而且,对于本宫来说,不听话,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女人,捏死她就相当于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你可明白?”

周文雅不断磕头梨花带泪道,“我一定谨记主子的话!”

萧景睿瞧了一眼周文雅的肚子,冷淡的道,“你这肚子里的孽种,给本宫尽快打掉!”

周文雅颤颤微微的道,“是!”

待萧景睿出去之后,周文雅整个人都瘫软在地,全身都已经湿嗒嗒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可是她已经不管不顾,就这么茫然无措不安的坐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想到什么,整个人又迸发出渗人的憎恨与怨毒。

“林月兰,我要跟你不死不休!”周文雅咬牙切齿低吼道。

如果不是林月兰,她现在或许不是披着别人皮囊的假人,更不是跪在这里等人羞辱。

如果没有林月兰,她爹的计划或许很是成功,她爹会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而她就是名副其实的皇后。

可这一切都被林月兰给毁了。

周家一夜之间覆灭,全族全部斩首。

就在他们周家被抓入狱之后,因为她姿颜出色,曾被誉为京城第一美女兼才女,一入狱就牢房之中的那些狱卒给盯上了。

一开始,那些人不敢有所动作,生怕他们动了,就会人头落地。

毕竟,对于周文雅的大名,他们是如雷贯耳。

遥想当初,周文雅名满京城之时,曾有多少青年才俊仰慕称赞,而他们这些底层人员,对周文雅这样一个美女才女,只能流着口水仰望。

可现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世家千金小姐,一遭变成囚犯,他们这些底层之人,还是有些顾忌的,对于周文雅还是小心的伺候着。

然而,却在得知,周家一众上下,后天斩首时,那些狱卒疯狂了。

周家上下几十口女眷,全部被他们糟蹋。

她贴身丫鬟小翠为保护她不被侮辱,却狱卒玩得支离破碎,只剩下奄奄一口气。

可她仍然免不了被人侮辱的命运,先是牢头侵占,之后,整个牢房十几个狱卒,一个不落的全部侵犯了她。

“啊!”周文雅显然疯狂的状态,她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表情很是狰狞和扭曲,“啊,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嘴里不断的呢喃着要报仇。

“我要把我所有的痛苦都百倍的偿还在那个贱人身上!”

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放下抓着头发的手,改为不断锤打着自己的肚子,嘴里崩溃的说道,“我打死你这个野种,我打死你这个野种!”

周文雅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可不管是谁的,这个孩子就是野种!

她是要当皇子妃的人,绝对不能留下这个野种。

萧景睿既然因为此事出言警告,那就代表着,她这个还有利用价值。

而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依然扮演玲珑公主萧景玉,成为乌云国的和亲公主。

至于为何要她假扮萧景玉,实质上有两方面人的原因。

一是她的才华与萧景玉不分上下,所以,就算换了人,也没有人知道。

二是,她是京城本土世家嫡小姐,对于京城上流圈,很是熟悉,而萧景睿要找的人,就是需要了解京城整个世家贵族之人,这样一来,才能更好的从内部各个击破,掌控全权!

所以,她是最合适的和亲人选。

可她也知道萧景睿的心有多狠。

就算她是最好的和亲人选,成为他夺取侵占龙宴王朝最好的棋子,可她这个棋子一旦会影响破坏整个大局之时,她就会成为毫不犹豫被抛弃的棋子。

为了生存,为了报仇,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成为被抛弃的棋子。

“公主,公主……”

就在周文雅崩溃锤打自己肚子之时,外面传来丫鬟的声音。

瞬间把周文雅拉回了现实。

她狠狠的对自己说道,“绝不能被打倒!她要报仇,一定不能被打倒!”

因此,她很快镇定了下来,慢慢站起来,坐回贵妃椅上,冷厉的道,“什么事?”

丫鬟很是恭敬的道,“公主,太医给开的药已经熬好了,请公主喝药!”

一听到药,周文雅先是并没有反应过来,很是恼怒的道,“什么……”药?

她本是想问什么药,可在瞬间就反应过来。

难是什么药,除了打胎药,还能是什么药。

周文雅再次锤打了一下肚子,冷声的道,“端进来吧!”

丫鬟打开门,把药端进来。

放下托盘,把药碗端起来,递给周文雅道,“公主,请吃药!”

周文雅的脸色异常难看,憔悴苍白无比,看着就像是患重病,而且浑身都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业样。

丫鬟分外疑惑,不知道公主这是得了什么病。

丫鬟看着很是担忧的道,“公主,你这是患得什么病啊,为何太医都不说?”

周文雅眼底顿时迸发出杀气,冷戾的对着丫鬟说道,“不该你知道的,不要去问,这样才活得长久一些!”

丫鬟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跪下来求饶道,“公主恕罪!”

周文雅没有理会她,端起药碗,闭着眼睛一口气,把药全部喝下去了。

丫鬟在没有公主叫她起来之际,她只能低着头,继续跪着。

而周文雅在喝了药,半刻时辰后,她隐隐感觉到肚子痛,随后,她就命令丫鬟,道,“去给本公主端盆热水进来。还行,吩咐外面,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许踏进房间半步!”

丫鬟看着周文雅毫无血色如白纸般的脸色,额头两鬓大颗大颗汗珠滴落,而且周文雅本人却也是咬着唇瓣,看着很是痛苦。

她顿时大叫担忧的道,“公主,您……您怎么了?奴婢去叫太医,太……”

太医还没有喊出来,她就看到周文雅脚下汩汩流出血液,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更加苍白,表情也是显得更加的害怕不安起来。

她担心受怕的大喊道,“公主,太医……”她大叫着一声太医,但马上被周文雅给制止了。

“你给本公主闭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