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倔丫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给本公主闭嘴!再大叫出声,就让人把你剁了喂狗!”

周文雅凌厉喝斥道。

她肚子现在隐隐发疼,但经过那样惨烈的疼痛,这一点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公主饶命!”丫鬟顿时跪下哀求道。

“别那么多废话,去端盆热水过来!”周文雅再一次吩咐道。

丫鬟虽很是害怕,但公主有令,她不得不从。

“是!”丫鬟起身之后,就走出房门,顺便传达公主命令,“公主有令,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进房门半步!”

“是!”守在门边的护卫应道。

丫鬟出去后,周文雅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疼,越来越疼,可她咬紧牙关,眼底再一次迸发出一股憎恨和怨毒。

她咬牙切齿的道,“林月兰,我记住了这样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后我一定会百倍千倍报复在你身上!”

丫鬟端着热水很快就过来了,看着屋中的一滩心血,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公主这是在流产!

想到流产,丫鬟很是吃惊的睁大了双眼,感觉很是不可思议和不可置信。

公主明明根本就还未出阁,怎么会怀孕呢?

丫鬟心里很是疑惑。

但她更是知道,知道的越多,可能死得越快!

方才二皇子从屋子中出去,太医从这屋子出去,之后,太医就让她端药过来。

所以,公主怀孕之事,二皇子和太医都是知道的。

可都选择偷偷打掉这个胎儿。

就在丫鬟思付间,已经把周文雅搀扶到床上去了,再给她收拾。

等一切整理好之后,周文雅虚弱又带着凌厉的道,“刚才你有看见什么吗?”

丫鬟很是聪明的应道,“公主,奴婢什么也没有看见!”

“嗯,收拾好,出去!”周文雅躺在床上看着地上的一些污秽,冷声带着些虚弱吩咐道,“小心,别让人发现!”

“是!”

……

镇国将军府

蒋振南和林月兰坐在将军府后花园中的石桌上。

石桌子还有五个人,林德山、张大夫、柳逸尘、李发枝和刘佳滢。

本来蒋振南就请了两位老爷子和刘佳滢,可能是作生意的人,脸皮比较厚吧。

无论是柳逸尘还是李发枝,都厚着脸皮,跟着一块来到了将军府。

当然了,他们来将军府也不是为了攀关系什么的,只是觉得是熟人,柳逸尘就不用说了,熟得不能再熟了,至于李发枝和蒋振南两人,也都是有过交情的。

他们都很是好奇镇国将军府是个什么模样的,所以就跟着来了。

柳逸尘看了看四周,略微嫌弃的道,“哼,整个将军府看着枯燥单调,毫无趣味,就和你一个模样!”一进来,柳逸尘就开始埋汰蒋振南。

蒋振南脸色一黑,冷声道,“柳大当家,你不喜欢来就不要来,没有人邀请你过来。”

“啧啧,你以为本公子喜欢来吗?”柳逸尘吐槽道,“本公子这不是关心我家妹妹,想要看看妹妹这个未来将军少夫人,所住的将军府,是何模样?我可不想委屈了我妹妹,所以,本公子必须来检查检查。”

随后,柳逸尘看向林月兰问道,“妹子,这个将军府,比起桃源村来,可是差得太远了。真是委屈你了。要不,你跟我回柳叶山庄当你的大小姐吧,那里风景优美,还有很多丫鬟小厮伺候着,哪里像这里,连个泡茶喝,都是一个当兵的粗人。”越说越显得嫌弃了。

蒋振南犀利的反驳回去,“你不想留在这,就请你离开!”语气没有一点好!

哼,他还能不知道吗,这个柳逸尘从与月儿结拜之后,一直就想把月儿拐到他们柳叶山庄去,享受一翻真正的柳家大小姐滋味。

只是月儿这有事那有事忙乎着,一直就没有找到时间机会,跟着柳逸尘去。

可也不能保证,在柳逸尘长时间撺搓之下,月儿会不会心动,或某一天心血来潮,就真的去了柳叶山庄。

去柳叶山庄也就罢了,他又不能保证在柳逸尘花言巧语之下,月儿会不会被她骗了去。

他可知道,月儿向来是个心软之人。

柳逸尘听罢,只是咋了咋舌,就没有再说话了。

但一脸嫌弃的表情,一览无遗!

就在这时,林德山很是好奇的问道,“南儿,说来这个将军府为何没有一个丫鬟啊?”

连上茶伺候之人,都是他的属下。

就在蒋振南要回答之际,柳逸尘又抢先回答。

他说道,“呵呵,爷爷,你不知道吧?京城里那些母的,一见到他,都是躲避三尺,所以,还有哪个女人进将军府做事的。”

“为何啊?”最小的刘佳滢很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柳逸尘不解的问道,“滢丫头,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我们龙宴国大将军是天煞孤星,生来就克母克父更克妻?不过,那谣言后来发展到,只要是母的,大将军都会煞,所以,你说,会有哪个女人敢在将军府做事?就连卖身的,也是害怕卖到将军府,生怕一进将军府,就一命呜呼了!”

说到后面,柳逸尘明显是嘲弄了。

“他们都是胡说!”刘佳滢的小脸气得满是通红,“他们都是胡说的。大将军哪里天煞孤星!”

一如当初维护林月兰那般,刘佳滢听了柳逸尘说完,想也不想的就开始维护蒋振南。

柳逸尘,“……”这丫头会不会太激动了一点啊?

李发枝,“……”这位滢小姐这么激动,不会是对大将军有意思吧!

以想到这,李发枝心情略为复杂。

林妹妹知道不?这会不会让她们姐妹俩因此反目成仇啊?

想到这,李发枝带着些不满的眼神看了一眼蒋振南,之后,又低着头喝了一口茶。

李发枝复杂心情无人得知。

就是蒋振南瞧着李发枝射过来那道复杂又不满的目光,有些疑惑。

刘佳滢又顿时劝慰着林月兰道,“姐姐,你可不要听信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那些可都是会害死人呢。大将军这么一个好人英雄,一定不会是天煞孤星的。所以,你们一定会好好的。”

听了这些,李发枝顿时愣了。

他真没有想过刘佳滢竟然会是如此纯真又善良之人。

竟然如此为林月兰着想。

他方才胡乱猜测些什么东西,想想都感觉到惭愧啊。

柳逸尘听罢,略有不满的说道,“滢丫头,万一这谣言是事实呢?你这不是在害了你姐姐吗?”

刘佳滢顿时有些无措,她咬着下唇,很是坚定的说道,“谣言就是谣言,绝对不会成真的。”

柳逸尘好笑的道,“你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倔呢?”

刘佳滢又一次说道,“谣言就是谣言,绝对不会成真的!”

众人,“……”

柳逸尘举手状似投降的道,“行,行,行,滢妹子,是我错了,好吧!”

实际上,他心里也是不相信蒋振南这种天煞孤星之命,不然,林月兰可怎么办?

林德山很是好奇的笑着问道,“滢丫头,你怎么就不会相信那些呢?”

他可记得丫头说过,之前所有人都避着林月兰,生怕她这个克星会连累到自己成为霉星,也就唯一这个小丫头,从一见面,以一种很是独特方式想要与丫头结交朋友,后来,更是直接去了林家村,看到林家村人欺负丫头,她气得与林家村那些人对骂,直接维护丫头。

这个滢丫头虽偶尔有些刁难任性,但是心性却是纯真又善良,也怪不得兰丫头很是护着她。

刘佳滢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感觉就是不应该相信那些!”

众人顿时无语。

感情这丫头,只是凭着感觉来的啊。

柳逸尘顿时转移了话题,如果他再埋汰蒋振南的话,妹妹都无所谓,这滢丫头一直当真,可别把人给气坏了啊。

还有这样下去,很会让人误解的,误认为滢丫头对蒋振南有那个意思,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虽然在场所有人都很清楚,滢丫头是为妹妹而那样的。

隔墙有耳,可别被外人听了去,而加以利用。

因此,柳逸尘很是聪明的果断转移了话题。

他问向林月兰,“妹子,那玲珑公主真的怀孕了吗?”

一听柳逸尘的话,除了蒋振南和林月兰,其他人都吃惊不已。

“这怎么可能?”李发枝疑惑的道,“再怎么说她是乌云国公主,身份极其尊贵,还是和亲公主,那个二皇子怎么可能准许她乱来?这不是在丢皇家的脸面吗?”

“现在玲珑公主怀了身孕,还能不能嫁给皇长孙子了?”这话是林德山给问出来的。

其实,对于玲珑公主威逼皇长孙正妃当场下堂,然后,她堂皇而之取代,已经让龙宴国百姓气愤不已。

但是奈何乌云国强大啊,龙宴国就不得不妥协。

只是这样也就罢,竟然让一个怀孕和亲公主嫁给皇长孙当正妃,这就是在赤裸的打龙宴国皇室的脸。

陛下怎么可能会允许?

蒋振南脸色凌厉,冷冷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事虽发生在刑部大堂,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必须保密,绝对不可能外传。

柳逸尘冷哼一声道,“哼,玲珑公主怀孕这事,怎么可能隐瞒?皇城客栈里,有人瞧见萧景玉身边的丫头,从她房中端了血水出来,再加上之前这丫头是端了一碗药进去的。综合下来,自然能推测到,除了受伤就是怀孕。但是,玲珑公主一直好好的,身边又有护卫保护,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那剩下的也就只能怀孕后流产了。”

林月兰和蒋振南听罢顿时无语了。

这不管是萧景睿还是萧景玉,那也太不小心了吧。

但随即,林月兰和蒋振南互相对视。

“不对!”林月兰说道。

“嗯,月儿,我们即刻进宫!”蒋振南说道。

只是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南大哥。相信这事,皇帝老头会处理好。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嗯,好!”蒋振南当然是听林月兰的。

其他几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柳逸尘问道,“你们两个叽叽咕咕在说什么呢?什么不对啊?”

林月兰说道,“大哥,就是玲珑公主怀孕一事,闹得人尽皆知,很是不对劲!”

“这话怎么说?”林德山疑惑的问道。

“爷爷,你想啊。以乌云国的二皇子能力,如果玲珑公主打胎流产之事,会被人无意之中看去吗?然后,又无意之中被人猜测到萧景玉怀孕又流产了。”

“这是不太可能!”林德山点了点头道。

“但乌云国偏偏没有做好保密工作,让玲珑公主怀孕又流产之事,弄得人尽皆知,你们说是为什么?”林月兰再说道。

柳逸尘听罢,大大咧咧的说道,“哼,还能是为什么?不就是即使玲珑怀过孕又流产了,但还是得嫁过来嘛。这样一来,可就是直接给皇室带一大顶绿帽子,恶心了皇室一把,还羞辱了龙宴国百姓!”

柳逸尘的话一说完,两位老人及李发枝,脸色顿时大变。

随即,李发枝很是气愤的道,“这,这太过分了吧?”

拿整个国家人来侮辱,简直可恶!

“难道就拿他们没有办法吗?”李发枝看向林月兰问道。

林月兰说道,“李大哥,你放心。我们陛下也不是吃素的,任他们宰割,为所欲为!”

不过,在场之人,却仍然有些担心。

因为他们担心的是乌云国萧景睿以国力强逼陛下。

林德山还是担心的说道,“丫头,要不,你还是进宫里看看?”

于公于私,林德山还是很担心宇文珑焱的。

于公,宇文珑焱是他们的陛下;

于私,宇文珑焱又是他们兄弟朋友。

而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这个人,他们虽不清楚不了解,但从交流会上,以兵临城下之势逼迫陛下,要求林月兰成为和亲人选嫁给时,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阴狠又有手段不简单之人。

林月兰瞧着林德山等人焦急担忧的面色,只得无奈道,“好吧!”

随即,她和蒋振南两人就走出将军府,往皇宫方向而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在场之人都带着些心事。

张大夫看向林德山说道,“林老头,别担心了,相信文老头能处理好的的,再大不了,不是还有兰丫头和南小子嘛。”

林德山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我就担心,丫头和南小子过多插手国事,会授之于人把柄啊。毕竟,现在不管是重握兵权的南小子,还是从地位超越的兰丫头。”

张大夫脸色一沉,说道,“你是说他们会被一些有心之人弹劾,然后,挑拨文老头与兰丫头他们的关系?”

“没错!”林德山点头道,“自古以来,最忌讳的就是功高震主啊!所以,一旦……”如果一旦陛下起了疑心,就等于起了杀心,那么丫头和南小子还会有活路吗?

张大夫听罢,也沉默了片刻。

柳逸尘笑了笑说道,“两位老爷子,不用担心。我们即使不相信陛下,那也应该相信你们的丫头啊。她是个有分寸之人!”

听着柳逸尘这么说,两位老爷子对视了一眼,顿时摇了摇头,笑道,“没错,确实是我们过分担忧了!”

别看林月兰年纪小,但她做事成熟稳重老辣,向来很有分寸。

再说,林月兰可不仅一次说过,她这人很是讨厌麻烦,根本不想卷进权利漩涡之中。

但是,前提是虽惹上她。

一旦惹上了她,她也不会是个只会坐着挨打的份。

想到这,他们老爷子微微放下心来。

随后,林德山就想到什么一样,问道,“张老头,你与你家徒弟见过了吗?”

张大夫说道,“嗯,那孩子现在没事,我总算放下心来了。”

在得知徒弟无事之前,张大夫心里一直担心着,所以,就成了他心里一个结。

他替徒代收为徒,一是真正看中林月兰医术上的天赋,另一方面,就想林月兰在有能力之时,去寻找这个徒弟。

不过,情况倒是不错,一年后,就找到了徒弟。

林德山点了点头道,“那可有找到仇家?”

当初药王谷被灭,一开始以为乌龙国,可与徒弟见面之后,才知道,并不是乌龙国。

张大夫说道,“靖儿说,还在追查,不过倒有些眉目了!”

林德山点了点头。

随即,他又看向李发枝,有些打趣意味的说道,“李公子,老夫听说你现在走桃花运了啊!”

李发枝的耳尖顿时红了,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没有。林老爷,你别跟小的别开玩笑了。”

倒是张大夫脸色一唬,说道,“李公子,这事怎么是开玩笑啊?你瞧那林姑娘多好啊,不光长得俊,还有商业才干,而且与你也很投机。人家一个姑娘,主动找你,还不就是因为对你有意思。你可不能因为开玩笑,而回绝了人家姑娘吧?还是说,你根本就看不上人家,可又难为情不拒绝?”

林月兰几个属下,两位老爷子心里可是很清楚的。

对于这几个人,对林月兰忠心耿耿,做事又妥当,两位老爷子对他们也真心喜爱的。

所以,对于他们的终身大事,他们当然很是关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