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未妥协!/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这几个孩子好像丝毫没有把自己终身大事放在心上,他们就算有心关心,却无力帮忙啊。

因为兰丫头也不知道哪来的观念,倡导的是自由恋爱,勇敢追寻自己的幸福。

所以,每一次问他们心里有没有人,他们都只是笑了笑,说现在正是主子事业发展关键期,哪里有时间谈恋爱什么的。

每每听到这话,他们都要叹一声气,心里着急,毕竟这些人年纪都大了啊,最年长的都已经快三十岁了,年纪最小的,也有十八九岁了。

所以,他们能不着急吗?可再着急,他们也不会过于干涉。

可就在三天前,金梅这丫头突然说,她对李发枝一见钟情,所以,请自家主子允许自己去追求。

丫头对于李发枝的人品还是肯定,再加上他的家里,没有别的大户人家的龌龊事,只会娶一妻,还很是尊重妻子之人,如果嫁过去,会获得幸福的。

别说林月兰双手赞成,就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也是双手赞成啊。

这不,他们就来试探一下李发枝。

倒没有想到,这李发枝似乎对金梅丫头无意,这就让他们有些不高兴了。

因此,这语气意,似乎有些质问。

李发枝有些发懵,不知道这两位长辈,缘何如此关心他的终身大事。

而且,心里也有些疑惑,怎么瞧着他们的样子,他们似乎与林掌柜很是熟悉。

李发枝虽心存疑惑,但也没有过多深究。

他现在只是想到在品酒宴会上与他相淡甚欢,长相迷人,谈吐不俗,气质高雅的林金梅,脸就不由的红了红。

他摇了摇头道,“不,不,不,老爷子,小的没有看不上林掌柜!我……”

“那你的意思是看上了人家!”张大夫根本就给人家辩解机会,直接咄咄逼人般的肯定。

李发枝,“……”脸色更红了。

欲言又止!

……

“你确定,太子皇叔去了御书房,乌云国二皇子也随后进了御书房,现在连固国公主和大将军现在也是往御书房中的方向赶?”

皇长孙问向来汇报的小太监。

小太监点头说道,“是的,皇长孙殿下!”

皇长孙疑惑的问道,“可有打听到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可不会一个两人都往御书房中赶去,而且一个两个身分分量可都是不轻的。

小太监被问到这个,他小心的看向了四周,随后走到皇长孙跟前,对着他的耳朵,耳语了几句。

很快,就看到皇长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随即他带着凌厉之色问道,“事情确定吗?”

小太监恭敬的应道,“驿馆中,有人看见玲珑公主的贴身丫鬟先是端了一碗药进去,结果没有多久,就端了一盆血水出来,众人都在猜测,玲珑公主先怀了身孕,再流产了。”

皇长孙的脸色顿时难看极了,异常铁青,他怒道,“真是欺人太甚!”

他想了想说道,“你们去宫里打听一下,皇爷爷和二皇子他们有什么异常情况!”

小太监应道,“是!”

待小太监离开之后,皇长孙坐在椅子上,双眼看向前方,脸色却异常难看。

萧景玉怀孕了。

这是对他多大的侮辱!

虽说他是一个皇子皇孙,就是一个普通男人,都不能忍受自己未过门的妻给自己带绿帽子,更别说他这个皇长孙。

最让他气愤不已的则是,他这个正妃位置,还是萧景玉这个贱人威逼之下,休了他原配之妻而得到的。

可现在,她却以这样的方式来羞辱他,真是可恶!

“贱人!”皇长孙咬牙切齿骂道。

林月兰和蒋振南一进宫就朝着御书房方向而去。

一看到两人到来,张公公很是恭敬的叫唤道,“公主,大将军!”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张公公,那陛下在御书房吗?”

张公公点了点头道,“在的。不过,”他眼睛看了一下御书房的门,说道,“陛下正与乌云国二皇子正在相谈事情!您二位来了,老奴就去向陛下汇报!”

林月兰立即阻止道,“不用了,张公公。我和南大哥,就在外面等一会。”

张公公听罢,说道,“那好,就请公主和大将军在此稍候吧!”

两人点了点头。

随后,看似随意的看向四处,其实,就是用心在听里面的对话。

御书房中,萧景睿黑沉着一张脸,却能隐隐的看到一丝怒气,他磨了磨牙,质问道,“陛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宇文珑焱却神清气闲的说道,“就像之前谈论的意见一样。要不就从你们国家换和亲人选,再把玲珑公主送去尼姑庵修身养性;要不,这三年之内,乌云国军队必须撤退一百里,还有就是玲珑公主从正妃之位贬为妾室!”

听着他的条件,萧景睿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两条要求,都有些不满。

换和亲人选,他不想再花费力气去寻找附和条件的间谍人选了,因为没有人比周文雅更加合适了。如果单单换人,就是才艺上,却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而他没有这个时间去浪费。

至于第二条,乌云国向来对龙宴国虎视眈眈,只要一寻到机会,他就攻占龙宴国城池。所以,这乌云国军队就驻扎在龙宴国边境之内,只要龙宴国一有什么情况,军队离着近最有优势和机会。

至于萧景玉是妃是妾,他倒是没有多少关系。

如果萧景玉要是有能耐,就算是妾,她也做正妃的活儿,所以,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萧景睿蹙了蹙眉心,随后说道,“三十里!”

“一百里!”宇文珑焱坚持道。

“三十五里!”

“一百里!”

萧景睿瞧着有些恼怒了。

一百里,别说他们侵占龙宴国城池,就算是敌人打过来了,这么远的距离,他们自己都会反应不过来。

可是,现在出了这档事,他又必须要有所妥协,否则。难安插周文雅这颗棋子。

周文雅这颗棋子妙用就在这,没有人知道她只是披着乌云国公主之皮的龙宴国之贵族,所以,对于龙宴国上流贵族层很是了解,再以周文雅的聪明,她就能从内部给他们一个个击破,再来个里应外合,那乌云国吞并龙宴国根本就不在话下。

“四十里!”萧景睿思索了片刻,随即凌厉的问答,“还请陛下考虑清楚!本皇子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把整个乌云国安危不顾。再说了,当初在交流会上和亲之意,则是三十年内,和平共处,互不侵犯!

所以,如果陛下再不同意,那么我们两国和亲结为秦晋之好失败,那自然的,之前的约定,就当是作废!”

他这些话隐隐有些威胁之意了。

宇文珑焱听罢,想了想说道,“那行,五十里!但是,白纸黑字,我们必须签个协议!”

这一点,宇文珑焱是跟着林月兰学的。

因为林月兰说过,任何一种口头约定或许协议,都不如白纸黑字更加有保障!

他们两人,可以说都是一国之君,应该是君无戏言才对。

可是,他们两个人却又分别代表各自国家利益,当利益当前之明,任何口头约定和协议,都只是一句废话!

文字协议,虽也不是百分之百保障,可当一方违反协议之时,是会被天下人唾弃的。

萧景睿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

“张公公!”宇文珑焱叫唤道。

“老奴在!”张公公从门外进来。

“研墨!”

“是!”

待张公公研好墨后,宇文珑焱就开始执笔写上文字。

写好之后,他放下笔墨,对着萧景睿道,“二皇子,你看看吧?”

张公公就从案桌前,把协议小心的拿起来,递给萧景睿。

萧景睿看罢,没有异议的点了点头道,“可以!”

宇文珑焱随即再执笔写了一份。

再两份对照了一下,检查没有出错后,宇文珑焱盖了一个玉玺章印,再签了自己名字。

接着就是萧景睿签了。

自此,两国之间的协议,除了三十年内和平相处,互不侵犯之外,再加上一条三年之内,乌云国军队退出边境四十里。

这就大大保障了龙宴国之安全,百姓们又可以过着至少三年太平安乐日子,至少边境中的百姓不会时不时的受到骚扰。

既然事情依然谈妥,萧景睿觉得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因为,他觉得继续留下来,可能会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的暴动了。

这一次的交流会,要达到的目的没有达到,结果反而损失惨重。

不过,先忍着。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只要时机一到,他必定要连本带息的一起要他们还回来。

萧景睿一走出御书房,就看到在外等候的林月兰和蒋振南。

萧景睿眼底锋利目光瞧了瞧,随后阴冷的表情无意识的笑了笑道,“怎么固国公主和大将军担心本皇子会把你们陛下吃了吗?你们放心,本皇子不会吃人!”

蒋振南说道,“二皇子确实不会吃人,但你却会指挥他人吃人!”

萧景睿脸色一黑,但很快又恢复如常,笑着道,“大将军,恐怕是你们想多了吧!”

蒋振南冷冷的质问道,“哦,是吗?那当初乌云国攻进临舟城,围剿屠杀数万士兵,又一把火焚烧城池,让数万百姓在烈火焚烧的痛苦之中湮灭的又是谁呢?”

萧景睿冷哼一声道,“大将军,胜者为王败者寇,这道理还需要本皇子跟你说明吗?”

“所以,你们就可以屠杀这么多普通老百姓?”蒋振南很是气愤的厉声质问。

萧景睿冷酷无情的道,“那谁让他们是你们龙宴国百姓呢?”

说完,一甩衣袖,转身离开,留给他们一个嚣张狂妄背影。

“大将军,公主,陛下请你们进去!”就在这时,张公公很是恭敬的出来请两人进去。

蒋振南和林月兰双双走进御书房。

一进去两人半跪下拜见了宇文珑焱之后,林月兰就问道,“皇帝老头,你这是在看与乌云国签订的退境四十里协议?”

宇文珑焱一愣,问道,“丫头,你怎么知道?”

然后又看向了两人,疑惑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林月兰摊了摊手说道,“乌云国玲珑公主怀孕之事现在弄得人尽皆知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人也知道了。我们感觉到不对劲,就一起进宫了。”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笑道,“两位老爷子担心您受蒙骗和欺负,也赶紧催着我们过来,我们就过来呗!”

听到林月兰的话,宇文珑焱更是一愣,他微微吃惊的道,“你说什么?萧景玉怀孕之事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吗?”

林月兰听罢,也是微微一愣,随后问道,“皇帝老头,难道您不知道啊?”

宇文珑焱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除了签订退境四十里外,还让萧景玉从妃降为妾室?”林月兰疑惑的问道。

宇文珑焱顿时没有好气的瞪了林月兰一眼,说道,“萧景玉怀孕之事朕知道,而萧景睿为这事匆匆忙忙过来,肯定是很重视这次和亲人选。不过,”

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道,

“朕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不是换和亲人选,要不就把萧景玉从妃降为妾室,毕竟,还未成亲就已经怀孕,失去清白的女人,怎么可以当皇长孙正妃,这不是在赤裸裸打朕的脸,打皇室的脸面吗?”

听到这里,林月兰已然明白。

这是因为皇帝老头,绝不可能让一个怀孕女人嫁给皇长孙当妃,而丢尽皇室脸面。

所以,之前他们以为的他们之间瞒着萧景玉怀孕之事,让萧景玉嫁给皇长孙为妃不变,然后,乌云国让出更多直接利益,或者宇文珑焱直接以此事为筹码,直接要求更多的利益。

可现在,她才知道。

有时,皇室脸面比实在利益更加重要。

当然了,现在萧景玉还是会嫁给皇长孙,但却已经成了妾室。

当妾室的女人,根本无所谓清白不清白,只是男人玩物而已。

所以,堂堂一国公主,身份如此高贵,竟然成了玩物。

现在成笑话的反而是乌云国了。

因此,只要不想丢脸,是完全可以换和亲公主的。

宇文珑焱很是疑惑的道,“兰丫头,你说这玲珑公主来之前,是不是嫁过人啊?或者有过面首?”

怀孕三个月,很明显是在来龙宴国之前给怀上的。

因此,这笔烂账是推不了皇室任何一个皇子皇孙头上去。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皇帝老头,我又没有千里眼,哪里知道啊?”

实际上怀孕的是周文雅,而不是萧景玉。

对于周文雅能够怀孕也不是多稀奇的事儿。

当然了,这个前提之下,必须知道这人就是周文雅。

至于林月兰为何不告诉宇文珑焱真相?

一是,她堪破此萧景玉非彼萧景玉,是因为涉及到自己秘密——小绿。

如果要告诉宇文珑焱,那他势必要追其缘由,这就很难解释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小绿给暴露了!

二是,现在这个萧景玉目前并没有露出破绽,直接指出她就是周文雅也没有人信啊。

三是,她倒要看看萧景睿安排周文雅嫁进皇室,到底是有何阴谋?

所以,为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先静观其变,等掌握足够的证据之后,再揭露此萧景玉的真实身份。

宇文珑焱听罢,笑了笑道,“丫头,还有你都不知道的吗?”

林月兰顿时无语道,“皇帝老头,我又不是神,怎么会什么都知道?”

但是宇文珑焱有些疑惑的道,“萧景睿不像是这么没有算计之人,为什么宁愿与朕签订那样的协议,还不惜身份,让一国公主从正妃降为妾室,也不换个和亲人选?”

说到这里,他不等林月兰回答,就狐疑的道,“是不是这中间有什么阴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