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计划除隐患!/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宇文珑焱的发问,林月兰也摇了摇头道,“或许吧。既然已经与乌云国签订了退境协议,那我们就走一步看一步了,以后我们对玲珑公主这个人防范一下!”

宇文珑焱点头道,“也是!如果他们真有什么阴谋,即使不是这个玲珑公主,也会是其他公主,与其这样,还不如以这样的条件,把玲珑公主从正室贬为妾室,没有权势,手脚也伸展不开,再是,萧景玉来了龙宴国一个多月人,京城该认识她的人都认识了,这就相当于把她在众人监识之下生活。如果换一个众人都不识的和亲公主,那就会让很多人防不胜防!”

林月兰点头道,“陛下说得不错!”

宇文珑焱或许刚签订对龙宴国很是有利的协议,心情算好。

但随即,他就想到了什么,问道,“哦,对了丫头,你方才是不是说萧景玉怀孕之事,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

林月兰点头,“是的!”

随即,宇文珑焱的脸色就从晴转为阴,大怒喝道,“好个萧景睿!果然是个阴谋家!”

他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羞辱整个皇室,真是可恶!

好在,他对于萧景玉从正妃贬为妾室,并没有妥协,否则的话,他们就真的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龙宴国脸面。宇文珑焱骂完之后,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在皇帝老头您聪明,没有对萧景睿妥协!”

如果暴露了萧景玉怀孕之事后,宇文珑焱为取得更加的利益,而答应萧景睿继续让萧景玉嫁给皇长孙当正妃,以后天下人得知,还不狠狠唾弃一翻,认为皇室真是不要脸皮了,乌云国公主都给龙宴国皇室带来这么一大绿帽子,竟然还能容忍一个不贞不洁水性杨花的淫荡女给当正妻,难道天下就没有女人了吗?

天下人才不会看,会不会因为这个位置,而让龙宴国争取了更多利益。

他们只会知道,他们的皇长孙在休妻再娶后,却被别国公主带了大大的绿帽子,他们感觉羞辱。

宇文珑焱明显也想到这个,他怒喝道,“好个萧景睿!”

怪不得他前脚进了皇宫,后脚却暴露了萧景玉怀孕之事,等消息传到皇宫之中时,他与萧景睿又在御书房中商量此事,或许等怀孕之事传入他耳中后,他与萧景睿协定之事或许已经完毕,就算想要反悔都不可能!

他们都是一国之君,做事绝不能是出尔反而,所以,他们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幸亏,他在提条件时,坚决要萧景睿从正妃降为妾室,否则,或许……

宇文珑焱不敢想下去了。

但是,宇文珑焱就更加不明白了。

就算拿着萧景玉怀孕后仍然嫁给宇文旭泓,让龙宴王朝皇室丢尽了脸面,可是,同样的,这也不是让乌云国皇室丢尽了脸面吗?

一国公主,水性扬花,这更不就是说明乌云国皇室的教养有问题吗?这不同样让人笑话吗?

所以,萧景睿是想要“自损八百,损敌一千”?

如果真是这样,或许萧景睿在此间藏着巨大阴谋?

至于这什么阴谋,目前他们不知道,现在只是猜测。

让萧景玉做光明正大的乌云国细作,对于这个人,乌云国不但杀不得,还得供菩萨一样,把人给供起来才行。

因此,无论萧景玉是正妃还是妾室,都无所谓,只要这个人在龙宴国就行,且还在京城贵族圈中。

想到这,宇文珑焱脸色阴沉沉的,他冷哼一声道,“所以,萧景玉这个人,不管是正妃,还是妾室,必须得供着又防着!”

林月兰点头就道,“确实如此!”

随后,林月兰又说道,“不过,不管乌云国有什么阴谋阳谋,我们先防着就是!”

目前来说,自从蒋振南封为大将军以来,再加上乌云国本身皇室内部问题,无暇顾及两国战事,所以,蒋振南能够百战百胜。

但是,此刻,他们三人很是清楚。

这次萧景睿回去,毕定是立即登基,掌握权势,训练强兵,等待时机,一举攻入龙宴国城池,再加上萧景睿与蒋振南不分上下的军事才能,即使已经没有了凌云大将军,以乌云国国力,仍然占据着很大的优势,蒋振南与萧景睿谁胜谁负,尚且是个未知数,这可给了龙宴国以巨大威胁!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先除掉后患!”

宇文珑焱和蒋振南听罢,为之一怔。

随即,宇文珑焱就有些迟疑的问道,“丫头,你的意思是?”杀掉萧景睿。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没错。除掉萧景睿。只有除掉萧景睿,龙宴国的威胁,才能暂时解除。”

乌云国虽强了百年,但是,这百年皇室,权力更替,人心不古,到了萧景睿父亲这一代,虽然野心勃勃,但为人却生性多心猜疑,亲奸臣,近小人,远贤臣,杀忠臣,弄得朝廷之中,没有几个有用的人才。

反正有些贤能之人,都会被猜忌和怀疑,如乌云国先前战神大将军凌云,因为被人谗言功高震主,皇帝害怕了,根本就顾不得还在得了皇令,还在战场上拼杀,连发十二道圣旨,把人直接招回,然后,就直接囚禁在将军府,不得外出。

对外公布的是凌云大将军在战场上身染恶疾,无法上战场,必须卧床养病,随即,就派了谋个只会纸上谈兵的皇后娘家人去战场上指挥,结果,败得惨不忍……

败仗接二连三后,萧景睿毛遂自荐,挂帅出征,之后,又打了几场胜战。

结果又惹得其他皇子及党派眼红,生怕这个本身不起眼的二皇子,风头出尽,盖过太子或其他皇子,与他们争皇权,又开始挑拨离间,谗言二皇子目中无人,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否则,为何皇帝生病,都不来看望,又或者这个二皇子为何会武功熟读兵书,或许他早就谋划着谋夺篡位什么的,否则,为何要隐瞒这一切,结果生性多疑的皇帝,又同样连下了十二道圣旨,把萧景睿从战场上招回,说他龙体欠安,需要他这个皇子在跟前侍疾,随后,又派了某个不懂任何军事战争之人接替他的位置去指挥。

可以说,乌云国这个皇帝多疑猜忌的毛病,害了多少贤能之人。

因此,真正有才干之人,已经不想进朝廷,为国为民效力什么的。

因为,有这样的君主,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如果乌云国就这么发展下去的话,龙宴国也不用担心,真被野心勃勃的乌云国给攻占了去。

可偏偏乌云国出了一个萧景睿。

萧景睿是帝王之才,是个有手段有谋略的政治才能,而在军事上与蒋振南不分上下,再一个他能笼络人心,从他带来的使团就知道。

如果这样一个人,真当了乌云国皇帝的话,真的是给龙宴国以大大威胁。

想到这里,宇文珑焱和蒋振南突然对这个决定是支持的。

宇文珑焱说道,“没错。与其放虎归山,还不如斩杀虎头于路间,消除隐患,又得到了虎骨虎皮这样的利益!”

宇文珑焱所说的虎骨虎皮是指两国和亲所带来的和平共处三十年,互不侵犯,再一个就是手中又一个退境四十里的协议。

即使乌云国国君不承认,那也没有关系,但至少已经暂时为龙宴国除掉了潜在威胁,他们要想再侵犯龙宴国,有蒋振南在,反击或许会变成了攻击了呢。

想到这,宇文珑焱是越来越同意这个提议。

蒋振南想了想,也是同意。

他虽为人正直严厉,根本就不屑于在背后耍那些阴谋诡计,就算是耍计,也只会光明正大的阳谋。

但是,他同样也不是个不会变通过于固执之人。

有时候耍些阴谋,是为了天下百姓,而不是为了自己私利。

蒋振南点头应道,“微臣觉得可行!”

只要除掉了萧景睿,就会导致乌云国皇室的内乱,就算乌云国有侵犯龙宴国的野心,首先就必须平定内乱。

不过,乌云国现皇室情况如何,他们还未可知!

退一步来说,即使他们皇室不内乱,不了萧景睿这样一个能人,只要有蒋振南在,就不会对龙宴国早成威胁。

两人都觉得可行,宇文珑焱就说道,“那丫头,蒋爱卿,这事就交给你们去办吧!”

林月兰点头道,“皇帝老头,您放心吧!”

蒋振南也跪下接令道,“微臣遵旨!”

宇文珑焱想了想说道,“不过,这乌云国使团尤其是萧景睿必定不能龙宴国内出事,否则,乌云国内就会有借口,对我朝发动侵犯战争。”

蒋振南和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我们明白了,陛下!”

但是,宇文珑焱有忧虑的道,“可出了龙宴国的话,你们可有把握?”

一击命中!

他知道无论是林月兰还是蒋振南,头脑聪明,武功高明,手段精明,但是,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让人给算计了进去更何况,他们要对付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萧景睿,一个从小就懂得隐忍和忍辱负重的男人,心机可不畏不深沉。

再说,有传言萧景睿的武功,高深莫测,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只是有人见过,他一发力,就能用掌心,把一头上千斤的牛,给吸到跟前。

所以,对付这样的人,必须要千万小心,一击必中,否则,给了他逃脱的机会,他必定卷土从而来,报仇寻恨!

同样的,又给龙宴国加了一定的危险。

因此,这样重要的任务,只能交给他最为信任的蒋振南和林月兰。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皇帝老头,你放心,即使我们除不掉萧景睿,也必定会重挫萧景睿!”

宇文珑焱点头道,“嗯,一切小心!记住,如果能除掉萧景睿最好,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们首先要以安全为主,保命要紧!”

两人点头,“是,陛下!”

另一边,萧景睿一脸阴沉的回到驿馆。

太医已经在房中候着。

“怎么样?”萧景睿直接问道。

他实际问的是,玲珑公主肚中胎儿打下来了没有?

太医很是恭敬的应道,“回殿下,玲珑公主吃下堕胎药后,已经把胎儿给打下来了。”

“那她人怎么样?”萧景睿再问道。

“除了身子虚弱了些,已经无碍!”太医道。

萧景睿听罢,久久不曾出声。

片刻后吩咐道,“去把凭大人他们叫来。”

当凭大人一行人接到命令过来时,就看到陛下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大拇指上的扳指儿,不知道殿下在心中谋计什么,但殿下没有吱声,他们个个都不敢打扰,秉着呼吸,不敢有任何响动。

不知过了多久,萧景睿突然说道,“既然她已经无事,让她在驿馆休养三天,就派人她送入皇长孙府中!”

听到殿下直接把玲珑公主送到皇长孙府中,以凭大人为首的使臣们,顿时吓了一跳。

他们都明白二殿下这话里的意思。

直接送入府中,不就是说把玲珑公主当成一个普通人,送给皇长孙当了侍妾罢了。

可是,堂堂一国公主,就算未婚先孕,但身份摆在那,即使不能正妻,至少也可以是平妻啊。

这还是他们乌云国吃亏了呢。

这直接成侍妾,这是不是有辱乌云国啊?

因此,凭大人等人有些不满了,但这话从一直跟随着的殿下口中说出,还是很意外的啊。

随即,凭大人很是疑惑的问道,“殿下,这是?”

他问的当然是玲珑公主怎么是从正妃变成妾室了?

这很不应该啊?

一国受宠公主,在异国他乡竟然只是个妾室,那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

二殿下如此英明,不可做出如此错误的决定啊?

然而,萧景睿扫了一下这些人,淡淡的说道,“本宫自有用意!”

周文雅这颗棋子很处很大,因此,无论如何,必须有名头嫁入贵族圈子,或者是皇族,而且凭着周文雅的手段,即使妾室,也会成为很不一般的妾室。

如果不是突然冒出她怀孕之事,周文雅这颗棋子,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

萧景睿心里也在暗叹宇文珑焱的狡猾。

他去皇宫时,是算好了时间差。

在他去找宇文珑焱后,就故意让人去散布萧景玉怀孕一事。

而他这边,在萧景玉怀疑一事稍微妥协一下,让一些利给宇文珑焱。

可他没有料到的是,即使外面流言没有传进他耳中,在萧景骨玉怀孕之事,未曾任何妥协,直接要求萧景玉从正妻之位成为没有任何身分地位的妾室,否则,直接换和亲人选,总得来说,就是宇文珑焱绝不允许损皇室颜面之事发生。

萧景睿如果是之前,像威逼皇帝让林月兰嫁给他时,直接用凌云大将军进行逼迫,他同样绝不妥协,只是,驻扎在边境处的军队总指挥出事,他不想多生事端,所以,也就妥协了。

反正他要的是,就是周文雅一个留下的名义而已。

一众人听着萧景睿如此一说,便也没有多问。

他们自是信任萧景睿绝对是有一定用意,否则英明如他,绝对不会做出如此错误决定。

萧景睿扫了这些人一眼,随即站起来,凌厉吩咐道,“诸位大人,都回去收拾一下,我们即刻回国!”

众人一片雾水,着实惊讶了一下。

但很快都回去收拾去了。

躺中屋中的萧景玉,此刻还不知道,她已经从正妃之位变成了妾室,更不知道,当她一觉醒来,似乎所有人都不见了。

除了留下监督她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