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抬入府中!/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长孙府

皇长孙宇文旭泓接到皇帝爷爷的圣旨,让他把原配之妻接回来,恢复正妃之位,而原来成他正妃的玲珑公主萧景玉则成了他的侍妾。

皇长孙接到这个消息之后,虽一开始感到惊讶,但随即,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更是隐隐觉得激动与雀跃。

本来,他与原配之妻叶静是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可被乌云国玲珑公主横差一杆,正妃叶静为保两国邦交,甘愿下堂,自请离去,为玲珑公主腾位。

这让他对妻子又是心疼又是愧疚,更多的是,而是不甘心。

宇文旭泓再不甘心,再不愿意,但为了大局头着想,他也只能忍下这一口气。

就在昨日,他还得到消息,萧景玉这个贱人竟然怀孕了,而且是三个月的身孕,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这个女人在三个月前就已经破了身子,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

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能当他的正妃。

但是,偏偏这个女人身份特殊,不是他能开口说不要就不要的。

所以,他只能忍着这口气,耐心的等待!

等着他皇爷爷来给他一个交代。

因此,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会给他带来这样的好消息。

萧景玉从正妃成为了妾室。

只是,即使是妾室,还是代表着是他的女人。

这个失了清白身子,给他带了绿帽子的女人,还是他的侮辱。

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结局了。

他只能暂时忍着。

不过,这个女人他是绝对不会碰,他嫌脏。

想到了这个,他心情算是微微平静了下来。

随后,他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要把他妻子给接回来。

他站起来吩咐道,“来人,去准备,把娘娘给接回来!”

“是!”

……

萧景睿带着使臣属下连夜离开!

这个消息做得很隐秘。

留下的人,对外公布,二皇子夜染风寒,不便被打扰。

随即,三天后,当萧景睿留下的人,把萧景玉送去皇长孙府中时,众人才知道,二皇子萧景睿竟然在三天前就离开了!

要说到这里面,最为愤怒又崩溃之人,非萧景玉莫属!

三天前,萧景玉因为喝下堕胎药,身体虚弱,躺在床上静养。

可她一觉醒来之时,就被萧景睿留下的人告知,这三天必须好了休息,三天后就要被送入皇长孙府。

因为,她已经从正妃降为妾室,已经不存在婚礼之类的,所以,殿下他们都先回去了。

萧景玉听罢,简直要绝望不已。

她很是不甘心。

她不能做蒋振南夫人,或许不能成为他的平妻也就罢了,至少这皇长孙妃之位可比大将军夫人位置高贵多了。

然后,只要她嫁进皇长孙府中,在她现在正妃身份,给将军府下绊子也是容易多了。

总之,她现在要报复的人,不仅是林月兰,还同样有蒋振南。

曾经爱有多深,现在恨就有多深!

她假扮萧景玉出事之后,萧景睿竟然会同意萧景玉以妾室身份嫁入皇长孙府,还继续留下翠枝。

可是,除了翠枝,她又没有什么人可用。

萧景玉烦躁不已。

不过,眼下,她必须完成萧景睿给出的任务才行。

有玲珑公主的身份,再有萧景睿在后面护着,她在龙宴国虽不能横着走,至少,她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因为,只要她不幸身亡的话,那么两国维持的正常邦交就会被破坏。

所以,这龙宴国皇帝必须保她活下去。

只要活着,她就有机会报仇!

然而,突然之间,从正妃一下子变成了妾室,身分上的巨大转变,让她的心里也是有十分大的落差。

妾室,除了皇帝的妾室,被叫做妃子娘娘,有一定地位之外,其他皇子皇孙的妾室,就只是一个奴婢,男人的玩物而已。除非,这些皇子皇孙夺位成功,荣登大宝,就能妃子。

但是,她身上的任务却是……

萧景玉心中越想越眼前一片茫然,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出头的希望,乍然间,涌出一股子绝望。

“公主,请您梳洗,片刻后,我等就送你入皇长孙府!”

萧景睿的属下对着萧景玉淡淡的道,他们冰冷的眼里,看不出任何对这个玲珑公主的尊敬与同情。

也是,他们本来就是忠于萧景睿的属下。

对于这个玲珑公主,曾经很作死般的欺负过二皇子,因此,对于他们这些忠于二皇子的属下来说,二皇子没有杀她,让她有着下来,已经是开恩了。

萧景玉想到这,心里苦笑,只是表情淡然,她说道,“本公主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萧景玉身边的这个贴身丫鬟翠枝,并没有跟着二皇子离开,而已然伺候在公主旁边。

同时,对于主子从正妃身份降为妾室,心里很不抱打不平。

她对着萧景玉说道,“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公主乃我乌云国身分尊贵的玲珑公主,金枝玉叶,怎么可以做人家……”妾室二字,她不敢说出口,就怕公主不高兴。

虽然公主现在也是不高兴,可她不想再填堵而已。

萧景玉脸色一黑,对于翠枝这个丫头,她真是厌恶极了。

这个翠枝仗着是玲珑公主身边的大宫女,所以,与玲珑公主一般,嚣张刁蛮,除了公主,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气颐指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连二皇子,她都还没有看清形势,还把他当作以前那个懦弱无能又没有权势的二皇子。

有什么样的丫鬟,就能看出有什么样的主子。

可见以前,这个萧景玉做了多少欺负萧景睿之事。

怪不得这次,萧景玉出事之后,他就当作无事一般,一转眼就找人替代,除了萧景睿和她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此玲珑公主非彼玲珑公主。

因为知道真相者,已经被灭口了!

因为萧景睿只相信死人会保密!

翠枝瞧着萧景玉那苍白无比有些难看的脸色,顿时以为她伤心了。

随即她又安慰道,“公主,没事的。只要公主能得到皇长孙的心,那什么狗屁正妃都靠边站,然后,再把她给挤下去,公主,再以妾升妻,然后,给那些看笑话的人,狠狠一大巴掌!”

萧景玉听着这个死丫头叽叽嘎嘎,脑门一火,厉声的喝道,“你给本公主闭嘴!”

她本来就心烦意乱,而这个死丫头一直在旁边添乱,让她更加厌烦。

翠枝不知自己又哪里惹到了自己主子,只得闭嘴,整张嘴都嘟了起来,脸上表情明显是很不高兴,不过,却不忘给萧景玉梳妆打扮。

“不要了,那个太红了。”翠枝在挑选首饰时,都是挑选很是艳丽的,

但是,萧景玉很是不喜欢,一一否决了。

到了最后,翠枝有些茫然的问道,“可是公主,这都没什么首饰了啊?”

萧景玉瞧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着的一枚灰蓝色很不起眼的钗子,指着说道,“就这个吧!”

翠枝很是疑惑的看着这枝灰蓝色钗子,说道,“可是公主,这钗子会不会太素了啊?毕竟今天……”毕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翠枝当即记起来了。

他们公主是去给别人做妾的。

以公主的身份去做男的妾室,当他们的玩物,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所以,公主这是心灰意冷了吗?

刹时间,翠枝觉得自家公主真的很可怜。

同时觉得龙宴国皇帝真的很可恶。

不就是未婚先孕吗?以他们公主在乌云国受陛下宠爱的程度,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公主喜欢,陛下甚至都可以给公主赐几个面首呢。

现在公主不远万里,长途跋涉的来到龙宴国,与他们结亲,嫁给他们皇室,是给了他们面子,他们应该感到无比的荣耀才行。

可现在闹到这个样子,那不是欺人太甚吗?

想着想着,翠枝就不由的大哭了起来,“呜呜……”

萧景玉一脸黑线,她厉声的问道,“你哭什么?”

“公主,你太可怜了!呜呜……”翠枝大哭道,“我们不要给那什么皇长孙做妾了,我们回去,求陛下给我们做主,好不好?”

萧景玉的脸色更加难看,她看着哭成大花脸的翠枝,更别恼色,心中则是大骂“蠢货”,跟在她身边这么久,都还瞎眼,看不清形势。

他们乌云国早就不是那个臭老头的天下,而是被他们忿怼的二皇子天下。

这一次二皇子一回去登基,已经毫无疑问了。

萧景玉隐忍着隐隐的头疼,大为恼火的喝骂道,“给本公主闭嘴!再哭下去,信不信本公主让人把你的嘴巴给缝起来!”

翠枝当即吓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之后,就再也不敢大声哭起来,这只得忍着了。

忍着,忍着,就开始打嗝了。

不过,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歇。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公主,时辰到了,您准备好了吗?”

萧景玉心里涌出一股烦躁,她怒喝道,“都给本公主滚出去!”

一个两个,都不把她这个公主放在眼里。

也真是够了!

她心里暗中狠狠的说道,“你们所有人都给我等着!等有一朝,我重回枝头之时,就是你们的灾难之日!”

皇长孙府

管家向皇长孙宇文旭泓汇报,说道,“殿下,乌云国公主今天就会被抬入府中,我们是不是应该要在府中办得喜气一些?”

不管是妻还是妾,对方到底是个公主,有些面子,还是要给的。

宇文旭泓因为重新接回妻子,心情正好着,但是一听管家汇报,今天那个萧景玉入府,好心情顿时如浇了一盆凉水,一点都不好了。

他黑着脸道,“不必了!人家高贵的公主,想必看不上那一点点喜气吧!”

管家,“这……”

宇文旭泓眼睛一瞪,厉声的道,“这什么这,就按平常一样。”

管家接令道,“是!”

正待管家要转身之际,被皇长孙妃叫住了。

“慢着!”

皇长孙一看到皇长孙妃出来,顿时站起来,一脸不高兴的道,“静儿,你怎么出来了?你身子骨不好,不能吹风,你忘记了吗?”

叶静微微一笑道,“殿下,妾身没事的!”

随即她又转过头来叫道,“管家,”

管家很是恭敬叫道,“娘娘,有何吩咐?”

叶静说道,“管家,今天毕竟是殿下大喜日子,还是让下人把皇长孙府给弄得喜庆一些。”

皇长孙很是不高兴的道,“静儿!”

叶静笑着摇了摇头道,“殿下,您听妾身说。这玲珑公主虽为妾室,可毕竟是乌云国公主,维持两国邦交的和亲公主,我们必须好好照顾,不然不仅对乌云国,就是对皇爷爷也不好交代啊!所以,殿下,我知道你很厌烦,可是至少表面工作我们必须得做好,不要让人抓了出错!”

管家听罢,附和道,“殿下,娘娘说得极是。请殿下三思啊!”

宇文旭泓听罢,想了想说道,“那行,就听静儿的吧!”

“管家,还不去办!”叶静立马吩咐道。

“是!”

当一顶粉红色轿子,到了皇长孙府前时,就看到门板上贴着两个大大的“囍”字,横梁上还挂着红绸布,虽不很隆重,可明眼一看,就知道,这是成亲纳妾的好事儿。

但萧景玉却不这么认为。

她感觉肯前这一切,对于她来说,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和嘲弄。

一国公主,成为他国异乡之妾室,对于整个天下来说,就此一遭吧!

这简直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然而,她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笑话。

因为,她要活下去,就必须听话。

所以,就算要遭致这样的侮辱、讽刺和笑话,她也要忍着。

在皇长孙府门前,停住了片刻后,这顶粉红色轿子,从府中右侧门而入。

因为是妾室,不得从大门而入!

……

林月兰得到萧景睿离开皇城驿馆消息时,也是萧景睿离开的第三天。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她还挑了挑眉,没有想到,这个萧景睿竟然如此敏锐。

他们才当即要除去后患,他后脚就离开了。

这段时间,小绿去了云城深山,吸收日月精华之灵气去了,所以,暂时无法与生植物沟通,因此,这个消息,她才得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