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没油了!(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蒋振南及另一男子离开京城之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大家似乎都在猜测,他们两人离开京城,是有重要事要做。

总之,无论是大将军蒋振南亦或是固国公主林月兰,都京城众人的焦点。

京城贵族圈子中,得知他们两人离开之后,心思各异。

林月兰那些亲人都还在京城,而他们两人就要离开,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为何他们不知道?

但是,有消息传出,在固国公主品酒宴会上之时,那些公主的所谓亲人,上京城状告固国公主,但是结果就是那些亲人是因为受人指使,而告状固国公主。

而在固国公主是否真的不敬不孝不忠不义之时,陛下为公主辩证了清白。

之后,那些人被陛下判处死罪。

可就在当天晚上,本来就被判死罪的他们,竟然还被人杀之灭口,这背后的深意,可是让人不寒而栗啊。

不过,就在第二审判这个案子幕后指使者时,竟然审出幕后指使者就乌云国玲珑公主联合刘德妃,哦不是刘才人的爹刘大人,一起暗中陷害固国公主。

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无论这幕后指使者是玲珑公主还是刘大人。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莫过于在审问玲珑公主之时,竟然审出了玲珑公主怀有身孕的事实。

玲珑公主已经被指给皇长孙为正妃了。

要知道,当初皇长孙可是有正妃的啊。

可却被逼迫当场休妻,然后,在当场被下旨赐婚。

这样子也就罢了,可没有想到,竟然会来一出未婚先孕,而且还身孕三个月。

乌云国使团来龙宴国才三个多月啊。

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大家,这玲珑公主早在来龙宴王朝之前就已经迫身子了吗?这不给皇长孙带上了顶大大的绿油油帽子吗?

所以,宫中有消息又传出。

在事件传出来之后,乌云国二皇子当即进了皇宫,紧接着固国公主和大将军也进了皇宫。

不知过了多久,就传出玲珑公主已经从正妃降来妾室,而且即将抬入皇长孙府中,成为皇长孙的妾室。

而原来的正妃叶静,又被皇长孙给接回去了。

这样的神转折,真是让嘘唏啊。

这不,这些事情发生没有多久,固国公主和大将军也要出京城。

这怎么看,好像都有一定联系吧。

如果林月兰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可能不得不感叹,这些人想像力竟然如此丰富。

林月兰一行人离开京城,直接往祁连山方向而去。

在去往即翼山路上,一家农院之中,萧景睿看着手中地图,眉头紧紧拧着。

之后,他问向蒋云峰,眼神颇为犀利,“你确定这图纸,没有画错?”

蒋云峰一路上跟着萧景睿,餐风露宿的,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

从小到大,在镇国公府倾塌之前,他都没有吃过什么苦头。

哪像现在,就算他想吃一顿肉,还必须看人脸色,不仅如此,衣服脏了还要自己洗,穿得还是那些普通百姓的粗棉麻布,穿在身上,很咯皮肤,一点都不舒服。

去哪里,除了双脚,就是坐辆破旧的马车,一颠一坡的,难受极了。

这一切的都感受,都是从镇国公府被抄之后,所遭受的待遇。

要知道,以前,他也是个公子哥啊,成家后,他就继承镇国公府,成为镇国公,仆从成群,随他呼唤。

现在,他真是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至少,普通人可以通过自己双手双脚,让自己填饱肚子。

而他,现在必须敌国皇子萧景睿而活,靠着他赏一口饭吃。

但萧景睿只待他比一奴仆强一点。

蒋云峰很不高兴萧景睿的问话,可又不得不回答。

他没好奇的说道,“二皇子,我的记忆不会错!我确实是按照元姝彤给我看过的图纸,给绘画出来的。”

其实,他心中则是暗暗懊悔。

如果早知道那张地图是金矿和铁矿图纸,他应该先从元姝彤口中哄出这地位位置的,再让她去死的。

而不是,等她死去之后,才发现,她留下的两张图纸,竟然是两座大保障啊。

实际上元姝彤曾经告诉过他,只是他已然没有听进去。

萧景睿听着蒋云峰的回答,拿着图纸,继续盯着,眉头紧紧拧着。

就在这时,外面走进一人,对着萧景睿下跪汇报道,“殿下,京城来消息,昨天,蒋振南和林月兰也离开了京城!至于去处,还未知!”

听到这个的话,蒋云峰显得有些惊讶,他道,“什么,那逆子和那妖女,竟然也离开了京城?”

萧景睿的眼神,凉凉的扫了蒋云峰一眼。

蒋云峰看到他这种眼神,害怕的果断不敢在说话了。

萧景睿坐在石桌上,轻敲击着桌面,表情已然阴冷,但却没有任何生动变化。

片刻后,他冷冷的吐出几个字,道,“去查!”

意思是当然查找他们的行踪。

等人退出去后,蒋云峰很是疑惑的问道,“我们不是去找金矿和铁矿的吗?你去查他们的行踪做什么?”

萧景睿锐利眼神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讽刺与嘲弄,他冷声的道,“查到他们的去处,就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是冲着那两座金矿铁矿而去!”

蒋云峰诧异的道,“什么?”接着却有些疑惑的道,“你……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可是,他们怎么会看得懂那两张图纸?”

他觉得元姝彤留下图纸,没有人能看得懂。

而他和萧景睿去找,也是想要凭着图纸上的几个明显的标注,及凭着运气去找。

至于能不能找到,还不知道呢?

萧景睿这一次看向蒋云峰,简直觉得对方真是蠢得不可救药。

他们都能凭着他绘画出来的记忆图纸去寻找,而林月兰和蒋振南手中则是真正的图纸,况且,他们心里很是清楚,这是金矿和铁矿的两张图纸。

这么大的财富,他们怎么可能不去找?

他不知道林月兰和蒋振南会依据着什么去寻找,但是,他绝不能让他们找到。

他把图纸放在怀中,又从桌面上拿着一样东西。

他轻轻抚摸着打造很是精致的金属探测器,很是疑惑的问道,“元姝彤到底是怎么知道那里有金矿和铁矿的?难道就是依靠这东西吗?”

他似乎在问自己,似乎也在问蒋云峰。

一看到萧景睿拿出的东西,听着萧景睿的疑惑,顿时觉得头隐隐作痛。

这问题,萧景睿似乎很是执着,他问了一次又一次。

对于他手中的东西,似乎也是经过了一次次研究和摸索。

然而,却毫无头绪。

蒋云峰僵硬着表情说道,“殿下,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凡是我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了殿下你了啊。”

萧景睿冷冷的目光射向于他,似乎不相信的道,“哼,本宫告诉你,蒋云峰,但凡让本宫发现你有欺骗本宫,那后果绝对是你不能负得起的!”

蒋云峰僵硬的笑了笑道,“嘿嘿,二殿下,我……我知道!”

随后,他又问道,“你就没有见过元姝彤怎么用这东西吗?”

蒋云峰摇了摇头道,“没有见过。”说到这,他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说道,“我记起来了。她曾经拿着这东西,对我说道,这金属探测器,只是没油了。否则,就可以教我怎么用了!”

当初,他对元姝彤已经显得不耐烦,没有什么耐心了。

因为那时候,明显是温柔江南小女人闻玉静更得他心,深得他的喜爱,同时,也在谋划着如何把闻玉静接到京城,然后,让元姝彤接受闻玉静的存在。

只是可惜,那时的闻玉静对做妾室根本就没有兴趣,她要的则是有权有势镇国公主母位置。

因此,蒋云峰打算如何让元姝彤接受闻玉静的存在时,而闻玉静则是打着主母位置。

本来蒋云峰的心已经变了,在闻玉静枕头风之下,就开始更加偏向闻玉静,自然的,就对元姝彤显得更加没有耐心了。

因此,对于元姝彤对他说的,做得,他根本就记不得有多少。

现在,对于这个,他可是好不容易给记起来的。

萧景睿听罢,眉头再次皱了皱,道,“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