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用油(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云峰点头道,“对。她说过,这东西需要油。”

萧景睿再闪抚摸着这金属探测器,疑惑的道,“如果需要油的话,那这油又是怎么用?用去哪里?”

蒋云峰摇了摇头道,“这我不知道。那女人没有跟我说清楚。”

说这话时,眼神却是心虚的闪了闪。

萧景睿却犀利带着明显的讽刺道,“是她没有说清楚,还是你没有听清楚!据本宫所知,那时的你与闻玉静可是你浓我情了。”

蒋云峰无法反驳,只得讪讪的笑了笑。

萧景睿思索片刻后,就喊道,“来人,去给本宫弄油过来。”

他所说的油,当然是指各种油,灯油、动物油等凡是事关油的东西。

“是,殿下!”属下遵令后立刻闪身。

……

另一边,林月兰拿出图纸,指着一处标记说道,“如果蒋云峰能够复制下来这些图纸的话,萧景睿一行人肯定是往这处行走。而且,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他有可能每到一标志处,必定会让人探测一下,是否有金铁。”

蒋振南看向林月兰指向地图之中的即翼山,微微疑惑的道,“这么说来,他们身边肯定有这方面的人。”

一般人,是很难知道确定这里地方到底有没有金物质,或者铁物质。

但是对于专业人员来说,他们又有自己的专业知识来验证。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所以,他们每到一处,就可能会停留一段时间,对这些地方进行测试!”

蒋振南随即想了想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按着图纸的标记,肯定会先到达。不过,”他疑惑的问道,“月儿,他们手中不是有娘的那金属探测器吗?他们会不会利用这金属探测器,迅速探测出那里面有没有金铁矿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娘那把金属探测器估计没油了吧!没有油的金属探测器,那就等于废物一件。再说了,就算有油,他们也不会使用!”

蒋振南这下好奇了。

他问道,“那东西要加油?要使用什么油?”

林月兰解释道,“在我们那个年代,金属探测器可分为大型探测器及小型探测器。大型金属探测器一般为金属开发公司采购,那种机器,特别复杂又笨重,在用时,还需要好几个人使力,这种探测器,所需要加的油,是一种汽油还有机油。

燃烧这种汽油,所发出的热量,能带动机器齿轮运转,而方便行使。

机油则是润滑作用。

这种大型金属探测器的最大优点,就是准确,很少有失误的时候。

至于小型金属探测器,一般为地质研究院地质探测员所使用,因为携带方便。按着娘出来的遗物,可以猜测到娘可能就是一名地质探测员。自然的,她所带出来的那金属探测品,就是小型型的。

不过,相比大型金属探测器的准确性,这小型探测器的准确率并没有大型的高。”

蒋振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又问道,“那这种小型型的金属探测器要所加的油,又是哪种油?”

林月兰笑着摇了摇头道,“可以是机油或者是汽油。还可以用电池。”

蒋振南对林月兰口中所说的这些根本就不懂。

他很是好奇又向往的说道,“二千年后的世界,真是奇妙啊!竟然可以发明出这么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

林月兰却带着些苦笑道,“是啊。两千年后的世界是奇妙,所有想像不到的东西,两千后的世界,什么都可以创造。比如地上跑的汽车,水里游的潜艇,天上飞的飞机,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的!只是,”

林月兰眼底闪过一道黯然,接着道,“只是那个世界因为自然过度开采,过度污染,然后,就遭到大自然的报复,结果就变成了人类的世界末日。”

蒋振南略为沉吟了片刻,问道,“地上跑的汽车,水里游的潜艇,天上飞的飞机,这些都是些什么啊?还有世界末日又是什么意思呢?”

林月兰应道,“地上跑的汽车,就犹如现在的马车。不过,那个年代,这马车不是用马拉,而是用轮子行走,水里游的潜艇,则是人类可以如鱼一般,在深几十米的河底自由自在活动,至于天上飞的,就是说人类可以到天空中飞翔。甚至可以飞到那月亮上去。”

蒋振南听林月兰说,这人类竟然可以飞到月亮上去,看了一眼挂在天上的明月,眼底满是震惊。

“只是可惜,人类在过度享受的同时,也同时遭到了自然界的强烈报复。

地震、海啸、洪水、酸雨等一幕幕一波波侵蚀着人类所生存的环境,把一切灾难报复在人类的身上。

到了最后,演变成,人变丧尸,人吃人的地步。如果你不强大,那么你就只有被吃或被玩弄的地步。”

对于过去,林月兰虽还是有些留恋,但她留恋的则是小时候及上班那个快活时代。

至于末世几年间,让她一个普通白领,一跃成为一个基地的小领导。

可末世是残酷无情的。

没有血性,更没有人性,唯有的是,活下去。

为争一块面包,人类之间相互残杀。

为保存实力,老弱妇儒,可能顷刻间被杀害。

这就是末世。

只是林月兰即使是个异能者,是个强者,可她依然保存着内心深处的那抹善良。

可她这份善良,却被闺密及男友给格杀咦尽了。

穿越到了这里,她虽时刻警告着自己,不要再去轻信他人,但是,心底却有抹不忍,促使她去学会再次相信。

但她依然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而已。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的表情,虽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但依然能猜测到,肯定是她在末世遇上所不好的事。

蒋振南轻轻拥住林月兰,安慰道,“月儿,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不要再去想了,好不好?我不想你不快乐!”

林月兰靠在蒋振南的怀中,听着他那颗“扑通扑通”跳的心脏,在这一刻,她觉得很是安宁了。

虽然那一对贱女渣男辜负了她,让她的心千苍百孔,但是,她实际上怪不了任何人,能怪得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清,睁眼瞎。

所以,才会被人如此利用,被他们出卖。

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同样明白,无情无义者很多,但有情有义者同样也有。

这就要她自己用心去看了,而不要一味的去看表面。

所以,从她穿越过来的每一步,她都是在用心看人,然后,就看到这些真心对待她的人,及她也要真心对待之人。

“嗯……嗯……”

就在两人静谧时刻,窗外传来一阵咳嗽声。

两人瞧着望去,看到就是站在窗边的柳逸尘。

此刻,他正用一又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他们,随后故意对蒋振南说道,“蒋大将军,你们虽说是未婚夫妻,但是毕竟还未成亲。这你搂我抱姿势,你们还是要注意一下场合为妙啊。”

说到这里,他又故意看向林月兰,以大哥的语气喝斥道,“妹妹,你们还未成亲,就让他占便宜,以后万一吃亏了怎么办?所以,为了以后着想,你还是少让他占便宜,知道不?”

林月兰脸色不由的微微发红,而蒋振南则是满脸黑线。

他没有好气的对着柳逸尘说道,“柳大公子,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打扰人家谈恋爱,是要遭天打雷霹的吗?”

柳逸尘则是犀利的反驳,“哦,是吗?那本公子就等着天打雷霹好了!”

蒋振南,“……”

这柳逸尘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怎么说他,他就怎么反驳。

林月兰顿时有些无语。

不过,她可不想看到两人再这么幼稚互怼下去。

随即,她问道,“大哥,你有事吗?”

柳逸尘顿时捂住胸口,作伤心状,他带着娇嗔委屈的道,“妹妹,难道大哥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

蒋振南和林月兰一脸黑线,瞬间无语。

片刻,蒋振南对柳逸尘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恶心不恶心啊。一个大男人,作西施捧心状,真是够了。”

听着蒋振南的嫌弃,柳逸尘立即恢复正常,他没好气的对着蒋振南说道,“我又没有对着你做,你在恶心什么东西。”

然后,他又转向林月兰,问道,“妹妹,你们这次出来,是为找什么东西吗?还有我方才无意间听到你们说什么金属探测器,真有这样的用具吗?”

蒋振南脸色顿时冷厉起来,对着柳逸尘冷酷的说道,“柳大当家,你不说跟着出来游山玩水的吗?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柳逸尘却没有理会蒋振南这冷酷的脸色,而是以极其认真的表情,紧紧瞧着林月兰,然后,做出伤心的模样问道,“还是说妹妹你,一直是在防备着哥哥我呢?”

被柳逸尘促不及防的问到这个,林月兰是片刻的愕然。

但随后她看向柳逸尘笑了笑道,“大哥,不是妹妹我防着你。而是这一次出行,我和南大哥是带着陛下的秘密任务。这任务对于任何人都必须保密。所以,恕小妹无法告知大哥!”

这一次柳逸尘还真有些惊讶了。

他有猜测林月兰和蒋振南突然说要去外面游山逛水,肯定是带着什么目的,甚至很有可能是带着皇帝给出的任务。

毕竟,从他们从皇宫出来后,这就表情就有些不一样,带着深沉与认真,接着他们就告知众人要出去一趟。

所以,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皇帝给出的任务。

他旁击敲侧,两人都没有告知他真相。

没办法,他只能死皮赖脸的跟着两人,看看能不能探到什么消息。

这一路上,他虽有放出内力,想要偷听一下他们的谈话内容,可是无论是蒋振南还是林月兰,他们也都是武功高强者。

两人既然有心防备他,自然也就不会让他听到关键消息。

想到这,柳逸尘心里轻叹了一口气。

不知怎么的,他总感觉到林月兰对他似乎并不信任。

即使他们结拜兄妹,即使他们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即使他们曾经欢乐过。

可林月兰还是对他有防备之心。

说实在话,柳逸尘这一刻是真有些伤心了。

他承认一开始接近林月兰,是有一定目的性,为得就是探索林月兰的秘密。

然而,对林月兰接触越深,他越是有兴趣。

但同时,对于林月兰以前的遭遇有过心疼,有过愤怒,然后,慢慢的,他就真的把林月兰当成自己亲妹妹一般了。

一开始的旖旎之心,却变成了亲情的牵绊,这样的转变,就是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惊讶。

但他心里同时却很确定,无论是我友情的暧昧,还是亲情的牵绊,他都不会伤害林月兰。

他要保护林月兰,保护这个不是妹妹的妹妹!

但是此刻,他却乍然发现,这个他要保护的妹妹,却从一开始就防备着他。

这一下子,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所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