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似真非真,似假非假(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逸尘那不知所措的表情,让林月兰和蒋振南瞧着,也是万分疑惑。

林月兰叫唤着道,“大哥,大哥……”

柳逸尘被唤醒,有些茫然的问道,“嗯,怎么了?”

林月兰顿时有些无语,说道,“大哥,应该是我问你怎么了?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柳逸尘摇了摇头,随即又做出伤心状,似真似假的说道,“妹妹防备着大哥,让大哥有些伤心呢?”说着,还捂住自己胸口。

林月兰,“……”

蒋振南,“……”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想要以这种方式得到月儿同情。

林月兰虽确实有事瞒着柳逸尘,而且她是知道柳逸尘真实身份可不止是全国首富,所以对柳逸尘的隐瞒,也是理所应当的。

让她意外的是,柳逸尘竟然就这么似真似假试探,其实也是散发着一些真情实意。

只是,他依然没有直接做出坦白。

对此,林月兰对于他的信任,当然不可能是百分之百。

人心可是善变的。

别看着柳逸尘现在全国首富,不缺钱财,可是,当他成为另一种身份之人时,面对金山银山,谁能保证他不会贪心?

更何况,他这个说是不缺钱,但缺的却是可以打造兵器的——铁。

所以,林月兰可不敢再拿着一颗真心去赌。

林月兰笑着摇了摇头问道,“大哥,你这一路来,可有什么发现了?”

柳逸尘想了想,摇了摇说道,“大哥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只是,我有些奇怪的则是,这一路上,我们好像走的路子,像是去琴州方向。你们是要去前琴州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不瞒大哥。我们要去的确实是琴州。准确的说,是去琴州祁连山方向。”

听着林月兰的答案,柳逸尘显得有些吃惊。

他问道,“你们去祁连山做什么?要知道,那里苍葱郁木,地势险峻,虎豹豺狼时常出没,人群去了那里很是危险。我知道你们武功不弱,可是那里确实是个危险之地啊。”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说道,“大哥,我知道,不过,我和南大哥身带任务,必须走这一趟!”

柳逸尘听罢,皱了皱眉头,知道林月兰不会说任务之事,也就没有再问了。

因为,他知道他就算问了,林月兰也不会告诉他。

如果林月兰想要告诉他,就算他不问,林月兰自然会告诉他。

柳逸尘笑了笑道,“哦,这样啊!那行,大哥,就陪你们一起去一趟。”

林月兰也没有拒绝道,“那行!”

柳逸尘突然想到,好像还有个问题。

他问道,“妹妹,刚才你们说什么油?难不成又出了什么新油?妹妹,不管是出了什么新油,你可不要忘记了大哥我啊。我们现在可是不止兄妹关系,还是合作伙伴呢!”

林月兰笑着道,“大哥,你放心吧。这生意啊,忘了谁,也不会忘记你啊。谁让你是我桃源村的大主顾了呢!”

他们现在两人的生意,可是遍布全国了。

合作变得更加紧密了。

柳逸尘满意的点头道,“嗯,这就好。只要妹妹吃肉,作大哥的后面跟着喝喝汤也好。”

林月兰,“……”这会不会说反了啊。

蒋振南冷眼的看着柳逸尘在他家月儿面前耍宝,冷哼一声道,“柳公子,你这汤可是浓香汤啊!”

柳逸尘,“……”蒋振南为何碰上他,都会开冷笑了呢?

林月兰也有些无语。

只要南大哥遇到大哥,他的幽默感就直接暴表。

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静默了片刻后,林月兰倒是没有隐瞒的说道,“大哥,我说的是一种汽油和机油,是一种两种机械用油,并不能吃的。”

柳逸尘顿时好奇又疑惑的道,“机械用油?又是属于什么油?”

林月兰道,“汽油是一种燃料,哦,就如灯油一样,可以燃烧的物质。这种燃烧产生的热量,可以带动机械的运转。至于机械用油,而是一种润滑油,哦,抹上可以更好运转。”

林月兰只是作了一个简单的解释。

然而,对于古人蒋振南和柳逸尘来说,真是似懂非懂的感觉。

比如,什么是机械?又什么是热量?

柳逸尘拧了拧眉心,很是疑惑的看向林月兰,问道,“妹妹,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连他这个见多识广的大商人,别说见,就连听都不曾听过。

而这个才十四岁的少女,是从何而知的呢?

就像之前林月兰所做出一件件惊讶于人的事情,比如酿制葡萄酒,制作粉条,及各种制作设备,等等,他们想也想不出的东西,在林月兰的这里,却似乎变得如此简单及轻而易举。

这一次,也是。

所以,柳逸尘是真的勾出了好奇之心。

但是,他马上也想到自己或许是唐突了。

这或许涉及到林月兰的秘密,他不应该问的。

可是他问都已经问出来,这……

柳逸尘认真说道,“如果妹妹不方便回答,为难的话,那就不要回答了!”

蒋振南又顿时怼过去,有些不满的道,“你还知道为难啊!你既然知道月儿为难,你还要问!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柳逸尘,“……”这人怎么回事啊?

就像猫被踩到了尾巴一样,整个人都炸了起来。

难不成吃了狂躁药不成?

林月兰,“……”

南大哥这是在担心她暴露秘密是吗?

实际上,南大哥担心多余了。

她在说出这些话时,就料到柳逸尘的心里疑惑会有所加重。

因为,她所做出的每一件事,发明每一项东西,对于古人来说,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惊讶。

林月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大哥,就是在两年前,我被林家村的几个小屁孩拳打脚踢后,就被他们踢中了一处胸口,然后昏了过去,魂魄离窍了。”

柳逸尘听到这,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他对林朋曾经调查过。

两年前的林月兰,与两年后的林月兰,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可在此中间线的改变,则是现在林月兰口中所说,在一次被林家村那些小家伙给拳打脚踢,听说给踢死的,哦现在,林月兰所说是昏过去了。

等再醒来时,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改之前的懦弱可欺,变得凌厉、强势、有报复之心。

这样的改变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调查的情况却是,据林月兰亲口所言,她是死了,然后又重新活过来的。

她的那片刻,实际上是去了阎王殿。

阎王爷说因为林月兰的天命未完,同时,也觉得她活得可怜,因此,就赐了她保命活命本领,其中一个就是林月兰变成了一身神力,一脚踩碎大石头,一拳让大老虎暴死;还有一个就是,林月兰与动物有亲和力,使得那动物听她指挥等等,这一切,只是让人调查而得知的。

可现在……

林月兰说道,“其实,我魂魄脱窍,先去的阎王殿,然后,被阎王送去一个我们完全不知道的世界。仿佛梦游一般。”

柳逸尘惊讶极了,他促然问道,“完全不知道的世界?那又是一个什么世界?”他问这话时,心里隐隐有一种猜测和激动。

“那个世界一开始是个和平欢乐的世界。那个世界的男人或女人,地位都是平等的。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如果娶了两个或两个以上,则要坐牢。女人呢,如果不满意的结婚男人,而可以离婚,哦,就是我们知道的休夫,或者是和离。”

“什么?”无论是蒋振南还是柳逸尘都是吃惊不已,“女人休夫?”

林月兰所看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离奇世界啊。

这样……哦,这样的荒唐。

林月兰看到他们大惊小怪的样子,很是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继续说道,“没错。在那个世界社会地位男女平等。男人休妻,或者是女人休夫,更或者和离,只要日子过不下去,这样做都在正常不过的事。男人在外赚钱,女人也需要在外赚钱,养自己或养家庭。如果女人不去赚钱,反而会被人嫌弃呢。”

蒋振南,“……”

柳逸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