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他们所不知道的世界2(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逸尘相信林月兰所说的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到底是不是死过一次,去了阎王殿,见过阎王爷,然后再到那个世界的,他却不知道。

其实,他也早就察觉了林月兰是个秘密之人。

但是,现在这个秘密,林月兰并没有如实告诉他们。

也对,如果都告诉了他们,那就不是秘密了。

然而,他听着林月兰所描述的那个世界,不知为何,心里是异常激动与兴奋。

他迫切的想要去那个世界看一看,瞧一瞧,然而,他知道,这一切,不现实。

他很是可惜和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但随即,他就看到了一样,问道,“那妹妹,你所说的那汽油机油,这个世界也没有吗?”

本以为会得到否定的回答,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东西或许属于什么科技呢。

可出乎他们意外的是,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这两样东西或许都有!”

“啊?”两个大男人又互相对视了一眼,满脸是意外。

林月兰解释道,“这汽油和机油,都是属于一种石油的油加工出来的。而石油,则是,”她看了一下地面,继续说道,“地底下开采出来的油!”

蒋振南和柳逸尘听罢,目光不由的看向地面,还是觉得分外不可思议。

柳逸尘很快就变得惊喜,他激动的说道,“所以,妹妹,这地底里的油,我们去找,或也能找到,是吧?”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

“那我们不也是可以去找一找?”柳逸尘说道。

林月兰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她话锋一转,满是认真的说道,“大哥,这石油可是一种深埋在地下的流体矿物。在那个世界最浅层的石油,都达到了地下1500-2000米,而深层的,则达到了,8000-15000米,这样深层的高度,即使这个世界有石油,没有一定的开采技术,根本就无未法开采!哦,就是按着这里的标尺,应该是500-5000丈的样子。”

这下子,柳逸尘震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他不可置信结巴的道,“500——5000丈?”他是多希望自己是听错了。

这是给了他一个希望,结果又给了他一个绝望的结果。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

柳逸尘想了想,随即摆了摆手说道,“那我还是算了吧!”

他可是知道,别说深500丈,或说5000丈,就是到达地底下50丈,都让人喘不气,甚至有可能窒息而亡。

那到500丈的高度,那明显就是死路一条。

刹那间,柳逸尘就想绝了那探测开采石油之心。

不过,他还是很疑惑的问道,“妹妹,这石油如果放在这里,到底有哪些用处啊?”

林月兰说道,“石油可以燃烧,这是肯定的。在那个世界,那石油加工分炼成汽油,柴油,煤油,天然气等,这些油,都是那些高科技产品所必需用品。因为这些燃烧的油,产生的热量,带动了汽车跑,潜艇游,及飞机飞等。但是,如果用在这个世界的话,呃,好像有些浪费了。”

这个世界,都没有什么机器设备,不需要用这东西。

蒋振南眉心拧了拧,说道,“既然这些东西是千年之后所用,那我们就留着,子孙后备所用吧!月儿也说了,不说那东西能不能寻到,就算寻到了,开采还是个大问题。所以,还是留给子孙后代去开采吧!”

柳逸尘这次倒是没有与蒋振南抬杠了。

他点头说道,“确实是这个理儿!”

他也算是去探找石油这东西了。

林月兰听罢,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是有些担心柳逸尘真是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去找石油。

石油和电一样,林月兰不打算碰。

她身怀异能,还有小绿,对于哪里有石油,要知道,可是轻而易举之事。

听了林月兰讲述了她梦时那个世界之事,感觉真是奇妙极了。

因此,柳逸尘也清楚了,为何林月兰能知道那些所不知道的事情。

林月兰想了想,很是认真的对柳逸尘说道,“大哥,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柳逸尘说道,“妹妹,你我之间关系,有什么拜托不拜托的,你的事,就是大哥的事,你尽管说就是!”

林月兰道,“我曾梦见二千年后世界这事,我希望大哥,您替我保密。”

毕竟,对于众人来说,二千年后的世界,真是太让人不可思议,而且如果朝廷之中,有企图之心的大臣想要利用她所知二千年后世界之事,做文章,那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柳逸尘听罢,脸色一唬,很是不高兴的道,“妹妹,你是把大哥当成了什么人了?大哥难道会不知道这事说出去的严重情吗?”

这事比见到阎王爷还不可思议。

至于,对于很多人来说,死了见到阎王爷,是件很正常之事,死而复生,可以说阎王爷不收,也是能理解的。

但是,死后,去了二千年后的世界,就让人觉得这简直是震惊,不可思议,甚至是觉得恐怖和可怕。

大家就会把林月兰当成怪物一样去看待了。

柳逸尘想到这,掰过林月兰的肩膀,很是认真的说道,“妹妹,你记住,就算我柳逸尘伤害任何一个人,也绝对不会伤害你!”

林月兰听罢,有些吃惊的眨了眨眼睛。

她是知道柳逸尘的另一重身份,她同样也知道,柳逸尘怀有目的来接近她。

当初,他说他们之间来了结拜,她也没有拒绝。

因为,她认为,就算柳逸尘怀有什么目的和企图,在他没有暴露之前,她暂且走一步看一步,看看他的真正目的和企图到底是什么。

她也用不着担心柳逸尘会对她不利,因为,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只是,她却不曾想到,她在柳逸尘心里的位置,竟然如此重要。

一时之间,让林月兰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但却明显惊讶与感动!

她点了点头道,“嗯,我相信大哥!”

蒋振南看着柳逸尘放在林月兰小肩膀上的两只手,还有他所说那些让林月兰感动的话,顿时有些吃醋了。

他一下子把林月兰拉过来说道,“行了,行了,说话就说话,你动手动脚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一脸黑线的柳逸尘,“……”这个幼稚鬼!

林月兰却觉得好笑,蒋振南这个冷酷铁血大将军,似乎变得越来越幼稚,也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蒋振南换成自己的手臂,拥着林月兰的肩膀,带着凌厉的警告道,“柳逸尘,你说的话最好做到!如果你伤害月儿之事,一经被我发现,你伤害月儿一根毫毛,本将军当即率领三万士兵,踏破你的柳叶山庄,让这世上再也没有柳叶山庄,更没有你柳逸尘这个人!”

柳逸尘眼帘淡淡又认真的看着蒋振南,同样凌厉的语气道,“蒋大将军,这话应该是我柳逸尘跟你说的才对吧。林月兰是自己选择了你当她的伴侣,那我柳逸尘就退而求次的做她的大哥。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蒋振南可不是林月兰的唯一选择,如果一旦被我发现了你伤害她,我就算拼尽一切,也要把她从你手中夺走,还要为她讨回公道!”

这是柳逸尘第一次明确表白自己的心思,一是告诉林月兰,他不会伤害她的理由,二是给蒋振南以压力,让他知道,林月兰可不是非他不可,如果伤害了,就必须承受伤害后的后果。

蒋振南冷哼一声道,“哼,我绝对不会给你机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柳逸尘同样冷哼一声道,“哼,那最好是这样!”

林月兰,“……”

那她是不是应该该感动的流泪呢?

只是……

林月兰也冷哼一声道,“哼,我倒要看看你们谁伤害我一次试试,能不不能承担起这后果?我可告诉你们,这后果很严重,那可是比发毒誓天打雷霹还严重!”

蒋振南和柳逸尘听罢,互相对视一眼,两个都从眼底看出了一丝宠腻和无奈。

这丫头,就不能像普通女人一样,得到两人的承诺和爱,而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吗?

可偏偏她却走不寻常路!

秉承着自己的仇自己报啊!

根本就不需要躲在男人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唉,这一刻,柳逸尘又变得有些同情蒋振南了。

选择了这样一个强势女人,反而显得这个作男人的渺小了。

不仅如此,还得小心自己不要背叛,或者伤害于她,否则……

想到这,柳逸尘拍了拍蒋振南,“兄弟,你保重啊!”

蒋振南脸一黑,顿时给柳逸尘射了一个严厉的目光。

林月兰先是无语,接着就双手插腰,大声的吼道,“柳逸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把我当成母老虎了吗?”

柳逸尘投降的隐忍着笑意道,“不敢,不敢!妹妹,哥哥,怎么可能把你当成母老虎了呢?要知道母老虎哪有你这么漂亮天仙?”

林月兰插着腰,似笑非笑的看着柳逸尘阴阳怪气的道,“所以,我是一只漂亮美丽的母老虎了喽?”

说着,她还故意龇了龇牙,双手搓了搓,看着就有暴力的趋向。

柳逸尘吓得脸色抖了抖,连忙摇头否认道,“不,不,不,妹妹,我可没有说你是母老虎啊!”

林月兰“呵呵”两声,握了握拳头,走到了柳逸尘身边,二话不说,朝着他就是暴力一拳。

然后,“碰”的一声,柳逸尘往前飞去了。

飞出去之前,柳逸尘还大喊着,“妹妹,哥哥我冤枉啊!”

蒋振南对飞出去的柳逸尘很是同情的默哀了三秒钟。

不作死便不会死!

他要作死,谁也没有辙,不是!

把柳逸尘一拳头打飞出去之后,林月兰看着蒋振南时,这拳头还在咯咯的响。

蒋振南连忙说道,“月儿,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你可不能一棍子打死啊!”

心中却大骂柳逸尘这个害人精,也差点把他给害了。

林月兰“嘿嘿”笑两声,“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第一个让你吃拳头。但是,你们两个当着我的面,说母老虎,都有账可算!”

说完,一拳头又标向蒋振南。

随后,蒋振南步入了柳逸尘的后尘,被林月兰一拳头给蹦向了远处。

被林月兰飞向远处的柳逸尘趴在地上,正要起来时,碰的一声,一个重物,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刹时间,刚要起来的身子,又重重的压了下去,还啃了一嘴巴的泥。

柳逸尘“嗯”了一声,眉头紧紧皱了皱,把嘴里的泥沙吐出去后,笑骂道,“呵呵,大将军,原来你也享受了这样的待遇啊!看来,你在妹妹心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嘛。”

随即,他一使力,就把蒋振南从背上甩下去。

不过,蒋振南却在柳逸尘甩下去的瞬间,当即就从他背上跳了出去。

看着趴在地上,啃了一嘴泥的柳逸尘,蒋振南的唇角弯了弯,浮现一抹笑意,不过,他并没有搭理柳逸尘,径直离开。

柳逸尘从地上“呸”了一声,吐出嘴巴里的泥,就看到离开的蒋振南,他抬了抬手,想要把人叫做,但想了想之后,又把手给放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