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作人质!(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林月兰所料,萧景睿下令找出各种油,但也仅限于动物油和植物油,及普通人家照明的灯油。实际上,灯油也是动物油和植物油。

但是,找出了油,萧景睿看着这金属探测器,却一筹莫展,不知从何下手。

这东西他们见都不曾见过,更加说去使用。

萧景睿虽然很奇怪元姝彤的来历,及她手中不同凡品的东西,或许除了她自己知道这华夏国到底在哪里的话,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华夏国在哪了吧?

所以,这东西难道就只有她本人会用?

不,还有一个人!

萧景睿突然想起来了。

据他的调查,当初林月兰从闻玉静口中,得知元姝彤来自华夏国时,表情却是震惊的。

这样的表情,显然是因为知道华夏国是在何方,而元姝彤来自华夏国,让她觉得不可置信,才会有那样的表情。

萧景睿想了想,再瞅了瞅石桌上的金属探测器,问向旁边的蒋云峰,“你说这东西要用油,油已经给找来了,你瞧瞧怎么用?”

蒋云峰表情则是显得有些惊吓,他说道,“二皇子,我可是说过,我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油啊?你这样让我看,不是强人所难吗?”

萧景睿冷哼一声道,“当初,你把这东西卖给本宫时,可是要了高价。没有想到,本宫高价买来的东西变成了废物,蒋云峰,你不应该负责吗?”

蒋云峰听罢,脸色僵了僵,说道,“二皇子,当初这东西卖给你时,我就说过,这东西我不会用。然后,你说什么,你手下能力异士无数,总能研究出这东西如何使用。可现在,你怪罪于我,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萧景睿冷冷的盯了他一眼,说道,“没错。当初,本宫是这么认为的。但你对这东西并没有交代清楚不是吗?这东西要用油,你才现在告诉我?让我的一众属下日夜钻研,都无法得其所,你说这个责任,不是应该你负的吗?”

蒋云峰辩解道,“二皇子,你可不能强词夺理吧!这东西我不会使用,我已经告诉过你。既然如此,我不知道这东西要用油,不是很正常的吗?现在,你的手下研制不出来了,又开始怪罪于我,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呵呵,”萧景睿冷笑两声,“蒋云峰,你现在在跟我说过分,你真是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吧?”

萧景睿冷冷的嘲讽道,“不说你现在只是一介庶民,本宫可以轻而易举就取你性命,就算你还是当初的镇国公,本宫弄死你,同样如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你信不信?”

蒋云峰双鬓汩汩冒出冷汗,深身都觉得寒冷阴森,他用袖子擦了擦,瞬间讨好的道,“信,信,二皇子,我相信,我求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

他好不容易保下来的性命,可不想轻而易举的就丢了,而且还是丢在这荒郊野外的,所以,该妥协时就妥协。

说着,就想拿起桌子上的东西,打算离开。

“别动!”蒋云峰还没有把东西拿开,就被萧景睿喝斥命令道,“你想把这东西拿去哪?”

蒋云峰小心的说道,“二皇子,我当然要拿去房间里研究了!”

“就在这里!”萧景睿严厉的命令道。

蒋云峰只能无奈的放下手里东西。

萧景睿瞧着他那怂包样,眼底则是赤裸裸的讽刺,他道,“不知道你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有蒋振南这么好的一个儿子。如果你能好好对待,以蒋振南的性情,肯定会好好的回报你这个父亲。只是,不知道你的心竟然如此之偏,亲儿子不疼爱,却去疼爱一个野种,还费尽心机的去陷害亲儿子。蒋云峰,你不觉得你这辈子活得太可笑了吗?”

萧景睿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与蒋振南有几分相似的蒋云峰,瞬即觉得心烦意燥,所以,就不由的开口讽刺了蒋云峰。

被萧景睿这么一说,蒋云峰的脸色不由的白了几分。

从他知道真相那刻起,他心里也是懊悔不已。

还有,他去找闻玉静质问,为何如此背叛他时,又意外得到了另一个真相。

那就是当初给蒋振南批命的虚云大师,是闻玉静这个贱人给特意找过来的。

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除掉蒋振南这个镇国公府蒋家碍眼嫡长子,好为她的儿子铺路。

而元姝彤之所以难产大出血,除了他们暗中给她喂了能让产妇大出血的藏红花之外,她还特地派人在生产时的元姝彤耳跟前,说一些他们之间耳鬓相磨的情事,让元姝彤伤心绝望。

哼,闻玉静那个贱人,真是害得他好苦。

如果不是她一次次在他耳边吹枕头风,他根本就舍不得对元姝彤下手,如果不是她找的虚云大和尚给蒋家嫡长子批命诬陷,他同样不会对蒋振南下毒手,更不会对闻玉静的虐待不管不顾更不问。

同样的,如果不是她要暗中去设计九公主,那么镇国公府怎么可能会被连累成抄家灭族,他被贬为庶人,流连失所,受尽苦难。

再想想现在的蒋振南意气风发,更得陛下青眼,而他那个未婚妻林月兰更加了不得了,除了固国公主这样尊贵身分,身后还有你来我往客栈及林氏医院,这样日进斗金的大产业。

这样有权钱的儿媳妇,谁不喜欢啊。

蒋振南和她的身分加起来,完全就是变成了有权有势又有钱。

如果,他没有跟他们闹翻的话,那些权势钱,不都是他手中的吗?

心中越想,眼底骤然迸发出一种狂热的目光。

只是,片刻间,那种光芒又消逝而去。

因为,他想到了,他与蒋振南之间,现在根本就是仇人,哪里像父子啊?

蒋云峰紧紧皱着眉头,表情显得很是不甘心。

突然,他的眼神一下子又亮了起来。

对呀,他们可以重归旧好啊。

只要他微微他跟蒋振南说,我们父子和好吧,相信从小对他这个父亲有儒慕之情的儿子,一定屁颠屁颠的跑来接他回家吧。

对,就应该这样。

蒋云峰的表情乍然充满了希望和孤傲。

这样在一旁看着他表情变化的萧景睿,皱了皱眉头,不知这蒋云峰在想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入神。

随即,他故作咳嗽了两声,“咳咳……”

蒋云峰听到咳嗽声,从那美好的想像之中乍然清醒,随即表情明显有些茫然的盯着萧景睿,显然这还没有彻底情绪过来。

萧景睿脸色一黑,随即又冷笑道,“不知蒋大人,你方才在想何事,想得如此出神?瞧着一脸振奋又享受的表情,要不说来听听,让本宫一块乐呵乐呵一下。”

蒋云峰的表情一僵,但脑海中很快就想到,蒋振南和这个萧景睿是死对头。

所以,如果,他告诉萧景睿,他要认回蒋振南,那萧景睿还不一掌劈死他,而且更有可能拿着他当人质,威胁蒋振南。

人质?

蒋云峰脑子一转,顿时想到了,一种方法。

如果林月兰知道华夏国的话,那么,是不是表示着,她对这金属探测器也有所认识?

现在萧景睿要求他解开这金属探测器之迷,那他可以让林月兰解开啊。

想到了这个,蒋云峰一阵激动和亢奋。

他高兴的对着萧景睿说道,“二皇子,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萧景睿听到蒋云峰的话,以为是他想到了如何使用这金属探测器,向来阴冷的表情有些激动,他问道,“你是想到了怎么使用这东西了吗?”他用手指了指。

蒋云峰却摇了摇头道,“不是!”

萧景睿激动瞬间被浇灭,他冷笑着道,“呵呵,我倒要听听,你蒋大人,到底想到了什么,竟然会如此激动和高兴!”

蒋云峰立即说道,“二皇子,我虽不会使用这东西,但是我们完全让一个会弄这东西的人,给我们弄就行啊!”

“谁?”

萧景睿问的是谁会弄。

“林月兰!”蒋云峰说道。

萧景睿再次冷笑道,“蒋云峰,你是在跟本宫说笑话呢,还是在逗本宫?不说林月兰知不知道使用这东西?就算知道,在这寻找矿山之下,我们与林月兰他们本来就是对头,让他们给弄,还不把这东西给抢了去?难不成,你是想要本宫人财两空吗?”说到这里,萧景睿眉尖隐隐有一股怒色,“蒋云峰,你这是在耍本宫吗?”

蒋云峰被萧景睿这么一凶,脸色又变得有些苍白,他摇了摇头道,“二皇子,你息怒!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萧景睿犀利的反问道。

蒋云峰有些害怕的搓了搓手道,“二皇子,你听我说。我们只要有筹码,确实可以利用林月兰给我们弄这个东西,而且还不被抢去!”

萧景睿有些不明,他又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云峰说到这个,好像很把握一般,说道,“你可以把我当人质。然后,威逼蒋振南和林月兰,让他们教你们如何使用这东西,不就成了!”

他想得很是简单。

只要他是蒋振南的亲爹,蒋振南和林月兰对他的死活,就不能不管。

然后,只要萧景睿利用他当人质,把他送到蒋振南的面前,他就有本事让蒋振南认下他。

到时候,不管他是庶民也好,普通百姓也罢,他就可以回到镇国将军当他的老太爷去。

然后,再好好的享受一翻。

萧景睿挑了挑眉梢,很是好奇又带着丝不屑的道,“拿你当人质?凭什么?要知道你们龙宴国整个皇城之人,都知道,你很讨厌蒋振南,时时打压他,恨不得他去死。至于蒋振南,他对你这个爹,亦同样如此心境吧?所以,你认为,在一件宝物,和一个与他们讨厌之人来选择,他们会选择谁?”

说到这,他冷笑着道,“呵呵,任谁都知道答案吧!毫无疑问,他们选择的是这把金属探测器。再说了,这东西还是蒋振南亲娘的遗物,你又怎么会认定他们不想拿回他亲娘的遗物?”

对于这个蒋云峰似乎很有信心。

他说道,“二皇子,你恐怕不知道吧?我这个儿子,从小到大,一直想要我的认可与肯定。而我因为闻玉静那贱人在我跟前挑拨离间,害得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我这个儿子我很了解,他虽冷酷无情,但是对亲人,却是宽容。以前是我错了。所以,我只要在他面前认个错,那么他就一定会认回我这个爹。”

说到这里,他很有自信的看着萧景睿,说道,“因此,有我这个亲爹在你手里,你说,作为儿子和儿媳妇的他们,会袖手旁观吗?”

听着他的话,萧景睿却面无表情,但是眼底仍有一抹讽刺和不相信。

这下,蒋云峰急了,他说道,“二皇子,我们对这东西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何不赌上一赌?至少,如果赌赢了,这东西就是无上至宝,不是吗?”

还有一句就是,这东西谁都不会用,放在这里,还不是和废物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