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想小绿了(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景睿听到蒋云峰的话后,眉头微微拧了拧,随后思索片刻,阴冷冷的笑道,“好,就如你说,把你当人质,威逼林月兰解开这个金属探测器之迷!”

蒋云峰听到萧景睿的答案,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其实,从他跟着萧景睿开始,就已经为自己的处境担忧。

现在,萧景睿还得用得上他,可万一找到那金矿和铁矿的位置,那么他就成了无用之人,而且更有可能,怕他会泄露秘密,对他杀之灭口。

所以,与其为自己处境担忧,还不如让他的价值发挥,让他到蒋振南那个逆子身边,回去将军府。

去了将军府,蒋振南还不得对他这个父亲毕恭毕敬,吃喝都得供着他,完全是老太爷的待遇,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还保住了自己这条命。

因为,退一步来说,就算蒋振南和林月兰因为元姝彤之事,而对他不待见,甚至恨之入骨,但是最起码,他们两个不敢杀他。

毕竟,他蒋云峰是蒋振南的亲生父亲,是林月兰的准公公。

可,萧景睿不一样!

他和萧景睿的关系,本身就是一场交易关系。

很有可能,一言不合,萧景睿就会杀了他。

他现在只是一介庶民了,萧景睿杀了他,也不会有人知道。

因为,已经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了。

更有可能,萧景睿达到了他自己想要,而他却成了一种障碍,灭口已然成了必然。

因此,无论如何,他必须为自己性命赌上一赌。

萧景睿是什么人,一个在战场上运筹帷幄之人,一个在朝廷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人,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蒋云峰的打算?

但正如蒋云峰所想一样,他本身与蒋云峰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但是交易的主导方是他。

如果蒋云峰没有了利用价值,或者是他的利用价值已经用完,或者把他给杀了,也或者,他好心一回,把他给放了。

只是目前来说,蒋云峰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因为,这东西从蒋云峰手中买来的,或许他现在是他唯一所知这东西用处来来历这人。

对于蒋云峰的提议,萧景睿心中是有些不屑的,但是,他想了想,其实蒋云峰的话也是有一定道理。

这东西虽叫金属探测器,而据蒋云峰说元姝彤绘画的金矿和铁矿图纸位置,则是这东西给探测出来的。

但是,元姝彤已经逝,这东西的用法,却已经变得无人所知。

这高价买下来的东西,反而成了鸡肋,用也用不了,丢了却可惜了。

可现在,如果林月兰真能解决这个问题,这能探测金矿,银矿,铁矿的东西,可是成了天下无上至宝啊,即使是十座金山都比不上它的价值。

如果蒋振南或许还在意一点蒋云峰这个父亲,那么,他们必然会答应他的要求。

所以,或许可以赌上一赌。

萧景睿凌厉带着阴冷的表情,浮现一抹笑意,不知是嘲讽不屑还是真正意义的笑,他道,“好!”

但他应下一声好之后,很快又问道,“只是本宫不知道他们在哪,你知道吗?”

蒋云峰,“……”

他也不知道啊!

蒋云峰讪讪的笑了笑道,“或许他们现在在京城呢?”

萧景睿冷哼一声道,“哼,本宫手下过来汇报过,蒋振南和林月兰在十天前就离开了京城。”

蒋云峰听罢,表情一愣。

随即他就问道,“他们去哪了?”

萧景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然后,蒋云峰有些急切的道,“不知道?二皇子,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蒋云峰是认为,既然萧景睿如此关注蒋振南和林月兰的行踪,那肯定就知道他们的下落。

现在萧景睿告诉他,不知道他们的下落,那之前的计划不就不能实施吗?

如果不能实施的话,那他就得继续跟着萧景睿,那他的性命还不是一样得不到任何保障吗?

因此,蒋云峰在听到萧景睿的话后,他的表情显得得急切及焦灼。

萧景睿直接冷眼一对,顿时有些没好气喝斥道,“本宫怎么就不能不知道?蒋云峰,别以为本宫现在还用着你,你就可以以质问的语气跟本宫说话,因为,”他凉凉的扫了蒋云峰一眼,冷冷的道,“你不配!”

蒋云峰听罢,一脸黑线!

心里涌出一股股怒火,但是,人在屋檐下,却又不得不低头。

现在反而让他更加确定,自己必须去找蒋振南,认下这个有出息的儿子,以后,他又可以回到京城享福。

蒋云峰讪讪的有些讨好的道,“二皇子,是我的错!”

随即他又问道,“我们不知道他的下落,这可怎么办啊?”

萧景睿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一只手轻敲着桌面,眼睛却看向了放在石桌上的金属探测器,眼神讳莫如深。

……

蒋振南和林月兰研究了一下萧景睿行踪方向,决定,还是按着萧景睿的方向而去。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除了金铁两矿,还有一个就是萧景睿。

既然萧景睿秘密出行,那么显然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机会。

林月兰看了一下手中的地图,有些可惜的道,“如果小绿在就好了!”

有小绿,他们不用费尽去寻找萧景睿的下落,而且到了深山野林,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且还神不知鬼不觉。

但是,林月兰又有些心有不忍,毕竟,小绿是如此天真无邪,而且还可以化作人形了,她不想小绿沾染鲜血,所以,还是让她动手好了,小绿只是当一个可爱的孩子就好。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一只手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说道,“你是想小绿了吧?”

林月兰没有否认的道,“确实!从回来到现在快两年时间了,我和小绿一直都没有分开过。可没有想到,这一次分别会是这么久!”

就在爷爷他们准备上京城来时,小绿突然感受到了一场机缘,所以,只身一人化作小藤条去了云城。

因此小绿和爷爷他们没有见上一面,爷爷还问小绿去了哪里,他就找了一个借口,说小绿还没有到京城,被送去军营之地锻炼去了。

当时,爷爷听罢,那是心疼得不得了,但是,他们也知道小绿小小年纪,却很有主张。

这去军营之事,绝不是蒋振南的主意,肯定是他自己主意。

好在爷爷在知道小绿去了军营后,也就没有多问。

否则,就会露出很多破绽。

因为,在来京城之前,小绿一直就嚷嚷着来要看看,可真来了京城,竟然还没到京城就去了军营,这就有不对劲了。

当然了,爷爷他们不在问小绿之事,就怕被别人听了去,林月兰有小绿这个弟弟存在,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现在都是身居高位,怕有些不良企图之心之人,对付不了他们两个,就拿孩子出气,到时真出事了,他们后悔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因此,从桃源村,知道小绿存在的人,知道小绿平安无事之后,也就没有多嘴多问。

想到这个,林月兰顿时好笑的摇了摇头道,“我和小绿从没有分开过么久,现在乍然分了一段时日,是有些想了!不过,我想小绿也一定会很想我的,他也一定会尽快回来找我的!”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嗯。”

就在两人说话间,房门被敲响了。

林月兰起身打开房门后,看到的赫然是白衣飘飘的柳逸尘。

蒋振南一看到他,顿时一脸黑线,似有不满。

他说道,“柳大公子,三更半夜的,你不好好休息,跑这里来做什么?”

柳逸尘却冷笑着说道,“蒋振南,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三更半夜,你不好好休息,跑到我妹妹房间里做什么?就算你们是未婚夫妻,可是,你们现在毕竟不是夫妻,你这样呆在她房屋中,就不怕毁了她清誉吗?”

蒋振南冷哼一声,“柳大公子,不用你提醒,本将军自有分寸,绝不会坏了月儿清誉的!”

柳逸尘点头应道,“最好是这样!”

林月兰有些无力抚了抚额头,随后就问道,“大哥,你来找我是有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