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飞过来救老子 (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瞧着这如此水火不容如此相似的场景,有些无力的抚了抚额尖,随后问道,“大哥,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想到来这里的目的,柳逸尘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他看向蒋振南,笑说道,“妹妹,京城传来一个笑话,你要不要听?”

看着柳逸尘的眼神在看向蒋振南时,明显有一种幸灾乐祸之感。

很明显,这个笑话肯定是关于蒋振南的。

林月兰有些无语。

倒是蒋振南冷冷的说道,“你有话就说,要屁快放!夜深了,月儿该休息了,不要在这耽误月儿休息!”

“……”林月兰眨了眨眼睛,也怀疑南大哥是不是吃了狂燥药了,一见到大哥就开始炸。

柳逸尘,“……”这蒋振南简直是太幼稚了!

殊不知,他的幼稚也不遑多让啊。

柳逸尘轻咳了几声,随后阴阳怪气的说道,“蒋振南,你这个逆子,还不快来救老子!”

蒋振南,“……”柳逸尘这个王八蛋,在说谁呢。

林月兰,“……”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蒋振南就黑着脸,对着柳逸尘咬牙切齿的道,“柳逸尘,你说是你是谁的老子?”

“当然是你的!”柳逸尘脱口而出道。但随即又不对,他改口道,“哦,不对。这话可不是我的啊!我是转达某个人的老子说的。”

蒋振南和林月兰顿时有些不解。

林月兰皱了皱秀眉,疑惑又带着肯定的道,“是蒋云峰?!”

柳逸尘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蒋云峰!”

林月兰很是古怪的道,“他这是打哪冒出来啊?怎么这话又从京城传过来的?”

她是知道柳逸尘有自己消息渠道,所以,也没有柳逸尘怎么得到这样消息的。

蒋振南听罢,也是深深皱了皱眉头。

这蒋云峰不是被萧景睿给带走了吗?怎么又突然出来作妖了呢?

没错。

对于蒋振南来说,蒋云峰就是在作妖。

柳逸尘嘲笑般的说道,“京城里乞丐帮里传出来的,而且,更为叫绝的是,京城的叫花子,见到人群就这样大喊大叫,短短半盏茶功夫,京城大街小巷,街头巷尾的,人人都知道这句话!现在人人可都是在等着看大将军的笑话呢。”说实在话,他也是在幸灾乐祸!

除了京城贵族圈子,其实京城普通百姓,却很少有人知道,蒋振南和蒋云峰的关系,似乎达到了一种不死不休的地步。

因为,蒋振南的亲娘是蒋云峰亲手给害死的。哦不,可以说虽不是蒋云峰亲手害死的,却是他一手纵容的。

否则,那时还没有嫁进来的闻玉静,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害死已经是镇国公主母的元姝彤。

正因为有蒋云峰的纵容,元姝彤才会被害死,也相当于蒋云峰亲手害死元姝彤的。

蒋振南对于从小受到闻玉静虐待,没有享受过蒋云峰一丝父爱,他都可以不计较可以原谅,却唯独不能原谅害死元姝彤这样的事件。

本来,抄了镇国公府,闻玉静活得生不如死,蒋云峰贬为庶民,这些算是已经给他们最慈仁的恩惠了。

所以,对于贬为庶民的蒋云峰眼不见为净而已。

可现在,这个蒋云峰又突然冒出来,而且以这样的方式冒出来。

蒋振南和林月兰真犹如吃菜吃了一只苍蝇这般的恶心不已。

林月兰吸了口气,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蒋云峰不是跟在萧景睿好好的吗?

而且以她了解,在找到金铁两矿之前,蒋云峰性命根本就无安全之忧。

现在,蒋云峰怎么会突然传话过来?

哦不,或者说不是蒋云峰传话出来的,而是萧景睿!

以蒋云峰现在本身的能力,根本就做不到,让京城整个叫花子给他们传话。

因为,让叫花子传话,也是要钱的,而且让整个叫花子出动,那更是一笔不扉的花费。

而蒋云峰根本就没有钱。

因为,他的钱,都已经被查封,包括那些卖元姝彤遗物,得来的那笔巨财物。

所以,能这样传话的,也就只有萧景睿。

而他这样做,必定有所图!

柳逸尘作为首富,同时又兼并另一重身份,对于天下各种消息,也是很通透的。

对于蒋云峰跟着萧景睿之事,也是有所耳闻。

所以,他也是很好奇,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逸尘看着蒋振南讥笑了几下,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太清楚!不过,现在整个京城,已经传遍,让蒋振南去救人这样的话。”

不管蒋云峰和蒋振南之间的关系如何糟糕,唯一一点,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那就是蒋云峰是他蒋振南的老子。

因此,正在被人绑架的蒋云峰,蒋振南必须要去营救。

林月兰眉心微蹙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萧景睿这是搞得哪一出啊?

林月兰问道,“那京城里,可有传出去哪里救他,又如何去救?”

无论是萧景睿蒋云峰他们,还是他们,都已经远离了京城,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去救蒋云峰。

蒋振南看了一眼柳逸尘,就对林月兰道,“月儿,不必理会!他是生是死与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着蒋振南的话,柳逸尘简直要刮目相看了。

据他所知,蒋振南这人还是很重视亲情及蒋云峰的,否则,过去几年,无论蒋云峰一家人对怎么闹,他都没怎么理会,否则,换作一般人,应该早就气得在陛下跟前,要断亲绝义了。

毕竟,他是身边的红人,用这个换取奖励,还是可以。

虽然外人看着有些不近人情,但对于蒋振南来说,反正他已经有了天定孤独煞星之名,已经会克母克父,为他所谓的亲人着想,这样做情非得已,则是最好的借口。

世人看着这虽是绝情,那又何不是重情!

但偏偏蒋振南没有这样做,与他们在名义上一直是一家人,直到林月兰出现之后。

现在却连蒋云峰的生死都漠视,柳逸尘对于蒋振南的变化,可真是有些感慨不已啊。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南大哥,他的生死,我们还真必须管!这不关关系到你的名声,而是,”

两个大男人紧紧盯着她,她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冷厉的道,“我倒想看看,他们弄这么一出,背后到底是为了什么!”

随后她又看向柳逸尘问道,“大哥,京城里有没有再给出的信息,去哪里找他们?”

萧景睿他们肯定不可能暴露他们自己行踪的,所以,要他们去救人,也就只有他们能知道的暗语。

柳逸尘想了想说道,“好像还有一句,嗯,老子都要被饿死在深山老林之中,即刻飞过来救我!”

林月兰和蒋振南听罢,互相对视了一眼。

林月兰冷笑了一声道,“呵呵,原来是在那个地方!真是踏破铁鞋不费功夫啊!”

柳逸尘一时之间,有些不明,说道,“妹妹,蒋云峰所说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觉得蒋云峰所说的那句话有些怪怪的,可听着明明很正常,也捉摸不出哪里怪法。

林月兰说道,“即翼山!”

深山老林,表示山,即刻就是即,飞,指得就是翼,合起来就是即翼山。

而这样的暗示,也就只有萧景睿蒋云峰和他们能听得懂。

因为,这图纸上就是标注着有即翼山!

柳逸尘听罢,惊讶不已。

他随即很是不解的道,“即翼山!蒋云峰一个人跑到即翼山去了?他跑那里做什么?现在还要大将军去救他?”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蒋云峰并不是一个去的那里!”

柳逸尘更加疑惑了,“不是一个人?那还有谁?”

“萧景睿!”林月兰眼底抹过一道厉光,说道,“就是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

“啊?”柳逸尘很是惊讶的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蒋云峰怎么会他一起去即翼山了呢?哦不对,”柳逸尘反应过来,“妹妹,你的意思蒋云峰和萧景睿一块在即翼山?”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

然后,看向蒋振南道,“南大哥,我们即刻赶往即翼山!”

蒋振南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