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告知真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里正离开之后,蒋振南一脸冷厉,他带着隐隐的怒气道,“萧景睿,真是太过分,他以为这里是他乌云国吗?由得他胡来?”

里正的话虽没有说全,但从他的神情害怕恐惧之色就可以猜测到,萧景睿肯定用了某种威胁手段,而且听着里正的意思,那威胁手段很显然就是以全村人的性命相威胁。

想到这,蒋振南再次重重锤了一下石桌。

然后……

林月兰和柳逸尘顿时从坐位上跳了出来,接着,他们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最后,就是“碰噹”的一声,石桌已经变成了四分五裂,顿时摔落在地。

好在林月兰和柳逸尘跑得快,否则,他们定能吃了一嘴的灰泥。

随后……

“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正在后院杀鸡的老伯听到动静,连忙跑出来,但很快就愣住了,变得目瞪口呆。

只是他家院中的石桌,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石头。

这……这什么情况?

这好端端的石桌子,怎么变成了一堆碎石了呢?

老伯有些害怕的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林月兰瞧着老伯的表情,对着他说道,“老伯,对不住,把你石桌子给弄坏了!”

说着,这一次林月兰从自己包包中拿出一块碎银子,递给老伯道,“不知这银子够不够?”

老伯看到银子顿时高兴,他连忙把银子接过来,笑着说道,“够了,够了!”

这么一大块碎银,少说二两,别说一张石桌,就是十张也够了。

接过银子之后,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石,说道,“三位客人,你们稍等片刻,我先把这里收拾一下。”

说着,就弯腰把地上比较大块的碎石给搬走,就去墙角拿起铲子和簸箕,把这些泥碎给扫干净,之后,他再回到房屋中,搬出一块四方桌,搭在这些石柱上。

这桌子瞧着还算干净,老伯再用干净的抹布再擦拭一下,就对他们说道,“各位客人,请坐!嘿嘿,这一时半会也再弄不来石桌了,各位客人,就将就一下吧!”

林月兰笑着说道,“是我们给老伯添麻烦了!”

这人虽说要钱,但也是要得光明正大,而且因为钱,也算用心招待了。

等这里收拾完后,老伯又回到后院中收拾肉扶去了。

在后院之中,在厨房做饭的老婆子走向后院,小声的问着老伯,“老头子,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长得俊,瞧着也很有钱。”说到这,他不心的看向外头,又小声问道,“他们是不是又给钱了?”

老伯睨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去做你的饭去!”随后,他想了想说道,“老婆子,可千万不要告诉村子里,我们收了客人的钱。”

老婆子也是一脸我懂的意思,她轻声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也不是故意要收这些客人钱的。这不是我们没有办法嘛。瞧瞧我们大儿,都已经二十好几了,也还没有娶上媳妇,那些人不就是嫌弃大儿没钱吗?”说到这里,她又高兴的说道,“这下好了,我们也算是有钱了。除了给大儿娶媳妇用上八两聘礼之外,剩下一些钱,我们可以继续存着,过个几年,再盖个青砖大瓦房。”

老婆子越说越是这般美好憧憬。

老伯心里因为这笔意外之财,也是挺高兴的。

所以,这三位客人,他更加要好好招待这三个客人,要对得起他们所出的钱。

外边,林月兰倒是一点都不介意,这位老伯要钱的眼神儿,瞧着还是很纯朴,及有些可爱的。

毕竟,他也并不是那种贪而无厌之。

柳逸尘看着林月兰和蒋振南的表情,这次很是认真的问道,“妹妹,这是怎么回事?蒋……”他看了一下蒋振南,继续问道,“蒋云峰怎么会和萧景睿在一起?还有,这萧景睿不是回乌云国了吗?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月兰瞬间看向蒋振南,蒋振南对她点了点头。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大哥你了。”

柳逸尘随即发现了林月兰的表情变得很是严肃,接着他听到,“萧景睿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他要找两座矿山!”

柳逸尘瞳孔猛得一缩。

任他再怎么猜测,也没有猜测到这样的真相。

矿山……

柳逸尘的表情也瞬即变得严肃,他认真的问道,“矿山?什么矿山?”

“一座金矿和一座铁矿!”林月兰没有隐瞒的道。

“什么?”这一次,柳逸尘很是震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金矿铁矿?”

“没错!”林月兰点了点头道。

柳逸尘心底一下又一个疑惑了,他问道,“他是乌云国二皇子,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这样两座矿山的?”这里明明就是龙宴国啊。

林月兰冷笑两声道,“他是乌云国人。可是我们查到,从三年前,他就已经潜伏在我龙宴国了。只是,无人发现而已!”

柳逸尘又一次诧异了,“三年前就开始潜伏?”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不仅如此,我们还调查到周家叛乱背后,有他的影子呢!”

当初周德宏死得时候那样嚣张,还直指皇帝老头的鼻子,说过不久,会在地狱等着他。

显然,他认为他背后之人,一定能力把宇文珑焱这个皇帝给拉下去,甚至是把整个宇文皇族的江山,取而代之。

实际上,周德宏已经不止是谋反之罪这么简单,而是还要加上一项罪名叛国罪。

只不过,周家人都已经死光,而且已经被抄家灭三族,想要把人怎么样,已经不可能。

听着周德宏临死之前那话的深意,让宇文珑焱很是不安。

所以,就让林月兰和蒋振南暗中调查。

结果,就调查到了萧景睿的影子。

不过,不管是他们还是陛下,都不会这么天真的认为,萧景睿的手只伸时了周家而已。

只是因为周家周德宏更加愚蠢又更加野心,所以,他才会最先作死,拿着周家去试探,如果能谋反成功最好,萧景睿可以暗中掌控,如果不能成功,之于萧景睿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当初林月兰和蒋振南反调查到的情况汇报给宇文珑焱时,三人一致决定,先不要出声,静观其变,耐心等待,这朝廷之中,到底还有哪些人,成为叛国的罪人。

因此,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周家人叛乱的背后,还有别人的影子。

柳逸尘听到林月兰的话后,紧紧皱了眉头,他疑惑的道,“三年前就开始潜伏,朝廷中人,就没有一个发现不对劲的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这萧景睿蛰伏很深,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爪牙,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否则,周德宏的不对劲,应该早就让人察觉出来了。

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现,打破了周德宏原有计划,还让他们败得一塌涂地。

柳逸尘想了想萧景睿的手段,可能确实有如此本事。

“只是,他是怎么知道金矿和铁矿的?”柳逸尘疑惑的道。

林月兰看了一眼蒋振南,继续说道,“这就是我们要说的加一件事了!”随即,她很是认真的看着柳逸尘,问道,“你不是很奇怪蒋云峰为何与萧景睿在一起吗?”

这两个人看着就是八辈子打不着在一起的,可却又偏偏在一起。

柳逸尘微微皱了皱眉头,从知道蒋云峰和萧景睿在一起,就成了他心中的疑惑。

后来猜测可以是因为蒋振南的原因。

蒋云峰是蒋振南的亲爹,而蒋振南和萧景睿又是死对头,所以,萧景睿想要拿捏蒋云峰,想要以此来拿捏蒋振南,让蒋振南投鼠忌器,扼制了他的行动。

可现在听着,好像又不是这个原因了。

柳逸尘问道,“是什么原因?”

林月兰也没有隐瞒的道,“萧景睿知道这两座矿山,就是因为蒋云峰!”

“这话怎么说?”柳逸尘表情再一次诧异了。

如果蒋云峰知道这两座矿山,为何没有上报朝廷,这样他也是捞得大功劳一件啊?或许是,他自己暗中开采,这么偏远的地方,也没有人知道啊。

所以,这蒋云峰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偏偏反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别的国家,这不是于叛国无异吗?

林月兰说道,“蒋云峰手中有两座矿山图纸,不知怎的,就被乌云国萧景睿听去,之后,萧景睿就把蒋云峰掳走,威逼他交出两座矿山图纸!”

蒋云峰主动卖出,与被威逼拿出,这两种意义天差地别。

前者是卖国之罪,后者只是被迫而已。

卖国之罪,牵连九族,而蒋振南却在九族之内,所以,就算为了蒋振南,他们也不能让蒋云峰背负这卖国罪名,否则,蒋振南的功劳反而成了一种催化剂——功高震主!

等见到蒋云峰,处理了萧景睿的事情后,再来处理蒋云峰,省得他到处作妖去。

听着林月兰解释,也就不难理解,蒋云峰为何会与萧景睿在一起了。

“那蒋云峰又哪来的两座矿山图纸啊?”柳逸尘有一种不耻下问精神啊。虽然“不耻下问”不是这么用的。

林月兰道,“蒋云峰之所以有这两张图纸,是因为南大哥亲娘!”

柳逸尘变得更加不明白了。

林月兰道,“娘,她不是一般人!”她就这么解释一句。

……

另一边石头村。

萧景睿的属下向他汇报,“殿下,蒋振南和林月兰已经在岗子村落宿了下来!”

萧景睿对于他们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萧景睿才一声嗯完,蒋云身就变得瞬间激动的大叫道,“他们真来了?他们是真的来了吗?”

萧景睿的属下小心的瞅了一眼萧景睿,瞧着他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倒是应道,“是!”

随即,属下有些迟疑的汇报道,“殿下,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柳逸尘!”

萧景睿听到龙宴国首富竟然也来了,眉头微蹙了一下,但随即又了然了。

京城有传言,这林月兰和柳逸尘两人是结拜兄妹。

他虽不清楚,年纪相差如此之大的两人,是为何会结拜的,但是,听说他们之间的兄妹感情还是不错的。

林月兰可是柳逸尘对外公布的柳叶山庄大小姐。

萧景睿想了想问道,“他们可有做什么举动?”

属下人汇报道,“没有!不过,他们一来到岗子村,里正就去找过他们。所以,相信他们已经知道我们都在石头村了!”

萧景睿听罢,随后淡淡的吩咐道,“嗯,传令下去,时刻保持警惕和戒备,做好一切防范工作!”

他一点都不相信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会如此听话。

他们来到这,必定会闹腾一翻。

虽然现在他们有蒋云峰这么一个相对意义上的人质,有一定的安全保障,可却不能以平常态度去看待他们两人的处事原则,尤其是林月兰,可是一个冷硬心肠之女。

连自己亲生父母之死都能冷漠无视,更何况蒋云峰所做之恶劣之事可不下于林家村那些人。

想要林月兰对蒋云峰心软,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因此,他才会大费周张让满京城人知道,蒋云峰现在在生死边缘,如果蒋振南和林月兰等闲漠视之,那么迎来的将是天下人唾弃的口水。

这样一来,蒋云峰反而成为了他最有力的人质。

等萧景睿的手下离开之后,蒋云峰激动之色还没有消去,他对着萧景睿说道,“还是二殿下英明睿智,让他们这么快就到了这里!”

从京城到这里,至少要半个月时间,但是,现在从发信到现在,也才十天时间而已,看看这效率都多。

萧景睿听罢,眼睛瞅着他,就像看一个傻子一样。

随后,他冷笑着道,“可不是本皇子英明睿智,而是他们之前已经在来即翼山的路上!”

蒋云峰听罢表情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这……这怎么会?”

“怎么不会?”萧景睿冷冷的带着犀利之色,道,“你应该记得林月兰手中有图纸吧?而且以他们的聪明和能力,他们会不知道你蒋云峰跟着本宫这个乌云国二皇子?”

说到这里,他直接“呵呵”冷笑两声,继续说道,“蒋云峰,你是高估你自己,还是你看你嫡长子和准儿媳妇?”

蒋云峰张了张嘴,无法反驳。

但他至今却不承认自己,蒋振南这个他一直看不上又害怕的儿子,却成了蒋家光耀门楣的人。

这一直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

萧景睿看着蒋峰僵硬的表情,又说道,“蒋云峰,难道你不知道,从你把这东西卖到了本宫手中开始,你就已经涉嫌了叛国之罪了吗?”

蒋云峰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苍白。

叛国之罪?

这可是比抄家灭族更大的罪名,而是灭九族啊!

蒋云峰吓得踉跄几步,嘴里喃喃的说道,“不,不……我……”他只是想要钱而已。

萧景睿才不管他现在怎么样,以看好戏的姿态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你们陛下得知你叛国之事时,这蒋振南能不能再当他的大将军先不说,还能不能活得下来,更加难说了。所以,”

萧景睿突然凑前去,冷厉的说道,“如果你要最大报复蒋振南,那就去告诉所有人,你蒋云峰把你们龙宴国至宝卖与我乌云国二皇子手中了。”

蒋云峰瞧着萧景睿脸上那讥笑轻蔑表情,顿时一阵愤怒,他突然对着他大喊一声道,“萧景睿!”

“放肆!”

旁边萧景睿的一个侍从顿时大喝一声,“殿下名讳岂是你能大叫?”

说着,就对着蒋云峰的脸“啪”的一声,拍了一个大巴掌,响声清脆又响亮。

一下子把蒋云峰的火气,全部给打下去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恐不安与害怕。

随即萧景睿又对蒋云峰说道,“蒋云峰,如果你想活下来,就必须乖乖听话,可懂?”

“我懂,我懂!”蒋云峰点头应道。

只要能让他活下去,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做!

这时的蒋云峰,已经完全忘记了,这次让蒋振南和林月兰过来,是他的主意。

他现在的命只身捏在萧景睿的手中,因此,萧景睿叫他往东,他绝不往西。

萧景睿说道,“嗯,很好!”

随后,他就拿出一颗药丸出来,对着他说道,“把这个吃下去!”

蒋云峰的脸色一下子又变白了,他结白的说道,“二……二皇子,我……我已经答应你听话了,为何还要给我吃毒药?”

萧景睿冷笑着道,“本宫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只难相信自己!”随即严厉的道,“所以,蒋大人,你最好乖乖的吃下去!”

“不,”蒋云峰摇头绝对不吃。

吃了,他就要被毒死了。

那他以前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萧景睿岂容许他说不吃就不吃的。

随即,萧景睿抬起他的下巴,这药丸就丢了下去,说道,“只要你乖乖把事情办好,一个月后,解药自会奉上!”

之后,萧景睿就交代了蒋云峰所要做之事。

蒋云峰的脸色一会白,一会红,一会又青,来回变色!

------题外话------

推荐一下好基友种田文:山里汉的小农妻,有兴趣可去光顾一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