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威胁与被威胁!/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林月兰三人在岗子村里正带领之下来到石头村,找到萧景睿等人落脚的那一家农院。

只是……

林月兰等人打量了一下,似乎过于安静了吧?

以萧景睿的仗势,不应该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严格防范警惕的吗?

毕竟,萧景睿可是很清楚蒋振南的武力值的。

要是蒋振南直闯过来,直接把蒋云峰给救走,那么很显然他就不会有任何筹码的。

三人有些不对劲,互相对视了一眼。

为免连累无辜,林月兰让岗子村里正先行离开,再说,他们所做之事,可能会有些血腥。

岗子村里正虽有些担忧,但到底是离开了。

他不知道,之前的华丽公子,和这三位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他却本能的觉察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并不是朋友,而是敌人更为妥当吧!

岗子村里正离开之后,蒋振南就上前就把院门推开。

却看到一个空无一人的院子。

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留在石桌上的金属探测器。

林月兰和蒋振南互相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这萧景睿这是在唱哪一出。

按着这金属探测器的价值,萧景睿是不可能单独留下来的啊。

所以,他们猜测,其中必定有什么猫腻。

倒是柳逸尘看到石桌上放着的他看都没看过的奇怪东西,很是疑惑的道,“这是什么东西?”

说着就要上前,拿起来看看。

“别动!”林月兰立即阻止道,“小心上面有毒!”

柳逸尘半空中伸出去的手瞬即停顿了下来。

是他大意了!

这里是萧景睿入住之处,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又是萧景睿给请过来的,现在萧景睿又不露面,以萧景睿的谨慎,怎么可能留一件让人好奇的东西,随意让人去动?

所以,很有可能的就是这上面可能抹有毒药。

柳逸尘讪讪的把手伸回来,然后,就对着林月兰问道,“妹妹,这是什么东西?还有萧景睿为何可能会在上面涂毒呢?”

林月兰小心的打量着金属探测器,确定这东西是否有被涂抹毒药。

听着柳逸尘的问话,林月兰说道,“这东西叫金属探测器。二十多年前,娘就是用这东西探测出金矿和铁矿两座矿山的!”

听着林月兰的解释,柳逸尘震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底满是不可思议和不敢置信的表情,他指着石桌上的东西,不可置信的问道,“所以,你是说这东西可以找出哪里有金子银子?”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可以这么说!”

柳逸尘很是惊讶的道,“天下哪里会有这样的东西?如果真有这样的东西,不是成了天下人争夺的至宝吗?”

随即,他眼神很是疑惑的看向桌面上的东西,“那为何人萧景睿会把这东西留在这里?”

林月兰说道,“因为这东西除了娘,没有人会使用!”

这下子,柳逸尘更是疑惑不解,“没有人会使用?这怎么可能?”

那蒋振南的娘到底是什么来头,手中握有这样的重宝,却还在蒋府过得这么悲惨?

林月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她从背包之中,拿出一副橡胶手套,带了起来。

柳逸尘紧紧的盯着林月兰的背包。

同时心里也是疑惑,妹妹这背包仿佛百宝箱一样,只要林月兰想要什么,似乎都可以从这包包中拿出来。

对于这个疑问,现在当然没有问出来。

他现在紧张的是,林月兰现在的手去拿东西了。

他惊呼的道,“妹妹!”

林月兰笑了笑,说道,“大哥别担心,我手上带着的这东西,可以隔绝毒药。我现在必须彻底检查一下,萧景睿有没有涂抹毒药!”

橡胶手段没有缝隙,就算触摸了毒药,也无法渗透进来,这可是比棉丝等制作的手套更为保险。

听了林月兰的解释后,柳逸尘微微放下心来,但嘴里还是叮嘱一句,“那你小心点啊!”

对于识毒辨毒上,他是外行,而蒋振南同样是外行,因此,也只能交给林月兰去做。

但他对蒋振南不制止林月兰的行为有些不满。

他对着蒋振南冷笑一声道,“大将军,你好意思让一个女人去涉险?”这是说他不阻止林月兰查验有毒无毒行为。

蒋振南对柳逸尘的冷笑,视而不见,只是眼神紧紧盯着林月兰的动作。

蒋振南不是不制止,而是,他们在一起时,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他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

柳逸尘瞧着蒋振南不理会他,也随即变得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

林月兰拿起金属探测器看了个遍,倒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于是,心里变得越加疑惑了。

这根本就不像是萧景睿的性格吧。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的留下这东西,还给蒋振南?

想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林月兰放下来后,对着蒋振南和柳逸尘两人说道,“这里没有毒!”

蒋振南和柳逸尘瞬间放下心来。

之后,柳逸尘就很是好奇的拿起这叫金属探测器的东西,不断的翻看,摆弄。

随即,他很是好奇的问向林月兰道,“妹妹,这东西怎么弄啊?”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会弄,只是听说这东西需要油!”

油,这问题之前他们就谈论过,所以柳逸尘也没有多用。

至于,林月兰是不是真不会弄这东西,除了林月兰自己,也没有人知道。

对于现代机器物件,总会有一个开关,找到开关之后,就能慢慢摸索,这在现代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常识了。

可是,这东西,在这里成了无价之宝,即使林月兰会弄,她也不敢轻易暴露,更何况,在这里敌暗不明的情况之下。

柳逸尘刹时也想到了他们现在的处境,觉得有点唐突了,除了翻看这东西之外,也没有再问。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呢?

蒋振南和林月兰疑惑的对视了一眼,随即感觉到不对劲。

两人迅速往门外跑去,柳逸尘见状,紧随其后。

他们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被人用刀架着脖子的蒋云峰,正从一个方向朝这里走了过来。

随后,林月兰三人又回头往去,只见屋檐上也站着一个个拿着弓箭之人,而且所持弓箭方向,是他们三人。

柳逸尘瞧着,嘴角浮出一抹冷笑,他道,“我说怎么会没人呢?妹妹,原来不是没人,而是我们都被包围了呢!”

对于有武功的他们来说,除非这些弓箭手都是一等一的绝对高手,否则,哼哼,这些雕虫小技怎么可能困得住他们。

不过,现在让他觉得有些麻烦的是,这蒋云峰好像成人质,被人挟持了呢。

然后,片刻之后,让柳逸尘没有预料到的是,萧景睿的卑鄙手段。

蒋振南看着脖子上被人架着刀的蒋云峰,瞳孔只是缩了缩,倒是没有出声。

蒋云峰一看到蒋振南,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激动。

他对着蒋振南大吼大叫道,“蒋振南,赶紧来救你老子!”

蒋振南没有说话,倒是林月兰冷笑一声道,“呵呵,蒋云峰,不是你主动跟着人家走的吗?怎么还需要南大哥来救?”

蒋云峰跟着人家走确实是事实,但是此刻,蒋云峰却不会承认,否则,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真有可能不管他的死活。

蒋云峰气急败坏的道,“你住嘴!林月兰,我叫的是我儿子,并不是你!”

随后,他又看向蒋振南,厉声的吼道,“蒋振南,你不救我,你就是天下最大的不孝子,你会被天下人唾弃!”

蒋振南被蒋云峰“威胁”着,整张脸显得更加凌厉与冷酷。

林月兰厉声的反驳道,“蒋云峰,你口口声声要用‘孝’来压制南大哥,你扪心自问,从小到大,你对得起南大哥吗?”

“这不关你的事!”蒋云峰厉声的对着林月兰吼道,“不管怎么样,也改变不了,我蒋云峰是他蒋振南亲生父亲的事实!”

林月兰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否认。

随后,她往四周望了望,大声的叫道,“二皇子,我们已经过来了。难难道你就打算当一只缩头乌龟,不出来吗?”

林月兰一说完这话后,萧景睿就从院中的墙一边走了出来,随后他看向林月兰,笑着道,“固国公主,一段时日不见,本皇子还不知道,你竟然如此想念本宫呢!”

蒋振南怒火顿起,他看向萧景睿,犀利的道,“萧景睿,你不要在这里成天妄想自作多情了!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萧景睿也没有过多废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很简单,本皇子需要知道那东西的用法!”手指是直接指向柳逸尘手中的金属探测器。

蒋振南听罢,直接冷哼一声道,“呵呵,二皇子,你是不是搞错了,本将军连这是何东西都不知道,怎么知道这用法?”

萧景睿同样冷笑一声道,“呵呵,你是不知道,可是你身边的女人知道啊,是不是固国公主?”

林月兰却也同亲冷笑反问道,“呵呵,二皇子,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又凭什么告诉你呢?难道就凭他吗?”她用手指了一下蒋云峰。“你认为他这个资格,还是有这个价值,让我告诉你,这东西的使用?要知道,这东西已经到了我手中,我们可是随时可以离去!”

她的意思就是,蒋云峰根本就不具威胁他们的价值和资格。

萧景睿没有出声,倒是蒋云峰气急败坏的对着林月兰大骂道,“林月兰,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我可是蒋振南的亲爹,你……竟然打算见死不救,你……你们就是天下最无情无义的不孝子。林月兰,蒋振南,如果我死了,我就是作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林月兰有些无语了。

明明是他主动跟在萧景睿旁边的,而抓他来威胁他们的也是萧景睿,现在拿着刀放在他脖子上的人也是萧景睿,偏偏他不去大骂真正的仇人,不恨真正的仇人,偏偏要指着他们大骂。

当然了,蒋云峰的脑回路,一般人还真是弄不懂,不然也就不会闹出想要害死唯一骨肉,却去疼爱两个野种之事的笑话。

现在,这个脑子不清醒,脑子拎不清的蒋大人,又在一次作妖。

柳逸尘在旁边听着有些看不去了,他嘲弄的说道,“蒋大人,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明明要杀你的人就在你旁边,你不去骂,不去怨,不去恨,却在骂与你毫无关系的人。你要清楚,即使蒋振南是你儿子,但是固国公主,现在可还不是你真正儿媳妇,人家救不救你,还得她自愿呢。”

说到这里,他又带着些不屑讽刺的眼神瞧了一眼了蒋云峰,继续说道,“如果你聪明点,就不应该惹怒固国公主,而是应该求着固国公主,说不定固国公主就会好心救一救你!”

蒋云峰听着柳逸尘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却顿时又觉得无可反驳,他脸色铁青结结巴巴的道,“你……你……”

柳逸尘犀利的反驳道,“你什么你,我瞧着你生龙活虎,没有一点恐惧害怕,这哪里是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的人?我看你这是自己配合着某人在唱戏吧?”

蒋云峰如果不是因为脖子上架着一把真刀,估计这么就要跳起来了。

他脸色极其铁青的道,“你……你你胡说!”但说这话时,却又显得有丝心虚。

虽有胁迫成份,但他确实是自愿配合。

可……可他也是为了活下去啊。

随即他又看向蒋振南,大哭道,“南儿,南儿,你一定要救救我啊。这二皇子,他……他真会杀了为父的啊。”

蒋振南冷冷的回了一句,“哼,我瞧着他对你不是挺好的吗?”

蒋云峰那个气呀,却又变得无话可说!

随后,他憋了一句话出来,“你必须把我救出去,不然,你就不孝!”

林月兰从柳逸尘手中拿过金属探测器,直接对着萧景睿说道,“二皇子,我想你不会想要拿这个东西开玩笑吧?”说着这话时,眼睛再瞅了瞅这金属探测器,冷笑言道,“如果这把这东西给摔了,摔坏了,可就不要怪我!”

林月兰很是笃定他舍不得弄坏这东西,而他以蒋云峰作人质,把他们引过来的目的,不就是想要知道这东西如何使用吗?

只是萧景睿似乎并不紧张,脸上浮现一抹阴冷的笑意,随后,他就拍了拍巴掌。

片刻后,林月兰三人顿时感觉到了异常。

林月兰三人往后看去,然后,三人瞳孔都猛的一阵剧烈收缩。

只见他们背后,萧景睿的属下把附近的村民,都当成了人质,然后,把他们都押了过来。

这些人少说也有上百个啊,包括岗子村的里正,及老伯夫妇二人。

所以说,萧景睿真正的人质,并不是蒋云峰,而是这些无辜的村民。

蒋振南冷酷的脸上浮现隐隐怒色,他厉声的质问道,“萧景睿,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只是普通百姓而已,都是无辜的!”

萧景睿摊了摊手说道,“本皇子可不管他们无辜还是不无辜,本皇子只要达到目的即可!”随即,他就盯向林月兰说道,“固国公主,你不救蒋云峰可以,但这些无辜的百姓,你可以见死不救吗?”

柳逸尘听罢,对着萧景睿咬牙切齿的骂道,“萧景睿,你这个卑鄙无耻小人!”

萧景睿却大笑道,“很多人都这样说本皇子。但是,所谓做大事者,都应不择手段!为达目的,有些无辜之人的牺牲可是必要的!”

柳逸尘气极可又不知如何去反驳他,“你……”

随即,他很是紧张的看向林月兰。

只是林月兰倒是淡定,她看着萧景睿冷冷的说道,“你到底要如何?”

她不管这些村民可以,但她很清楚,蒋振南做不到不管。

他在战场上的浴血奋战,不就是为了这些普通百姓们能过上太平日子吗?

如果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无辜的村民,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而被杀,那么,他心里会一辈子愧疚的。

唉,林月兰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

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位乌云国二皇子心狠手辣啊!

如果早知道他是这样的目的,那么他们根本就不会选择直闯这家农院,而选择附近的山林里面。

萧景睿说道,“很简单,本皇子只想知道你手中这把金属探测器的使用方法,之后,再把东西还给本皇子。那么别说这些村民,就是连蒋云峰我都还给你,如何?”

林月兰冷笑着道,“二皇子,你还真会做买卖!这东西的简直可抵百万兵马,你就想要这样跟我们交易?”

萧景睿笑了笑道,“就是不知道公主要交易,还是不要交易?不然了,不要交易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哦!”

也就说,不交易,他直接把这些人给杀了!

林月兰也同样笑道,“那你觉得你杀了这些村民值,还是我毁了这东西值呢?”

萧景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