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卑鄙无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林月兰口中的威胁,萧景睿蹙了蹙眉心,明显没有想到,这事成了这样,反被威胁了。

以他的计划,无论是蒋振南还是林月兰,都应该不会置于这些村民于不顾的,所以,他们怎么着都会答应他的条件的。

对于金属探测器,他是势在必得!

有了这东西,他还怕整个国家不富有。

有钱,就会把军队养得兵马强状,有铁,就可以打造出更多的兵器。

他的眼光,可不是只紧紧盯着乌云国,而是整个天下!

他要成为统一天下的帝王!

此刻,即使被林月兰如此威胁,萧景睿面色倒不显得紧张。

他笑了笑道,“如果不知道这东西如何使用,到了手中,也只是废物一件!固国公主想要毁了那就毁了吧。不过,”

他话锋一转,锐利的目光轻扫一下被扼制的那上百村民,不带一丝同情与可怜,且极其狠厉的说道,“你一旦毁了那东西的话,那么这些人的命,也就为此陪葬!固国公主,你看你这意下如何啊?”

一说完这些话时,他的手一挥,那些押着百姓的士兵手中的刀,就贴进了百姓喉咙管几分,甚至有几个已经被锋利的刀刃给划出了一丝丝血迹。

好狠!

连柳逸尘不得不佩服萧景睿这狠辣的手段,得不到就毁掉。

既然要得到,那就不计一切手段!

在这一点上,蒋振南根本就比不过他。

他们只是在军事战场上旗鼓相当,但在战场之外的手段,以蒋振南耿直又正直的性格来说,真是自叹不如!

萧景睿的话一落下,那些隔得有些远的百姓,因为没有内力,听不全他们所说之话,但萧景睿有些话,却故意要让他们听见,使用了一些内力。

比如,在叫蒋振南和林月兰名字时,又如何现在的威胁。

因此,这些无论是被当人质,还是人质的家属,都知道原来这里有两个人,一个是镇国大将军,一个是固国公主。

刹时间,很多村民就对着林月兰等人磕头道,“大将军,固国公主,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

“大将军,固国公主,救救我们当家的。”

“救救我儿子吧!”

……

哀求要救人之声,在这空旷的空间,此起彼伏的响起,显得很是杂闹。

柳逸尘听罢,心中对这个萧景睿恨得牙痒痒的,可眼神却很是担心的看向林月兰。

以他对林月兰的了解,对于这些百姓,她可以漠视坐之不理的。

可现在她是固国公主,而未婚夫又是一国之将,他们的义务和权利,就是为了保护这些普通老百姓。

如果,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村民被杀,首先心理就过不去这一关。

但是,她手中的东西又如此重要。

如要真让萧景睿得了去,还让他知道使用方法,有了这样的助力器,对萧景睿来说,真是如虎添翼啊。

假以时日,萧景睿真有可能带着兵马,进攻我龙宴国皇城,侵占我龙宴国,更甚至称霸整个天下。

因此,不管是于私于公,这东西都不应该给萧景睿的。

但现在问题是,他们知道这样的大局势,可现在这些跪下的村民不知道啊。

他们现在知道的或许是,他们现在感到大祸临头,感到很绝望,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身为大将军的蒋振南和固国公主。

“大将军,公主,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娃儿吧,他才三岁啊!”

林月兰和蒋振南柳逸尘猛然看去,只见一个三岁稚儿,被一个黑衣人押着,被逼跪在地上,而头,却被黑人按在地上,一把锋利的泛着寒光的大刀,就这样架在他的脖子上。

蒋振南见状最是气不过,他冷厉带着咬牙切齿的道,“萧景睿,你真卑鄙!他才不过三岁的孩子而已,何其无辜,你就这样对待一个孩子,你的良心都被吃了吗?”

萧景睿笑了笑,自嘲般的笑说道,“呵呵,良心?真是好笑,堂堂一个战场上杀人如麻的龙宴国大将军,现在竟然跟本皇子说良心,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

萧景睿突然大笑起来,随即他又大声的道,“本皇子告诉你们,本皇子从生下来就不知道良心是什么,所以,蒋振南,你跟本皇子讲良心,就是一个笑话!”

他说这话时,眼底闪过一丝伤感与晦涩,但很快消失不见!“他是不是三岁,”萧景睿指着那个孩子说道,“跟本皇子无关,本皇子只是给了自己最好最有利的选择而已!所以,”

他话锋一转,又看向蒋振南和林月兰等人,厉声的喝道,“他们的性命如何,就要看你们到底怎么选择了?还有,本皇子告诉你们,给你们的时间不多,只有半盏茶时间。时间一到,还没有做出决定的话,那么,”

他的手抬起来,作了一个手势,三人看去,在被扼制的上百名村民之中,被押出了十个,这十人,有青壮年,有妇人,有老人,还有孩子,这孩子就方才那个三岁稚儿!

“这十个人质,可会瞬间人头落地哦!”萧景睿接着说道,“哦,如果你们没有在规定的时间作出决定,那么,就每半盏茶时间,就会有十人为你们牺牲!”

萧景睿话音一落,林月兰三人脸色都变了变。

萧景睿真是够狠够阴险的!

柳逸尘大骂道,“萧景睿,你还真是卑鄙无耻!”

萧景睿掏了掏耳朵,耸了耸肩膀,很无所谓的说道,“柳大公子,这话本皇子好像听了好几遍了,让本皇子的耳朵都听腻了。只是,本皇子告诉你们,就算你们再骂几遍,都无济于事!”

“你……”柳逸尘不知如何骂出口了!

至于那些被推出来的家属,突然冲出萧景睿属下的包围圈,然后,直接跑到林月兰和蒋振南跟前跪下,不断磕头说道,“大将军,固国公主,请你们救救我们吧,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

从他们谈话之中,他们知道,要求这个大魔头放人,那根本就不可能之事,所以,他们把希望全都放在大将军和固国公主身上去。

对于大将军和固国公主,一定不会对他们坐视不理的。

“救救我们吧!”

此起彼伏的哭喊声,让整个现场变得很是喧噪与不安。

柳逸尘瞧着,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更加担忧的看向林月兰。

林月兰表情依然从容冷静,她看着萧景睿说道,“二皇子,你是不是高估本公主了。我对于这东西可谓一窍不通,你让本公主怎么教你使用?”

萧景睿却摊了摊手说道,“这就不关本皇子的事。我只要在半盏茶时间之后,听到你确切的答案!否则这些人,”他微微点了点示意指向这些百姓,冷酷无情的道,“都要人头落地!”

柳逸尘再次大骂一声道,“萧景睿,你这个阴险小人!”

他可以拿着这些无辜百姓做赌注,可蒋振南和林月兰却不可以!

一旦蒋振南和林月兰做出弃百姓性命于不顾,不管有多大的理由,都不可能堵住悠悠众口,那就是藐视百姓性命之罪。

就算他们为了大局,把这方圆十村的村民都杀光,可真相迟早会有一天大白于天下,到那时,蒋振南和林月兰所为更为天下人不耻,天下人所不容!

因此,事以至此,林月兰只能妥协。

或许,萧景睿就是想到这些,所以,才会以蒋云峰为诱饵,把蒋振南和林月兰钓进去之后,再出来就难,因为,外面已经围着一张大网!

林月兰和蒋振南很清楚现在形势,她与蒋振南对视一眼,很神很有默契。

之后,林月兰就说道,“行,本公主答应你!但是,”她瞅了一下眼前的这些百姓,厉声的说道,“你先把这些村民们都给放了!”

“哈哈……”萧景睿又突然大声笑道,“固国公主,你是把本皇子当成傻瓜吗?放了他们?放了他们,本皇子还有威胁你们的筹码吗?”

林月兰也知道萧景睿根本就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

她这只是一种试探而已。

随后,她也冷笑一声道,“可如果我教你使用方法了,你还不放人,那我们岂不成了冤大头了?萧景睿,我们不把你当傻瓜,可你也不要把我们当傻瓜!”

萧景睿需要这些村民威胁林月兰和蒋振南妥协,自以,他也同样需要这些村民性命全身而退。

据他所说,他们三人当中,不止蒋振南武功高强,林月兰的武功更逊色,否则,当初周家造反,她一个女孩子是如何闯进重重包围的金銮殿中,更遑论,这里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柳逸尘。

据他属下调查,柳逸尘可不单单是龙宴国首富,他更有一种了不得的身份。

因此,以三人的武力值,在没有这些村民作为人质,他带着一众属下,还不一定能逃脱得了。

萧景睿笑着道,“固国公主,你放心!只要你能教本皇子这东西使用方法,而且把这东西送到我手中,那本皇子可保证不伤一个村民,如何?”

林月兰却信不过,她冷冷的说道,“那不知你要拿什么去保证?要知道二皇子,你的信用度在本公主这里,已经成为了0!”

虽还不太明白林月兰话里的意思,但也不难让人明白,林月兰这是不信任他。

萧景睿阴阴的笑道,“固国公主,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现在,你只能选择相信,不是吗?哦,对了,你还只有一点点时间考虑了。如果再不考虑清楚,那么……”他用手一指那些被押出来的村民,“他们就会‘咔’一声,人头落地!报数!”

“是!”属下立即领命。

“九、八、七……”

听着黑衣人口中越来越近的数字,这些村民心中的恐惧,猛然如洪水一般爆发。

所有人,都恳求着哀求着林月兰,朝着她下跪道,“公主,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已经没有再给林月兰选择的余地!

不过,林月兰再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她说道,“好,本公主可以答应你!但是,”她看了一眼这金属探测器,继续说道,“事先说好,这东西我不会使用,你总要给我时间慢慢摸索一下才行,不是吗?”

对于这一点,萧景睿倒是没有异议。

他点了点头道,“可以!那不知公主你需要多少时间呢?”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至少要两个时辰!”

对于两个时辰时间,萧景睿自然认为不多。

毕竟,这东西到了他手上已经有两年时间了。

这两年时间,都没有让他摸出头绪。

萧景睿点头道,“这个本皇子倒是可以接受!行,就两个时辰!”

可是林月兰又说道,“但是本公主还需要绝对的安静!”

需要绝对的安静,萧景睿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是显然的,他是不可能把这些村民们都放了。

萧景睿拍了拍巴掌,然后,站在屋顶上的黑衣人,瞬间萧消失。

随后,他说道,“公主,请吧!公主放心,在屋子周围百米之内,都无人敢打扰公主!”

接着他话锋一转,凌厉的说道,“但请公主记着,公主你只有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本皇子还没有看到你人出现,那么这些人,都必须为你的延误而陪葬牺牲!”说着,他又用手环指了一下这些村民。

林月兰淡淡的应道,“好!”

随后,林月兰就拿着东西进院中,蒋振南和柳逸尘紧随其后。

“等等……”林月兰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冷淡的问道,“又什么事?”

萧景睿指着蒋振南和柳逸尘道,“他们两个不能进去!”

为保险起见,蒋振南和柳逸尘还是在自己看得见的眼皮底下为好。

不然,谁会知道他们三人会有怎样的阴谋诡计。

林月兰和蒋振南柳逸尘对视了一下眼神,随后,蒋振南冷冷的道,“好,我们留下!”

蒋振南和柳逸尘留了下来,林月兰一个人拿着东西进去了。

一进去,对于现代人来说,只要微微研究一会,这东西会使用并不难。

片刻后,林月兰就知道哪里是开关,哪里调节,怎么探测,都弄得一清二楚了。

只要这东西弄上电池,就可以用了。

这个金属探测器并不是很大,也就一把普通吉他样大小,也如吉他一样,可以背在身上的,也不是很重,林月兰用手掂量了一下,大概十来斤的样子。

不过,因为这种东西的特殊,虽不是很重,但像元姝彤这样的地质探测人员,要带的东西可不止这一件,而且还有可能长途跋涉,要带帐篷,换洗衣服等等,林林种种加起来,分量肯定不轻。

即使,活地现代去远程有汽车等交通工具,但上山时,却只能用双脚后背。

因此,地质探测这种专业,很少有女孩子去选,受苦受累不说,还有可能得不到什么收获!

可偏偏元姝彤选了这样的职业,林月兰倒是佩服她的。

只是可惜,她选择男人的眼光却不行。

选择那样一个忘恩负义之辈当丈夫,还对他毫无保留敞开一切。

不过,好在蒋云峰是个蠢材,放着珍珠没要,却要闻玉静那只鱼目,才让他没有在这两张图纸之找到金矿和铁矿位置,否则,蒋振南小时候的日子会更加凄苦!

林月兰把东西放在一边,触摸了一下右手上那颗红痣,随即就进了空间,之后,就与小绿联系。

小绿虽不在,但是空间在,而空间与小绿是一体,所以要感知小绿在哪里,通过空间,倒是不难!

“小绿,小绿,你在哪?”林月兰问道。

“姐姐,我还在云城云山!”小绿脆脆声音传来,随即有些他就声音变得有些焦急的道,“姐姐,是出了什么事吗?”

小绿的声音在这空间回荡。

林月兰笑了笑道,“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我和你姐夫来了即翼山脚上,被萧景睿威胁了一翻。”

小绿一听,顿时很生气的道,“这混蛋!他欺负了姐姐,我去给你报仇去!”

林月兰安抚道,“小绿,不要激动,姐姐没事!”

“姐姐没事就好!”小绿放下心来,随即又问道,“那姐姐,你是现在找我是有什么事要我做的吗?”

林月兰问道,“小绿,我就是想问你,你可以远控指挥姐姐现在这地方的花草吗?”

小绿想了想说道,“可以,但传讯需要一个时间,一个过程。”

林月兰问道,“多长?”

“嗯,大概一个时辰吧!”小绿又想了想说道。

小绿是一株苍天大树,大到遮天蔽日,让整个大陆都处于黑暗之中,自然的,它的根茎肯定又长又大。

平时,他传递信息,或指挥一些花草树木,也只是用他的尖叶碰下,接着,就会一株株传递下去,速度又快又猛。

但是,如果需要最快的失效,小绿必须要用到他的根茎。

他的根茎在地底下可以无限穿透,所以,只要他一下达命令,根茎与根茎之间,迅速交汇,这讯息就迅速被传递下去。

所以,这速度非常之快。

可以这样比较,叶与叶之间的传递,可比作飞机,但是根茎与根茎之间,就堪比火箭了。

所以,这飞机速度怎么能与火箭速度相比呢?

林月兰说道,“小绿,姐姐需要你这样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