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逃脱与受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一刻的狂风暴雨,雷鸣闪电,仿佛要席卷一切,后一刻就变成了雨过天晴!

天上的乌云,已经慢慢散去,黑暗的天色也已经渐渐退却。

随即,天色也是越来越亮!

又大约过了不到片刻钟,天已经完全大亮,随即,很快又就成了晴空万里。

对于这样天色变化,别说这些普通百姓,就是连萧景睿和柳逸尘都很是诧异!

同时心里在诧异,难不成真是天助林月兰和蒋振南吗?

否则,为何在最关键时刻,会变成了那样的异象?,让局势瞬息万变?

相对萧景睿的疑惑和诧异,柳逸尘心里则是以震惊来描述?

因为,方才发生的一切,都如林月兰描述和计划的一丝不差。

难道是林月兰未卜先知吗?

这简直是一种奇迹!

天已经完全变亮,乌云散去,太阳也出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很是清晰的看清楚现场的形势了。

半空中,大将军与敌人一人拿刀,一人拿剑,你来我往的过招,刀剑上投射出来的阴冷寒森森的银色光芒,刺向了在场村民的耳目,他们感觉到害怕,惊恐,不安与紧张,甚至有些人吓得瑟瑟躲在角落里。

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出,接下来,会是谁胜谁负?

而地上,柳逸尘拿着一柄软剑,与萧景睿的一二十个属下周旋。

这些属下,以萧景睿身边的亲信为首,他对着旁边的一个黑衣人示意点头,似乎有所暗示。

那个黑衣人接到命令之后,手臂一挥,随即这些人,与柳逸尘的对战,更加激烈与勇猛!

随即,有几个黑衣人试图突破柳逸尘这道防线,目的很明显,就是柳逸尘身后的那些普通村民。

蒋云峰这个人质,已经没有了。

他们的主子与蒋振南对战,形势上却是占了下风,一直这样下去,别说拿回那个至宝,就是能不能在他们手中逃脱还是个问题。

因此,现在的筹码,就是抓住一些村民,能抓到多少就是多少。

柳逸尘瞧着他们这种症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一边阻拦这些黑衣人,一边对着身后这些刚逃过一劫很是无知的村民,怒吼道,“你们还不赶紧离开,留在这等饭吗?”

他们留在这里,为了保护他们,他和蒋振南两人很是缩手缩脚的,生怕一个不慎,就被萧景睿的属下抓了去,到时好不容易破的局,又变成了死局,那他们就真打算撂担子不干了,谁管得了他们死活了。

因为,一旦管了他们死活,很有可能让整个天下局势变动,使得天下卷入战火,百姓生活水深火热之中。

因此,为大局着想,这一次,肯定不会管他们死活的。

柳逸尘这么一大喊,他身后的村民顿时反应过来。

随即,都惊慌失措的“哗啦”一声全部逃开!

蒋云峰也害怕自己再次被抓住,成为萧景睿如蚂蚁一般的人质,也与村民一块逃开!

不过,他的逃开也是躲在村民之中观察。

他之前已经赌上一赌了,这一刻,只要蒋振南他们赢了,他就可以跟着蒋振南回去,当个镇国将军府的老太爷。

如果萧景睿赢了,他大不了再找个地方躲一躲了。

他很好清楚自己,今天过后,他没有任何价值。

对于萧景睿来说,没有价值,他必除之。

就在局势不分上下,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难以分胜负之时,林月兰出来了!

林月兰一出来,就直接使用异能飞升而起,与蒋振南并排,直接对付萧景睿。

林月兰并没有内力,她所能使用的都是异能,及借着小绿的能源。

方才使用异能,让她已经消耗过度,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再加上小绿不在旁边,她的体力早已经透支。

只是,在这一刻,他们已经输不起,同样的,萧景睿也是输不起。

两方必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出来才行。

林月兰凭借着最后一点体力,与萧景睿对抗。

之后,与蒋振南一前一后夹击着萧景睿。

林月兰的武器是藤条,即使小绿不在身边,她用顺手的武器,还是藤条。

萧景睿看着林月兰出来,一直与蒋振南不轻不慢的对打着,顿时眉头一紧。

随即,他就笑着问道,“公主出来了啊?看来,那东西的使用法子,你已经研究出来了啊?”

发现了林月兰脸色惨白,眉头又微蹙,他试探着问道,“公主,你不舒服吗?怎么瞧着你脸色苍白无比呢?还是因为研究那东西过度消耗了呢?”

听着萧景睿说林月兰脸色苍白,蒋振南脸色顿时一慌,手势动作一顿,这一下,立即让萧景睿找到破绽。

一剑捅在了蒋振南肩膀上,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林月兰脸色剧变,喊道,“南大哥,你怎么样?”

说着,动作也变得飞快起来,藤条不断飞向萧景睿,一脸愤怒厉声的道,“你伤了他,你竟然敢伤他!”

随后,这藤条如有生命一样,不断找着萧景睿的致命点。

萧景睿左右躲闪,好几次,差点被击中!

由此也可看出萧景睿的内力武功之高。

如果换作其他人,早就被打伤在地了。

蒋振南不管自己伤口,看着脸色苍白的林月兰,安慰着道,“月儿,不要担心,我没事!”

说这话同时,动作也不再停歇下来,而是转向萧景睿。

萧景睿在林月兰和蒋振南双重夹击之下,可谓是苦不堪言。

本来对上蒋振南,并没有占上风,后来加上一个林月兰,对上更加吃力。如果不是蒋振南一个失手,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破绽,把蒋振南给捅伤。

可现在即使蒋振南被捅伤了,这杀气动作干脆利落,丝毫未落下风。

对于一对二,有些苦不堪言,但是在表面上,萧景睿根本就不会表现出来。

他笑着道,“公主,本皇子可是听说你的轻功武功一绝!只是为何现在本皇子感觉到你有些力不从心呢?是不是研究那东西太消耗精力了?要不,你休息一会,如何?”

萧景睿是故意这么说的。

因为,他知道蒋振南很关心林月兰,这么一来,就可能让蒋振南分心。

只要蒋振南一分心,他就会有机会,在这场战斗之中,得到胜利!

林月兰冷笑一声道,“呵呵,本公主好得很,不用你关心,看招!”

在没有使用异能之前的林月兰,根本就是分分钟就可能拿下他。

可现在使用异能过度的林月兰,也只是比普通人好上那么一点点。

她没有倒下,全靠——撑!

但她不能被人发现!

蒋振南和林月兰来此目的之一,本来就要置于萧景睿于死地。

而现在的情形,刚刚好!

就算他们光明正大的杀了萧景睿,乌云国也不能以此为借口。

毕竟,是萧景睿拿龙宴国百姓为人质为先,而他们只不过是在反击!

反击过程中,有伤人性命不是在所难免的,不是吗?

林月兰和蒋振南眼神一个对视,随后,很是有默契的一前一后的再次夹击萧景睿。

萧景睿艰难的应付着。

即使蒋振南受伤,而林月兰看着有一种力不从心之感,可他仍然没有占到任何优势。

就在这时,林月兰突然一个发力,藤条如有生命一般,变成一把锋利的利剑,直对萧景睿的心脏之处。

萧景睿看到直劈过来的尖锐藤条,瞳孔猛然剧烈收缩,随后本能的向右一偏,但仍然没有碰过林月兰的藤条。

顿时,萧景睿的胸口,鲜血喷涌而出,血光四射。

蒋振南则是乘胜追击,拿起大刀就对着萧景睿的右胸口捅去,只是,这时的他,已经没有这个能力,让自己躲过蒋振南的袭击,只能承受这样的伤势。

与柳逸尘对战的黑衣人,看到萧景睿受伤,脸色猛然剧变,大声叫道,“主子!”

他怒吼一声道,“救主子!”

随后,不打算再跟柳逸尘在纠缠,而是利用轻功,同样飞到半空,与萧景睿并肩,跟蒋振南和林月兰对打。

其他人听着命令,也不再与柳逸尘纠缠,都利用轻功飞到半空中,掩护把他们主子救出来。

两边胸口各被捅了一刀,萧景睿知道,单靠他的剩下十五个属下,根本就没有胜算。

与其硬战,还不如先逃。

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萧景睿脸色急剧变白,他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然后,冷厉的命令道,“撤!”

听到自家主子的命令,剩下的十多个黑衣人迅速组成一个包围团,掩护自己主子撤离!

蒋振南一个这个架势,就知道他们想要逃跑,厉声的喝道,“哪里逃!”

说着,就对着他们发起更猛烈的攻势,剑气掌风,随即而上,瞬间就劈伤了三个黑衣人。

那些人见状,也同样回击的更加猛烈了。

而且,他们是以速战速决的策略。

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也是越不利。

柳逸尘也飞上来帮忙了。

这样一来,受了伤的蒋振南,林月兰和柳逸尘,对上受了重伤的萧景睿,及战斗力微弱的这些属下,已经完全占据上风。

柳逸尘一上来,软剑就伤死两个。

随后,三个再跟他们对斗,片刻钟后,陆陆续续解决,竟然就只剩下四个,这四个人包括萧景睿与为首的黑衣人。

黑衣人见状,再这么拖下去,自家主子根本就走不了。

随即,他就吩咐另外两个黑衣人,厉声的道,“你们带着主子先走!”

其中一个属下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头儿,那你呢?”

“你们别管我,赶紧带着主子离开!”黑衣头头大吼道,“你们听着,必须护着主子安全回到乌云国!”

“是!”

看着他们就要带着萧景睿逃走,林月兰三人怎么可能就此放过!

她拿着藤条指向他们道,“哪里逃!”

三人迅速打过去。

那个为首的黑衣人,突然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然后很是嚣张的喝道,“我是不会让你们追不去的!”

柳逸尘一看到黑衣人从怀中掏出来那一粒粒黑色圆球,脸色突然大变,瞳孔剧烈猛缩,他吃惊的大叫道,“霹雳球!”

随后,他就朝着林月兰和蒋振南大喊道,“小心这些霹雳球!”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话,那黑衣人就把霹雳球扔向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

碰!

这种霹雳球的威力,犹如现代的小炸药!

一旦没有躲开,或许就会被炸伤!

只是这种东西,不好制作,又很贵重,一般不轻易使用。

“月儿!”

蒋振南看着被霹雳球霹中,然后直垂落下的林月兰,迅速朝着林月兰飞过来,然后双手接过已经闭着眼睛,往下掉的林月兰。

柳逸尘听到蒋振南撕心裂肺的大叫,迅速转过头,看到就是一脸如白纸毫无血色,闭着眼睛往下掉的林月兰,顿时目眦欲裂。

他也带着绝望的大声喊道,“妹妹!”

只是他没有直接下去接人,而是双目带着仇恨般的眼神,看向扔霹雳球的黑衣人,咬牙切齿般的说道,“你竟然敢伤她!你去死吧!”

随即手中软剑划出一道剑气,朝着黑衣人刺过去!

扔了霹雳球的黑衣人,正准备转身逃去之时,突然被一股汹涌澎湃的剑气包围,让他仿佛置身于千万把利剑之中,无处可逃,只有死路一条!

随即,他的胸口就刺进了一把锋锐的利剑,直穿后背,剑端还留着鲜血,一滴一滴往地上掉落。

直中心脏,大罗神仙也难救!

柳逸尘拔了软剑就离开,朝着蒋振南他们过去。

蒋振南抱着林月兰。

此时林月兰,躺在地上,头靠在蒋振南没有伤口的胸膛上,闭着眼睛,脸色极其苍白,嘴角还有血迹,整个人看着,就如一只破碎的布娃娃。

“月儿,你怎么了,你醒醒啊?”蒋振南一直在叫唤着林月兰。

但林月兰却没有任何回应。

这更加让蒋振南着急,声音之中隐隐带着哭腔,他眼眶红红的,嘴里一直叫道,“月儿,你醒醒啊!”

柳逸尘跑过来,一把把剑放在地上,问道,“蒋振南,我妹妹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