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没有脉相,死亡?/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抱着林月兰多次呼唤,林月兰都没有任何回应。

顿时让蒋振南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从他两年前认识林月兰以来,他一直看到的林月兰多是活泼、调皮、古怪精灵,自信、从容又很是强大。

可是他什么时候看到过昏迷不醒如此虚弱的林月兰。

这一刻,他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月儿,你醒来啊,你醒来啊!”蒋振南哭着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蒋振南如此铁血冷酷将军,此刻,在为一个女人“呜呜”大哭,伤心欲绝,场面实在让人动容不已。

柳逸尘在杀了萧景睿那个属下之后,立刻赶了过来。

当看到脸色苍白不已,闭着双目昏迷不醒的林月兰时,神情骤然剧变,瞳仁迅速扩张与收缩。

他立马丢下手中的软剑,担心又急促的问道,“妹妹怎么样了?”

说着就想从蒋振南手中抢人。

只是,蒋振南抱着林月兰的头紧紧不放。

柳逸尘无法,只得对蒋振南怒吼道,“蒋振南,你放开!你给我放开!”

蒋振南根本不予理会,只顾自己伤心。

柳逸尘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最后只得放弃,他蹲下身子,拿过林月兰的一只手,然后,把脉!

柳逸尘不懂医术,只是略懂一点把脉而已。

突然柳逸尘整个人都显得很是震惊,表情更是显得惶恐不已,他不相信般的喃喃说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随即,他似乎不信邪一样,他拿过林月兰另一手,再次把脉。

片刻后,他更惊恐害怕的说道,“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没有脉相?”

“你说什么?”

蒋振南听着柳逸尘的话,整个人都下显得更加冷厉。

他对着柳逸尘大吼道,“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柳逸尘也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说道,“妹妹,她……她没有脉相?”

没有脉相,就等于……就等于死亡!

可这样的事实,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接受!

林月兰是多强大的一个女人啊,聪明绝顶,武功高强,医术卓越,怎么就被一个小小的霹雳球给炸得昏迷不醒,没了脉相呢?

“不,不,不可能!”蒋振南显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然后伸出一只手,猛得把柳逸尘推开,对着柳逸尘大吼道,“你又不是大夫,你怎么能肯定月儿就没有了脉相?”

一听到大夫,柳逸尘猛然惊醒,他说道,“对,对,找大夫,找大夫!”

随即,他往了一下四周,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岗子村里正,他顿时轻松飞了过去,提着岗子村里正的衣领,就大声的问道,“大夫,大夫,哪里有大夫!”

岗子村里正没有直接离开,就是担心他们三个的安危。

他现在知道,这三人,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固国公主,另一个就是全国首富柳逸尘。

任何一个人的身份,都非比寻常,尊贵无比。

如果,他们任何人在这里出了事,很有可能就会连累这方圆十里,十几个村,都逃不了责任。

因此,他留下来,想要看看后面有什么事要帮忙。

可是,当他看到固国公主被什么东西给炸倒时,整个人的心都掉了起来,很是不安。

当看到大将军抱着固国公主大喊大叫又大哭起,他心里那不好猜测,果然被应证了。

就在岗子村里正恍惚之时,柳逸尘猛然飞过来,提着他的衣领着焦急又猛烈的质问,“大夫,大夫在哪?”

被提着衣领的岗子村里正,已经吓得脸色白了,他有些打哆嗦的说道,“大……大夫,这十里八村,也就只有石头村一个老大夫!”

“那在哪?”柳逸尘急切的问道。“你带我去!”

岗子村里正带着柳逸尘去找老大夫。

一刻钟后,柳逸尘提着一个老大夫,利用轻功飞了过来。

他放下老大夫之后,厉声的道,“大夫,你给她看看!”

老大夫被人柳逸尘提着衣领,飞在空中,荡啊荡的,不仅要把他这老骨头荡得要散架了,还荡的他头昏脑涨的。

老大夫说道,“小子,你让老夫缓缓,让老夫缓缓,老夫现在整颗脑袋都晕了,晃啊晃的。”

柳逸尘急吼道,“人命关天的事儿,你倒快点啊!”

片刻之后,老大夫就拿起林月兰的手,开始闭着眼给她把脉。

随后,他的眼蓦然睁大,显得有些不敢置信。

柳逸尘问道,“大夫,怎么样?我妹妹怎么样?”

蒋振南也是用期待的眼神看向老大夫。

老大夫一脸惭愧的说道,“抱歉,老夫并没有摸到脉相!”

没有脉相,就相当于这人已经死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柳逸尘急的大吼大叫道,“你这个庸医!”

随后,他就看向蒋振南,急切的说道,“蒋振南,我们现在必须赶回京城!让妹妹的师父和师祖给看看!事不疑迟,你必须振住起来,听到没有!否则,有可能延误了妹妹的伤情,你听到没有?”

几颗小小的霹雳球,怎么可能就会要了林月兰的命?

再说,除了林月兰嘴角的一抹血迹,在她身上也

所以,是这个老大夫的医术不行。

蒋振南被柳逸尘的吼声给震醒了。

柳逸尘说得对,他这里哭泣,陷入悲痛之中,很有可能延误救治林月兰的最佳时间。

随即,蒋振南就抱起林月兰就上马,柳逸尘也上了马,跟在后面,而林月兰的白马逸云,也跟随其后。

“驾……”

骏马奔腾,尘土飞扬!

就在他们要离开之际,蒋云峰跑了出来。

早在柳逸尘提着岗子村里正去找大夫之时,蒋云峰立马能料到,他们很快就回京城,因此,他立马跑向村路口等。

“蒋振南,你必须带着我回京城!”

他站在路中央,拦住不让路。

只是不等蒋振南回应,柳逸尘眸底戾光一射,手一伸,就抽出腰中软剑,然后,对着蒋云峰,就是一卷,把他实实在在捆了起来。

刹时间,蒋云峰挣扎了一下,可是,一挣扎,软剑捆住的手腕上,立刻被割了一道伤口,疼痛顿时席卷了蒋云峰全身。

蒋云峰又惊又怕又愤怒的道,“柳逸尘,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赶紧放开我!”

柳逸尘冷戾的道,“蒋云峰,如果我妹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陪葬!”

蒋云峰脸色红了白,白了青,他辩解怒吼道,“林月兰这个样子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伤的她!”

柳逸尘一脸冰霜,冷哼的道,“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妹妹会受伤吗?”

说完,又把被捆住的蒋云峰,剑柄一拉,把他甩到了后背,面朝马背。

柳逸尘随后直接赶上蒋振南。

但是,蒋振南救人心切,这马的速度,再加上这马烈风的灵风,因此,这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他追不上,只能紧随其后。

五天后

蒋振南终于回到京城!

但他一回到京城,就造成了轰动!

因为谁都知道,蒋振南是去救他爹蒋云峰去了。

可是蒋云峰没有见到,却见到大将军一脸胡扎,满脸憔悴,身上有血迹和伤口,整个人看着就是死里逃生出来。

而且最主要的是,林月兰被他抱着,看着像是睡着了。

但是,睡着的人,应该不会脸色苍白吧?

所以说,难道是固国公主出事了吗?

蒋振南一入京城,并没有停下行使速度,依然快速驾使,好几次差造成事故,但蒋振南不管不顾。

一到将军府门口,他抱着林月兰往前冲,急吼道,“师祖,师祖,救救月儿,救救月儿!”

听到动静的一行人,连忙跑了出来。

听到蒋振南的大吼,林德山是心头一慌,连忙赶前客厅,就看到抱着林月兰的蒋振南,急忙问道,“南儿,怎么了?丫头怎么了?”

蒋振南顾不得回答林德山,他急切的问道,“爷爷,师祖呢?”

林德山心里“咯噔”一声,心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说道,“在医院。快,南儿,把丫头抱去医院!”

蒋振南听罢,二话不说,顿时抱起林月兰就朝林氏医院的方向而去。

林德山连忙在后头跟着。

蒋振南一出门口,骑上马就去林氏医院。

林德山心里又惊又慌更是着急,他嘴里不断的说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到门口,下人还不及准备马车,随即就奔跑过去。

将军府下人一看,急急忙忙的把马车赶过来。

到了林氏医院,蒋振南又抱着林月兰直接进去,急吼道,“师祖,师祖……”

医院大夫护士大部分是认识蒋振南的。

看到蒋振南这样副神情,很是惊讶。

“大将军!”

但随即发现蒋振南手中的林月兰,很是不一样,看着明显是昏迷的状态。

一下子,让所有人惊慌不已了,惊呼的大叫道,“主子!主子这是怎么了?”

蒋振南把林月兰抱去特殊病房。

张大夫,无涯子,林青竹早就在病房等候了。

蒋振南把林月兰放在病床上后,他几乎哀求的对着三人说道,“师祖,师父,求求你们,救救月儿吧!救救月儿吧!”

张大夫连忙说道,“南儿,别着急,我们来给丫头看看!”

实际上,他的心里也是着急不已。

因为,自从林月兰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就从没有见过林月兰这副脆弱模样!

他立马拿起林月兰的一只手把脉,片刻后,整个人惊讶与恐慌不已,他不敢置信的道,“怎……怎么会这样?这……这怎么可能?”

他随即放下,拿起另一手,结果却是一样!

“怎么会没有脉相?”张大夫很是惊慌的说道,“靖儿,你来!”

无涯子听罢,也拿起林月兰的一只手,把脉。

只是他得出的结果,与他师父一样。

随后,他就掀开林月兰眼皮观察了片刻,随后,再把她的嘴巴张开,最后,一只手放在林月兰的心脏之处,低着头,一只耳朵靠近去,闭着眼睛,似乎在听声音,

待检查完毕之后,无涯子的脸色也极其难看。

蒋振南很是着急的问道,“师父,怎么样?”

神医无涯子摇了摇头道,“我与师父一样,没有摸到丫头的脉相!”

听到这个结果,蒋振南很是绝望踉跄退了几步,他嘴里喃喃的道,“这不可能啊,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刚刚赶过来的林德山听到神医无涯子的话,整个人眩晕了一下,与蒋振南一般,赶过来的脚步踉跄了两下。

接着他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他大声的道,“不可能,不可能!丫头不会这么脆弱的。”

没有脉相,就相当于死亡!

这样的结果,谁愿意接受啊!

就在这时,柳逸尘也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乍然听到林德山的话,脚步一顿,脸上表情显得特别难受。

随即,他就过来,看着所有人的表情,很是不肯接受这样的结果。

“妹妹,妹妹……”柳逸尘大喊着道。

所有人都沉浸在林月兰可能死亡这样的悲痛之中。

就在这时神医无涯子出声了,他淡淡又漫不经心的说道,“哎,哎,我都还没有说完呢。你们就显得这样悲痛做什么?”

“啊?”所有人都傻愣般的盯着神医无涯子,不知他所说话是何意。

“师父,你说这话是……是什么意思?”蒋振南尤为激动的说道。

神医无涯子说道,“丫头虽然看着是人昏迷不醒,没有脉相,造成一种死亡现象。难道你们所说人都没有瞧出什么不对吗?”

没有瞧出什么不对啊?

他们只是听说没有脉相之后,就整个人显得慌了,谁能去瞧出有什么不对。

看着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无涯子就问向蒋振南,“大将军,月儿这种状态多久了?”

“五天!”柳逸尘抢着回道。

神医点头道,“这就是了。丫头这种状态五天了。按理来说,五天时间,如果丫头真是死了,那么她脸上身上会出现什么变化?”

“尸斑!”张大夫反应过来说道,“靖儿,你说的没错。如果按我们把脉来说,丫头这种状态就是一种死亡状态。如果人真是死了,除了身体发硬,还坐长尸斑,及发臭。可你们瞧,”

张大夫指着林月兰的面色继续道,“丫头除了没有脉相,脸色苍白之外,身体还是软的,如果注意去感觉,还是能感受到一点点温热,这根本就不是死亡状态能拥有的!”

神医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检查了一下,丫头除了身体还有些温热之外,她的心脏处还有微薄的跳动,眼珠如果注意还会偶尔转动。”

“所有,你们的意思是,丫头根本就没有死,是吧?”林德山明白过来,脸上带着激动之色。

林德山话一出口,除了两位大夫,所有人都显得吃惊又激动惊喜。

蒋振南更是激动的再一次流下了眼泪,他不敢置信的说道,“师祖,师父,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一路上,他有两次看着打着神医招牌的医馆大夫,有一次林氏医馆,可都摇头,说人已经不在了。

这一路来的绝望痛苦,是他二十多年的加起来的总和还多。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逸尘很是不明的问道。

一般来说,没有脉相,就相当于死亡!

可现在有人告诉他,没有脉相,不一定是死亡!

神医解释道,“其实这是一种假死状态!我曾在《医学经典》之中看过这样的案例。”

“什么?”所有人听着这样的答案,显然也很是吃惊。

“所以说,月儿(丫头)这是在假死状态?”蒋振南和林德山等很是激动带着欣喜说道。

神医点头道,“没错!”随后,他看了一下林月兰,很是疑惑的问道,“大将军,丫头除了脸色苍白,并没有伤口,应该也没有服用毒药,为何她会突然昏迷不醒?”

蒋振南也疑惑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想了想,又问道,“不过,师父,人会在什么样的状态之下,会进入假死状态?”

神医摇了摇头道,“对于这样的病例,我也才第一次碰见!不过,在那本《医学经典》的描述中,是指人散气力,至昏厥,假死!”

“这又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疑惑的问道。

“就是说人在做某一件事,过度消耗体力,就散失了储存在人体之内的气。这样一来,就会致人昏迷不醒,但为了保存体内最后的气,人就会开启一种保护机制,就会进入假死状态!”

说到这,神医就疑惑的问道,“大将军,丫头做了什么吗?”

被神医一提醒,蒋振南立刻想起,即翼山脚下所发生之事,本是晴空万里,片刻后就变得乌云密布,那狂风暴雨,雷鸣电闪,与他们的行动配合的如此默契,这本来就不符合常理。

所以,现在这唯一的解释就是,月儿,她使用了异能!

造成那样仗势浩荡的天象,那必定要耗费极大的异能。

所以,月儿是使用异能过度吗?

大家一致看向蒋振南。

蒋振南没有回答,只是问道,“那师父,月儿会不会有事?”

神医摇了摇头道,“暂时没事。如果她要醒来,必定要恢复体几之气。只是,这恢复的日子,可有长有短。短则一个二个月,长则,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所以,一切都要靠要月儿自己的造化了!”

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